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685章 他家纪总好像有点不要脸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听到有人喊她,木兮回过脸就望见德叔站在自家院子透过围墙和她说话。

    许久没回来,难得见到自己熟悉的人,木兮有点激动,小步往外走,守在院子的保镖看到木兮出去了赶紧跟上。

    德叔从自家门口出来和木兮说话看到木兮身后跟着两个凶神恶煞的人,吓得可不轻。

    木兮知道,德叔这个人在村子住习惯了,很少和外面的人打交道,不习惯这种场面,木兮转身对着自己身后的人挥手,“你们先回去吧,我跟德叔说两句话就回去。”

    “是。”

    德叔一直望着那些保镖直到人走了才跟木兮说话,“木兮啊,那个纪总对你可真不错,你是不知道,前些日子,他亲自过来找我,问了我很多关于你老宅的事情,说要重建这里,我啊,托你的福,当了一回监工。”

    纪澌钧亲自过来找德叔的?没想到纪澌钧为了她做到这份上,看来,之前的事情真的是有些误会存在,如果他心里没她,也不会为了她做到这份上,“德叔,不好意思,还麻烦你了。”

    “说什么麻烦,纪总可给了我不少钱,我也不是白干的。”德叔拉拢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叹了口气,“你外婆走了,你可是我看着长大了,我啊,是真心希望你幸福,我想你外婆要还活着,肯定跟我想的一样,这个纪总是好人,你跟着他会幸福的。”

    如果外婆在的话,恐怕不会跟德叔想得一样,至少外婆是不支持她跟纪澌钧在一起,“德叔,谢谢你。”

    “不用跟我说谢谢,我现在岁数大了,也干不动了,可是家里的人还要顾着嘴吃饭,纪总啊,给了我一份活,让我替你看着这房子,每个月都会给我发工资呢,像他这种不光照顾你生活,还照顾你左邻右舍的男人,是一万个好,打着灯笼都难找。”提起纪澌钧,德叔就一个劲的称赞,连连竖起大拇指。

    生怕木兮听不进去,德叔不断提醒木兮,“像纪总条件这么好还是……”德叔压低声音,“你别嫌弃我说的那么直接,这过日子就是跟钱打交道,像纪总条件那么好还不介意你有过孩子坐过牢的男人,恐怕是找不到第二个了,之前那个,我听纪总说,那是他弟弟,不过为人风流还爱惹事,看来是靠不住,还是纪总好,你得抓紧他了。”

    纪澌钧对她的好,她已经听得很清楚,也记在心里,不过她现在更好奇的还是德叔的后半句话,“他,真的跟你说,那是他弟弟?”不会吧,除了表面演戏以外,纪澌钧还会在外人面前主动承认自己跟纪家的人特别是纪优阳有关系?

    “是啊,还是纪总主动跟我提起阿阳的,说阿阳是他弟弟,跟着过来,是为了照顾你们母子,还说这些都是他的主意。”

    看来,纪澌钧是为了她的名声着想才会这么说,不过,她没想到,纪澌钧居然会在德叔面前说纪优阳品行不好,这算不算是吃醋变着法子在德叔面前破坏纪优阳的印象?

    有时候远离了纪家那些纷争,从别人嘴里,她发现了另外一个纪澌钧,那是一个爱她,护着她却什么都不说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就是她记忆里的钧哥。

    心底荡漾着幸福的女人,听到跟前传来声音,眼眸抬起望着里屋,“德叔,你先回去吧。”

    “好,我先回去了,再不回去她又得闹腾了。”

    德叔回屋后,木兮也要回去,刚要提步木兮就感觉附近好像还有别人在盯着自己看。

    当她转过脸的时候,却什么都没看见。

    四处寻找那种困扰自己不久的疑感时,木兮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人在巷子尽头。

    没错!

    就是这抹白色的身影。

    木兮立即追过去。

    站在墙根后面的男人看到快步走来的木兮,立刻半蹲在地,利用一旁堆放的杂草挡住自己。

    蹲下的乔隐,看到不远处的地上多了一个倒影。

    乔隐的目光从男人的双脚往上打量时,被男人从口袋掏东西的动作吸引住了。

    那熟练的动作还有握法,一看就是——

    正在追人的木兮,视线被迎面走来的男人挡住,木兮急得摆动脑袋去看远处的人。

    看到木兮完没注意到他,男人掏出枪对着木兮。

    在厨房给木兮煲水的纪澌钧,听到保镖说木兮要见他,纪澌钧赶忙跟着人出来。

    出到院子得知木兮在德叔的家门口,纪澌钧一边整理袖口一边快步往外走。

    从院子出来,纪澌钧望见木兮的身影,刚要开口叫人就看到距离木兮不远站着一个头戴帽子墨镜和口罩的男人,对来人起了警惕的纪澌钧,提步跑向木兮。

    黄泥地不平,走了没几步木兮就被地上的石头绊到脚,整个人顿了一下,缓过神来的木兮无意间撞见对面的男人拿着枪对着自己,木兮吓得立刻后退躲开。

    “兮兮,小心!”

