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073章 是谁救走了木小宝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空门寺密室。  s

    带着唐坤赶到密室的董雅宁,看到被人用绳子绑住,嘴巴塞着东西,眼睛蒙着眼罩的木小宝,开心的董雅宁用手捂住自己笑出声的嘴。

    唐坤见送木小宝过来的人还在密室里面,挥手让他们都下去,人走后,上前的唐坤,担心木小宝会听到他们讲话,还用手推了推躺在凳子上的木小宝,发现半点反应都没有,唐坤才开口说道,“这可是乔隐专门让人送过来的,由此可见,他对你,从来都没变过。”

    “好,很好。”

    董雅宁说的好,不是夸奖乔隐对她怎么样,而是木小宝终于落到她手上了。

    低头打量着这细皮嫩肉的小脸蛋,这还是距离知道木小宝身份以后,第一次那么近距离打量木小宝的脸。

    像,实在是太像澌钧小时候,简直就是一个模板刻出来的。

    不过,也有地方像那个贱人!

    恼怒的董雅宁,伸手使劲掐木小宝的胳膊。

    董雅宁下手那么重,看来是把对木兮的恨全部都宣泄到木小宝身上了。

    虎口掐住木小宝下颚的董雅宁用力收紧,“好啊,这个拖油瓶终于落到我的手上了,我要让那个贱人痛苦一辈子!”

    唐坤说话时,看了眼空无一人的周围,“你要把他给杀了?”

    “只有把他给杀了,澌钧才会彻底跟那个贱人断绝关系。”董雅宁扭头冲到对面的刑具前,拿了一把刀回来。

    有些不忍直视的唐坤,眼睛挪向旁边看着那一面冰冷的花岗岩墙。

    双手握着刀柄的董雅宁,举起刀对着那个昏迷的小身影。

    “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是那个贱人的儿子,是她害死了你,你死后别来找我,要找就找她……”

    看着那挥下的手,唐坤的眼睛下意识闭起。

    而此时,赶到空门寺的乔隐,为了不打草惊蛇,乔隐带着王珩,像平常一样去找董雅宁。

    密道在寺庙后面,为了安全起见,也怕留有把柄,董雅宁没安装监控,坚守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假山一带,乔隐派来搭救木小宝的几个人靠翻阅假山接近密室和乔隐里应外合。

    王珩还是觉得这个行为有些冒险,“隐哥,我们还是回去吧。  s”

    “要走,你自己走!”

    “隐——”

    劝不回乔隐,王珩只能继续跟着乔隐,他不担心这边会露馅,只怕隐哥找的那些人靠不住,一旦被逮住,恐怕……

    守在密室门外的人,看到乔隐和王珩来了,立即上前拦住人。

    “你们干什么。”王珩绕过乔隐,询问拦住他们去路的人。

    “不好意思,没有老板娘的吩咐,我们不能放你们进去。”

    这是什么话,这个地方,隐哥从来都能进,怎么现在还要经过董雅宁的允许?“你们知不知道……”

    不用说了,乔隐已经看出来了,这群人里一个都没有熟面孔,全部都是新人,一定是董雅宁把这些人都换掉了,乔隐抬起手打断王珩替自己打抱不平的话。

    扬起又落下的手,落到一半,一拳撂倒拦住自己去路的人。

    就在男人倒下的下一秒,周围的人纷纷掏出枪对着乔隐,好像说乔隐只要再往前一步,他们就开枪了。

    乔隐不信他们真的敢开枪,不信邪的乔隐,往前走了一步,眼前的人直接将子弹上膛。

    这群人不是开玩笑的。

    担心乔隐有生命危险,王珩立即用手拦住乔隐前进,推住乔隐的肩膀,将人往后推,“隐哥,别冲动。”

    好。

    他这个母亲做的还真是够绝的。

    刚把他爸给杀了,就把他带出来的人全部都换掉了,看来,他爸说的真的一点都没有错,他有一天,会看到董雅宁的真面目。

    可是,如果他不进去,给外面的人制造搭救木小宝的机会,木小宝一定会有危险。

    就在乔隐拿出手机,要给唐坤打电话时,从他身后传来一个轻快的脚步声。

    神色慌张进来的男人,绕过乔隐,走到那群人中挨了乔隐一拳的男人面前,“不好了,有人进来了。”

    “什么人?”

    情绪激动的男人,在开口说话时,忽然从兜里掏出一颗东西丢在地上。

    看到对方行为可疑,男人大声喊了一句,“有诈!”

    情况不对——

    王珩赶紧把乔隐往后拉。

    不过两秒,丢在地上的东西突然爆炸,一阵白色的烟雾,迅速占据廊道。  s

    爆炸带来的耳朵嗡鸣声,还有被烟雾呛得眼泪眼泪直流,咳嗽声不止的人群,顿时成了一盘散沙。

    在王珩拽着乔隐靠在墙壁时,离廊道入口最近的乔隐看到人群中有灯光照射进来,顶住刺的眼睛直流泪水的烟雾,乔隐望见从烟雾中走出一排整齐有序的队伍。

    紧接着是一阵惨厉的叫喊声挤入了嗡鸣声之中。

    很快乔隐就感觉到有东西打在自己身上。

    不是他派来的人……

    乔隐下意识就是拽住王珩的胳膊逃离这个地方。

    在逃离过程中,与对方有交手的两人身上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要不是熟悉这里的地形,恐怕两人都跟廊道里那群人一样全部都倒在地上。

    逃到下水道的两人,捧起一把水,就是洗眼漱口。

    “隐哥,那些人到底是谁派来的?”

