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071章 遭遇不测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叫医生来治?

    她现在是对谁都不信任,特别是托马斯死后,她几乎把身边的人,除了唐坤以外,大部份都更换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木兮啊,没想到,你对我如此关心,谢谢。”木兮是怎么知道她去医院的?难不成,也看到闵集仁了?心里紧张的董雅宁盯着对面的木兮,想要从木兮身上找到一丝的答案。

    “我是听纪总说的。”

    澌钧?

    澌钧怎么会告诉木兮这些事情?

    他们两个关系不是已经破裂了吗?

    “……”

    董雅宁吃惊的表情,有些可笑。

    怎么,难不成,董雅宁以为她跟纪澌钧老死不相往来了?

    恐怕,纪澌钧在私底下对她的在乎程度让董雅宁有些失望。

    “对了,雅宁阿姨,恭喜你。”

    “喜从何来?”恭喜?在埋死人的地方,跟她道喜,怎么听着就那么不吉利呢。

    “昨晚,我听到纪总跟简董商量婚事,看来,纪总是迫不及待的想给雅宁阿姨娶个孝顺的儿媳妇回家。”

    是澌钧主动去找简语之说要一块去参加晚会的,听听木兮这酸溜溜的语气,昨晚一定没少受气吧,“是啊,澌钧一向都是那么孝顺的。”

    跟在董雅宁身后的唐坤,听到这话细想了几秒,他也没收到什么消息,难道昨晚真的像木兮说的这样?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没听到说简南两家的人要过来拜访?

    看来,她再待下去,会让嫉妒简语之的木兮咬牙切齿了,看在她心情不错的份上,就暂且绕这个小贱人一命,“不好意思,先失陪了。”

    “嗯。”

    江别辞看了眼洋洋得意走开的的董雅宁后,小声问了句木兮,“你怎么知道她不知道这件事?”

    “她要知道,就不会是这个表情了。”

    “就这么大张旗鼓的跟她对着干了?”李泓霖还以为木兮会顾念着纪澌钧,多数是借人之手,或者是在背地里动手。

    木兮很肯定的应了一声,“嗯。”她知道,这样做,会招来纪澌钧不少的误会,可董雅宁的所作所为,让她清楚的知道,如果让董雅宁的报应太舒服,那就不叫报应。

    “我们出去吧。”

    “好。”

    李泓霖推着木兮继续往前走的时候,遇到一前一后过来的纪优阳和纪澌钧。

    失魂落魄的纪优阳,来到木兮面前,脸上的笑容特别勉强,“你是来接我的?”

    “你怎么了,没事吧?”昨晚还笑嘻嘻的,怎么一晚没见,就变样了?

    就算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他的木姐姐也没有像沈呈一样,打着为他好的旗号,伤害他身边的人,心里难过的纪优阳朝木兮伸手,“握个手吧。”

    这到底是怎么了?

    像是受了委屈要找她安慰的样子。

    江别辞以为纪优阳是装的,伸手去拍开纪优阳手时被木兮阻止了。

    既然纪优阳不想说,那她只能等纪优阳自己开口了,木兮伸手过去,正要去握纪优阳的手,一只手横空出现,握住纪优阳的手。

    被拽着后退的纪优阳,抬头就望见站在自己身后的纪澌钧。

    “这样的场合,不适合秀恩爱。”那凌厉的眼神之下,男人的意思,就不像是提醒,更像是警告纪优阳,别随便接近他老婆。瞥了眼木兮的男人,带着命令式的口吻,“木总,回公司等我吧,昨晚没商量完的议题,咱们回公司以后接着继续商议。”

    说完后,纪澌钧拽着纪优阳就往墓碑那边走。

    费亦行出来笑着替纪澌钧解释,“太太,您别担心,纪总会照顾好四少的。”解释完,赶紧追过去,生怕他家纪总把纪优阳给解决了。

    听到李泓霖用命令式的口吻跟木兮说话,李泓霖实在是看不过去,发了句牢骚,“他还以为自己是谁?”

