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042章 董雅宁的末日已经开始了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到董雅宁不对劲,一旁的唐坤和林芳英都赶忙过去搀扶人。

    把人扶到沙发那边,董雅宁坐下后,一旁弯腰的唐坤,手在董雅宁后背替董雅宁顺气,“别太激动,不值得为了那个女人动怒。”

    挨着唐坤靠着的董雅宁,来回轻柔自己发闷不适的心房,自打木兮今天回来后,她就没一刻好过过,没被气晕过去就算不错了,缓过劲的董雅宁看了眼对面的林芳英,“芳英啊。”

    “是。”

    林芳英抽回手退到一边。

    “简语之的事情,我不怪你,你也是为了我打抱不平,但是唐坤那件事,你放心,我把你交给冯少启,冯少启是我们自己的人,澌钧不会看着我被她们几个人欺负,等你保释出来后,这边怕是不能回来了,到时我会安排你回去,乔隐那家伙也靠不住,你就接替他的位置,替我管那帮人。”

    “谢谢,夫人。”她就知道,董雅宁不可能会亏待她的。

    “好了,你现在就去找莱恩,就说是我的意思,让他联系冯少启。”夏明义,她信不过,但莱恩嘛,这个人处事有时候确实还算公道,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会随便乱来。

    “那夫人您要保重,小心提防木兮和四少他们。”从今天的情形还有木兮目前的手里掌握的资产来看,形式对董雅宁是非常不利的,再留在这里,恐怕会再次发生像今天一样的事情,为了自保,离开纪公馆也是明智的选择。

    “我知道了,唐坤,你去送送人。”

    “是。”

    弯腰的唐坤直起身送林芳英出去。

    指腹落在眉心正想缓解这乱跳的眉心,董雅宁就再一次感觉身心疲倦,歪着身子的董雅宁坐直后,伸手拿过一旁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水杯刚举到嘴边,看到满杯都是血红色的液体,董雅宁吓得,“啊!”用力将手上的杯子丢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两人听到身后传来董雅宁惊恐的叫喊声,立即回头望去,只看到董雅宁坐在沙发上,双手捂着脑袋,地上是撒了一地的水还有滚到角落的水杯。

    唐坤递了眼外面,让林芳英自己走,他回去安抚董雅宁的情绪。

    嘶吼尖叫的董雅宁,用力打砸桌上的东西宣泄。

    跑过来的唐坤,抱着董雅宁,将人摁回沙发上,“冷静,冷静点。”

    “我要杀了这些贱人!”

    “我要你杀了她们!”

    唐坤看不出来,这地上的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再看回因为情绪激动,满面青筋凸显的董雅宁,那面目狰狞的样子像是有些精神失常,唐坤捧着董雅宁的脸,让董雅宁看着他,“没事,你冷静点,别激动。”

    在唐坤的安抚下,董雅宁的情绪逐渐恢复平静,而此时,冷静下来的董雅宁,也看清了,地上的水根本不是血红色的,她刚刚怎么会把杯里的水看成血水?

    意识到,自己有可能被逼的太急,累的都出现幻觉了,瞬间疲惫不堪的董雅宁靠在唐坤怀里。

    弯腰的唐坤绕过沙发扶手,坐进沙发搂着董雅宁,轻轻摸着董雅宁的头发,“没事,没事,你就是太累了,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心里暗示自己该休息的董雅宁,一想到今晚的事情又放心不下。“阿坤,那个佣人……”

    “你放心,我一会就让人去找那个佣人问清楚,是谁指使他跑出来的。”董雅宁要真被逼疯了,他的靠山可就倒了,再者,董雅宁休息了,他也能舒坦一会。

    “嗯。”

    ……

    主卧的房门又反锁了,纪澌钧只能翻阳台去主卧,结果,让纪澌钧没想到的是,落地窗也上锁了,他走得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回来就锁上了?

    不用问,肯定是他家兮兮干的。

    纪澌钧立即给费亦行打电话让费亦行过来开锁。

    过来的费亦行,花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没能把锁打开,一脸无奈看着纪澌钧,“纪总。”

    “没用的东西!”

    看到费亦行要起身走人,那对费亦行无能不满的命令声即刻落下,“你给我守在这里,太太要有个闪失,我宰了你!”

    他只是个助理,又不是开锁匠,他已经尽力了,纪总怎么能因为自己进不去主卧和太太睡觉,就那么残忍对他,费亦行可怜巴巴用手指着阳台外吹进来的冷风,“纪总,夜深了,天好冷。”

    办事不利,还想进屋?门都没有!

    纪澌钧掉头翻阳台回次卧。

    蹲在地上开锁,开了将近一个小时,腿发麻的费亦行,起身的时候,双腿发软无力,血液循环时,又痒得让人想发笑,控制得住笑,控制不住自己的腿,费亦行扶着落地窗起身,手擦过窗户发出的声音,让纪澌钧误以为木兮醒来把窗户打开了。

    收回腿想回到主卧那边的纪澌钧,因为一时心急,拉扯到手腕上的旧伤口,痛到纪澌钧的手瞬间失去力气,整个人摔坐在两边阳台中间的隔墙上。

    望了眼对面以一个跨坐的姿势摔坐在隔墙上的男人,费亦行机械性的缓缓转动身体,装什么都没看到。

    “……”

    空气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费亦行只听见身后的动静和呼吸都变得异常缓慢。

    嗯。

    很痛。

    以那个姿势摔下去,一定很痛。

    就连男人落地时,那个脚步声都是轻的听不见的。

    嗯。

    一定是扶着墙,小心翼翼下地的。

    很痛。

    绝对很痛。

    背对着费亦行的男人,在回到次卧的阳台后,下唇一点点收进牙齿,哪怕真的很痛,他也不能丢了形象,必须得装作当时根本没发生任何事情,他还是那个纪澌钧,抬步进次卧的男人,前脚刚踏入次卧,男人立即将紧握成拳的手放到嘴边用力咬着自己的手指转移痛意。

