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颗石子 出不去了

作者:胤小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让卫子姝他们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出现了,他们出不去了。

    这个村子虽然村门口就在眼前,他们也安然无恙地走了出去,但是诡异的事情就是,他们走出去之后,没走两步,眼前肯定又会出现这个山村,无论他们从哪个方向逃跑,最后的结局,都是会重新一头栽到这个村子里面。

    他们尝试了一整天,村里的人冷静地看着他们不停的尝试,看着出去的几个人,来来回回的在村门口打着转,他们一言不发。想离开吗?这里的人谁不想离开,但是只要一进入这个地方,就再也出不去了,这里是与人间隔离的地狱。白天安然无恙,一旦到了晚上,谁也人不知道这里还是不是人间。

    卫子姝他们最后还是在黄昏的时候放弃了离开的行为,因为他们发现,再这么下去也是徒劳无功,浪费体力,还不如想办法搞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看眼前的乡村渐渐暗淡下来,鸟儿们都停止栖息欢笑了。乡村在夕阳的斜照下,染上了一层金黄色,黑色的炊烟在人们的房顶笼笼升起了。

    在乡村的山坡上,小溪旁,盛开着一簇簇火一样红,雪一样白的小野花,村里的孩子,都叫它“无名花”。它们那小小的花瓣,就像绿叶上的几滴露珠,颜色忽浓忽淡,也极不显眼,若不留神,会以为是撒在绿叶上的点点光斑。无边无际的野花,像一块巨大的粉红色的地毯,覆盖着整个山谷原野,一直伸向远处的森林,伴着夕阳渐渐暗淡下来。森林的草丛里,鸡鸭成群,它们都静静的站在那里,都不归巢,因为天上有一个美好的夕阳,都迷恋的不肯走了。圈里的猪啊,羊啊,牛啊也在回望那美好的夕阳。地里的人们都回家了,他们三个一群,走着,笑着。地边有一棵巨大的老槐树,树干得由六个人拉起手来抱,才能抱过来。它的叶子碧绿碧绿的,非常茂盛,树枝相剑一样直插云霄。

    但是卫子姝他们知道,这是幻觉。因为这个乡村里的人,从来没有一个人露出过高兴的深情,他们都满脸的冷漠,待人处事全都是自顾不暇,完全是一个吓人的村落。他们甚至开始背脊发凉,这个山腰处,什么时候出现的一个村落,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会出现山村不会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吗?他们居然一点也没有顾忌的进来了,他们现在开始后悔自己昨天晚上的愚蠢了。

    太阳终究要没入黑暗的,原本的金光此时也幻成了暗红的血光,稍微靠近的流云此时也升起通红的火光,映照着粼粼闪着波光的大海,把大海也映成一片通红。大地上升起一股朦胧的淡烟,萦绕在萋萋芳草、潺潺流水边,暮鸦停在枯枝上,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寂寥的鸣叫,远处的大山,沉默着,在金光中渐渐暗淡下去。而人们看着黄昏,希翼着梦的来临,却终究把黄昏关在门外了。而门外,依然是朦胧飘虚的暮烟,栖息在枯树上的暮鸦,和渐渐暗淡的金光……

    在匆匆世俗,千姿百态,万千竟风流谁能笑到最后,谁能登上成功的舞台,谁能被众星捧月般围绕。世俗之事如棋,也许只有独倚黄昏,才能为心灵减压,才能抛去一切烦恼,抛去一切无奈与追逐,人生是残阳余风的黄昏,明天又是曙光的黎明将至。

    黄昏是此岸,是破晓前最飘逸的伏笔;黄昏是彼岸,是破灭前最惬意的结局。此岸,彼岸,连接起来,便是整个人生。笑叹红尘,东边,谁在为谁谱着歌;西边,依旧黄昏,烟云而过。

    黄昏,可能是一抹云霞受了夜的嘱托,悬挂在西方的天穹,也可能是温馨夜降临的前幕,但是无论怎样,黄昏都是那么的迷人,不仅因为它的彩云朵朵,更是它能抱一一种毁灭自我来阐释夜的真谛的决心。

    ……………………

    黄昏是个屁啊!卫子姝他们都快破口大骂了,这里的黄昏根本不是上面作者写得那么一回事好吧!虽然在村门口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色,但是一旦到了村子里面,所有的景色全都变了,所有的人也全都变了,到处都是会逼得他们恨不得马上逃离的恐怖景色。卫子姝开始觉得,昨天晚上要是睡在泥泞的地上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要不今天这种诡异好上很多。

    斐然说:“咱们也不要在这里后悔了,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就要问清楚情况,我看这里的人似乎对昨天收留咱们的女人挺羡慕的,那个女人绝对有很多事情瞒着我们,我们在外面也探查不出什么消息,不如我们先回到那个女人的房子里面将就一晚,然后再想办法把事情搞清楚怎么样?”

