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807章 纪澌钧无视他羞辱董雅宁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书房。

    南丰璇和卓翰危离开后。纪澌钧翻阅着手上的文件。

    “纪总,这个四少也实在是太任意妄为了吧,居然把旗下的两个超市全数卖给祁氏,他怎么会做出这种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会对集团有损利益的事情。”费亦行说话时,弯腰捡起桌上的杯子。

    看到这份刚刚收到的企划案,纪澌钧觉得这上面的内容有些眼熟,这文件不是……

    “叩叩。”

    端着杯子的费亦行出去开门。

    门打开就瞧见莱恩总管站在门口,“什么事?”

    “木小姐过来了。”

    “知道了。”

    已经听见门口谈话的纪澌钧,放下手上的东西,朝门口走去。

    费亦行一转身就望见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男人,“纪总……”

    “我知道了。”

    费亦行快步跟上纪澌钧。

    刚下楼,纪澌钧就看到木小宝和纪优阳在室内打排球。

    “……”一个球迎面飞来。

    纪澌钧立即侧过身躲开。

    球正好砸在壁画上。

    挂在墙壁上的全家福,摇晃数下后砸落在地上。

    一旁的费亦行赶紧去搀扶画,生怕这唯一一幅的全家福砸坏了。

    家都是假的,这幅画就算是保存的再完好,也是自欺欺人,纪澌钧看都没看那副砸落在地的画,弯腰捡起地上的排球。

    这个排球,可是货真价实的排球,这个纪优阳,居然跟他儿子玩这种不适合小孩子玩的排球,纪澌钧单手抓球对准纪优阳丢过去。

    看到来势汹汹的球,木小宝赶紧躲开。

    纪优阳非但没躲,反而想接下纪澌钧这一球,伸手去接球的纪优阳,没想到脚打滑,失去重心的纪优阳,身体往前扑。

    飞过来的球正好打在纪优阳的额头上,将纪优阳往前扑的身体砸向后。

    纪优阳摔坐在地的时候,撞飞的球砸向放在地上一个两米多高的陶瓷。

    “砰刺——”

    进来的木兮,听到陶瓷破碎声,被吓了一跳。

    看到纪澌钧下来了,木小宝屁颠屁颠跑向纪澌钧。

    纪澌钧直接路过木小宝,走向木兮身旁,在木小宝再一次过来时,纪澌钧递了眼纪优阳那边,“你不是喜欢跟他玩吗,那就去找他吧。”说完后搂着木兮去餐厅。

    看着纪澌钧搂着木兮离开的木小宝,傻愣在地,气呼呼跺脚。

    揉着额头过来的纪优阳,半蹲在木小宝旁边,“侄子,你爹就是个狠心的东西,砸了我又抛弃你。”

    “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坏女人没砸到,把自己脑袋砸到了,你果然跟你的感情一样不靠谱。”木小宝冷哼一声后,去找纪澌钧。

    “哎呦,你这个臭小子,就这样走了?”跟他老子一个样,狠心的东西。

    痛到龇牙咧嘴的纪优阳揉了揉被纪澌钧砸痛的额头。

    路过的佣人,赶紧把地上的陶瓷碎片打扫干净。

    在次卧阳台坐着,和董雅宁聊天的简语之一直心不在焉看着窗外。

    听到脚步声的董雅宁回头望见寻夏端着两杯水过来。

    寻夏先是将一杯水放在董雅宁面前,随后又给简语之放了一杯水。

    回过脸的简语之,不失礼貌笑了笑伸手去端杯子。

    担心寻夏会在水里下什么东西的董雅宁,立即伸手打断简语之的动作,“简小姐,时候也差不多了,咱们下楼吧。”

    “好。”

    听说要下楼,寻夏又赶忙放下手里的托盘去推董雅宁。

    寻夏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丁如意那货不在这,就把她这么个千金小姐当丫鬟使唤了。

    “不是让你哥过来陪简小姐吗,他还没处理完公事?”

    “木兮来了,他现在应该是去陪木兮吧。”

    那个狐狸精居然过来了!还真是厚颜无耻的东西!又在坏她好事!