    趴在阳台偷看纪澌钧的费亦行,叹了口气。

    他家纪总,就是那么死要面子。

    痛就痛,叫出来又不丢脸。

    “阿嚏……”

    连打个数个喷嚏的费亦行用手揉搓鼻子。

    幸好,阳台还有桌凳。

    脱了外套的费亦行,坐下后,双腿放到玻璃桌上,将外套盖在自己身上。

    回到房间,洗漱完,因为担心木兮,还有那个跑到乔隐那里去的臭小子,一晚上,纪澌钧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就在他好不容易有些困意时,一声恐惧的惨叫声滑破了沉静在一片阴谋之中的黑夜。

    看了眼窗外的天空,纪澌钧不知道此时是几点,只能捡起一旁的手机。

    04:45

    将手机丢回一边。

    刚合上眼,还没过数秒,再次睁开眼的男人,立即掀开被子,起身推开落地窗出到阳台,看了眼主卧那边。

    望见主卧还熄着灯没什么动静,纪澌钧眼中的神色才稳了几分。

    掉头回主卧的男人,再次出来手上多了一床被子。

    抱着胳膊卷缩在桌凳之间休息的费亦行,下面漏风,冷的直哆嗦,忽然一个温暖的东西丢在自己身上将自己包裹。

    从睡梦中露出笑容的费亦行,抱着身上的被子亲了几口,“老姜,还是你对我好,暖呼呼的,不像纪总冷冰冰,没良心,活该不能抱老婆睡觉觉。”

    “沓沓沓……”

    一阵凌乱而又匆忙的脚步声,从阳台下跑过。

    纪澌钧从阳台上探了个脑袋往下看。

    “刚刚那个声音是从雅宁夫人房间传出来的,快过去看看。”

    虽然他只站在阳台,但是随着纪公馆灯光的打开,周围的环境也跟着明亮起来,纪澌钧大概判断出,除了主卧和次卧,估计大家都醒来了吧。

    想起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觉得有些可笑的纪澌钧,并未跟别人一样赶去董雅宁的房间,而是掉头回房间休息。

    被董雅宁的叫喊声吵醒的大家,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纷纷往董雅宁的房间赶过去。

    董雅宁睡着后就去调查佣人事件的唐坤,得知佣人离开了,正要出门去找人,就听见董雅宁的叫喊声,当他赶到董雅宁的房间时,房间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有鬼,有鬼啊……”

    “你们别过来!”

    “都别过来!”

    从房间出来的纪心雨,看到纪优阳站在门口打哈欠,笑着问了句,“怎么,不进去看看你的杰作?”

    “谢夸奖,我还真没做什么。”他不是谦虚,他是真的什么都没做,谁知道董雅宁干什么发疯,大半夜不睡觉把所有人都吵醒了。

    “不是你也对,这丧尽天良的人会做噩梦不奇怪。”环抱的手轻轻点了点手肘。

    从里面出来的骆知秋身后还跟着一片冲进来的人,“你们都回去吧。”

    “是。”

    佣人走后,骆知秋刚要跟纪心雨说什么,纪心雨就走了。

    看了眼离去的纪心雨后,骆知秋和出来的莱恩总管说道,“你和明义都回去休息吧,让佳梦照顾她就可以了。”

    “是。”

    骆知秋挽着纪优阳的胳膊,想送纪优阳回房。

    “我小妈,见鬼了?”里面一屋子人,进去都没地方喘气了,他才懒得进去。

    刚刚她进去安抚董雅宁的时候,董雅宁嘴里念念叨叨说了什么,她听得一清二楚,想起那些事情,骆知秋眼眶不自觉红了一圈。

    看到骆知秋情绪低落,纪优阳大概也猜到了什么,抱着骆知秋的肩膀,轻轻拍了拍,“怎么了,她欺负你了?”

    “没有。”

    “好了,没事的,我先送你回房休息,睡一觉,就什么都好了。”骆知秋的伤心,让纪过的话“噩梦”。

    能让骆知秋如此伤心,十有是白天在餐桌上,董雅宁看到那碗鲫鱼汤,做贼心虚大晚上的做噩梦,这会子情绪激动说了什么刺激到骆知秋的话。

    “嗯。”她也知道,就算自己现在是哭碎了这颗心,也换不回她孩子的性命,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忍住悲伤继续走下去,更何况,刚刚董雅宁那模样,看起来今晚可不好过,至少,今天晚上,她睡得比董雅宁踏实。

    “开心点,好日子正要开始呢。”他们好日子的开始,也是董雅宁末日的开始了。

    眼眶红红的骆知秋抬头就对上纪优阳冲着自己眨眼的表情,骆知秋一脸欣慰看着纪优阳,“谢谢你。”

    “不客气。”

    魏生津回房后,唐坤和纪佳梦在房间照顾董雅宁照顾了一夜,直到天亮纪佳梦才回房间洗漱下楼吃早餐。

    早上七点,被鸟叫声吵醒的费亦行,还以为自己睡在房间,一个不注意,转身就翻下凳子,幸好有被子垫着。

    抱着被子起来的费亦行,看了眼手上的东西,“肯定是太太给我盖得。”绝对不可能是纪总,就纪总那个没良心的,恨不得他连桌凳都没有,就直接躺地上才满意。

    抱着被子的费亦行往前走了两步,看到房间的落地窗打开,房间里的人已经不在了,低头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七点,估计是下楼吃早餐去了。

    “叮咚。”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