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782章 准备后事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没想过这个问题,就是因为没想过,所以在纪澌钧这么问她的时候,一时间,她莫名的不安。

    看到木兮不说话,那独自一人承担来源于秘密压力的纪澌钧,别过脸望着天花板,在她看不到的那个角度里,男人的眼神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他为什么会因为她没回答而伤感?

    难道,他不该高兴么,至少,没有因为自己影响她的未来生活。

    在他深呼吸的时候,身上的女人凑到他的耳边,“纪先生,这辈子,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着你,哪怕是去地狱,我也不会让你自己一个人去的,跟死比起来,不能跟你在一起,才是最痛苦的事情。”

    当他亲耳听到这番话的时候,纪澌钧心里既是感动,又是生气,用力拍了木兮屁股一巴掌,“不许胡说八道,我要没了,你不是还有我大哥吗,你可以去找他。”这个傻女人,果然要陪着他一块死。

    又打她,也不知道今晚,她的屁股是第几次挨揍了,木兮撑起身,望着纪澌钧,说话时,手指轻轻点着男人的下颚,“我为什么要找他?难道,你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还能有哪个男人能如此爱我?”

    是啊,除了他,他真的做不到对别的男人放心,哪怕那个男人是他大哥,他也做不到百分百信任,大哥能比他更爱木兮。

    男人那复杂的眼神里,是木兮看不透的秘密,但是从他种种反应来看,木兮猜测,纪澌钧是不是遭遇了什么危险,否则怎么会先是对她冷漠,然后又让她去找纪泽深,木兮勾住纪澌钧的手指,将他戴着一枚婚戒的那只手拉到自己小腹上贴着。

    当掌心贴在她腹中时,他想起了,这里已经有个小生命在萌芽了,他的决定,将会让自己的另外一个孩子重蹈覆辙儿子的遭遇,看到对自己一片痴心的女人,还有因为他而受到伤害的孩子,也许,他不该那么早就做出决定,为了她们母子,他怎么都得拼尽全力活下来,贴在女人腹部的手绕过她的腰身搂住人将人往上提,“兮兮,你要记住,你不是一个人,以后不管做什么,都要替孩子想想,危险的事情不能做,知道吗?”

    生怕木兮记不住,手贴在木兮后腰淤青的边缘,“像这傻事,不许再做!”

    “嗯。”他的关怀,似乎正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回暖,“那你,一会还去医院吗?”

    爱情是自私,甚至是能让人失去理智,就像现在,他明知道那些留在母亲身边的人,没几个是能做到真心照顾母亲的,可他还是选择以她为重,“晚些再去。”

    晚些再去?现在都很晚了,晚些都半夜了?看着他,在她和董雅宁之间来回奔波劳累,木兮的心尖不知为何会隐隐作痛,或许是因为爱他吧,所以才不忍心他为了她们之间劳累,木兮撑起身望着纪澌钧,“太晚出门不安全,你还是现在过去吧。”

    在木兮准备从他身体下去时,纪澌钧拉住木兮的胳膊,把人抱回怀中,“乖乖躺着,不许乱动。”

    靠回男人怀中的木兮,脸庞凑到男人颈窝,“遵命,纪先生。”

    这个女人,就是乖的让人生气。

    纪澌钧想揍她屁股,可是再揍,这挨了自己一晚“打”的女人,可能要屁股开花了,不忍心下手的纪澌钧,只能回了句“再不睡,就别睡了。”

    木兮赶紧闭眼睡觉,不知道睡了有多久,木兮隐约听见敲门声,起初还以为是梦,当她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是真的有人敲门。

    旁边的男人好像没动作,木兮缓缓撑起身,见纪澌钧像是睡着了,木兮轻手轻脚从纪澌钧怀里起来,整理好身上的衣服,下床出去开门。

    开了门,木兮看到孙婶一脸焦急。

    “孙婶,怎么了?”

    要说话的孙婶,看了眼房间,“纪总呢?”

    “他睡了,有什么事?”不想吵醒纪澌钧,木兮顺手把门带上,和孙婶一块往外走。

    快到楼梯口的时候,木兮才停下脚步。

    见木兮脚步停下,孙婶脸色沉重说道“我刚刚接到夫人的电话,她说,胜勉少爷就剩一口气了,这明天就要去殡仪馆,事发突然不够人事,要我过去帮忙,我想跟佟管家说的,可是佟管家没在家里,打电话也没接,只能来问你了。”很显然孙婶被这种事吓得不轻,说话的时候手脚都是慌乱的。

    就剩一口气了?那就是说,魏胜勉活不下来了,“没事,你就去帮忙吧。”

    “哎,好。”

    孙婶走后,低着头的木兮准备回房,就被人叫住了。

    “太太。”

    “老吕?”