    一旁的简语之频繁低头看时间,根本没心思听董雅宁和寻夏在说什么。

    ……

    被纪澌钧带到另一侧花园的木兮,被拉着绕过植物屏障躲到后面。

    木兮正要出声,就听到外面传来木小宝的声音“奇怪了,人去哪儿了?”

    正要过去带人,纪澌钧就捂住木兮的嘴,将人推到墙壁上。

    看到纪澌钧又想甩开小宝,木兮抬起手捶打纪澌钧的胸口。

    纪澌钧收回捂住木兮嘴巴的手,说话的时候脸庞靠近木兮,今天上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这丫头,这会心里一定很委屈吧,为了安慰她,所以才把她拉出来,“怎么,难道你不想和我独处?”

    被纪澌钧说中心思的木兮,咬着下唇,冷哼一声,在纪澌钧过来的时候,木兮伸手去推纪澌钧的胸口,“小心他知道生你气,不搭理你。”

    “我怕他做什么,我只怕你生我气。”低头吻上木兮的唇。

    什么叫她生气,好像说得她有多不信任他似得,木兮伸手推开男人的胸口,“我才没生气。”

    “你没生气,为什么推开我?”垂落的手绕到女人身后,将人再一次带回自己怀里。

    “我不推开你,我怎么说话?”

    纪澌钧注意到木兮无名指戒指下有一块泛着红色血丝的伤,抓住木兮的手,“怎么会有伤?”

    “我不小心擦伤的。”

    木兮刚解释完,纪澌钧就看到在伤口附近还有类似烫伤的痕迹,擦伤的?“早上,是我说话语气太重了,你别往心里去。”

    “你不说我都快忘记了。”木兮此时的笑容,显得有些牵强,看到纪澌钧伸手摘下她的戒指,木兮立即弯曲手指不让纪澌钧摘,“干嘛?”

    “伤口在戒指下面,戒指会摩擦伤口导致感染。”

    “我才不要摘下戒指。”木兮将手藏到身后不让纪澌钧碰。

    “把手给我。”

    “这是我的结婚戒指,摘掉多不吉利。”这是纪澌钧亲手给她戴上的戒指,就算是死,她也绝不会摘下来。

    戒指摘了还能戴回去,要是手指感染了,可就是要截肢,看到木兮如此固执,纪澌钧有些生气,“你手指不要了?”

    “就算是坏了,我也不摘。”木兮捂着自己的手转身离开。

    纪澌钧伸手去拉木兮没拉住人。

    看到木兮和纪澌钧一前一后从自己后面走出来,“妈咪。”

    “走吧,咱们去吃饭。”木兮伸手握住木小宝的手。

    被木兮拉走的木小宝一直回头看着纪澌钧。

    妈咪为什么不跟老纪走在一块?

    是因为老纪又惹妈咪生气了吗?

    看来,他有空真该好好教教老纪,怎么跟女人相处。

    人都到齐了,就差纪澌钧他们。

    见餐桌上多摆了几副刀叉,南老太太好奇问了句“还有谁要来吗?”

    董雅宁朝不远处递了个眼神,“木兮母子过来了。”

    听到木兮来了,大家都回头看过去。

    牵着木小宝过来的木兮,再次和南老太太对上视线时,想起南老太太说过的话,木兮心里莫名有种心酸感。

    看到自己坐了木兮的位置,简语之立即起身让位。

    一旁的寻夏没说话,但是并不打算让木兮和纪澌钧坐在一起的董雅宁开口说道“简小姐是我们纪家尊贵的客人,主座旁边的位置本该就是你坐的。”

    过来的木兮听懂了,董雅宁的意思是,她没资格坐在纪澌钧旁边,那个位置是留给简语之的。

    走到木兮身后的纪澌钧,伸手搂住木兮的后腰。“兮兮,你带着小宝坐那里吧。”

    在纪澌钧搂住木兮后腰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纪澌钧是要护着木兮,没想到纪澌钧居然听董雅宁的安排让木兮坐在最尾的位置。