    钧子不是向来都是那么狂妄的么,笑了笑的江别辞低头就对上木兮的眼神,故意用怀疑纪澌钧口中所提到的昨晚一事的眼神询问木兮。

    面对江别辞的眼神,满脸通红的木兮直接避开。

    被沈呈一事,弄的心情不好的纪优阳,这会子对纪澌钧没什么好脾气,“纪澌钧,你放开我!”

    终于,不在伪装“好弟弟”的形象了?

    这样的画面才是最真实的。

    握住纪优阳的手遏制在纪优阳身前,站在纪优阳身后推动纪优阳往前走的男人。

    因为纪优阳兜不住的演技,心情极好的男人自然语气也比平时温和许多,“纪优阳,你给我听好了,我家兮兮还小,喜欢玩,我不会当真,你要哄的她高兴,我不会跟你计较,你要是敢打她主意,我就拧断你的脖子!”

    “你以为你是谁,你有本事放开我,我们单挑!”

    周围到处都是人,纪优阳这样大吼大叫,实在是不适合,他现在给自己树立的形象,纪澌钧伸手捂住纪优阳的嘴。

    纪优阳不停挣扎,双腿乱踹,周围都是看过来的人,费亦行笑着解释一句,“兄弟开玩笑,别在意。”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沈氏的沈呈来了。”

    和纪澌钧做抵抗的人,瞬间安静下来。

    见纪优阳不再反抗,纪澌钧问了句,“还叫不叫?”

    纪优阳摇了摇头。

    纪澌钧放手之前还提醒一句,“你要是敢耍花样,我就把你埋在托马斯旁边,让你们两个人到地下继续同流合污。”

    纪优阳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真的不会再跟纪澌钧对着干。

    捂住纪优阳嘴巴的手刚放下,前面的人转了一个身,直接抱住纪澌钧的胳膊。

    纪澌钧还以为纪优阳要耍花招,结果纪优阳除了抱着他,什么都没做。

    纪优阳生怕纪澌钧会将自己推开,用力抱紧纪澌钧的胳膊,没想到,直到墓碑前,纪澌钧也没动手推他一下。

    吊唁完,董雅宁见纪澌钧和纪优阳勾肩搭背过来,两人的关系看起来,比亲兄弟还好,对这一幕极其不满的董雅宁,指甲死死掐着自己掌心。

    到了墓碑前,要鞠躬时,纪优阳撒开纪澌钧的手,没带方秦过来的纪优阳,鞠躬后,拿了费亦行的花放到墓碑前。

    自己的份让人拿了,费亦行气得直翻白眼。

    “隐哥,沈氏的人来了。”

    听见后边有人过来,鞠躬完正要挪步的纪澌钧,就看到纪优阳抱住他的胳膊,拉着他走向乔隐。

    “乔总啊,托马斯怎么那么突然就去世了?”

    纪优阳的一句话,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一旁的董雅宁想起昨晚的事情,忽然觉得四周阴森森的,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

    “猝死。”两个字,代替了所有的真相。

    “看来,这跟我也有很大的关系,我二哥在位的时候,那么能干,这帮董事,躺着收钱就行了,不像我,不成气候,还要他们替我操心,哎。”

    “生死的事情,谁说得定,四少不必往心里去。”

    刚刚她跟乔隐说话时,乔隐对自己流露出的眼神,跟从前一个样,再听听现在乔隐的解释,看来,是真的没怀疑到她头上来。

    就在董雅宁想着事时,见前来吊唁的沈呈望着这边。

    纪优阳和乔隐是面对面而站,沈呈看纪优阳的眼神,让董雅宁误以为是看乔隐。

    走到墓碑前吊唁的沈呈,听着旁边纪优阳一口一个“哥”,张嘴就是不离自己对纪澌钧的崇拜和尊敬,那些话,即使是演戏,可对沈呈来说,还是轻而易举就让他妒忌了。

    送了花,沈呈正要过去,就听见前面搂着纪澌钧胳膊的纪优阳说道,“小妈,我跟我二哥先回公司了。”

    “好,路上小心点。”澌钧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做戏,也没必要和纪优阳一直挨的那么近吧?

