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713章 董雅宁演技崩塌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骆知秋望着董雅宁没有笑容的脸,“雅宁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可能是天气太闷热,我这有点不太舒服。”她怎么能让骆知秋如愿看到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她要笑,笑得比骆知秋还开心!

    骆知秋伸手搀扶董雅宁的胳膊,搀着人刚进公司,就看不少员工抱着箱子往外走。

    “这是怎么回事?”骆知秋问了句。

    走到电梯门口的姚慧,笑着比了一个请的手势,“是董事会发出的通知,因为之前海域项目合作这件事,个别部门的员工操作不当,导致公司损失了不少钱,所以被辞退。”

    辞退?

    董事会发出的通知?哪个董事明知道这个项目是她儿子负责的还敢发出这种声明?这不是摆明局势有变,拿他儿子的项目开刀杀鸡儆猴!

    来的路上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董雅宁没想到来到公司以后会看到这种局面,气到五脏六腑都在颤抖,本以为稳操胜算,没想到事情才过了一夜就发生了改变,一想到骆知秋肯定是在心里嘲笑她,董雅宁的脸色就挂不住,笑容特别僵硬。

    骆知秋的余光打量着董雅宁那抽搐的笑容幅度,还真是够意外,今天居然连连从董雅宁的脸上看到崩塌的演技,说不上痛快,但是却有适度的舒适感,骆知秋笑着搂住董雅宁的胳膊,“雅宁姐,我们进电梯吧。”

    “好。”

    电梯直达顶楼,电梯门打开的时候,董雅宁身体顿了顿随后跟上骆知秋一块继续往前走。

    在前面带路的姚慧来到办公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

    姚慧打开办公室的门,对着里面说道“夫人和雅宁夫人来了。”

    和骆知秋一块进办公室的董雅宁,刚踏入办公室就看到坐在她儿子位置的纪优阳。

    纪优阳看到进来的人笑得特别开心,从位置起身,走向沙发,挥手让姚慧下去。

    “老四,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在纪总的办公室?”

    “这件事说来话也不长,我一会解释。”纪优阳拿起茶几上的玻璃茶壶给董雅宁和骆知秋倒水。

    骆知秋把手里带来的点心放下,纪优阳打开盖子后,手掌放在点心上面,“都凉了。”

    这些马蹄糕就是凉的才好吃,但纪优阳却用不开心的语气说凉了,骆知秋知道纪优阳这话是什么意思,将盖子盖上,“这里有微波炉吗?我去热热。”

    “在茶水间。”

    “我不知道再问秘书。”骆知秋拎起桌上的东西,“雅宁姐,那我先去给老四热吃的,一会就回来。”

    “好。”这个骆知秋还真是会讨好纪优阳,纪优阳说东西凉了,立刻就放下平时在纪公馆吆五喝六的架子拎着东西去找微波炉。

    纪优阳望着回头目送骆知秋离开的董雅宁,纪优阳坐下后,翘起二郎腿,“小妈,你怎么来了,我二哥还没回来呢。”

    “我是来找你的。”董雅宁坐下,端起桌上的水,先是小口喝了一口,然后双手捧着水杯,说话时身体微微往前倾,“老四啊,遗嘱的事情,我一直觉得很奇怪,我想了一晚,还是决定过来找你,弄清楚这件事。”

    想了一晚?

    噢,原来,他这位小妈虔诚抄经给别人祈福的时候还能做到一心两用腾出一些时间来想遗嘱的事情,那真是太辛苦她了。

    “小妈,你放心,遗嘱的事情都弄清楚了,我知道,你跟我二哥绝对是受害者,那是有人要陷害你们,故意买通律师伪造遗嘱,只可惜,这个范勇跟失踪了一样找不到人,只能让幕后黑手逍遥法外了。”

    董雅宁故作惊讶,“这件事真的是有人策划的?”在得知纪优阳和董事会的事情后,担心情况有变,她及时让唐坤中断计划把范勇藏起来,纪优阳想找到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纪优阳起身走向办公桌,拿了两份文件过来,单手递给董雅宁,“今天早上,我也是刚知道,原来真正的遗嘱是在闵集仁的手上。”

    董雅宁接过这两份东西,反复仔细阅读,这份遗嘱和真正的遗嘱是一致的,没想到老爷子居然留了一手!而且还是一早就把股权转到老四名下了。

    看来,千算万算,算漏了一个在老爷子入院后,就低调行事的闵集仁,早知道这个闵集仁是个威胁,就把他除掉!

    董雅宁把东西放下后,脸上有装出来的开心,更有自然流露的难过,“既然事情弄清楚了那就好,我想,我还是离开纪公馆搬去跟佳期一块住,不然又不知道被那些暗中野心勃勃的人怎么利用挑唆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搬出去住?

    那是不可能的了,董雅宁搬出去住了,他还怎么逼出董雅宁的真面目。

    纪优阳从沙发起身,来到董雅宁旁边坐下,主动伸手握住董雅宁的手,“小妈,看你说的,咱们是一家人,我怎么能让你出去住呢,虽然我才是继承人,但这一切就跟我二哥当时说的一样,维持原样。”

    董雅宁说要搬出去住,也是说说而已,她要是从纪公馆搬出去住了,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说她被人赶出来了,不管纪优阳出于什么目的挽留她,董雅宁都知道,纪优阳这是最错误的方式,她会让纪优阳为这个决定后悔!董雅宁反握住纪优阳的手,一脸感激,“老四啊,你真是好孩子,你二哥不在景城,你那么照顾我,我很感动。”