    纪澌钧的做法不止让所有人感到惊讶,就连木兮都有些意外。

    或许,正如南老太太所说那般,简家对纪澌钧来说,会很有帮助吧,考虑到大局的木兮点了点头带着小宝过去。

    还以为她儿子又要护着那个狐狸精,没想到居然会认同她的话,董雅宁心里为这件事感到喜悦,从这一点一滴的改变,董雅宁是完全见到了希望和可能。

    木兮刚坐下,旁边就传来南老太太略带惊讶的语气,“也就是你们纪家,这要是换做在南家,没入门的人是没资格在这种重要的场合露面,更何况是上餐桌吃饭。”

    不知道为什么,南丰璇觉得妈突然对这个木兮好像带起了敌意,“这不是在南家,况且,人家是纪家认可的人,完全有资格出现在这种场合。”

    平日里,慈眉善目的外婆,今儿,怎么为难起木兮来了?不知缘故的卓翰危,也许是出于那种亲切感才替木兮说话“南家有南家的规矩,纪家有纪家的规矩,况且,葬礼的时候,木秘书是走在纪夫人旁边,那就说明人家纪家是承认她的身份,纪家都承认了,那就是纪家的人,按照纪家规矩出现在这里也符合礼数。”

    汤老太太已经听清楚,南老太太这话带有讽刺木兮的意思,非但没有帮忙,也在跟着起哄,“确实不合规矩。”

    木小宝的脸色已经逐渐难看起来,看了眼纪澌钧,又看回木兮。

    就在纪澌钧开口要替木兮说话时,一道带着调侃的声音插了进来,“幸好不是在你们那儿,这要讲规矩,连我小妈这个算不上老婆的情妇都不能上桌吃饭,那也实在是太惨了吧。”

    什么?

    纪优阳也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居然还在这种场合把她拿出来说笑一番,这个纪优阳,简直就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此时因为纪优阳的一番话,这里的气氛已经安静到有些尴尬。

    按照澌钧的个性,一定会维护她,绝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个纪优阳在欺负她!就在董雅宁得意的时候,看到纪澌钧将东西放下,就猜到纪澌钧要起身教训纪优阳,董雅宁唇角压着一抹笑意,准备看好戏上演。

    看到纪澌钧起身,周围的人都捏了一把汗。

    这该不会是要打起来了吧?

    不远处的费亦行看到这一幕,眼神也有些紧张。

    这毕竟有贵客在,动起手来不太好看,他是不是要过去阻止一下?

    纪澌钧盯着纪优阳,两人在目光交视擦肩而过后,纪澌钧收回始终保持平静的目光,“既然你是集团的董事长,那按照家规,主位该你坐。”

    还以为自己把董雅宁羞辱一番,纪澌钧又要揍他,没想到……

    这无视他欺负董雅宁的场面,真是罕见。

    纪优阳瞥了眼主桌右边一直盯着纪澌钧的董雅宁,瞧,他那位没料想到自己儿子居然不帮自己的小妈,那吃瘪的脸色就跟吃屎了一样难看,简直就是大快人心,那么多次,就这一次,他看纪澌钧最顺眼。“不好意思各位,我来迟了。”走到纪澌钧刚刚坐过的位置,纪优阳一屁股坐下。

    怎么回事?

    澌钧怎么不教训这个老四了?

    不悦的董雅宁放在餐桌下的手用力揪着自己的衣服。

    一旁的寻夏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她刚刚没说话,否则,说不定也会像董雅宁一样遭到这个老四羞辱。

    坐下的纪优阳,侧过脸对着站在不远处的莱恩总管点头。

    接到到示意的莱恩总管拍掌叫人上菜。

    因为纪优阳刚刚那番话带有借话嘲讽董雅宁的意思,在座的不想把气氛搞得难堪,都没有再接话。

    入座的木兮,对着那些帮自己说话的人微微点头道谢。

    心里不痛快的董雅宁,见菜上来了,正要拿起刀叉,就听到纪优阳语气有些恼怒问了句旁边上菜的佣人,“没看到我小妈身体不适,你上这些菜她怎么吃?”

    “这是雅宁夫人吩咐厨房准……”

    没等佣人解释完,纪优阳用力拍击桌面,“啪!”

    这一下,餐桌上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安静到连刀叉碰盘子的声音都变得刺耳。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