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041章 二哥谢谢你那么爱我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并不是为了董雅宁着急,而是为自己着急,但她相信董雅宁比她更心急如焚,算了,反正再坐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回旋的余地,她还是回房去休息,免得熬夜太多,孩子的事情不成功。

    纪佳梦起身路过骆知秋的时候,看到骆知秋脸上的笑容就来气,用力把人撞到一边。

    被撞到退了数步的骆知秋,用手揉了揉自己被撞疼的肩膀。

    把骆知秋撞开后,纪佳梦看了眼一旁站着的夏明义。

    林芳英,唐坤都处置了,唯独这个夏明义,江别辞是提都没提一个字,明摆着就是包庇!

    夏明义目光垂落,避开和纪佳梦的对视。

    木兮一回来,董雅宁就损兵折将,不,准确来说,是董雅宁自己作孽太深,把机会送上门给别人,“雅宁姐,那我也回房休息了。”

    “嗯。”骆知秋这个贱人,一定是在心里笑话她对吧,笑话她居然被自己的人给摆了一道。哼!别高兴的太早,她董雅宁能生得下这个儿子,还进得了纪家,她全凭个人本事,对付这些人,她绰绰有余。

    骆知秋看到纪佳梦停下脚步,咬牙切齿瞪着夏明义,未免纪佳梦咽不下这口气拿夏明义出气,纪佳梦喊了句,“明义啊,你去忙吧。”

    “是。”

    背着手站在门口的莱恩,看到夏明义出来后,两人一块离开。

    走在前面的江别辞,知道纪澌钧肯定会去找木兮,江别辞故意加快脚步走在前面,就是想去主卧门口挡人。

    看到江别辞突然提速,还往主卧的方向走去,猜到什么的纪澌钧,眼神不屑。

    “咚咚咚。”

    背后一阵奔跑的脚步声,纪澌钧还未回头,一个重量就落在纪澌钧背上。

    “哎。”

    落下的重量压得毫无防备的纪澌钧哼了一声。

    走在前面的江别辞,听见背后有动静,回头就望见纪澌钧背着纪优阳。

    这画风,实在是有些令人不太敢相信。

    停下脚步的江别辞,抱着胳膊,偏着脑袋盯着眼前这让人看不懂的画面。

    “你给我下来!”

    捏着纪澌钧的耳朵,用力拉扯,“二哥,被你掐中的那只腿,好像没感觉了,你要不背我回去,我只好去找我木姐姐求安慰了,我想她那么关心我,一定不会丢下我不管的,说不定还会为了照顾我让我留下来,你知道的,我对她有意图,她要邀请我,我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这个无赖,有什么事是干不出来的,要不是因为怕纪优阳打扰到他家兮兮,他怎么会任由纪优阳摆布。

    “……”

    看到纪澌钧不说话背着他往前走,纪优阳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得逞了。

    只是,纪澌钧不勾着他的腿,这衣服料子滑的很,纪优阳身体不自觉滑落,纪优阳赶紧抱紧纪澌钧的脖子,勒得纪澌钧差点没喘过气来,不得不伸出两只手勾住纪优阳的腿,用力把人提到背上。

    “哇塞。”这……

    以为自己在做梦的江别辞,用力掐了一把自个的脸颊。

    痛!

    那就证明,是真的。

    正想过来问问,这两人什么时候冰释前嫌,变成好兄弟,刚过来,话到嘴边,连个音调都没发出来,江别辞就接到纪澌钧飞来的一记凌厉的眼神。

    用力抿住下唇的江别辞往后退了数步。

    看来,真相有些危险,随便靠近,有可能危及生命。

    背着纪优阳的纪澌钧在前面拐弯,送纪优阳回房。

    搭在纪澌钧肩膀的手,拍了拍纪澌钧,“二哥,我刚听到一件有趣的事情,你想听吗?”

