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783章 魏胜勉想传达什么意思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纪澌钧所处的位置和客厅的距离把木兮吓了一跳,木兮立即和吕锃凉对视。

    该不会是纪澌钧听到什么了吧?

    吕锃凉示意木兮冷静,吕锃凉先喊了句试探口风,“纪总。”

    回过头的纪澌钧,见木兮和吕锃凉过来了,木兮身上所穿的吊带连衣裙,让纪澌钧微微皱起眉心,纪澌钧直接伸手把木兮揽入怀中后,用胳膊挡着木兮后背以免让其他男人看到不该看的地方。

    纪澌钧这一个举动,让吕锃凉有些无辜,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董雅宁的事情,哪有多余的时间去看太太,再说了,太太貌美如花,那他未必会心动,是不是。

    没想到,老吕居然和太太一块,庆幸自己上来及时阻止了纪总前进的脚步,否则大家的努力都要白费了,“纪总,太太,胜勉少爷的事,我还得过去处理一下,先走了。”

    “嗯。”纪澌钧冲着冯少启和吕锃凉挥手,意思是,你们男的都给我消失。

    此时,空气中弥漫着一阵杀气,木兮抬起头就能对上男人凌厉的眼神。

    木兮笑着趴靠在纪澌钧怀里,冲着冯少启和吕锃凉挥手拜别。

    温柔古灵精怪的太太,和脸色严肃的纪总,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一刻,冯少启和吕锃凉一致认为不是太太高攀了纪总,是纪总烧了高香才娶到脾气那么好的太太。

    吕锃凉和冯少启离开后,被男人搂住的木兮,突然被逼的往后退,速度一度快到木兮都跟不上纪澌钧的脚步。

    直到她后腰碰到围栏的时候,木兮才知道自己的身后已经悬空了,木兮吓得赶紧搂紧纪澌钧的脖子,“你干嘛?”

    “大晚上不睡觉,跟老吕在干什么?”这丫头,才多久呢,居然跟老吕熟络到大晚上还能在一块聊天。

    要出门的孙婶接到骆知秋的电话,拿着手机上来找人,看到被纪澌钧推到围栏的木兮,还以为纪澌钧要把木兮推下楼,赶紧跑过去。

    孙婶跑来的脚步声,引起纪澌钧和木兮的注意,在木兮回头的那一刻,纪澌钧已经先一步把木兮抱起。

    “孙婶,有什么事吗?”

    看来,是她自己吓自己,纪总这是跟木小姐在玩耍呢,“木小姐,夫人说你电话打不通,打到这里来了。”

    “谢谢。”木兮伸手去接电话时,手机先一步被纪澌钧拿过开了免提,不解的木兮盯着纪澌钧看,纪澌钧并未说话。

    “喂?”

    “木兮啊,是我。”

    “夫人,有什么事吗?”

    “木兮啊,胜勉要准备身后事了,我这边一个人忙不过来,想找你帮忙,你方便现在过来医院吗?”

    骆知秋为什么会找她帮忙?魏胜勉的身后事可是纪家的事情,她和纪澌钧领证的消息还没公开,按道理,不该让她插手的,眼神疑惑的木兮抬头看了眼纪澌钧。

    纪澌钧将木兮揽回怀中,轻轻拍了拍木兮的后背,看着手机屏幕说道“秋姨,是我,小兮身体虚弱,还未康复,不适合做这些事,不好意思。”

    被纪澌钧的声音吓了一跳的骆知秋犹如做了什么坏事被人逮住,心虚到顿时屏住呼吸,“没关系,是我没考虑周全,我想着木兮都要跟你结婚了,再加上胜勉的事情,事发突然,一时间没顾虑到木兮的身体情况就找她这来了,说起来是我不对。”

    “我们准备要孩子,她不方便操劳,所以暂时就不帮着管理家里的事情,一切都麻烦秋姨你了。”

