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040章 演技最佳莫过他二哥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芳英没说话,董雅宁怕林芳英害怕所以才不愿意替唐坤承担后果,董雅宁在跟纪优阳求情,却用伤心无奈的眼神看着纪澌钧,“老四啊,芳英固然有错,请你看在她兢兢业业照顾我的份上,就网开一面吧,别用家法处置她。”

    真是有意思了,跟他求情,又不看着他,这怕不是故意跟他二哥哭诉来着,纪优阳叹了口气,“算了,看在我二哥的份上,既然简小姐现在也没事了,那我就不追究了。”反正,他不追究,不代表林芳英就平安无事,自然有人会替他出这口恶气。

    没想到纪优阳那么痛快就放人,董雅宁愣了一下。

    听到纪优阳饶了自己,再加上,董雅宁也替她求情了,而且她就算是在纪公馆混不下去,她还有退路,那就替董雅宁担下这个责任,最好的结果就是,自己哪怕离开了纪公馆,董雅宁也会念在她忠心耿耿的份上,在私底下给她安排个好差事,不会亏待她。

    “雅宁夫人,对不起,我做这件事,都是因为自从寻夏小姐去进修以后,我看到唐坤也在照顾您,我担心他会跟我争抢近身管家这个位置,所以我才想做这些事情,让您对唐坤失望,重视我,让我做您的近身管家。”

    林芳英的坦白,在骆知秋和纪优阳还有江别辞听来,实在是太假了。

    纪佳梦没想到这件事也是林芳英干的,不,不一定是林芳英干的,有可能董雅宁也参与其中,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董雅宁当时的演技就真的是太好了,差点把她都骗到了,起身的纪佳梦,走到林芳英面前,用手戳着林芳英的额头,“没想到,都是你干的,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差点连累了雅宁姐的清白。”

    听到林芳英承认,唐坤瞬间松了一口气,望了眼对面跪在地上没说话的男佣,幸好,那个叫孙庆的替死鬼已经处理干净了,眼下只要林芳英不开口,这件事就算是圆过去了。

    纪优阳说要放过林芳英,想起中午餐桌上的那碗汤,心有不甘的骆知秋,控制住自己那掀开的伤疤带来的恨意,当初的事情,一点证据都没有,她根本不能拿这些伤害过她的人怎么办,她能做的也就是忍气吞声,等待机会。

    “虽然老四不追究,但是怎么都得做出处罚,不然以后,底下的人瞧见了,恐怕会有侥幸的人想效仿这种办法,到时纪家就乱套了,这件事,看在纪总和雅宁姐的面子上,就扣除林芳英今年的工资,从这个月起,停止一切福利,雅宁姐,这个惩罚,你说怎么样?”

    她还以为骆知秋会趁机报复她,看来,简语之过来以后,骆知秋也是畏惧她的,既然这样,那她就收下骆知秋的忍让,再继续让骆知秋拿她无可奈何,只能咬着满口恨意的牙血咽回肚子里,“是我管教无方,才会让她做出这种事情来,不止是她的福利,就连唐坤也按她的处罚处置,还有我在纪家的待遇也降一级。”

    听到董雅宁让唐坤跟她承担一样的惩罚,林芳英心里顺坦多了。

    “雅宁姐的待遇就不用降了,还有唐坤也是,工资和福利选一个就可以了,这年头物价飞涨,要是让唐坤断了收入,我怕他生计难以维持。”

    纪优阳和骆知秋退步,不代表,他也选择后退,看来周围的人已经谈拢,林芳英也起来了,站在沙发背后的江别辞,环抱的胳膊放下,搭在靠背上,“我代表大少奶奶说两句。”

    事情都已经算是最完美的解决了,这时候江别辞跳出来,又想搞什么幺蛾子?想起刚刚江别辞三言两语就把自己压得无言以对,这会子,她要是再给江别辞这个机会,岂不是又要让江别辞拿着家规,把所有人都教训一个遍,她才不会给江别辞这个机会,“我说江律师,不,准确来说,是江先生,我请问一句,咱们纪家的大少奶奶,是有多娇贵,有话要说不下来,还要你代传?”

    江别辞一脸无奈,似乎觉得纪佳梦这句话有些小题大做,“这点小事,就不劳烦大少奶奶亲自下来处理,我身为大少奶奶的私人律师,我的工作就是替她处理这些琐碎事。”

    一看就知道是木兮指使江别辞来报复董雅宁的,行啊,她倒要看看江别辞说什么。

    骆知秋比了一个请的手势让江别辞继续说。

    “是这样的,大少奶奶已经初步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怕夫人碍于和雅宁夫人多年的姐妹情份不好出手处理,特地让我向四少申请,处理这件事的权利。”

    纪优阳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还用什么申请,我大嫂就是纪家的女主人,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话才刚出口,腿就被人拧了一把的纪优阳,痛到脸都红了,发出低沉的嚎叫声,“嗷~”

    纪优阳夸张的哀嚎声瞬间引起周围人的注意,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投向这边。

    拿着番薯的手掌心贴在自己的脸颊,嘀咕骂了句,“妈的,吃根番薯都咬到嘴,痛死了。”

    那个声音,可不像是咬到嘴那么简单,但是又看不出有什么端倪,大家的目光移开后看回江别辞。

    成功转移所有人注意力后,纪优阳垂落的眼眸瞥了眼一旁欺负他又跟个没事人一样的纪澌钧,有本事别把手拿回去啊。

    他还是头一次觉得钧子有些幼稚,居然掐纪优阳的大腿,看纪优阳那通红的脸,估计是掐的不轻,算了,解决眼前的事情要紧,再说了,人家那可是仇敌,厮杀是早已注定的事情,也轮不到他来担心,“大少奶奶的意思是,不管谁是凶手,在纪家发生这种事情,如果不严肃处理,一定会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先按家规处理,再报案,唐坤就按夫人的办法解决。”

    “什么?”

