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848章 知道纪优阳的真正身份(上)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本来想去看木兮受罚的寻夏,没想到居然要被骆知秋指使开,寻夏心里还真是不痛快,不过呢,这一回,她也没白看一出戏,至少,木兮也落得承受家法的下场,心里叫好的寻夏,表面装同情,“嫂子,我就比不过你了,如果是我,我可不愿意承受这种无错之过,看来这爱情实在是太伟大了,我为你感到自豪。”

    看来那顿饭是没教训到寻夏,否则寻夏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挖苦她,木兮没有理会寻夏的冷嘲热讽跟着骆知秋离开。

    在木兮走后,脸色愉悦的寻夏打量木兮的眼神都是那种得意和神气。

    董雅宁回眸看了眼身后那个只会在背地里偷乐的寻夏,“咱们过去南老太太那边吧。”

    “是。”

    泳池那边的人散去后,纪优阳将望眼镜放下后,若有所思的眼神里布满了担心。

    虽然没听见下面的人说了什么,可看了那些事情后,纪优阳打从心底担心木兮的处境。

    “砰……”旁边传来望眼镜放在桌上的声音,被吸引住目光的纪优阳回头就瞧见爬下凳子的木小宝。

    “去哪儿你?”

    “我要去找我妈咪啊,刚刚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老纪又带着那个豹纹女走了,妈咪一定很伤心,我得去安慰她。”

    “除了安慰,你又能做什么?”纪优阳并未起身,而是坐在凳子目光平静说话。

    “我……”对啊,除了安慰他还能做什么?

    纪优阳捡起一根薯条塞进嘴,“要我看,关键人物还得在那个野丝瓜身上。”

    木小宝双手背在身后,昂头挺胸打量纪优阳,“你这种行为很可疑,是不是叫借刀杀人?”

    “既然,你觉得我是在搞事,那就算了,我还想着给你制造机会,让你教训下那个野丝瓜,没想到你居然不领情,罢了罢了。”纪优阳叹气从凳子起身,这小子,居然识破了他的真实意图。

    别以为他不知道,老纪和南家人走得近,对坏四叔来说很有威胁,木小宝冷冷一哼,“我可不是穿纸尿裤的孩子,好糊弄,趁早打消借我对付我家老纪的念头。”

    教训警告完他的木小宝,一脸帅气背着手离开,走了没两步,左脚绊右脚整个人摔在地上。

    “哎哟!”

    爬起身的木小宝,身上笨拙的样子在纪优阳看来,是笨笨的可爱,纪优阳忍不住笑了,路过木小宝的时候,故意低头看着爬起身的木小宝,“短腿纪小宝,需要四叔抱你下楼吗?”

    “你才短腿!”生气的木小宝,抬起自己的脚,用自己脚下那柔软的蓝色超人包角凉鞋去踢纪优阳的腿。“还有,我不叫纪小宝!”他叫纪冷冷,那是老纪给他取的名字。

    他侄子,还真是可爱至极,可爱到让人都想抱到怀里狠狠亲一顿。

    正在踢纪优阳的木小宝,踢了几脚,左脚没站稳,一屁股摔坐回地上。

    就在木小宝要爬起身的时候,跟前身形高大的纪优阳蹲下,掐住他的脸颊,冲着他被挤压到变形的脸颊亲过去,“啵啵啵——”

    亲了几口后,纪优阳收回手,一脸笑眯眯走人。

    木小宝伸手摸着自己脸上的口水,看到纪优阳一脸得意,心里不痛快的木小宝,爬起身追过去,“你给我站住!”

    方秦看到这个画面,叹了口气后追过去。

    纪澌钧跟着费亦行,把人送到门口后,吩咐一句费亦行,“你就在这里待到医生过来,待南三小姐检查完身体后,确定没事才走。”

    那纪澌钧的意思是,现在就要离开了?

    “纪总,人家头还有点晕,在整个纪家,人家也就跟您认识,您不在人家身边,人家好害怕滴说。”

    “我回房换件衣服,一会会过来。”

    听到纪澌钧这么说,叶思佳一脸开心,她知道纪澌钧为什么对她如此照顾,那是因为爷爷说,她是代表南家前来纪公馆支持纪总的,这些话想必不用她对纪澌钧说,纪澌钧应该知道吧。“纪总,谢谢你对人家那么好,这件事,就看在你的份上,我不和木兮计较了,我会告诉爷爷只是误会。”

    “嗯。”纪澌钧应了一声后,用眼神示意费亦行照顾好人,随后转身离去。

    站在床边的费亦行,目送着纪澌钧离去的背影。

    他家纪总才刚走,费亦行就看到从床上起身的女人用胳膊撞开他,“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本小姐高贵的身体也是你能看的?”

    呃……

    高贵?

    高不高贵他不知道,但是穿衣风格很奇葩他知道。

    费亦行对着叶思佳点了点头,“那我先出去,我在门口候着,你有需要就叫我。”

    “去吧,去吧。”叶思佳不耐烦挥手。

    在费亦行人都没走出房间的时候,身后就传来叶思佳嫌弃的语气。

    “臭死了,搞得我浑身都是廉价香水的味道,没钱买高档香水,那就别用,喷这种低档次的廉价香水真是没品位。”

    费亦行回头看了眼低头嗅自己两只胳膊的叶思佳。

    叶思佳该不会是在说他吧?

