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六章 睡美人哟~(二更)

作者:菜包配咖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晨曦初露,在平常的百姓家,这个时间人们多是还躺在温暖的炕上,并未起床。

    而对于修炼内力的武人来讲,这个时间点已有许多人一脸严肃的盘膝坐着,五心向天,认真的修习内功。

    “我突破了!”

    静谧清晨,六扇门内不起眼的一角,忽然传出了一声兴奋的大叫声。

    这一声大叫来的突兀、高昂,把不少正在专心修炼的武人吓的小心肝一颤一颤,差点一个控制不好内里走向,导致走火入魔。

    房门哐当一下拉开,一道迅捷的黑影从中窜了出来,赤脚踩在冰冷的青石地板上,兴奋大叫。

    此人蓬头污面,眼睛却是异常明亮有神。

    他对附近几处房间内传出来的叫骂声充耳不闻,缓缓伸出右手。

    下一刻,他那右手掌上劲气鼓胀,虽是无形无状,人却能清晰的感觉到。

    “哈哈~”

    田添阗得意的仰头咧嘴大笑,雪白牙齿暴露在冷冷的空气之中。

    “哟~,突破到内力境了,恭喜了老田!”

    这时,被田添阗吵出来的几个人看到这副场面,也不再骂骂咧咧了,纷纷上前恭喜祝贺。

    他们都是在这一片住的,都是银章使,是同僚,也是邻居,也算有几分交情。

    一些人已然是内力境了,一些却也如之前的田添阗一般,久困于内锻巅峰。

    “请客!田兄,你突破到了内力境,必须要好好的庆祝一番才行!”

    “自然,自然,诸位兄弟到时可都要来啊!”

    几个人围上来,田添阗喜笑颜开,拱手应付着。

    队伍武人来说,由内锻境突破至内力境,那可是比洞房花烛还要值得高兴庆祝的事情。

    聊了几句,几人很快散去,有人去睡回笼觉,有人接着修练。

    田添阗看了一眼自己隔壁的那个房间,眼中光亮闪了闪,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自他为孔捕做事,与易朝云这位同门师兄弟交流便逐渐少了,以往的交情似乎在这短短的数月时间内便全部消失了。

    嗅了嗅身上的酸臭味,田添阗摇摇头,回到房间去拿衣服,准备好好的洗漱一番。

    田添阗身影消失不见,易朝云所居房间的门户微微一动,似是开启了,又似是关的更紧了一些。

    门户之后,穿着单衣站立的易朝云叹了口气,满脸不甘及失落。

    一直以来,他自认为远比田添阗聪慧,却没料到是对方先到达了内力境。

    田添阗清理了身子,肚子早已是饿得咕噜噜直叫,首先是去了膳堂吃喝了一通,然后便琢磨着去拜见孔捕。

    对于孔捕,他内心十分的感激。

    在田添阗看来,孔捕这样性格好(不依仗身份作威作福)、爱护属下(搭救卢青园、侣雁山中救援)、大方慷慨(分发金银,予他内力修行之法)的好上司真是极为难得。

    他以前没有在另外的金章使手下做过事,心中却甘愿称孔捕在金章使中为最好。

    轻车熟路来到孔捕所居住的小院外,田添阗高声喊了几句,无人回应。

    田添阗推了推小院的大门,发现是从里边锁着的。

    他还观察到大门外的台阶上,已经有了一层较厚的灰尘,且只有他踩过留下的脚印。

    “大人莫非是又外出,至今未归?”

    田添阗推测着,觉得应该是如此,便想着如往常一般,进去打扫一下小院的卫生。

    他纵身越过墙壁,进入院中,随意扫了一眼,便直接在院子中的井中提了一桶水,拿起扫帚风风火火的打扫起来。

    打扫过院子,田添阗准备打扫房间,他首先要打扫的便是孔捕日常居住的屋子。

    推了推门户,田添阗发现居然推不开,这房间是从里面锁着的,然后他发现两侧的窗户也是一样,都是在里面锁着。

    田添阗觉得有些奇怪了,明明房间内没有人,为何一切的门窗都是反锁着的?

    他忽然大胆了起来,举目四望,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然后手指头把窗户纸捣开,趴在上面向房间内看。

    今日天朗气清,阳光明媚,因此房间内的光线也很充足。

    田添阗视线在房间内扫了一圈,忽然猛地浑身一颤。

    他看到一道高大身影躺在床铺上,露出的皮肤表面尽是血迹斑斑,一动不动好似一具死尸。

    田添阗起开身子,瞪大眼睛,吓的脸色苍白,倒吸一口冷气。

    “那,莫非是孔大人不成?”

    “不,不可能的!”

    田添阗深吸口气,踉跄两步来到门前,一掌震断门闩,走入房间之内。

    房间内臭气熏天,地板有一层灰尘,脚步踩在上面留下清晰脚印。

    他走到床前,看的便更加的清楚,只是看了一眼,田添阗便确认了躺在床上的便是孔捕无疑。

    仔细观察了两眼,田添阗反而是松了一口气。

    这臭气难闻异常,以他的经验倒是分辨的出来,这并非是尸臭,好像是人类排泄物发酵之后的产生的气味。

    闻着这股气味,田添阗仿佛又回到了自己拜师学艺的时刻,扫茅房、扫茅房

    而且他观孔捕胸膛起伏,口鼻尚有呼吸,且沉稳有力,规律可循,甚至没有丝毫的虚弱景象。

    现在孔捕的状态,更像是睡着了一般。

    “大人!大人!”

    田添阗将门窗打开,散散房间内气味,然后便在床前呼喊了孔捕几声。

    孔捕沉睡酣眠,暂时性的失去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自然不可能回应,田添阗也不敢上手去动孔捕。

    因为孔捕此刻外在的模样虽然有些骇人,像是受了重伤一般。

    但是田添阗担心孔捕是在修炼什么奇功秘技,自己若是上手,便有极大可能会打扰到孔大人的修炼。

    纠结之中,田添阗最终走出房间,反手带上房门。

    这种情况他也从未遇到,也不知该怎么做才好,只好带在院子里为孔捕护法,静待孔捕醒来。

    一日后,六扇门中。

    “来人。”

    尤承影仔细阅过最近传来的几条消息,微微皱眉。

    很快,房门打开,一名身材魁梧的铜章使来到尤承影面前,拱手行礼。

    “你去请孔金章来,说我与他有要事相商。”

    “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