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032章 二哥你真幼稚但我很羡慕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身后的林芳英根本没意识到,此时骆知秋和董雅宁的眼睛都盯着那个炖盅,气氛也发生了转变,林芳英听到有人问,就解释道,“这是鲫鱼汤。”

    坐在后排的江别辞,抬眸看了眼那个炖盅,“鲫鱼汤,这可是有营养的好东西,要多喝。”

    这个名字熟悉……

    余光看向主位那边的纪优阳,发现骆知秋的胳膊在颤抖,看来,他没记错,当年,骆知秋可是喝了不少董雅宁送的鲫鱼汤。

    “这汤,孕妇喝了最好,当年骆知秋可喝了不少,只可惜啊,无福消受,这孩子,不还是没了。”

    纪佳梦的调侃一出,主位那边的骆知秋像是有些支持不住,立即起身,言语之中有些哽咽,“不好意思,我有点不舒服,先回房了。”

    纪优阳勺起一口汤,吹凉后送到木兮嘴边。

    “谁知道是无福消受,还是有人在汤里下了什么手脚。”纪心雨端起桌上的红酒,接了句。

    她根本没给骆知秋送过鲫鱼汤,如果非说要有嫌疑,那这个人也不可能是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你想诬陷我,我告诉你,当初给她送鲫鱼汤的人除了……”

    董雅宁看到纪佳梦那么激动,担心纪佳梦说出对自己不利的话,赶紧用自己的声音打断纪佳梦的话,“老四啊,你要不上去陪陪你三妈,我担心她思子深切,一时走不出来,会想不开。”

    坐在一旁的魏生津,看到董雅宁挑在这个时候打断纪佳梦的话,就知道纪佳梦差点戳中董雅宁的要害了。

    举着汤匙的纪优阳,背对着董雅宁,“让她一个人冷静下也好。”看着木兮的眼神里,全是对木兮浓浓的爱意,“大嫂,快喝汤吧,汤凉了就不好喝了。”江别辞说的还真对,这碗汤,真是好汤。

    “我自己来吧。”

    木兮伸手要去接纪优阳手上的汤匙,纪优阳就冲着木兮扁着嘴巴摇头,“不嘛,人家喂你。”

    纪优阳不可能平白无故就讨好木兮,肯定是冲着木兮手里那点资产,看到木兮坐在那个位置,还被纪一下,今天中午,不知道是谁,把一个血淋淋的动物尸体放到雅宁的床上,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一定要追究到底,还雅宁一个公道。”

    说话就说话,干嘛看着他的木姐姐,纪优阳将手上的汤匙放回碗里瞟了眼对面的纪佳梦,“姑姑,你看她做什么,她一个柔弱之辈,怎么会像你一样做出这种事情来。”

    “你……”她懒得跟纪优阳吵,简直就是浪费时间,“雅宁啊,澌钧不是让唐坤去查了吗,事情有没有什么进展?”

    董雅宁一副她也不知情,看了眼唐坤,让唐坤回答大家。

    “佣人的房间和纪公馆能搜查的地方都搜查过了,暂时没发现。”

    “噢,能搜查的地方?”若有所指的眼神看了眼在座的所有人,“那就是说,还有别的地方没搜查了?”

    唐坤正要说话,旁边就传来木兮的声音,“秋姨不舒服,那就由我替她协助唐坤找到真相,还雅宁阿姨一个公道吧。”

    本来没这出的,既然木兮要帮忙,那最好,到时就让木兮自个揪出自个,看木兮这脸还要不要了!“好啊。”

    纪佳梦一说好,董雅宁就有些不安心了。

    “江律师,这件事,就交给你,还有费助理,莱恩三个人一块配合唐坤搜查,纪公馆上下,所有的房间,都逐一搜查,要是找到嫌疑人了,就按家法处置吧。”

    “是。”

    要换做她是木兮,她肯定会担心是纪佳梦无中生有想要中伤自己,绝对会让人回房先搜查一遍,可木兮居然一点都不怕被人诬陷,还要找那么多人一块去搜房间。

    难不成……

    纪优阳看了眼坐立不安的董雅宁,“小妈,你不舒服吗?”

    “我,我有点头疼,想回房去休息一下。”

    头疼?

    好戏马上上演,董雅宁就头疼了?这可不像董雅宁的作风,看来,这是做贼心虚,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他就看在他二哥的份上,给董雅宁这么个机会吧,“我说林大姐,你还站着干什么,快送我小妈回房休息。”

    不用纪,她都会去搀扶董雅宁,“夫人,我送您回房。”

    “好。”

    董雅宁一脸虚弱看着周围的人,“不好意思,先失陪,搜查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木兮啊,谢谢你啊。”

    “雅宁阿姨,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这董雅宁,还真是坏事做得太多,听到她主动配合调查,就心虚吓得赶紧回房了。

    被林芳英搀着起身的董雅宁,才刚走了两三步,背后就传来木兮的声音,“雅宁夫人身体不适,不宜打扰,所以,你们几个就先到她的房间去搜查,尽快洗清她的嫌疑,也好让她早些休息。”

    “嫌疑?”纪佳梦逮住机会就不想放过挑唆木兮和纪澌钧感情的计划,“澌钧啊,你听听,她居然在怀疑你妈贼喊捉贼,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狠毒了!”

    拉不住纪佳梦的魏生津,只能见机行事了。

    董雅宁没想到,木兮居然会说出这句话,看来,是她不够了解木兮。

    林芳英压低声音问了句,“夫人,怎么办?”

