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082章 千亿资产买儿子一世平安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儿子能平安无事的过着原有的日子,彻底没有遗憾对人生很满足的姜尤珍笑着说道,“我给你们父子预约一个专栏采访,待会就在这里接受访问。”

    既然达成一致,那他也会用行动表示诚意,“你放心,我会让苏岚放弃对付姜轶洋的念头。”

    “好。”她是不恨苏岚,可不代表她能任由着自己的儿子让人伤害,她不会对苏岚怎么样,但是,她会彻底断了任何人想伤害她儿子的机会。

    往后,沈氏,没有aug,只有沈呈。

    喝着水果茶的姜尤珍对上望向这边的沈东明。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很多年了,只需要一个眼神,便知道彼此的心思。

    为什么,沈东明会让她协助处理人际关系。

    因为有种默契和胸襟,是苏岚没有的。

    没有人会想到,人前风光无限,位高权重,不需要畏惧任何势力的他们,也会为了保住儿子一世的安危,选择将这一切交给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

    千亿财团能买一世他们不能拥有的平安和安定,这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她想,如果有一天,姜轶洋知道了这一切,一定会赞同他们的做法。

    李泓霖给木兮打完电话后,就看到朝自己走来的人,看见是他时,眼睛瞪大,像是不敢相信出现在这里的人会是他。

    之前给她的消息是说,冯少启花了不少钱保释她,她很快就要出来了,怎么一过去那么久没点消息,今天终于放出来了,可来接她的人却是木兮的人。

    “怎么是你,李助理,冯律师呢?”

    外面都变天了,恐怕林芳英还不知道吧,“江律师回来,就不用劳烦冯律师了,江律师跟大少奶奶出去了,所以,我替他来接你。”

    来接她?

    她怎么觉得是木兮派李泓霖来带她走,想从她嘴里问出什么。

    如果木兮以为这样,她就会说出什么,那木兮的如意算盘就打错了,她林芳英可没那么好对付。

    林芳英坐着李泓霖的车离开时,路过一条商业街,看到投屏上正在播放的新闻。

    震惊的林芳英,脱口而出就是,“他死了?”

    前面堵车,听到林芳英话的李泓霖,看了眼林芳英望着的新闻,“今天早上刚举办完葬礼。”

    老板怎么可能会猝死,这死的太突然了,看着自己的退路,突然就这么没了,林芳英有些傻眼,她才进去多久,怎么感觉外面的世界都变了?

    幸好,她也不全是没有退路,老板死了,乔隐对董雅宁那么忠心,一定会把所有财产都给董雅宁,说起来,董雅宁这一回是真的要来个大翻身了。

    现在来看,她只能跟着董雅宁干了,所以不管木兮怎么拷问她,她绝对不能说出半个对董雅宁不利的字。

    ……

    以为骆知秋会百般阻挠,没想到,那么爽快就放人了,担心有诈,董雅宁带着唐坤特地去了一趟空门寺。

    在去的路上,董雅宁还特别提醒唐坤,要将自己拜神的样子拍下来发到网上去。

    经过一场大火,空门寺的香客减少了不少,一路上都没遇到什么人,到了寺庙,董雅宁和所有香客一样,洗手上香。

    逐个地方参拜,到了大殿后,董雅宁跪在软垫上双手合掌。

    站在旁边的唐坤,见董雅宁磕头的时候,特别认真,磕了头,又合掌拜了拜,他就猜的没错,董雅宁来找一空大师,并非全是为了应付谁,更多的是来求个心理安慰。

    董雅宁起身看到一个慈眉善目穿着袈裟的老师傅朝自己走来,看那一身不沾染人世间俗气,身上没什么烟火味的人,应该就是一空大师了。

    正在拍照的唐坤听到脚步声,回头就望见这个大家口中传言很灵验的一空大师,握住手机比了一个介绍的手势,“这就是空门寺的住持一空大师。”

    空门寺,是托马斯买下来给董雅宁的一个地方,算是一个私人寺庙,这寺庙的人从来都不知道在背后的人是谁。

    看到过来的人,董雅宁双手合掌放在面前,“一空大师,你好。”

    “不知道施主来找老衲,所谓何事?”

    她只是让唐坤吩咐让一空大师不要离开寺庙,没说自己要来找一空大师,怎么一空大师知道她是来找他的?

    董雅宁立即看了眼唐坤,以为是唐坤去找过一空大师说自己要见他。

    他怎么可能做这种泄露身份的事情,唐坤摇了摇头。

    不是唐坤?

    这么说来,这个一空大师,是有点本事,居然知道她来找他,“我听说一空大师很灵验,我来,是想找一空大师,替我化解一些事情。”

    “老衲本是遁入空门之人,不该过问俗尘世间之事,只是见大家如此诚心前来,只好破例提点一两句,谈不上什么灵不灵验。”

    在一空大师和董雅宁说话时,董雅宁听见后面有人来了。

    “我跟你说,这个一空大师可灵验了。”

    “我就是冲着他来的,待会你可一定要带我去找他。”

    “你放心吧。”

    这些人又是来找一空大师的,看来她得赶紧找个地方谈话,不然这个机会就让人霸占去了。

    “一空大师,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好。”

    两人从偏门离开,步行到大殿旁边的竹林。

    以前光顾着去后面的密室,就算是来前面,每次都是拜完就走,还是第一次徒步在这个地方,没想到这里的环境还真是不错,只是,她现在没有空看这些,她还有要紧事要办,“一空大师,我生平心善,待人处事从来没有亏待和对不住任何人,可是最近,我频繁做噩梦,总感觉周围有什么东西在作祟,一空大师那么灵,可否看得出来,我是被什么东西冲撞到了?”