    “……”纪优阳是什么?是他的仇敌,是他的耻辱,是他做梦都想亲手除掉的人,如今他背着自己最恨的人,他不把纪优阳丢到地上,纪优阳都该偷笑了,还要跟他聊天?他是疯了才会搭理纪优阳。

    对,他二哥怎么可能跟他说话,寄人篱下没有发言的权利,没关系,“你不知道,没关系,我来告诉你,我听说你老师到时间就准备退下来不继续干了,所以,简家可能不会再在你身上投资了,你成为简家女婿的事情,估计要吹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想必,他二哥早有消息了吧,不过,强调危机,施加压力,是他的一贯作风。

    这件事,老师没跟他说过,没想到,事情传得那么快,纪优阳都收到风声了。

    在想事的纪澌钧,不自觉放慢步伐。

    背上的纪优阳,脸靠在纪澌钧肩膀上,望着纪澌钧,见纪澌钧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心事重重,以为纪澌钧是担心自己的靠山石没了,往后的日子怎么办,难得看到他二哥担忧的样子,纪优阳心里有些小高兴,腿撞了撞纪澌钧,“哎,二哥,你别担心,你那么爱我,我以后一定会照顾你的。”

    他爱纪优阳?

    他疯了吧。

    他恨不得纪优阳为自己的罪行买单,怎么可能爱纪优阳。

    看到纪澌钧在冷笑讽刺他,纪优阳特地举例证明,“刚刚,你为了我,向所有人撒谎监控的事情,二哥,我真的好感动哦,你对我的爱,我会珍藏一辈……”

    被往后一放。

    双手松开……

    纪优阳重重摔坐在地,手里的番薯洒了一地。“哎呦。”捂着摔疼的地方,纪优阳看着拍了拍手像是解决了一件麻烦事转身看着自己的纪澌钧。

    路过地上嚎叫的人,纪澌钧抬起脚将纪优阳眼前的番薯踢飞,头也不回离去。

    “二哥哟。”

    “二哥喂。”

    “二哥呀。”

    “二哥。”

    “……”

    扭头的纪优阳,摆出戏剧里夸张的姿势,冲着纪澌钧伸出求救和挽留的手势,不时还摆动身子摇晃脑袋。

    直到纪澌钧越走越远,最终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纪优阳才发出几声冷笑,一副,对纪澌钧的去留不屑一顾的表情,默默把掉落在地的番薯捡起塞回袋子里。

    他二哥,天生一块臭石头,又冷又硬。

    还是沈呈好。

    至少,去机场的路上,看到他盯着窗外的红薯说了两个字,“想吃。”立刻就亲自下车去给他买红薯。

    红薯值不了几个钱,但是沈呈对他的心,却是值得认真去对待的。

    站起身的纪优阳,正要走,就看到旁边的房门打开,一个深黑色的身影,把纪优阳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抱着胳膊站在房门的女人,想起纪优阳刚刚那把不要脸发挥到极致的模样就觉得羞耻,“倒贴人家都不要,还死皮赖脸黏着,真是不要脸。”

    “砰——”

    说完后,直接将房门关上。

    把他吓一跳,还数落他不要脸?“你大晚上的穿的一身黑,才是笑话。”不对,他理纪心雨这么个被赵纯宇那个人渣,折磨到心里有问题的女人做什么。

    走了没两步,后面一阵痛,纪优阳赶紧用手捂着。

    这个纪澌钧,也太狠了点,说丢就丢,也不打声照顾,好歹刚刚在客厅联手杀的董雅宁和纪佳梦没还手的机会,这才几分钟啊,几分钟?一下戏台就不认人?父子俩一个德性,翻脸不认人简直就是遗传!

    明天早上,他一定要让纪澌钧知道他的厉害!

    客厅里,纪佳梦刚要出来就遇到进来的费亦行。

    费亦行先是看了眼纪佳梦再望了眼走的只剩几个人的客厅,一脸纳闷,“人呢?”