    纪澌钧居然跟骆知秋说这些,让木兮害羞到面红耳赤,急的抬手去打纪澌钧。

    “好,那等她方便的时候,我再教她,对了,纪家的人已经陆陆续续赶到医院了,医生说胜勉撑不了多久,你们也过来吧。”不敢多说半句,怕被纪澌钧识破自己心里的小算盘。

    “我一会就过去。”

    电话挂断后,纪澌钧将手机递回给孙婶,接过手机的孙婶指了指后面,“纪总,我去纪家帮忙搞葬礼的事情了。”

    “去吧。”

    想起什么的孙婶,停下脚步,看了眼木兮的肚子,“我们这里有风俗,这要怀孕的人,不能去的,怕冲撞,对孩子不好。”

    “知道了,谢谢提醒。”

    孙婶点了点头后转身走了。

    “你为什么要拒绝骆知秋?”木兮不解纪澌钧这是什么意思。

    纪澌钧搂着木兮的腰,和木兮走路时,自动降慢步速,“你这个时候出面,容易成为被人攻击对象。”虽然,他很敬重骆知秋,但他也得防着骆知秋,毕竟骆知秋现在和老四是一伙的。

    “嗯嗯。”觉得纪澌钧说的有道理,木兮点了点头,“那我一会跟你去医院。”

    “没听孙婶说,冲撞了孩子,你都胆小,更何况是孩子。”

    “有你在,我不怕,这种场合,如果我不陪着你去,怕会被人借题发挥,我看,把小宝也带过去吧。”

    “你和小宝都不许过来,在家呆着,要是让我知道擅自跑来,小心罚你门禁。”

    “哼。”

    回到房间,木兮给纪澌钧穿衣服的时候,敲门进来的费亦行站在更衣室门口,探了个脑袋进来。

    瞧见木兮和纪澌钧气氛恩爱,费亦行暗暗松了一口气。“太太,请放心,我会照顾好纪总的。”还是太太有办法管住纪总,这简直就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嗯。”

    想起什么的木兮,赶紧从更衣室离开,去拿东西。

    木兮走了好一会还没回来,纪澌钧和费亦行往外走。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木兮追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领带夹,“这是暂别会,汤嘿嘿送给你的,一会难免会遇到媒体采访,戴着这个。”

    “兮兮,其实你也不笨。”

    “因为有你保护我,所以我不需要太聪明。”给纪澌钧夹好领带夹后,木兮踮起脚亲吻纪澌钧的脸颊,“注意安全,明天见。”

    “嗯。”

    把纪澌钧送出门后,木兮站在门口和纪澌钧挥手拜别。

    单手抱着小鹿,靠着护栏的木小宝,看到纪澌钧走了,扁着嘴叹了口气,冲着纪澌钧飞吻,轻轻挥动小手,“爹地,拜拜,爱你哟,么么哒。”

    上车的纪澌钧,隐约听到有人叫爹地。

    回头就望见二楼站着一个小身影正冲他挥手。

    对上纪澌钧投递过来的目光,木小宝的脸瞬间红了,掉头就跑回房间。

    ……

    在所有人赶往医院的同时,给骆知秋回了电话的纪优阳,正要出门就遇到回来的沈呈。

    沈呈满脸淤青,脸色苍白,走路的步伐有些踉跄。

    纪优阳快步上前搀住沈呈,“哥,没事吧?”高博文居然把沈呈放回来了?

    “没事。”沈呈抽回自己被搀扶的胳膊,拖着沉重的身躯自己上楼。

    纪优阳回头看了眼沈呈,想过去关心沈呈时,在门口等了好一会的方秦,下车来找纪优阳,“东家,所有人都到了就差咱们。”

    目光往沈呈离去方向看的纪优阳回了句“好。”

    刚刚他也看到了沈呈开车回来,因为当时他系了安全带,想下车去打招呼的时候,沈呈已经进屋了,“东家,先去医院吧。”

    “嗯。”