    一空大师轻轻转动手上的佛珠,语气缓慢回了句,“老衲听施主言语之中,带着一些欲言又止,想必困扰施主的原因,就在施主心里。”

    正在发信息让人发热搜的唐坤,听到这话看了眼这个一空大师,不可能那么灵吧?

    一定是这个一空大师,在知道董雅宁来参拜以后到网上去查资料去了,他可不信这个一空大师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要真是那么厉害,早就买彩票去了。

    本来找一空大师,只是做做样子的,没想到这个一空大师,一下就看穿了她,被点中藏于心中之事的董雅宁,此时对眼前这个一空大师,有佩服也有警惕,“大师,还请你能帮我化解这些困扰我的事情。”

    “老衲只晓普度众生,不懂化解这些,但是老衲有几句话,想送给施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说完后,对着董雅宁双手合掌准备离去,“老衲,还有事……”

    没等一空大师话说完,过来的唐坤看了眼被一空大师这语气搞的一脸沉重的董雅宁,“我看这个什么一空大师,只不过是徒有虚名想赚几个钱罢了。”

    “唐坤,不得对大师无礼。”这个一空大师,一眼就看穿她所问何事,有些秘密,除了她,没人知道,可这个一空大师却看得清清楚楚,一定是世外高人。

    叱喝完唐坤后,董雅宁双手合掌脸色着急看着一空大师,“一空大师,求求你帮帮我吧,只要你肯帮我,我愿意吃斋念佛皈依佛门。”

    站在她面前的一空大师,面对她的祈求,无动于衷,想起那些事情,情绪激动的董雅宁,直接跪在一空大师面前,“一空大师,求求你帮帮我吧。”

    唐坤没想到,董雅宁居然会跪下,“夫人,快起来吧。”

    “不,大师不答应帮我,我就不起来了。”

    一空大师打量着跪在自己脚下的董雅宁。

    他已经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了,可这个前来找他的人,似乎并不想懂他的意思,而他之前给出的,也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眼神无奈,叹了口气,“夫人起来吧。”

    唐坤赶紧将董雅宁搀扶起身。

    一空大师说话时,先是看了眼旁边的唐坤,就是这个眼神,让董雅宁想起来了,有些事情,唐坤不知道,还是不要让唐坤知道好了,挥手给唐坤让他走远点。

    他不觉得这个一空大师有多神,不就是说了一两句他都会说的话,董雅宁就把这个一空大师当神了,又跪又拜,不过这样也好,真管用,回去到董雅宁就不用再大吼大叫。

    唐坤走远后,一空大师开始说道,“待会,我让小徒给施主拿几本佛经,施主回去抄写完后拿去火化,再找人去做场法事超度就可以了。”

    “大师,法事就麻……”

    一空大师竖起手直接拒绝董雅宁的话,“老衲本就不该插手这些事情,施主还是不要再为难老衲了,阿弥陀佛。”说完后,一空大师直接转身就走了。

    看到一空大师走了,唐坤快步走向董雅宁。

    交谈不过没几分钟,可董雅宁的脑海,却闪过这些年来,她做过的那些事情,心虚的董雅宁,听到耳边的竹林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回头却只看到一片竹林,和遍地脱落的竹壳,风穿梭在青绿色的竹林中,叶子摇摆拍打的声音,不知为何变得有些诡异。

    “阿嚏……”打了一个喷嚏的董雅宁,感觉自己的体温急速下降。

    董雅宁抱着自己起鸡皮疙瘩的胳膊,黑色的真皮高跟鞋在踩下遍布青苔的石阶梯时,因为太着急,导致打滑,失去重心的董雅宁,往前摔了出去,“啊……”

    跑过来的唐坤,看到董雅宁摔下,加快脚步过去接住人。

    摔进唐坤的怀抱,感受到一丝温度的董雅宁,有了对比才知道,周围的气氛有多阴凉,心虚滋生的恐惧,让董雅宁用力拉住唐坤的手,“阿坤,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好。”本来还指望这个一空大师能让董雅宁恢复正常,没想到,把董雅宁的情况搞得更严重了。

    唐坤搀着董雅宁下阶梯离开竹林的时候,董雅宁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在怕什么,还是刚刚摔下没缓过神来。

    从寺庙出来的时候,被唐坤搀着的董雅宁,见周围的香客比来时来多,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落魄的样子,董雅宁低着头,将丝巾往上拉,试图盖住自己受伤的那半边脸。

    和董雅宁迎面相对骑在男人脖子上的小女孩,摇着手上的拨浪鼓。

    “咚咚咚……”

    刚刚的交谈,让不少回忆都涌现出来,这个熟悉的声音,让董雅宁想起了那一年,骆知秋怀上孩子,她给骆知秋送过一个拨浪鼓,在董雅宁看过去的时候,高兴的小女孩正和自己的爸爸在说话,突然小女孩一脸好奇问了句自己的爸爸。

    “爸爸,为什么那个阿姨的孩子,不穿鞋子?”

    男人回头看了眼,“哪有人没穿鞋子?”

    xianliangngbaolejieyixia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