    起身的董雅宁,带着林芳英和唐坤要准备回房间,看到费亦行时,董雅宁正要说话,唐坤就回了句,“事情已经解决了,大家都回房休息了。”

    “噢。”

    想起厨房监控那件事,纪佳梦停下步伐看了眼费亦行,“监控呢?”

    “找遍了,都没发现有监控。”他还纳闷来着,纪总不都跟着附和说有监控吗,怎么他到了厨房,什么都没瞧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监控?”不可能,要不是纪澌钧说话,她都不相信监控的事情,可是如果真的有监控,费亦行为什么又要撒谎?纪佳梦回头望了眼后面走来的董雅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有监控吗,怎么又没监控了?这……

    难不成,澌钧为了那个女人,帮着纪优阳撒谎对付她?

    他是不是说错什么了?周围人的神情让费亦行担心,自己是不是不该把没有监控的事情先说出来,费亦行赶忙澄清,“四少确实是问过纪总,纪总的回复,就跟纪总刚刚跟大家说的一样,但是后面,至于四少有没有叫人装监控,我们也不得而知。”

    那么久以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澌钧对她一直都是绝对信任也孝顺她,就像在医院那样,澌钧还是站在她这边的,兴许纪优阳刚才的举动是为了挑拨她们母子的关系,一定是这样。

    “这里没你事了,你快去休息吧。”

    “那雅宁夫人,佳梦小姐,晚安。”

    “晚安。”

    费亦行走后,客厅只剩下她们四人,纪佳梦掉头就想跟董雅宁说什么,这话才刚到嘴边就看到董雅宁带着人直接和她擦肩而过,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气得纪佳梦来回踱步。

    走在后头的唐坤,看到纪佳梦脸都气黑了,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想说监控的事情,这刚要说话,就看到林芳英挨了董雅宁一耳光。

    “啪……”

    愤怒的手指落在林芳英脑门上,“你也太大胆了,没问过我就自作主张,现在好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身难保!”

    “我当时明明就是把夏明义的袖扣放在那里,谁知道只找到了您的戒指,这件事一定是有古怪,肯定是有人动了手脚。”

    听到有人动手脚,董雅宁顿时慌了,“你的意思是,你被人发现了?”

    要不是纪优阳说有监控,林芳英也不可能蠢到跳出来承认是自己干得,“我觉得芳英说得对,现在想来,整件事都是疑点重重。”抱着胳膊的唐坤,分析情况时,绕过林芳英来到董雅宁旁边,“你仔细想想,是谁替木兮解除了危机,把你推出来?”

    唐坤仔细分析的话,让董雅宁跟着深思起这个问题来,想起唐坤给自己打电话说的在搜查房间的时候,纪优阳跟木兮举止亲密,“难不成是纪优阳?”

    对,一定是纪优阳,“明明就没有监控,他还撒谎有监控,还利用纪总混淆我们的视线,要不是他,我也不会害怕连累到您跑出来认罪。”

    他还得让林芳英替他兜着之前的事情,所以这会他必须得帮林芳英说说话,冲着林芳英点了点头认同林芳英的话,随后看回董雅宁,“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俩估计是联手了,眼下最要紧的事是让纪总尽快和简小姐结婚,不然以他们两人加起来的资产和股权,恐怕纪总和你都会有危险。”

    “这个吃里扒外的贱人,我儿子为了她连集团都不要了,她现在跑回来,不把股权和资产分给我儿子就算了,还要伙同纪优阳那个王八蛋联手对付我们母子。”气急败坏的董雅宁,早就顾不得什么端庄,单手叉腰,来回走动,边骂边指着主卧那个方向。

    越骂越不甘心,凭什么木兮轻轻松松就得到她忍辱负重等了几十年都得不到的财富,凭什么木兮可以凌驾于她之上,凭什么木兮不把资产分给她的儿子,凭什么木兮能做正室,“我董雅宁发誓,我要不把她碎尸万段,我就跟她姓!”

    激动的董雅宁,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缺氧到像是要昏厥过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