    “有我二哥保护我,不会有事的。”

    “那我们先走了。”

    “请。”乔隐比了一个手势。

    在纪优阳跟着纪澌钧转身时,纪优阳本能的忽视沈呈的存在,“哎,二哥啊,回公司以后,你可不能干得那么拼命了,大哥去世后,我就只剩下你一个亲哥哥了,你要出事了,我就没哥了。”

    从飞机上下来,他本该是先回沈宅的,但是路上接到沈东明的电话,说让他来参加葬礼,想着,纪优阳应该会来,能和纪优阳见上一面,心里高兴的沈呈,来到这里后,怕纪优阳看自己,会引人怀疑,他特地走那么近,就是方便纪优阳转身时看自己一眼。

    可是……

    纪优阳却直接忽视他了。

    也许,是纪优阳怕他们的关系让人知道,所以才故意忽视他的。

    分开那晚,美好的回忆和不舍,冲淡了沈呈的胡思乱想,也让他更想早点把事情都解决完,快点腾出时间和纪优阳团聚,把自己准备好的礼物送给纪优阳。

    与此同时,刚睡醒的木小宝。

    洗漱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明明电视里的画面很好笑,可是他却笑不起来。

    他好想妈咪,好想老纪。

    无聊的木小宝,趴在沙发上打滚。

    “叮咚。”

    门外传来声音。

    一定是他点的外卖到了。

    没有老纪和妈咪在身边,是有点孤单,可是,在外面也有好处,他可以吃自己想吃的东西,不过,这样的日子也不会很久,浅浅阿姨一定发现他不见了,很快就会找到他的,所以他得趁着自己被逮回去之前,多吃点好吃的。

    爬下沙发的木小宝,穿着脚上大两号的拖鞋快步往门口走。

    到了门口,木小宝踩上玄关换鞋的凳子将门打开。

    门刚打开,木小宝就看到外面站着一个戴帽子和口罩的男人。

    没有红色的衣服,也没有红色的保温箱,这个人不是送汉堡来的,来路不明的人,让木小宝害怕到赶紧把门关上。

    就在门关上那一刻,门外的人两只手抵在门上,用力往里面一推……

    门轻而易举就打开了。

    从凳子上摔下来的木小宝,瘫坐在地,扭头就想跑进里面。

    男人拽住木小宝的胳膊,将人拽到自己跟前。

    “救——”

    抱住木小宝的男人,拿出手帕捂住木小宝的嘴。

    意识到自己有危险的木小宝,只能用力将脚下的鞋子蹬飞,给乔隐留下信息。

    吊唁完出来的沈呈,尽可能的加快脚步往外走,想着,也许纪优阳会等他也不一定。

    出来后,没看到纪优阳,正要给纪优阳打电话,就先接到了苏岚的来电。

    “喂?”

    “乔隐啊,你回来了吧?”

    “是,刚到没多久。”讲电话的沈呈还在附近寻找纪优阳的身影。

    “知道你凭着自己的能力,坐到那个位置,我真的很高兴,看来,阿阳没看错你,对了,晚些回来一块吃个饭吧?”

    “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不打扰你了,一会见。”

    “嗯。”

    电话挂断后,苏岚将手机放回桌上。

    对面的人替苏岚添满杯中的红酒。

    “博文啊,谢谢你告诉我如此重要的消息。”

    “这些都是我该做的,我跟了义父那么多年,早把自己当做沈家的人,沈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您是我的家人,我怎么会看着外人伤害您呢。”高博文对于关系的强调,更是带着试探性的把某人排除在外。

    亏她还真打算给沈呈一个机会,谁知道沈呈这个两面三刀的,居然出卖她!“博文啊,你说的对,你跟了东明那么多年的,我们是自家人,你又比阿阳年长那么多,本想让阿阳叫你一声叔,也不为过,可是既然东明收了你做义子,那往后,你可就是阿阳的兄长了,我家阿阳,可就拜托你了。”

    “夫人,您放心,我高博文做不出那种忘恩负义的事情。”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