    吕锃凉快步走向木兮,正要说话,就一脸警备看了眼主卧的方向。

    看懂吕锃凉眼神的木兮,递了眼不远处,“咱们去别的地方说吧。”

    “好。”

    睡在床上的纪澌钧,习惯性的内胳膊用力,这一用力,怀中空荡荡的感觉让他从梦中惊醒,睁开眼后的纪澌钧,先是看了眼自己的怀中,没有木兮的身影,掀开被子下床后,纪澌钧四处寻找木兮的身影,没找到人,纪澌钧以为木兮去了隔壁。

    担心木兮身上的伤,纪澌钧去隔壁找人。

    刚出到房门,纪澌钧就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好像是木兮的脚步声,那道脚步声不是从次卧传来的,而是从廊道的另外一头传来,和木兮那道脚步声同时响起的,还有另外一道脚步声。

    担心木兮的纪澌钧跟了过去。

    ……

    在医生从手术室出来那一刻,骆知秋就立即拨通了纪家所有人的电话,通知大家去医院,最先赶到医院的是距离医院几公里远的纪佳梦。

    和纪佳梦一快赶到医院的丁如意,还没收住步伐就看到纪佳梦扑在床上大哭,“胜勉啊,胜勉,你睁开眼看看妈啊,妈来了,胜勉,胜勉啊,呜呜呜……”

    后脚进来的丁如意,看了眼站在床尾的骆知秋,“舅妈,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骆知秋正要做解释,抱着魏胜勉痛哭的纪佳梦突然冲了过来,揪住骆知秋的胳膊,抬起手对着骆知秋一顿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到底是怎么对不住你了,你要这样来害我儿子,你赶走我还不算,你还要我儿子的命,骆知秋,你这个狠毒的女人!”

    丁如意在一旁拉着纪佳梦,“妈,妈,你冷静点。”

    纪佳梦已经疯了,未免自己挨打,骆知秋赶紧抬起手挣脱往后退,“你儿子就剩下一口气了,我看你还是好好跟他相处剩下的时间吧!”说完后,骆知秋并不打算再做更多的解释,因为她知道,现在的纪佳梦什么都听不下去。

    看到骆知秋走了,纪佳梦追了过去,还想继续打骆知秋发泄。

    追到门口的纪佳梦吃了一个闭门羹,因为儿子已经救不回,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的纪佳梦只能不断找地方出气,趴在门上的纪佳梦身体顺着门滑落,整个人瘫坐在地,“胜勉啊,呜呜呜呜……”

    回赖家洗完澡过来的赖毓媛,一到医院就从董雅宁口中得知魏胜勉的事情,赖毓媛赶紧上楼去看人,从电梯出来遇到骆知秋,“夫人,听说胜勉少爷出事了,人怎么样了?”

    骆知秋抬起的手搭在赖毓媛的胳膊上,轻轻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谢谢你专程赶来关心。”

    看骆知秋的样子,魏胜勉应该是没希望了,“节哀顺变。”

    “谢谢你,有心了,我还要准备一些事情,先去忙了,你也回去照顾雅宁姐吧。”

    “好。”如果魏胜勉真是死了,那骆知秋现在应该要忙着准备身后事,她上去也不方便。

    骆知秋把人送进电梯后,骆知秋并没有进电梯,而是往回走打电话安排魏胜勉的后事。

    因为实在是忙不过来,这种事情事关纪家的颜面,交由丁如意处理,她不放心,凌可萱她还没摸清楚底细,更不放心,思来想去,还是找木兮比较合适,骆知秋立即给木兮打电话。

    木兮和吕锃凉走到二楼客厅后,两个人停下脚步,“太太,老冯现在负责调查车祸的事情,如果有进展的话,我再告诉你。”

    “好,对了,我有件事也想麻烦你。”

    “请说?”

    “是这样的,听费助理说,今天纪总晕倒过,送去医院后,从医院出来,人就变得有些奇怪,你能帮我打听下,他在医院的时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好,我打听下。”

    “另外,我想见见,给纪总看病的医生。”

    “太太,你怀疑纪总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病情?”

    “当然不是,他不是有做体检吗,按道理说,他身体应该很健康没什么事,我就是想知道中途发生什么事情,都查了,医生那边也不例外问问吧。”

    “太太,这事就交给我去办吧,你去不安全,我去的话,还能找点人帮忙,不然被雅宁夫人知道了,我担心会对你不利。”

    快走到二楼客厅的时候,纪澌钧好像听到有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因为有段距离再加上声音小,纪澌钧听不清谈话的内容,但是可以从声音分辨出,这是木兮和吕锃凉的声音。

    那么晚了,吕锃凉怎么会跟木兮在一起?

    有什么话,非得这个时候说?

    不解的纪澌钧,脸色有些担忧,放轻上前的脚步。

    正要出门的冯少启,望见二楼的纪澌钧举动有些怪异。

    好奇的冯少启立即上前去查看。

    就在纪澌钧隐约能听懂那些谈话的词语时,出现的冯少启叫住了他,“纪总?”

    纪澌钧停下脚步声回头看了眼走来的冯少启……

    完全不知道纪澌钧站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木兮继续和吕锃凉聊天,“老吕,真的很谢谢你愿意相信我,还帮我做那么多事。”

    “纪总对我有恩,只要是能帮他的事,我定当义不容辞去办。”想起什么的吕锃凉说道“魏胜勉的事情你知道吗?”

    “知道,刚刚夫人打电话过来,说是要准备身后事了,我总觉得这事有些怪,怎么在这个时候魏胜勉也出事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一桩车祸,有什么好奇怪的?

    “没什么,就是觉得很奇怪,纪家的人相继出事,像是被人下了诅咒一样。”

    “诅咒倒是不可能,阴谋还是有的,不过,这次车祸,听说是明星酒驾撞的,警察已经在调查这件事,老冯身为集团的律师已经第一时间过去帮忙处理这事,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

    “也许是我多心了吧。”

    时候差不多了,木兮担心自己出来久了纪澌钧会起疑心,“我先回去了。”

    “我要去一楼,送你到楼梯口。”

    “好,谢谢。”

    和吕锃凉肩并肩一块走的木兮,刚从客厅出来,就看到纪澌钧和冯少启在说话。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