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034章 我是相信你才来找你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没问题。”李泓霖说话时看了眼罪魁祸首费亦行,江别辞刚康复,是该好好休息一下,剩下的就交给他处理好了。

    李泓霖带着人出去时,费亦行故意走慢落到后面跟木兮挥手,比着嘴型太太,晚安。

    江别辞提步走到木兮面前,挡住费亦行和木兮视线,冲着费亦行挥手,让费亦行赶紧走。

    进来给木兮送水的夏明义,刚把水杯放在桌上,木兮就看到夏明义胳膊上的袖扣少了一枚,“明义啊。”

    听到木兮叫自己,“有什么事,木……”话到嘴边,想起李泓霖的提醒,夏明义这才喊出了不太顺口的称呼,“大少奶奶,请问有什么事?”

    把费亦行赶走后,江别辞回头看了眼木兮这边。

    “你扣子掉了一枚。”

    抬起胳膊的夏明义看了眼自己的袖子,要不是木兮提醒,他还真没留意到这件事,简语之突然就到了纪公馆,这忙上忙下的,一时间,没顾得上这些小细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的,我还是去换一件吧。”木兮回来后,他也有好多话要跟木兮说,可是这会子,根本没时间。

    “嗯。”

    “那我先下去了。”看木兮现在应该是有事情要忙,那他还是另找时间吧。

    “好。”

    夏明义刚要掉头,就被木兮叫住,“明义,对不起,当时出了点事,不能……”

    停下脚步回头的夏明义望着木兮笑着说道,“我能理解你的难处,我现在过得很好,欢迎你回来。”

    “谢谢。”

    夏明义走后,木兮把压在最底下的文件交给江别辞,“我看了好几遍,也没看出什么问题来。”

    “他要你拿到这份东西,肯定是有他的用处。”木兮拿到东西的第一时间,他还在医院,没能过去,木兮给李泓霖看过,也给他拍过照片,他们俩同样也看不出任何可疑之处。

    “先把东西送过去吧。”

    “你现在身边没个人看着,自己要小心点,有什么事,第一时间要给泓霖打电话知道吗?”

    “我知道了,你也是,董雅宁现在肯定也在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失忆了,你自己也要小心点。”

    “我现在可是担着联络大使的职责,董雅宁想动我,怕是没这个能耐吧。”纪优阳笑着拿过文件。“我走了。”

    “嗯。”

    出到门口,想起有些话要嘱咐木兮,又怕自己太唠叨,哎。

    算了,还是先把东西送过去,交了差先。

    ……

    从厨房出来的林芳英遇到纪澌钧,愣了一下,似乎有些好奇,纪澌钧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纪总,您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纪澌钧没有回答林芳英的话,反问一句,“你不在我妈身边伺候着,来这里干什么?”

    “从今天起,纪公馆的燕窝只提供给大少奶奶,其他人只能用别的代替,夫人身体虚弱,需要用燕窝进补,夫人就给我钱,让我到外面去买燕窝,我刚把东西送到厨房,去找厨师给夫人炖补品。”解释的时候,还不忘把木兮拉出来让纪澌钧看看木兮回来纪公馆以后有多尊贵和霸道,逼得董雅宁只能自个掏钱买燕窝。

    “哦。”纪澌钧语气冷淡应了一声后便提步进了厨房。

    本以为纪澌钧会生气,没想到,纪澌钧脸上一丝变化都没有。

    看来要挑唆纪澌钧和木兮的感情,还真不是一两件事情就能搞得定的。

    步伐刚抬起便再次停住,林芳英回头看了眼厨房那边。

    不会有问题吧?

    晚饭时间已经过了,就连董雅宁的补品也只能等明天再上桌,今晚厨房基本不会再动火,厨师也不可能去碰那些东西,纪澌钧更不可能,应该没问题。

    重新抬起步子的林芳英朝楼上走去。

    从木兮房间出来,唐坤跟着费亦行和李泓霖带着几个人去下水沟找东西。

    蹲在水渠边上,看了眼四周,发现大家都离自己有段距离,唐坤立即将手机的灯光关掉拨通董雅宁的电话。

    “跟着他们去找,有什么发现?”

    “那个女人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找到,但是,我看到她的书桌上放有和集团有关的文件,还有财务报表。”没能用这招除掉木兮,虽说不完全是他的错,但失败了,难免董雅宁会恼怒,他得找点别的事情转移董雅宁的注意力。

    董雅宁的第一反应就是,“纪总也在那个房间?”

    “纪总不在,但是四少在,他们两个人的举动特别亲密,我们赶到的时候,方秦和李泓霖都在门口守着,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我看那张床上还有被睡过的迹象,就连四少的手机都在床上放着。”

    听着唐坤的描述,董雅宁已经能想象出,木兮和纪优阳在房间苟且的事情,“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我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东西,先是勾搭上纪泽深,又来勾搭纪优阳,这小地方出来的女人,就是贱!”

    “如果她真的和四少一伙的话,那你就危险了。”

    “哼,当初她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现在靠张腿的本事回来!还有,这件事,你随便找个替死鬼了结了,不要再查下去。”唐坤在木兮房间放的东西被清除掉了,那就证明,木兮那边已经有所警惕了,现在,最令她担心的是,唐坤进去的事情,木兮那边知不知道。

    “我敢断定,木兮和四少肯定是一伙的,这件事极有可能是他们两个人一块干的,他们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就这样放过他们?”

