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五颗石子 死了

作者:胤小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们没有在自言自语啊,我们在……”

    话说到一半,斐然她突然停了下来。不错,在他们自己的眼里,他们是在和那个女人说话,但是前提是那个女人要是人!如果那个小孩是虫王,那么这个虫王为什么会对那个女人那么了解?为什么要替那个女人回答自己这些问题?

    斐然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十分严重的问题:“大妈,我问您,那边街尾的小院子里面,就两个废弃的屋子夹着的小院子里面,住着谁您知道吗?”

    大妈皱眉:“哪里的屋子早就被废弃了,那边的人都死完了,你们住在那里?还能活着?”

    卫子姝他们都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颤,如果说那边的人都死完了,那么这些天与他们说话的人,是人是鬼?

    卫子姝想起了杨笑,与杨笑离开的方向,突然说:“糟糕,小师父该不是想要尾随着那个女人回去?”

    斐然一言难尽:“他对那个女人感兴趣?”

    “这种时候,不要开这种玩笑!”卫子姝义正辞严,“赶紧点,我们要去……如果小师父被那个女人给杀了怎么办?那个女人不是人啊!”

    其实斐然觉得,这种可能应该不成立,那个杨笑看起来就是长命百岁的面相。不过他也不是算命的,大概都是靠自己猜的,万一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她还真的不能拿自己觉得对方是长命百岁的面相就不管不顾来做理由。

    她们只能先打算回去看看,好看看杨笑是不是还活着,如果有可能的话,抢救一下。大妈立马拉住了斐然,问道:“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吧?会回来救我的对吧?”

    斐然着急,只胡乱点头。点头离开之后,她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那个老大妈说的话,好像让人有种签订契约的感觉。她们之前也就是顺嘴一说,如果真的有条件允许的话,她们当然不会见死不救,可是如果这人远在千里之外,她们想救也无可奈何。

    想到这里,斐然也没找到自己的不安来自于哪里。她想了想,还是不去考虑了。跟着卫子姝他们,连忙往回跑。

    这个村子真的不大,她们没多久就到了那个小院子的门口。这个小院子已经和他们当初见到的肮脏破败的小院子有些不一样了,自然,客观上还是一样的,主观上总是不自觉的给这个院子套上了诡异的氛围。

    他们站在门外,并没有闻到里面有什么血腥味出现。他们送了一口气,哪怕杨笑在里面,大概也是能抢救回来的吧。他们对视了一眼,一脚踹开了那个房门,走了进去。一走进去,他们就闻到了一阵恶臭,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站在门外闻不到。

    他们往里面走,发现一具千疮百孔的尸体正倒在地上,身上还有不少虫子在蠕动。卫子姝开始险些晕过去,后来发现这人并不是杨笑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斐然打趣卫子姝:“你这不是山海方寸一姐吗?卅姐的微风就这么被杀掉了?”

    卫子姝冷哼一声,翻了一个白眼:“问题不能这么一概而论,我是以为小师父死了,所以气急攻心,差点晕过去。这个尸体虽然……恶心,但是我没有那么胆小。”

    正说着,八仙儿捂着嘴巴跑出去吐了。这个场景的确是挺恶心的,一些肥硕的大虫子在尸体里面来回蠕动,谁都会把隔夜饭给吐出来。卫子姝想起来前些天死的那些女人,为斐然:“那些女人也是这么死的吗?”

    斐然点了点头:“不过没有这么臭,他们的尸体倒是很新鲜,不像这个,好像腐烂了很久一样。”

    卫子姝仔细的看了一眼这个尸体的模样,这个尸体倒在地上,旁边熟悉的篮子也落在地上,改在上面的蓝布不翼而飞,里面还有一些雪白的蠕虫在蠕动着。这里的人如果死的不是杨笑,只能是那个女人了,更何况,这个篮子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可关键是……

    “按照那个大妈的说法,这个女人不是已经……怎么死人还能再死一次?”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斐然蹲在地上,看了一眼那些虫子,断定道:“这些是蚕蛹。”

    是了,这个女人整天在织布,想必是么有材料了。只是为什么她要带蚕蛹回来呢,问题是,他是从哪里搞来的蚕蛹。这个村子里根本就是谈虫色变,怎么可能会有虫子被带进来。而且,如果他们都出不去,这里面也没有农田,也没有菜园,这些人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他们好像发现了这个村子里的端倪,但是一些事情好像是一闪而逝,根本住不住关键在哪里。

    正在这个时候,杨笑回来了,卫子姝见到杨笑的时候,连忙跑了过去,把人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发现没有问题之后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你还活着。”

    杨笑有些心不在焉,听到卫子姝的话,一言难尽:“我是出去走了一圈,又不是去阎王殿逛了一圈,你担心什么?咒我死呢小坏蛋!”