    纪优阳望着董雅宁的眼睛,笑着回了句“比起小妈对我的照顾,我这算得了什么。”深深叹了口气,一脸无奈,“闵集仁说爷爷把股权转给我了,我就要承担起一个继承人的责任,为了不辜负爷爷的期望,我只好进董事会,你看……”递了眼四周,“害的我二哥连办公室都没了。”

    这个纪优阳,就是猫哭耗子假惺惺,故意跟她耀武扬威来了,“其实啊,你二哥回来,也是为了帮他大哥,既然现在你回来了,那自然是要把一切归还给你,如果不是因为担心你还年轻管理不来公司,你二哥早就把公司交到你手上。”

    纪优阳抬头望着对面玻璃墙外的高楼大厦,董雅宁穷极一生,韬光养晦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把儿子推上集团管理者的位置,为的就是吞下纪家的财产,董雅宁努力了大半辈子,如今都吃下肚子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就吐出来,“小妈,你放心,虽然我做了公司的董事长,但我不会不管我二哥的死活,只要有我在一日,公司就永远有他一口饭吃。”

    “老四啊,这些年来,纪家有不少针对我们三个人不好的传闻,没想到,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你还能如此宽容对待我们,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这个纪优阳,居然被闵集仁推到董事长的位置了!难怪炒了一堆人,又霸占了她儿子的办公室,原来是得到权力就开始施行报复了!

    纪优阳抬起手轻轻拍了拍董雅宁的后背,安慰董雅宁的情绪,“兄弟之间,相互扶持是应该的,好了,小妈,不说这些了,你看你感动的,眼屎都哭出来了,我给你擦擦。”

    纪优阳抽了一块纸巾对着董雅宁那层刷了睫毛膏的睫毛胡乱擦拭。

    可恶的纪优阳,竟然在嘲笑她!董雅宁气的肝胆都在颤抖,生怕眼睛被人趁机戳瞎的董雅宁,四处躲闪,伸手拒绝纪优阳的好意,“我自己来。”

    差不多就得了,万一董雅宁装瞎,纪澌钧回来还不得杀了他,纪优阳抽回手。

    董雅宁接过纸巾装模作样擦了擦眼睛,既然已经清楚这上午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董雅宁也不想再留下来跟纪优阳大眼瞪小眼互相飙演技。

    “老四啊,时候不早了,如果没别的事,我想,我就先回去了。”

    纪优阳从沙发起身,看着董雅宁黑了一圈的眼睛,纪优阳强忍笑意,双手背在身后,中规中矩对着董雅宁点头,“慢走,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

    这个老四,怎么突然就那么有礼貌?古怪,特别古怪。

    拎着包包往外走的董雅宁,发现秘书都盯着她看,看得董雅宁特别不舒服,走到电梯,董雅宁从电梯门看到自己右眼整个眼眶都被眼影晕染黑了。

    董雅宁快步往前走,借着电梯门反照的效果,拿着纸巾小心翼翼擦拭自己的眼睛。

    这个该死的纪优阳!

    居然敢这样戏弄她!

    她饶不了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

    吃了纪澌钧亲手做的云吞后,木兮带着木小宝和纪澌钧一块去给外婆扫墓。

    纪澌钧和木小宝齐心协力拔着坟墓上的杂草,望着那动作一致,分工有序的父子俩,木兮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伸手擦着墓碑上的灰尘。

    外婆,对不起,她还是没听你的话,选择跟他在一起,如果你还活着,一定会支持她,祝福她的,因为纪先生真的是一个好男人,他有责任,有担当,对她们母子也特别好,不舍得让别人欺负她们。

    还有,告诉你一件事。

    她找到了小宝的亲生父亲,那个人就是纪澌钧,她不后悔甚至是很开心,当年那个人是他而不是别人。

    木小宝挪着小短腿靠近纪澌钧后,用胳膊撞了撞纪澌钧,小声说悄悄话“老纪,咱们走吧,别打扰妈咪跟太婆说话。”

    “嗯。”纪澌钧将杂草放到一边后,牵着木小宝,父子俩放轻步伐走到别的地方去等木兮。

    木兮看了眼离开的人,笑着说道“外婆你看,他就是个好男人对吧。”虽然有时候很凶却不失温柔和细腻,总是能恰到好处的照顾好她的情绪和内心的需要。

    和纪澌钧一块找地方乘凉的木小宝,听到纪澌钧口袋的手机响了。

    哎,老纪又要工作了,心里不太开心的木小宝,捡起地上的树枝,默不吭声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喂?”纪澌钧接电话的时候,看到许卫过去了,放心木小宝的安全,纪澌钧把目光看向木兮那边。

    “纪总,佟悦和李一川见面,把太太的户口本给了李一川。”

    李一川是律师,又是李泓霖那边的人,就在纪澌钧心里有个不好的念头时,电话那头费亦行语气吞吐,“纪总,我……”

    费亦行欲言又止,让纪澌钧想起了木兮的手机通话记录,在木兮打给李泓霖的上一通电话,是费亦行打来的,他不会怀疑费亦行,是因为费亦行一直懂得分寸,让他放心,“有话直说。”

    纪总这语气,怕是已经猜到了什么,不管怎么样,他都该跟纪总坦白,“纪总,对不起,我给太太打过电话提起了公司发生的事情。”

    “费亦行!”别人就算了,可怎么连费亦行也……

    “对不起纪总,这件事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也是为了您的安全和大局着想我才找太太的,纪总您放心,太太不会有事的,我已经想好了,如果太太拿到股权,那些人怀疑她和纪董的关系不是兄妹而是别的,我会……”

    “如果是兄妹,为什么需要户口本!”费亦行就是把这件事想的太简单了,“我告诉你费亦行,你要是拿不回户口本,就别来见我!”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