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月将过...(二更)

作者:菜包配咖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没有遮掩变幻面目,与萧远那一战,那些死士侍卫虽然并未插手,却肯定有人看到了他的模样。

    而且自己又留下了种种线索,铜像功、印有六扇门标记的参心丹药瓶。

    萧远背后势力不小,若是想要查他,不需多么麻烦,便能将他的身份查清弄明。

    “离开?不行!”

    摇摇头,孔捕将自己脑子里生出的第一个念头揉碎。

    离开青河郡本来是他在没有发生这件事之前的必然选择,可现在即便是让他走,他也不能走。

    虽说离开了青河郡天大地大,随便往一个深山古林中一钻,谁也找不到他,但这是下策。

    一旦离开青河郡,他基本上就成了瞎子,没有丝毫的渠道去获取萧家的消息。

    若是自己前脚走了,萧家报复的人后脚来了,然后弄清楚了他的具体身份,派人去南风郡了又该怎么办?

    这岂不是连累自己的父母家人。

    天灰蒙蒙之时,孔捕穿着狼皮短裙,一路走出了侣雁山,思路才理顺了一些。

    如果说他是孤身一人,对方再大的势力他都是不怕的。

    六扇门保不住他,大不了便亡命天涯。

    若是死不了,那便苟起来,慢慢发育,以后再回报。

    真是不幸死了,脑袋掉了碗大的疤,说不准直接死回到水水星了,也算是好事。

    但是,自己有亲人存世,便要为他们多考虑一些。

    孔捕向来不惮以最大恶意去揣测别人,他总结了三种情况。

    如果萧家势力如他想象中的一般,铁断山也愿意牺牲他去息事宁人,这是最坏的情况,没人站在他这一边。

    好点的情况便是,虽然孔捕的身份暴露了,但是铁断山愿意帮忙,为他营造出一个假的孤儿身份。

    从此之后,孔捕离开六扇门,面临萧家的追杀。

    还有最好的情况,那便是萧家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强大,或者是对方虽然很强,但铁断山仍旧足够强硬的保住他。

    抛掉思虑,孔捕施展轻功,在道路上快速奔行。

    当务之急,是尽快回到六扇门,查询有关于萧家的消息,接下来才好做打算。

    远远的望见一处庄园,便是那春满园,孔捕本想着是悄悄的进去,借一件合身的衣服穿穿。

    他原先的衣服早就碎成渣了,现在身上只有一件手工粗糙的狼皮短裙而已。

    而靠近庄园,孔捕心中感到有些奇怪,眉头微皱。

    这庄园他前些日子经过之时,还是热闹的紧,怎么现在大白天的,一点人类活动的声音都没有。

    走的更近时,孔捕脸色变了,他鼻子一抽,嗅到了异样的气味。

    越过高高墙壁来到庄园内部,首先他便看到了地面的几具尸体,是庄园的巡逻护卫。

    这些护卫横七竖八的倒地地上,尸体僵硬如冰,都是喉咙间有一道深深的伤痕。

    这些人,起码死了两天以上。

    看到这伤痕,孔捕心中涌出了一股熟悉之感,暗暗思索,自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类似于这种伤痕。

    他走了小半个庄园,没有发现一个活口,无论老幼男女,全部被杀,所见的尸体也均是如此的伤痕。

    “阮天香?”

    孔捕抿着嘴,找了件大号的衣服穿在身上,眉头紧皱。

    非是他认定此事为阮天香做的,只是觉得这杀人的手法,与阮天香的手法十分相似。

    说起来,自从阮天香那日离开,便再也未出现过了,不知道现在去做些什么事了。

    凶手并非是图财,因为孔捕看到诸多细软财物,都是未动分毫。

    至于更多的线索,虽然孔捕有一双厉害的眼睛,他却是发现不了。

    术业有专攻,让他吃饭拆迁打架还行,至于查案办案,他就是一个弟弟级别。

    横穿整个庄园,孔捕正欲离开,这时他看到了地面三具死相难看的尸体,不由眼神一凛。

    “这是萧家的,侍卫!”

    孔捕心脏加速了少许,走到近前。

    这三具尸体虽然肢体分离,衣衫破碎。

    但是他认得出来,这三人身上所穿的服装都是统一的,与他在侣雁山上杀掉的那两名萧家侍卫的服装是一致的。

    孔捕蹲下身,从一名尸体的怀中捡起一块巴掌大小的令牌。

    “七四一。”

    令牌黑色金属所制,一面是一个暗金色的萧字,另一面则是文字,七四一。

    “果然是萧家。难道,这里的事情便是萧家人做的?”

    虽然有着奇怪的疑点,但这件事情应该是与萧家摆脱不了干系。

    孔捕想了想,将这块令牌塞到怀中,才转身离开。

    直到他离开春满园一日后,每隔半个月来此送一次东西的商户才发现这件事情。

    还未入青河城,一路上孔捕就听到了不少江湖客在兴奋议论。

    他们口中所议论的,多是六扇门近些日子的动作,其中的绝大部分言论又是离不开铁断山的。

    “铁断山就要回来了,正好。”

    孔捕一路走着,听到了许多的消息。

    自铁断山出发巡查青河郡,所用时间不足一月,却是处处举起戮刀,肃清蛀虫。

    每走到一处分部,也没有察明询问的步骤,便按着手中的名单拿人杀人。

    不是没有人望风而逃,那些提前便逃走的人,马上便被列为六扇门的通缉要犯。

    被追根寻底连累家人亲朋师门不说,名单画像贴青河郡各处,还送到了那些门派之中,让其清理门户或者是协助追捕。

    为铁断山这位六扇门总使强硬行为叫好的江湖客有许多,暗中唾骂怨恨他的人也大有人在。

    要知道,这些被铁断山一纸令下,杀了或者废除武功的六扇门蛀虫,许多都是来自青河郡的各大门派。

    但是不论暗地里如何,却无人敢在明面上阻拦铁断山行事。

    这便是因为铁断山的实力,否则即使他是六扇门总使,以他这般做派,估计已是被人在偏僻地方围杀了。

    这大年过后的一月,江湖上风波不断,整个青河郡的江湖客却多是在传扬六扇门的事情。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不是空话。

    铁断山巡查青河郡的路上,一些江湖客佩服他的决断行为,也愿意帮他。

    且铁断山虽铲除了六扇门蛀虫,六扇门却也因此少了许多的高手,单是金章使就比以往少了足足一半。

    铁断山便做了一个决定,如南风郡总使盖子柳的决定一般,自民间公开招募新的六扇门成员。

    此消息被传播开来,许多怀有侠义,或者是郁郁不得志的江湖客们心动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