    卫子姝白了他一眼:“你的性格,一点都不适合说小坏蛋。”

    杨笑:“……”

    卫子姝拍了拍他的脑袋:“但是我喜欢,以后只能叫我小坏蛋,你要是敢叫其他人,看我不把你……”

    “把你变得和我们掌门一样。”斐然出口道,玩味的看着杨笑,“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

    秋葵老太的一生精力谁人不知呢,杨笑干干的笑了两声,感觉自己笑不出来了。卫子姝瞪了斐然一眼,慢条斯理的说:“师姐你不能这么吓唬小师父,就算是为了我我想。”

    八仙儿听得一头雾水,问九儿:“他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啊?”

    九儿面无表情地看了八仙儿一眼,命令她说:“你漱口了吗?”

    八仙儿尴尬:“没有。”

    “那还不去?”

    白仙儿立马跑掉了,这个话题非常简单的就被支开了。九儿挑眉,总觉得自己的门派里面还有像八仙儿这样纯洁天真的人不多了,不能懂太多了。

    杨笑看到死了的女人也很奇怪,脸色哪里都透露着疑惑:“不都是在晚上动手的吗?怎么大白天就……”

    “我看样子这个女人一开始就是死了,我们与她在一起的时候,村里的人都以为我们在自言自语。”斐然说,“如果那些村名说的是真的话,还有……你出去走了一圈?去干吗了?发现了什么吗?还是说,干了什么别的事情?”

    杨笑一开始没有说话,直到卫子姝看着他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会,说:“这个事情和我的私事有关,下次有机会我就告诉你,现在不是时间。”

    斐然挑眉:“什么私事?不会背着我们小师妹……”

    “我是这样的人吗?在这种山村里?”杨笑总觉得斐然对自己有些挑刺,“我发誓,如果我对姝儿有一点点异心,我就天打五雷轰!!”

    天空中想起了几声闷雷,大家都一言难尽的看着杨笑。杨笑真觉得自己很倒霉,这种事情都能赶巧的吗?斐然都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时候,斐然挑眉看着杨笑:“所以,这还是誓言立马就实现了吗?小师妹,你可得看清楚一点,不要被男人给骗了呦!”

    卫子姝都觉得杨笑有些可怜了,杨笑委屈的看着卫子姝,一双眼睛把自己的无奈和心中的酸楚表达的淋漓尽致,就像是一个被婆家欺负的小媳妇儿一样。卫子姝摸了摸杨笑的脑袋,忍不住笑了出来:“巧合,巧合,大家都想想办法吧,我们怎么出去啊?”

    这个时候大家都沉默了下来,因为的确是没有办法出去啊。他们现在的线索一团乱麻。就在这个时候,还有一点灰蒙蒙亮的天空,立马就黑了。

    卫子姝他们惊讶:“现在才中午不到!怎么就天黑了?”

    “日蚀吗?还是怎么了?”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天黑之后,总会发生非常恐怖的事情,死人也是在天黑的时候。他们必须像前两天一样躲起来,躲过晚上。但是这个房间明显是待不下去的,这里还有一具散发着恶臭的尸体,还有一些没有死透,蠕动着的虫子。他们想了半天,还是冒险跑到了那天他们躲着的会客厅里面。

    也幸亏路上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他们面面相觑,觉得第一个晚上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好像是一种恶心的摩擦声。外面居然还有月光,明显不是日蚀。

    声音越来越近,树影投在门上面,落在了房间里面,卫子姝发现,他们的树影发生了变化,成了一只只细长的、舞动的节肢。

    “这……这是蜘蛛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