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033章 一无所获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难不成,她叫唐坤藏到木兮房间去的东西,真的跑回她这里来了?

    身体僵硬的董雅宁,屁股从床上离开,看着江别辞那边时,因为高度紧张,眼皮直跳动。

    房间里的气氛忽然变得异常安静,跟着回头的唐坤也看向江别辞那边。

    此时的主卧。

    木兮坐在书桌上,翻看着一堆,对她来说并不算陌生的文件资料。

    躺在木兮床上打滚的纪优阳,撑着腮帮子,一脸幸福看着床对面正认真工作的女人。

    落在床上的手指来回轻敲床单。

    想起纪澌钧那吃醋,吃到坐不住,跑过来亲他木姐姐,以示主权的模样,纪优阳就忍不住想笑,看了眼周围,再看看自己躺着的地方,纪优阳一脸骄傲和自豪摇着头。

    跟他比,纪澌钧比得过?

    有本事,现在也躺过来试试看。

    “叮铃铃……”

    滚动时掉落在床尾的手机响了,纪优阳正要去拿手机,房门那边传来敲门声。

    应该是方秦过来送饭。

    纪优阳拿过手机,眼睛一直看着门口那边。

    “喂?”

    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沈呈低沉的声音,“优阳,我……”

    看到端着吃的进来的不是方秦是许卫,纪优阳赶紧冲着电话那头说道,“我这边忙,先这样。”说完后将挂断的电话丢到床上,直奔提着蛋糕和一束花进来的许卫。

    电话那头,拿着手机站在洗手间的沈呈,看着这通被匆匆挂断的电话,无奈叹了口气。

    本来,他不想打这通电话的,可是他担心,自己有可能会回不来,所以才想临走时,再跟纪优阳说说话,看来,这通电话打的不是时候。

    见手机屏幕上有水迹,沈呈扯了一块纸巾擦干净手机屏幕上的水迹,明知道那滴水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可他还是担心,手机会被弄坏,接不到纪优阳打回来的电话。

    反复无数次擦拭手机屏幕的沈呈,擦到手指被磨热才将手机装回兜里,从洗手间出来回餐厅时,遇到在打电话的泰勒。

    “东家今晚不过来吗?”

    “什么?那个女人没死,回来了?”

    在泰勒的震惊中,似乎没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沈呈好奇盯着泰勒的背影看。

    “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的泰勒,回头就看到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沈呈。

    看沈呈那表情,十有是听见了什么。

    他刚到沈呈面前,沈呈就问了句,“谁回来了?”

    “木小姐还活着。”就算他不说,沈呈也会知道。

    原来,那个女人还活着。

    难怪纪优阳忙着挂电话……

    想必现在,纪优阳是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守护在她身边吧。他心里最爱的人回来了,就算是他这一趟,永远回不来了,想必,也没关系吧。

    自从那个占据纪优阳整颗心的女人走后,他的这颗心脏,有多久没出现过这种如撕裂般的疼痛感。

    从兜里拿出手机的沈呈,看着迟迟没有电话回过来的屏幕,在无奈中垂眸,直接将手机调成静音。

    与其无止境的等待,倒不如心存一丝念想也好,这样,至少心痛的感觉会轻一些。

    沈呈回到餐厅时,看到餐桌上只有苏岚。

    “晚饭结束了,沈呈啊,陪我到花园去散散步吧。”说话的苏岚打量着沈呈脸上的表情,这个沈呈,不是得到了连她们母子都没资格拥有的东西吗?拉着这张脸扮什么可怜?

