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035章 兮兮我愿意被你养一辈子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哎呦,你会不会洗头的,泡泡都流到我眼睛去了,好痛啊。”

    “你不要乱动。”

    “你抓我头皮不要那么用力,不然会变成秃子的。”

    “对不起。”他说过无数次对不起,而这一次的对不起,是他第一次带着替自己打抱不平说出口的。

    他就该给董雅宁打电话,把木小宝交出去,而不是像个佣人一样在伺候木小宝。

    提着几大袋儿童用品和衣服的王珩站在门口,听着浴室里,乔隐不断被木小宝嫌弃的声音,忍不住皱起眉心。

    哎,隐哥到底,因为纪澌钧对那个女人的孩子心软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万一董雅宁知道了,恐怕隐哥那么久以来的努力就白费了,他该怎么办,难道要任由着隐哥这样下去?

    与此同时,在纪公馆的主卧。

    江别辞走后,洗完澡出来的木兮,正要往床边走去,就听见身后传来男人的询问声,“哪来的神医,一个小时不到腿就治好了?”

    这个声音,好耳熟……

    不可能啊,她把房门反锁了,纪澌钧不可能会进得来的。

    一定是她刚刚洗澡,被熏得头脑发热出幻听了。

    就在木兮继续往前走时,身后再一次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再不过来,我只能找律师处理你重婚罪的问题了。”

    没错,这一回,她听得真真切切,就是纪澌钧的声音。

    转过身,木兮看到坐在窗边沙发的男人,旁边的茶几上还放着饭菜。

    坐在沙发的纪澌钧,目光一路滑落,盯着木兮的肚子看了好一会,再次看回木兮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清冷。

    她知道,自己做出这个决定之前该跟纪澌钧商量,但是她更清楚,纪澌钧是不会答应她的,心里的委屈太多了,她开不了口跟纪澌钧解释什么,怕自己一开口就被泪水先占据了,“我要睡觉了,你回去吧。”

    在木兮转身时,从沙发起身的男人,走向木兮,从身后将木兮搂住,“既然,你不想吃饭,那就睡觉吧。”弯腰抱起木兮。

    “纪澌钧,你……”

    被放到床上的木兮,话没说完,下唇就被男人的拇指压住,男人的眼眸里,除了柔情还有被恐惧包裹的思念和伤痛,“兮兮,我好想你。”

    那压制不住的委屈一点点从心底溢出,眼眶红红的女人,说话时看着纪澌钧这张沧桑了不少的面容,“我不想你。”真话一旦说出口,就会一直说下去,她不想让他知道,他走后自己经历了什么事情。

    “兮兮,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大哥真的出事了吗?”如果大哥真的死了,李泓霖不可能会在这里。

    在木兮想转身躲避问题时,肩膀被男人摁回原位,木兮伸手去抓纪澌钧胳膊,那被推起的袖口露出一节手腕,木兮看到纪澌钧手腕上有数条触目惊心的伤疤。

    在木兮一动不动盯着这几道疤痕看时,反应过来的纪澌钧,迅速将手藏起。

    “你的手,怎么了?”怎么会在手腕筋脉上面有那么多道伤疤?

    她走后,那段黑暗的日子,他不想再提,“兮兮,孩子还健康吗?”

    她走之前,他还好好的,他的伤到底是怎么来了?他不肯说,因为担心,生气的木兮抓住纪澌钧落在她腹中的手,“我要睡觉了,你出去。”

    “嗯。”她说不想他,如今却因为担心他生气,这种被人牵挂的幸福感充斥在男人心头,心满意足的纪澌钧抱紧怀里的人。

    让他出去,半天没动静,木兮回头看到纪澌钧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她以为,自己死后,纪澌钧会娶简语之,没想到,他当天就从北城回来了,婚事也一直拖到现在,更是疯狂工作,把自己熬成这样,这个结果,是她没料到的。

    看到他这样,木兮心疼,摸着纪澌钧的脸,眼眶的泪水一点点没入男人的臂弯。

    环绕在她腰间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后背将人拥入怀中,轻轻摸着她的脑袋。

    随着他一个无声的拥抱,在强忍之下,将泪水咽回肚子里的木兮,靠在纪澌钧怀中闭上眼睛。

    在木兮睡着后,胸口被泪水打湿一片的男人,听到兜里传来手机铃声,拿出手机,纪澌钧将接通的电话贴在耳边,“喂?”

    “先生,宝少爷找到了,在乔隐那里。”

    “知道了。”

    通话结束后,纪澌钧将手机关机,想转身把手机放到床头柜,胸口的衣服又被人抓着,怕吵醒怀里的人,纪澌钧只能用脚将手机踢到床尾。

    手刚回到被窝下抱住怀里的人,纪澌钧就听到怀中传来女人迷糊的梦呓声,“钧哥,我现在有钱了,我会养你的。”

    她不在的时候,唯一支撑他活下去的,不是小宝,是为她讨回公道寻找真相,他有想过,等真相找到了,他就去找她,那段时间,他就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如今,她回来了,他又有了活下去的念头。侧脸贴在女人头顶的纪澌钧,用力抱紧怀里的人,“兮兮,我愿意被你养一辈子。”

    ……

    纪澌钧和费亦行都没回来,姜轶洋帮纪澌钧打扫完屋子后,刚出来就觉得一路上有人尾随自己。

    这段时间,纪澌钧一直住在这里,对这一带最熟悉不过的姜轶洋,特地往树下走。

    在树荫和黑夜笼罩下,地上的落叶传出被姜轶洋鞋底碾压的声音。

    走在前面的姜轶洋仔细辨别着周围的声音。

    跟在姜轶洋身后的男人,就在脚即将落在落叶的前一秒,胳膊被人从后面拽住,嘴巴也被人用手帕捂住。

    走了好一段距离的姜轶洋,发现身后,除了自己的脚步声以外,没有别的声音。

    不可能,明明就是有人跟踪他。

    停下脚步回头的姜轶洋,什么都没看见。

    人呢?