    听起来好像是在说他。

    廉价香水?

    居然有人说他身上喷的是廉价香水!

    费亦行抓起自己的领带嗅了嗅。

    这可是老姜给他买的高档货,居然被这个穿衣风格奇葩的女人说是廉价香水,气得费亦行回头冲着那个女人咬牙切齿骂了几句无声的话。

    ……

    吃过早餐,祁任兴只身一人前往和沈呈约定的地方,祁任兴前脚刚走,黄印蓉和黄印香后脚就出门去参加一个珠宝展览。

    这一次的珠宝展览,都是些平常能见到的货色,对这些东西提不起什么兴趣的黄印蓉打量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后低头看了眼手机,正好瞧见朋友圈有人发信息,说是有个有名的风水大师过来了就住在郊区。

    黄印蓉犹如发现了什么好事,快步走向不远处正在和别人在说话的黄印香,先是跟旁边的人道歉,“不好意思。”随即,拉着黄印香的手走到一边。

    “你在干什么?”黄印香一脸不解,任由黄印蓉把自己拉到一旁。

    “姐,姐,我跟你说件好事,那个顶级的风水大师现在来景城了,人就住在郊区的云顶高尔夫球场那里,我看到我几个小姐妹都过去了,咱们也赶紧过去吧,万一去迟了就亏了。”

    黄印香听到这话觉得有些好笑,伸手将黄印蓉抓住自己胳膊的手往外推,“我可不相信这些东西,我还是留在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机遇。”

    什么叫做不相信这种东西?当初她们搬到景城来的时候,就是找了风水大师帮忙选房子,事后集团一直都一帆风顺,“姐,你听我说,当初我就是找了风水师帮我选过位置,这不,那段时间集团生意好得不得了。”

    “要真的有用,你赖氏现在也不会碰上麻烦,需要四处寻找帮手,这些风水师就是来骗你这种人的钱。”

    遭到黄印香挖苦的黄印蓉脸色挂不住,“你不去就算了,我自己去,到时别说我这个做妹妹的有好事不想着你。”

    看到黄印蓉生气了,黄印香叹了口气后拉住黄印蓉的胳膊,“好了,这种事情根本就不靠谱,你就听我的,留在这里,看看有没有值得认识的人脉,这绝对比风水师还靠谱。”

    从这些珠宝的款式和价值黄印蓉就知道,这一场所谓的“高端珠宝”展览,根本就是挂着高大上的头衔骗骗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想骗她还不够级别!“那你就留在这里继续找你的机遇吧。”

    “印蓉,印蓉……”

    叫了两声,黄印蓉都不回头就这样走了。

    而此时周围路过的人纷纷看她这边,这让黄印香脸色有些尴尬。

    同个父母生的孩子,为什么她就看得清事实而黄印蓉就看不透呢?老是把希望寄托在所谓的“算命,风水。”上面。

    无奈的黄印香只能叹了口气,并未跟过去,而是选择留下。

    郊区云顶高尔夫球场度假村。

    沈呈坐在临窗的单人沙发,后背抵在靠背,手轻轻揉着隐隐作痛的眉心,这种宿醉带来的头痛,让沈呈觉得自己的形象受到了大打折扣。

    泰勒将一杯蜂蜜水放在桌上,“沈先生,喝点这个吧。”

    听到泰勒的声音,揉着眉心的手指忽然停止,顺着眉心路过鼻尖滑落到下颚,接过泰勒端起递来的蜂蜜水,手指轻轻点了点下颚,挂着沉重脸色的男人,安静了好一会,才问了句“东家,今天早上,有跟你提过我?”

    按道理说,沈呈和东家的关系,应该比寻常人都要亲密,怎么这个时候的沈呈提起东家时,脸色带着一股沉重,像是两人昨晚发生过什么事情?“没有。”

    “哦。”昨晚酒后口不择言,说了太多不该说的事情,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纪优阳在心里怎么想这句话,会不会当真了?越想越焦虑不安的沈呈,重重深呼吸了一口气。

    昨晚,应该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吧,东家下来的时候,脸色可一丝生气都没有,怎么反倒是沈呈情绪不对劲?

    此时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了泰勒的思路,回头的泰勒看了走来的人,“祁任兴到了。”

    余光瞥了眼走来的人,沈呈连喝了数口蜂蜜水才将杯子放下,从沙发起身。

    沈呈刚起身,走来的祁任兴直接越过茶几坐下,这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虽说沈呈只是个替身,但是好歹是替东家来处理事情的,这个祁任兴看到沈呈都起身来接待他了,居然连个面子都不给,来到就坐下,该说祁任兴太年轻不懂的这些礼节,还是说在祁任兴眼里,由始至终都没正眼瞧过沈呈一眼?

    祁任兴的失礼,让泰勒有些不满。

    沈呈看了眼泰勒后,递了眼祁任兴那边。

    沈呈早就习惯了祁任兴对自己的态度,沈呈面色平静往后坐下。

    泰勒上前问了句“祁总,请问你要喝点什么?”

    “来杯普洱。”

    “请稍等。”

    泰勒离开后,祁任兴往前坐了坐,语气急迫问了句“事情有进展了?”

    也就遇上有事情找他的时候,祁任兴才会在他面前表露出正常人交流会用到的态度和语气,“在国外,有个买家对这件事感兴趣。”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