    “是。”苏岚看过来的眼神,犹如要将他里里外外扒一遍,她知道,苏岚一直防着他,兴许沈东明给他的东西,苏岚已经知道了。

    他做好了,被苏岚羞辱和被逼交出一切的准备。

    苏岚看了眼站在一旁的泰勒,似乎在暗示泰勒差不多该去办正事了。

    “沈先生,您晚些要去沈家,我先回去替您收拾行李。”

    “嗯。”

    在书房的姜尤珍坐在沈东明对面,两人还喝着姜尤珍带回来的酒。

    “我看,闵集仁是想从我这里打听到,你来景城后的动静,按你的意思,我给他透露了你暂时没有离开景城的打算。”拿起酒瓶给沈东明倒酒接了句,“他已经答应过来。”

    “鱼已经上钩了,那你就进一步跟他接触,探听更多纪廖升的举动。”纪廖升这个老狐狸,对纪优阳还是有所保留,必须得从闵集仁这里下手才行。

    “知道了。”

    纪公馆主卧。

    坐在凳子的纪优阳,单手捧着蛋糕,右手抓起一口蛋糕就往嘴里塞,吃到咽不下,还使劲塞进嘴里,像是在跟谁赌气。

    低头看文件的木兮,视线不自觉望向右上角的卡片,刚看了没几秒,耳边就传来男人为自己打抱不平的冷哼声。

    回过头的木兮看到纪优阳嘴里塞满蛋糕,气鼓鼓看着她。

    在她眼里,纪优阳永远都像个长不大需要人照顾的弟弟,现在更是,木兮端起桌上的水杯递给纪优阳。

    纪优阳冲着木兮扬起自己沾满蛋糕的手,嘴里塞了东西说话含糊不清,“呜呜呜……”好像在说,你觉得我有手喝水?

    想起从前,纪优阳对自己的照顾,还有后来,他一边演着反派被人误会,又在暗中默默保护她,纪优阳带给她的感动和内疚,让木兮只好用尽一切办法去弥补和照顾纪优阳,“过来吧。”

    看到木兮满足了自己小小的要求,纪优阳这时眼里才多了几分笑意。

    脚放在地上,推动座椅的滚轮,滑到木兮旁边,过去后,一边喝着木兮递过来的水,一边将嘴里的东西咽进肚子里。

    “慢点,别噎着了。”

    杯里的水喝光后,纪优阳嘴里的蛋糕也吃完了。

    “叩叩叩……”

    “进来。”

    门外响起敲门声,木兮将空水杯放下后,把纸巾盒递给纪优阳,“把手擦干净。”

    “你不在的时候,我二哥天天打我,把我胳膊都快打断了。”冲着木兮可怜巴巴举起手掌,“好疼啊。”

    她只听说,纪澌钧这段时间拼命工作,搞得不少人被逼的辞职了,没听说,纪澌钧有空去打纪优阳,“好了,把手递过来吧。”

    他就知道,他的木姐姐最懂他,眼里溢着幸福的纪优阳,将沾满蛋糕的手递给木兮。

    从外面进来的人,看到纪优阳特别不要脸在木兮面前撒娇的样子,看不过去的李泓霖过来后,伸手去拿木兮手上的纸巾,“四少,我帮你。”

    “我来吧。”木兮笑着抓住纪优阳的手腕,给纪优阳擦手。

    纪优阳得意的眼神冲着李泓霖来回打量。

    江别辞伸手搭在李泓霖肩膀上,示意李泓霖冷静,别上纪优阳当了。

    “事情查的怎么样?”木兮看了眼江别辞问道。

    因为纪优阳在这里,有些话不好讲,江别辞直接带过在董雅宁房间发生的事情,“眼下就剩下这里没查,莱恩和唐坤一道在外面等着。”

    “那就让他们进来吧。”

    木兮并未将桌上的文件合上,反而是摊开也不怕待会进来的唐坤会看到什么。

    “好。”李泓霖转身出去叫人。

    江别辞低头看着纪优阳,那恭敬的语气听着更像是警告,“四少啊,时候已经不早了,你该回房去休息了。”

    “怎么,躺久了,脑子犯迷糊了,连纪家的家规都忘记了?”江别辞可是在纪家长大,知道按照家规,以他现在的身份,不管他要去哪儿,任何人都不能阻止。

    纪优阳话音刚落,对面就传来木兮温声细语的话,“优阳啊,忙了一天,你也累了,快回去休息吧。”

    进来的几人,在李泓霖的带领下,先去别的地方搜查。

    唐坤的余光留意着书桌那边距离亲密的两人。

    走在后头的费亦行,一眼就瞧见纪优阳吃着他叫许卫送来的蛋糕,还不规矩想占他家太太的便宜,费亦行气得咬牙切齿。

    刚刚还在责怪江别辞的纪优阳,这会子回头就一脸乖巧看着木兮,“是,那我先回去了,咱们明天早上再见,你睡觉要记得想我哦。”单手捧着蛋糕的纪优阳,直接将脸凑到木兮面前。“晚安。”

    江别辞看到纪优阳亲木兮,还没来得及伸手拉住人,木兮的掌心就抵在纪优阳的下巴。

    皮笑肉不笑的木兮,眼神警告,“你想死吗?”