    现在也只能这个样子了,卫子姝看了一眼杨笑,本来是想看看杨笑是怎么想的,但是秋葵老太立马一个眼神瞥了过来,没好气的说:“这种事情你自己都不能做主吗?不要这么没有主见!男人不是你的全部!”

    你还记得你曾经也是男人吗?杨笑在心里暗自吐槽。心里开始暗叹,本来在只有斐然,现在秋葵老太也加入战队,一起来对付自己了。卫子姝有些可怜地拍了拍杨笑的肩膀,杨笑被卫子姝着拍兄弟的动作给拍得更加幽怨了。

    “你就是这么安慰我的吗?”杨笑有些无奈。

    “在这么多长辈的面前,我还能做什么?小师父,我觉得你还是好好珍惜这一段我不能做什么的时光吧!”

    杨笑只觉得自己有一点兴奋,还有一点不知所措,因为卫子姝眼神中的玩味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了。他不由得把卫子姝的那句话咀嚼了好几遍,在心里翻来覆去的想,开始认真了起来。

    他们走回到村子里,直接目标明确地去了女人的小院子。昨天来的时间实在是太晚了,他们根本没有功夫看清楚这里的小院成了什么样子。现在他们这才是真正的看清楚,这个小院是有多破败。

    这个小院夹在其他的低矮平房旁边,但是那些平房里面已经空了,没有人留下了。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搬走了,还是也遭遇了意外,总之比这个小院更加的破败,但是这个小院的破败也是有些让人惊讶。

    门顶上堆积各种杂乱物件,伸出的门梁已经风化破败,木制门柱颜色褪掉,沾染上黑色污渍,依然留着门的形象。跨过院门,便可见到院子的第一间房子,三角形的屋顶,下层已被水泥砖块加固,而上层则是不断打过补丁的墙体,各种形状、颜色不一的木板拼凑着支撑墙面。

    从左侧的过道往院子深处走,一边是一堵残留老墙,长不过十米,“包着”满是“补丁”的屋子。走完老墙,便是内院,依然是一处木制楼房,内院前的老屋子已经成杂物堆,从坍塌处可见各种木板、砖块和破家具一类物件堆放。

    这个小院儿看样子挺大,房间也挺多,但是能住人的真的没有。现在卫子姝他们相信那天那个女人说的话了,里面真的没有什么住的地方了,全堆积着杂物。

    这个小院儿有些年头,但是似乎这里只住着那个女人。斐然是山海方寸搜集信息最厉害的,他解释说:“这个女人原本是嫁过来的,家里有个男人,一开始还有仆人,回来全死了,就只剩下他们家这一个女人。他有个儿子……”

    说到这里,斐然的脸色有点奇怪:“他的儿子,就是死的最后一个男人。”

    卫子姝他们知道了斐然为什么脸色变得很奇怪了。真是好巧不巧,他们就敲了这家的门,进了这家了。他们想了半天,还是一起去找了那个女人。外面的小院的确很脏,但是她的房间里面确实比较整齐,想来她是个勤快干净的女人,只是这个家只有她一个人,根本管不过来。

    这个女人还有闲情在织布,这是斐然第一次见到这么悠闲的村民。明明这个人昨天晚上还吓得要死:“夫人,我们能问你一些事情吗?”

    “这里有虫子。”那个女人直接开口说话了,似乎斐然要问什么,她接着说,“这里的虫子,晚上吃男人,(审核君看清楚了,是真的用嘴巴吃,吃掉的吃,吃饭的吃!)吃完了男人,就要开始吃女人了,小孩子老人都不放过。都不放过!”

    接下来女人就安静地在那里织布,但是斐然见到那些布匹已经到了该裁剪西下来的长度了。这个女人一整天都在这里织布,这是斐然的猜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