    车子发动的时候,坐在副驾驶的纪优阳想起刚刚沈呈回来时的样子,还是有些担心,他没见过低着头不与他对视的沈呈,这还是头一次。

    也不知道高博文那家伙,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折磨沈呈。

    一路上,担心沈呈的纪优阳,到了医院还拉着一张脸。

    纪优阳和方秦是最后抵达医院的,到了医院,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记者,灯光不断闪烁,那快门的声音,吵到纪优阳用手捂着一只耳朵,在保安的维持下,快步通过人群进了医院。

    搭乘电梯到楼上,刚出电梯门,还没走近病房,就听到里面传来哭声,其中哭得最惨的是纪佳梦的哀嚎声。

    “儿子啊,你怎么就忍心抛下我一个人就走啊。”

    “你快醒来,妈以后不逼你了,妈什么都答应你。”

    站在病房门口的费亦行,看到人来了,主动伸手给纪优阳开门。

    纪优阳瞥了眼费亦行胳膊上系着一条黑色孝带。

    开门后,费亦行给方秦递了一条孝带。

    接过的方秦也给自己胳膊系上。

    纪优阳踏入房间,目光对上站在床尾的纪澌钧。“二哥,来的真早。”

    都这个时候了,纪优阳居然还在嬉皮笑脸,恼怒的纪佳梦,哭红了眼,掉头就扑到纪优阳身上,“是不是你干的?是不是你和骆知秋联手杀我儿子的?你这个畜生!”

    纪佳梦扑过来打纪优阳的时候,旁边没一个人拦着,因为纪优阳离纪澌钧很近,那挥打下来的拳头,已经接连两拳,在纪优阳往后躲的时候,打到纪澌钧受伤的那只胳膊上。

    纪澌钧立即伸手抓住纪佳梦的手,用力将人往后推。

    纪优阳看了眼四周围光顾着看热闹的人,凑到纪澌钧身后说道“二哥,这关键时刻,还是得靠兄弟心连心。”

    “你给我闭嘴!”他可不是在护着纪优阳。

    周围的人,并不知道纪澌钧是因为纪佳梦打到他受伤的胳膊,才出手阻止的,全都以为纪澌钧是在维护纪优阳。

    被纪澌钧推开后,纪佳梦又是一阵大哭。

    纪澌钧看到四周围的人围着也都在假哭,纯粹看热闹,有些心烦的纪澌钧,递了眼外面,“你们都出去吧,让姑姑留在这里陪胜勉。”

    听到这话的人都往外走。

    刚来还没看魏胜勉一眼的纪优阳,走到床边,低头看了眼满脸伤痕,几乎是有些面目全非的魏胜勉,魏胜勉带着氧气面罩,一旁的仪器,显示魏胜勉的心疼频率很低,就连氧气面罩上面的盖子呼吸所呈现的雾面几乎也看不见。

    虽然他很讨厌魏胜勉,可是不知道魏胜勉,看到魏胜勉要死了,纪优阳心里多少有些不好受。

    毕竟,小时候是一块成长过的人。

    不想让人看到自己儿女情长掉眼泪的一面,可纪优阳也知道,这将会是他和魏胜勉这辈子最后的见面机会,纪优阳伸手轻轻拍了拍魏胜勉的肩膀,“下辈子,投胎,做个普通人吧。”说完后,纪优阳伸手给魏胜勉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被子,接着转身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纪优阳感觉到自己的裤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勾住了一样

    下意识低头看的纪优阳,发现一只手从被窝下探出手指用力拽着他的裤子,顺着这只手,纪优阳望见闭着眼的魏胜勉,此时,魏胜勉的氧气面罩呈现的雾面状态,比之前多了一些。

    魏胜勉拉住他的裤子,难道,是有什么话要跟他说?

    纪优阳看了眼周围陆陆续续离去的人,见纪佳梦趴在床上握着魏胜勉的另外一只手在哭,根本没看这边。

    魏胜勉的样子,怕是说不出话来了。

    灵机一动的纪优阳,捡起桌上的一支笔塞进魏胜勉手里,将自己的手垫在魏胜勉的巴掌下。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