    这人来得突然,消失的也突然。

    回到车上的姜轶洋,坐在驾驶室,打开储物柜,拿出上回自己捡到的那把匕首。

    跟踪他的人,会不会是这个人?

    因为匕首在他手上,担心被他查出来,就想来灭他口?

    这把匕首,到底是什么来路,他现在还没查到,不过他有预感,这个人肯定会回来找他。

    被人迷晕过去的泰勒,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一桶冰水泼醒。

    用力睁开眼那瞬间,一阵头痛卷席过后,反复眨眼的泰勒,很快就适应了室内的光线。

    看着周围熟悉的建筑风格,想到一个答案时,一双熟悉的皮鞋出现在泰勒的视线中。

    “咚咚咚……”

    一直殴打声透过那扇没关紧的门缝传到外面。

    “说,是谁让你擅自行动的!”

    “……”

    门外,站在沈东明身旁的沈呈,目光扫过门缝看向沈东明。

    里面的审问,过去了十几分钟还没有结果。

    沈呈已经从沈东明的呼吸中听到了沈东明的不耐烦。

    收到重要的文件来找沈东明的富升,听说沈东明过来这边了,一开始还有些奇怪,谁那么大牌居然要沈东明亲自到这种地方来。

    过来的富升,远远地看到沈呈和沈东明站在门口,门后传来的哀嚎声,好像是泰勒的声音。

    这个泰勒可是纪优阳身边的,一直都很忠心,怎么这会要落到这种田地?

    听到有声音,沈呈别过脸看了眼过来的人。

    富升来到沈东明身后,刚要开口说话,就看到沈东明竖起手打断他,吩咐了一句旁边的沈呈,“死到临头还不醒悟,把他的双腿给我砍了!”

    “我想他未必知道更多真相,如今拿下纪氏要紧,不宜内乱。”错不在泰勒身上,如果泰勒真的出事了,搞不好,苏岚会用这个做借口,挑拨他和纪优阳的关系。

    沈东明背在身后的手抽回搭在沈呈肩膀上,那用力抓着沈呈肩膀的手是对沈呈的认可和赞赏,“这件事,就按你说的去办,这一回看在你的份上,我绕他一条小命。”

    沈呈立即接了句,“如有下一回,我会处理干净。”

    一直以来,在富升眼中,面相温和的沈呈,此时眼神冷漠,浑身戾气,与沈东明站在一块的时候,沈呈身上那股戾气甚至是一度盖过了沈东明,让人看着都有些后怕。

    他对沈呈,可以说是越来越中意,通过这件事,沈东明更是看到了藏在沈呈性子里的心硬,这种心硬,正是他要的,“对付这种小人,就不能手下留情!”

    “是。”

    “剩下的交给你处理,时候也不早了,去办你自己的事情吧。”

    “是。”

    侧过身的沈呈给沈东明让路。

    拿着文件的富升跟上沈东明离开。

    沈东明提步走后,沈呈走到门边,敲了敲门。

    把泰勒丢到地上的劲彪抬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沈呈。

    “沈董说,放了他。”

    劲彪拿过放在凳子的外套离开。

    进来的沈呈,半蹲在地,抓住泰勒的胳膊,“起得来?”

    被打到鼻青脸肿的泰勒,在沈呈的搀扶下,单膝跪在地上,颤抖的手擦着嘴角的血丝,“沈先生,对不起,我给您添麻烦了。”

    “这不是麻烦,是你活命的机会。”

    “机会?”他怎么觉得沈呈好像知道什么,泰勒眯着眼望着对面的沈呈。

    “是我把撞见你们在房间说话的事情告诉沈董的,如果我不这么做,你就会有生命危险。”他没想过要泰勒的命,他只想让沈东明知道苏岚的野心。

    他本来不想这么做的,谁让苏岚在花园说了那些话,这一切都是苏岚逼他的。

    “沈先生,你为了保我,得罪了夫人,这……”

    “你是我的人,我保你是应该的,但是,我想知道,夫人到底为什么要让你除掉姜轶洋?”

    “夫人跟我说,姜轶洋和费亦行都是纪澌钧的得力助手,除掉纪澌钧的得力助手,对纪澌钧是一个打击。”他没想到,沈呈为了他,居然不惜得罪苏岚,从前,他一直都以为,沈呈不待见他,现在看来,是他把事情想得太糟糕了。

    如果真是想这样做,那应该先对费亦行下手,毕竟,费亦行可比姜轶洋重要多了,他不相信事情仅有那么简单,但是他也没依据推翻泰勒的话,“先起来把身上的伤势处理一下。”

    “谢谢,沈先生。”

    沈东明刚接过富升递来的东西,劲彪就过来了。

    看着旁边的富升说道,“你去厨房做点吃的,送到书房去。”

    拿到那么重要的东西,今晚肯定是要通宵想对策,夜宵是不可少的,“我现在就去。”

    “那个泰勒,是块硬骨头,被我教训了十几分钟还不松口。”怀疑什么的劲彪看了眼身后,见周围没人才接着说道,“会不会,沈呈听见了什么,没跟你说?”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