    “哼!”心有不甘的董雅宁,也只能咽下这口气,“哼!我怎么会做吃亏的事情,这笔账我会算在那个野种头上!还有,你现在马上去找出那个野种的下落。”

    “是。”

    电话挂断后,越想越不甘心的董雅宁,将手机砸在床上后,死死抠着自己的掌心,直到指甲弯曲泛白董雅宁才深呼吸了一口气松开手。

    拿起手机的董雅宁立即拨通乔隐的电话。

    电话那头,拿着手机走到零食专区,接电话的乔隐,讲话时,将东西丢到脚边的篮子,“喂?”

    气在头上的董雅宁,听到乔隐对自己的口气不够恭敬,怒气冲冲质问一句,“为什么木兮手上有跟公司有关的文件,你没告诉我?”

    乔隐想都没想就回了句,“我不清楚这件事,不过我刚得到了一个消息,她进了董事会,坐上了集团总裁的位置。”

    “什么?”木兮进了董事会,还做了集团的总裁?这么大的事情,乔隐居然到现在才告诉她,“我看你不是刚得到消息,是你一心只顾着你爸,根本不管我的死活,我就不该信任你!”

    抓在手上的巧克力,因为用力过度被掰成两段,看着自己手上的东西,乔隐收回视线,将东西放进篮子里,“对不起。”他对董雅宁最好的解释,就是对不起。

    “嘟嘟嘟——”

    而回应乔隐的,最多的除了是董雅宁的暴怒和指责以外,便是电话挂断的声音。

    货架上,擦拭光亮的地方,反照出乔隐脸上无奈又落寂的眼神。

    看着这样的自己,乔隐忍不住发笑。

    “先生,你的肉包好了。”

    收银台那边传来的声音,将乔隐拉回了现实之中,也让他将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咽回肚子里,拿着篮子的乔隐走到前台去买单。

    收银员将买单的东西装进袋子后,递给乔隐一个装了几份热食的托盘。

    一手提着袋子,一手捧着托盘的乔隐,出门后,往便利店的后面走去。

    在太阳伞下,印有商家标志的桌凳上,一个穿着休闲装的小男孩正低头吃着麻辣烫。

    坐下的乔隐,将东西放在桌上,“你要的东西,我买来了,吃那么多,小心拉肚子。”

    “才不会呢,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点东西才会长大。”将吃完的塑胶碗放到一边,伸出小手指指着乔隐托盘上的肉包,“我要这个,其他的都给你吃。”

    “我不吃这些。”这种垃圾食品,他从来不吃,他吃的都是对身体有益处,能帮助自己增强体力,养出一个健康的身体能替董雅宁效力。

    拿过肉包的小男孩,啃了一口后,将从嘴角流出的豆芽塞回嘴里,“我妈咪说,不挑食的孩子,才是好孩子。”

    看到他糊了一嘴的酱料,乔隐拿起桌上的纸巾给他擦嘴,“你妈咪可没说过这句话。”

    别人都会买他帐,就这个人,哼!吃完肉包,伸手就去拿零食,很快就把袋子里的零食都吃光了,饱得打了一个饱嗝,“我吃饱了,咱们去花店吧。”

    看着被当佣人使唤的自己,他觉得,自己就不该接那个电话跑过来的,无奈叹了口气的乔隐,将桌上的东西收拾干净后,起身跟着前面的小不点,开车找了一个花店,又继续像个跟班一样在后面跟着。

    进到花店后,背着手的小男孩,用手指着店里的花,“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麻烦漂亮阿姨,把这些统统都包起乃。”摸着口袋找钱的小男孩,拿出银行卡以后,才想起,自己不可以暴露位置,不然自己就会被带回去。

    回头看了眼乔隐。

    木小宝是借了别人的电话给他打电话的,吃东西也是他付的钱,这会子有银行卡却不用,看来是真的怕被纪澌钧知道,过去的乔隐,拿着手机买单。

    买完单,店员在包花,乔隐问了句坐在凳子上写纸条的木小宝,“你买那么多花,干什么?”

    “这个钱,我会还给你的,还有刚刚吃饭的钱。”将写好的纸条递给店员,“明天就送到这个地址去。”

    “好的,没问题。”

    不跟他说,就以为他不知道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不然哪里做的出这种可笑的事情,给他打电话,还跑到他这里来蹭吃蹭喝,木小宝是当真不知道他是谁是吧!

    看到木小宝买完单,往外走,看了眼周围的乔隐,虽然没看到可疑的人,却觉得危机四伏,快步追上木小宝,“你要去哪儿?”

    他是因为担心妈咪,所以才偷偷跑出来的,他不可以让别人知道他在景城,兜里的现金用完了,他唯一想到能联系的人只有这个古怪的乔隐,停下脚步的木小宝转身看了眼乔隐,“你要收留我吗?”

    “收留你?”他怕是疯了才会收留木小宝吧。

    木小宝把乔隐的反问,听成是愿意,直接过去牵住乔隐的手,“我是相信你,才来找你的,你不可以出卖我,不然我就让我四叔打你,他可是很野蛮又暴力的人,会把你打成肉酱。”

    一直坚持,对木兮母子绝不手软的乔隐,直到一个小时后,挽着袖子,浑身湿透,坐在凳子上给木小宝洗头,他才知道,遇到这对疯母子,他也被传染了疾病,变得脑袋不清晰。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