    “会不会是唐娜,让她去找律师,她到现在还没回来,是不是她勾结外人想将我们逐一除掉霸占财产?”

    “我不知道。”情况发生的太突然了,各种原因都有可能发生。

    “那我们要不要上去?”

    “你先打电话,联系我们的人,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看看那边的情况。”

    “是。”

    此时的密室。

    就在董雅宁的刀子快刺到木小宝的脖子时,门外传来的声音引起里面人的注意。

    “我出去看看。”

    唐坤出去后,董雅宁看着躺在凳子上的人,想再拿起刀刺下去的时候,这张和纪澌钧年幼时一模一样的脸,让董雅宁下不去手。

    跑到门口,唐坤刚把门打开,想问问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一阵烟雾就涌了进来。

    “咚咚……”

    几个东西从外面丢进来。

    “砰——”

    爆炸声过后。

    密室里一片烟雾。

    耳朵快被震聋的董雅宁,捂着疼痛的耳朵连连后退,后背撞到供台上。

    供桌上的蜡烛倒下,火擦过董雅宁的衣服。

    在白茫茫的烟雾中,亮起董雅宁衣服上燃烧的火光。

    “救命啊——”

    耳朵被震到疼痛的唐坤,倒在地上,只看到一把火在面前闪来闪去,一群身份不明的人闯进来,担心董雅宁安危的唐坤爬起身想过去救董雅宁,就被人拽住胳膊摁倒在地上。

    “救命啊,救命啊……”

    没有人理会董雅宁的呼救声。

    一个小氧气罩戴在木小宝脸上,躺在椅子上的木小宝被人抱起,从烟雾中被带走。

    乔隐收到派去搭救木小宝的人的消息,得知木小宝被人带走后,立即让他们去救董雅宁。

    营救木小宝的队伍,从空门寺撤离的时候,寺庙后面升起一阵阵黑烟。

    去寺庙上香的人,看到着火了,赶紧打电话找人救火。

    ……

    傅氏。

    坐在办公室里,和傅氏副总正准备签约,副总的秘书就进来了。

    “副总,有个重要的客户来公司拜访,说要见您。”

    “好,我知道了。”副总一脸歉意看着木兮,“不好意思木总,我这……”

    “你先去忙,我在这里等你。”

    “实在是对不住。”

    连声道歉后,副总临走的时候,还吩咐秘书给木兮添茶。

    秘书来添了茶走后,木兮立即将手上的杯子放下。

    “江哥,我们去找傅存。”

    “好。”李泓霖去找木小宝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跟着木兮。

    秘书看到木兮出来,一脸笑容上前,“木总,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

    “洗手间在哪儿?”

    “我带您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

    “好的。”秘书比了一个手势给木兮指引方向。“往前直走,穿过三个办公室就能到了。”

    “谢谢。”

    “不客气。”

    江别辞推着木兮离开办公区域后,两人立即进了电梯。

    来之前,姚慧已经把傅氏的办公室地图给了她,傅氏也就两层楼,在车上木兮和江别辞已经事先熟悉过傅存的办公室在哪儿。

    电梯到了楼上,刚从电梯出来,木兮就看到前台有两个工作人员。

    木兮看了眼江别辞,“江哥,交给你了。”

    “哎。”他堂堂首席法务,居然要牺牲皮相,做些只有纪优阳那种没品的人才会做的事情,实在是太掉格了。

    江别辞耸了耸肩提步朝前台走去。

    正在忙碌工作的两个前台,被突然过来的人吓了一跳。

    “你好,请问您找谁?”

    “不愧是傅氏,就连前台都长得那么漂亮,你们好,我是……”

    在江别辞的掩护下,木兮坐着轮椅穿过前台进到办公区域。

    忙碌的办公区域里,大家都埋头苦干,根本没人察觉到木兮进来了。

    前面一直都很顺利的木兮,快到傅存办公室的时候,从会议室出来的助理发现了木兮,拦住了木兮的去路。

    “不好意思,木总,您没有预约,不能进来。”

    “麻烦您替我跟傅总说声,我只要五……”

    助理态度强硬,“不好意思,您要是再不出去,我只能……”

    上完洗手间出来的简语之,看到木兮,快步跑过去,“我送她出去。”

    助理见简语之过来了,还说要送木兮走,就没有打电话,“简小姐,那就麻烦你了。”

    “不客气。”

    简语之用眼神暗示木兮,什么都不要说先,随后,简语之将木兮推了出去。

    路过前台的时候,木兮看到前台已经没有江别辞的身影了。

    江别辞去哪儿了?

    听到手机传来信息通知声,木兮正要拿手机,将她送到电梯门口的简语之就停住了脚步,“小兮,你不用来了,那个傅总不会见你的。”

    收回拿手机的手,看了眼简语之,“你是跟着他们过来的?”

    木兮的关怀,让简语之觉得自己有些可怜,简语之点了点头。

    她出来已经很久了,那个助理又知道木兮来了,她担心自己很快就会被人带回去,“我刚从办公室出来上洗手间,我大哥他们跟傅存在谈项目的事情,但是傅存一直在耍太极也没答应。还有,傅存没说接替纪总老师的人是谁,不过听傅存的意思,确实是跟那个人有点关系,我大哥为了得到合作,想利用我和傅存搭上关系,不过,我看他那个意思,如果后面那个人家里有儿子的话,说不定到时又让我跟那个人的儿子在一起了。”

    感觉自己像个工具一样,毫无尊严和底线被用来用去,替自己感到可怜的简语之,眼眶瞬间红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