    报……

    报案。

    傻眼的林芳英差点没站住。

    “我说江别辞,你可是在纪家长大的,纪家处理事情的一贯原则就是家丑不能外扬,你现在居然要帮着木兮,把家丑扬出去,你这种违背家规的行为,明摆着就是报复!”逮住反驳的理由,纪佳梦顿时底气足到搭着二郎腿,背靠着沙发看都不看江别辞一眼。

    江别辞才懒得管纪佳梦什么意见,“既然四少答应把这件事交给大少奶奶处理,那就得按照大少奶奶的意思处置。”没有退让的余地,说完,江别辞就准备挥手叫人。

    江别辞现在只不过是木兮身边的一个小律师就敢跟她们叫板,要是让江别辞恢复职位,那能耐岂不是要上天了?

    要是换做以前,她还能看在纪廖升遗嘱的份上,对江别辞客套几分,既然江别辞现在给脸不要脸,帮着那个贱人来算计她们,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澌钧啊,你快看看江别辞和那个女人联起手来欺负你妈,今天是林芳英,明天我看就是要把你妈赶出去了。”

    “她实在是太可恶了,一点都不顾念情份,先是辜负你,装死跑去跟你大哥结婚,现在又不念及当初你妈对她的照顾和疼爱,居然做出这种没良心的事情来,你看清楚没有,她真正在乎的不是你,是纪家的钱,纪家的房子,还有集团的股权,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纪佳梦句句都戳中要害,不管是谁在此情此景下听了,都会觉得木兮就是个为了钱翻脸不认人的人。

    就在董雅宁一脸期待看着纪澌钧,等着纪澌钧为自己说几句的话时候,一直都摆着一张面无表情的纪澌钧,脸上一点点浮现无奈。

    先是看了眼周围的人,最后眼神落在对他满怀希望的董雅宁身上,纪澌钧语气低落,“我不过是寄人篱下,有什么发言的权利。”一脸自嘲,从沙发起身。

    哟!

    纪优阳看纪澌钧的眼神多了几分敬佩。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他二哥这演技不错嘛。

    这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二哥在纪公馆活得有多悲惨。

    嘴上说自己寄人篱下没发言权,刚刚他不过是说句捧他木姐姐的话,结果就被他二哥来了那么一手,这会子被掐痛的地方还火辣辣痛,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掐到内伤了,看来,他今晚一个人睡是不行了,万一压到被纪澌钧掐伤的地方就惨了,所以,他得去主卧,跟他木姐姐一块睡。

    看到纪澌钧要走,未免骆知秋难做人,纪优阳率先开口,看着董雅宁重重叹了口气,“小妈,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我大嫂对待事情太严厉,你就节哀顺变吧,没了个林芳英,还会有赵芳英。”给留个唐坤就算不错了。

    “这,这……”林芳英眼神着急来回打量,想找董雅宁求情。

    她已经落了下风了,要是把林芳英交出去,指不定林芳英会给她带来怎么样的致命后果,不行,她一定得把林芳英拽在手上,“你说得对,是该严厉处理,不该因为我的身份而无视家规,既然这样,那芳英交给我处置,因为现在冯律师还是集团的首席律师,也兼顾纪家的律师,我会把人交给他。”

    就算是能让林芳英开口,得到的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他们要的是那些能让董雅宁彻底完蛋的证据,所以,林芳英交给谁,对他来说都毫无关系,“没问题。”江别辞往后退了一步,“既然事情已经处理完了,那我就不打扰各位了,晚安。”

    “晚安,江律师。”起身的骆知秋冲着江别辞点了点头。

    江别辞走后,纪澌钧也紧跟其后离去。

    纪优阳路过董雅宁的时候,故意去惹董雅宁,一时戳董雅宁的肩膀,一时又抓董雅宁的头发。

    没想到,她董雅宁今天,居然连手底下的人都保不住,若不是林芳英太愚蠢,她会闹出这种笑话?

    恼怒的董雅宁猛地别过脸时,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一张笑容望着纪优阳。

    明明就恨他恨的要死,还要强颜欢笑看着他,这种笑容,可真是够可怕的。

    竖起手握拳给董雅宁打气,“小妈,打起精神来,不要对生活灰心,我相信你可以的。”

    她有多想把纪优阳这张讨人厌的嬉皮笑脸撕烂,就笑的有多灿烂,“吃东西的时候说话很容易噎死,小心点啊。”

    怎么,威胁他?

    看来,董雅宁是真的被气到不行了,否则怎么会把话说得那么直接。

    “没关系,反正我死了,我会拉我二哥下去一块陪我,有他在,六十八层地狱,也是开满鲜花的幸福人间。”冲着董雅宁帅气眨眼后,起身和骆知秋擦肩而过时,纪优阳搂住骆知秋的肩膀,在骆知秋脸上印了一记晚安吻,“快乐的一天,今晚该有个好梦。”

    争权夺利,不是她想要的,她只要能守住自己的地位,那就够了,所以,今天发生的某些事情,对她来说,确实是快乐的一天,“晚安。”

    气不过的纪佳梦起身后,快步走到董雅宁旁边,“雅宁,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董雅宁担心,纪佳梦说的越多,让林芳英越不安心,董雅宁竖起手打断纪佳梦的话,“时候也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