    就算木兮不会这么做,也难保没有谁会趁机嫁祸她,还是赶紧回房找清楚,董雅宁递了个眼色给林芳英,“马上回房。”

    “是。”

    看到董雅宁和林芳英步伐飞快走了,魏生津忽然有些担心,魏生津赶紧抓住纪佳梦的胳膊,“佳梦啊,你也到时间吃药了。”

    差点就被木兮这个贱人耽误到忘记大事了,纪佳梦从位置起身时瞥了眼对面的木兮,“澌钧啊,你好好看清楚,人家现在长能耐了,一副纪家大少奶奶的派头,借着查事立威呢。”

    坐在餐凳的纪澌钧,从头到尾一言不发,拿起桌上的餐巾擦嘴。

    纪佳梦他们先后离开后,餐厅里只剩下,纪优阳,木兮,还有简语之和纪澌钧。

    除了纪优阳夹来的那块肉以外,没吃其他东西的木兮,放下筷子后,想拿起桌上的水杯喝水,又担心这杯水不安全,木兮只能收回手。

    看到他木姐姐,诚惶诚恐小心翼翼的模样,纪优阳有些心疼,扭头看了眼夏明义,“去倒杯水,再让厨房做几个合胃口的菜送到主卧去。”

    “是。”木兮也就吃了一块肉,同样担心木兮的夏明义,赶紧去厨房准备饭菜。

    纪优阳吩咐完,刚回头就看到纪澌钧从位置起身了。

    只剩下他们几个在这里,气氛有些尴尬,虽然她想和木兮解释清楚当时发生的事情,不过现在看来,不太合适,那她还是先回房间,等木兮回房了,再过去找木兮说清楚,“那我也先回房了。”起身后,简语之快步往外走。

    简语之走了,纪澌钧看样子也要走,这下就剩下他和他木姐姐两人了。纪话时,落下的手抓着盖在木兮腿上的毛毯,“今晚的月色不错,不如,我们一块到主卧去赏月,谈古论……”

    纪完,一张脸就被阴影盖住,等他别过脸想去看看怎么变暗时,过来的人已经当着他的面吻上木兮的唇。

    纪澌钧过来的时候,木兮故作镇定一直看着桌面,木兮还以为,他过来,是要来质问她,没想到,一过来,就堵住她的唇。

    从回来到现在,她每时每刻都在忍耐,将自己心里那些事情都压得紧紧,不让他渗出一点左右自己的情绪,可现在,那熟悉的气息,却轻轻松松击溃了她心里的防线。

    在木兮搭在毛毯上的手微微颤抖的时候,落在她唇上的唇也随着离开。

    “……”

    有那么一瞬间,空气安静到,彼此的心跳声都被无限放大。

    那些思念通过交叠的视线融合在一块,一点点升温时,两人的眼底都溢出了情绪。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念叨叨的声音响起,“二哥,你看看你,把我大嫂的嘴都亲肿了。”

    他挨着木兮很近,近到,她的心跳,她眼里那藏不住的委屈和忧伤,他都看得清清楚楚。她不跟他说话,不看他一眼,甚至是不走到他身边来,那就由他迈出这一步。收回视线的纪澌钧,瞥了眼一旁扫兴的纪八道,我缝了你的嘴!”

    当着他的面,亲了他心爱的女人,还不准他说话了?纪八道,要不,你解释一下?”

    纪优阳天生就是欠打!

    纪澌钧瞪了眼纪优阳后,直起腰提步离开。

    就这样走了?

    不揍他?

    想起纪澌钧那幼稚的举动,纪优阳就想笑,以为亲个嘴,就能代表什么?

    看了眼木兮的唇,纪优阳暗暗叹了口气,还是有点羡慕。

    纪澌钧走后,木兮的心跳还没有恢复平静,就在木兮准备用手捂住胸口,试图平复自己那高频率跳动的心脏时,一旁的纪优阳起身,抓住轮椅推木兮回房。

    董雅宁和林芳英回到房间后,两人分头在房间找东西,刚找到一半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林芳英看了眼董雅宁,董雅宁立即整理身上的衣服,“出去开门吧。”看来,只能随机应变了。

    “是。”

    林芳英快步往门口走,房门刚打开,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几人,看到那么大排场,莫名紧张的林芳英,忘记让路,还站在门口挡着。

    走在前面的江别辞直接撞开林芳英的肩膀,带着人进去。

    坐在床边打开抽屉翻找东西的董雅宁听到脚步声时,搬出一副淡定的样子,回头看了眼进来的人,“你们都来了。”

    江别辞打量了一眼四周,这到处都是翻找的痕迹,不知道董雅宁这头疼是真是假,但不舒服,肯定是真的。

    “雅宁夫人,不好意思,打扰了。”

    “哪里的话,你们这么做,都是为了帮我,还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们想搜哪里,尽管搜,一视同仁,不用有什么顾虑。”

    “谢谢雅宁夫人的谅解。”说完后,江别辞挥手发动大家开始在房间搜查东西。

    坐在床边的董雅宁,惶恐不安,心里暗暗在焦急。

    林芳英看了眼董雅宁后,又望了眼在房内翻箱倒柜的人。

    之前,还以为把简语之找过来以后,让木兮和简语之自相残杀,现在看来,没等到那个时候,董雅宁就先被打垮了,这次木兮回来,背后有江别辞和李泓霖,刚过招,木兮毫发无损,董雅宁就一副落败。

    看来,她现在该做点事情才行。

    眼神紧张的董雅宁,随着周围人员的翻动,后背不断溢出冷汗。

    就在江别辞打开某个她没检查过的柜子还盯着里面看,发出一声,“这……”

    董雅宁的心,忽然顿了一下。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