    “呵呵呵,我这不是怕你腿不好使,胳膊也失灵,测试下你的反应能力。”哎,他木姐姐反应太快了,不然他就能偷亲一口了。

    “江律师,送四少出去。”

    “四……”

    江别辞话还没说完,纪优阳就从椅子起身,单手捧着蛋糕,路过江别辞时瞟了眼江别辞那碍眼的模样后头也不回走了。

    唐坤直奔木兮床那边去搜查东西,在床上看到一部黑色的手机,正要去拿,手就被人拍开。

    捂着被打痛的手,唐坤别过脸望见捧着蛋糕过来的纪优阳,“眼瞎了是不是,我手机你也敢拿。”

    “对不起,四少。”董雅宁和纪佳梦房间没发现,仍有一丝希望东西还在木兮房间的唐坤,在假装找东西的时候,看到有偏男性颜色的手机放在木兮床上,自然会留心,谁知道是纪优阳的手机。

    “贼眉鼠眼,乱看什么?”别以为他不知道,刚刚进来的时候,几双眼睛都盯着他这里看,唐坤就是其中一个。

    纪优阳冷哼一声后,捧着蛋糕走了,纪优阳走后,木兮将桌上的卡片收好,坐在轮椅上看着对面在翻找东西的几人。

    从卧室转移到更衣室,慢慢接近自己藏东西的地方,唐坤并未找到自己之前藏在木兮这里的东西。

    站在衣柜前的唐坤,一脸疑惑。

    难道,他把东西藏到别的地方去了?

    就在唐坤质疑自己是不是记错地方,还想再翻找查看过的鞋柜时,进来的江别辞问了句,“有发现吗?”

    眼前的东西已经有翻过的痕迹,如果他再找,必然会显得刻意,“没有。”

    看到唐坤心不甘情不愿将推开的柜门关上,江别辞就觉得痛快。“既然没有,咱们就出去吧。”

    “好。”

    事情没办成,看来这回,董雅宁可是要生气了。

    江别辞带着唐坤来到木兮面前,唐坤一眼就望见木兮桌上的文件都是和纪氏有关的,刚刚这里,是莱恩总管负责找的,他没找,他找的都是最可疑的地方,没想到,这个地方,还有意外的发现。

    就在唐坤盯着木兮桌上的东西看时,站在一旁的李泓霖问了句,“唐坤,你都找到什么了?”

    抬起头的唐坤看了眼问自己话的李泓霖,“纪公馆已经找了一遍了,都没发现可疑的东西,看来,对方是担心被发现,已经把作案工具都处理掉了。”

    “你说的有道理。”木兮看了眼莱恩总管,“这不光屋子里要找,外面也得找,树林,花园,还有水沟也得去翻翻。”

    “是。”他不相信是木兮做的,现在没找到任何东西,就是最好的证据。

    “今晚,纪公馆戒严,没有夫人的允许,任何人不能擅自离开纪公馆,直到查出真相为止,你们现在就去把剩下没找过的地方,都找一遍吧。”

    “知道了。”这个木兮,明摆着就是刁难他,纪公馆的树林和花园,还有水沟,这工作量,不到天亮肯定是做不完的。

    刚刚跟着找东西的时候,费亦行发现自己让许卫送来的花,已经插在浴室里了,看来太太是收下了,只是,那个不要脸的四少,把太太的蛋糕给吃了,“您放心,我待会就找多几个人来帮忙。”

    “辛苦你们了。”木兮想起自己还有事要和江别辞说,“李助理,剩下的,就麻烦你帮着找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