    没想到纪澌钧会出来,可是如果现在不解决木兮的话,已经打草惊蛇就不好再找机会了,男人迅速对着木兮开枪。

    “phut!”

    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在漆黑的夜离,子弹擦过空气射向木兮。

    纪澌钧抱住木兮后,本能的用自己护着木兮。

    在他转身的时候,木兮知道他要做什么,用尽自己的力气把纪澌钧推到安的地方。

    院子里的保镖听到动静纷纷出来。

    在纪澌钧和木兮拉扯的过程中,第一颗射向木兮的子弹毫发无伤,男人立即开出第二枪。

    把纪澌钧推倒后,踩空的木兮,倒在地上。

    “phut!”

    第二枪开出,被推开的纪澌钧,在抓住杀手和救木兮之中,只能二选一,纪澌钧毫不犹豫奔向木兮,用身体把人护住。

    摔坐在地的木兮,在第二声枪声过后,她看到纪澌钧就像神一样,一瞬间就出现在她面前。

    “嗯哼!”子弹射入体内时,男人皱着眉闷哼一声。

    看到他眉心皱了一下,木兮吓得赶紧抓住纪澌钧的胳膊要检查纪澌钧身上的伤。

    保镖出来后,兵分两路,一部份留下来保护纪澌钧和木兮,一部份去追人。

    “伤哪儿了?”

    看到木兮急哭了,纪澌钧忍不住想调侃木兮,“丫头,你差点就要做小寡妇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纪澌钧你以后不可以再做这种蠢事,你要是死了,你让我们母子怎么办。”

    纪澌钧把人揽入怀中,掌心摸着木兮的后脑勺,这一次他真得该好好感谢那个要杀木兮的人,如果没有这一次的暗杀,他还听不见,这小丫头那么在乎他说没了他怎么办的话。

    “纪总,已经吩咐人去追了。”

    “嗯。”

    纪澌钧拉着木兮从地上起身,起身后,并没有急着处理自己身上的伤,而是将木兮身上衣服的灰尘拍干净。

    看到纪澌钧的胳膊有血,还有一个窟窿,木兮一把抓住纪澌钧的胳膊,“还拍什么,你想死是不是。”这个纪澌钧,明明自己才是最需要人照顾的那个,却装的跟没事人一样,他就是什么都不跟她说,木兮气的抓着纪澌钧就往屋里走。

    “纪总受伤了,您轻点啊。”保镖还是头一回看到木兮生气,赶紧在一旁劝着。

    “我还不想做寡妇!”

    纪澌钧那看似严肃的脸,其实嘴角带着一抹微微上扬的笑容,摆手让保镖不要惹他的心肝宝贝生气,他自愿跟着他的小丫头走。

    木兮把纪澌钧带走后,半蹲在角落目睹一切的乔隐起身看着那已经有了保镖守在门口的院子。

    没想到纪澌钧为了那个女人连命都不要了,不过,那个女人为了纪澌钧也是不要命,看起来两个人还挺般配的。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刚刚那个要暗杀木兮的杀手到底是谁派来的?

    按道理说,应该不可能是唐坤,更不可能是董雅宁,为了弄清楚事情真相,乔隐立即给唐坤电话。

    木兮把纪澌钧带回屋里,四处给纪澌钧找药箱,找了半天发现什么都没有。

    保镖站在纪澌钧身旁,看木兮没找到东西回来,实在是担心的很,动手就要给纪澌钧处理伤口。

    “等等。”

    “纪总,再这样下去,您胳膊都得废了。”

    坐在红木沙发的男人,除了脸色有些苍白,神情都很淡定,“你说什么?”

    看来纪总这是因为受伤,听觉都不好使了,保镖微微提高音量,“纪总,得尽快处理伤口,不然您的胳膊就要废了。”

    回来的木兮,听到这话赶紧凑到纪澌钧身旁,“屋里没药,我出去给你买。”

    纪澌钧伸手将人抱到自己腿上,“兮兮,你别担心,他们会处理伤口的。”说着纪澌钧抬起胳膊示意旁边的保镖给自己处理伤口。

    忽然,保镖有种错觉,他家纪总不是听觉不好使,而是在等太太回来,用命去博同情呢。

    “很痛是不是?”捧着纪澌钧脸给纪澌钧擦汗的木兮,听到耳边传来剪衣服的声音,木兮想看看纪澌钧的伤,衣服剪开后,看到那血肉模糊的胳膊,木兮的眼泪瞬间滑落。

    “丫头,你的眼睛不是用来看这些的,是用来看我的,知道吗?”这种痛,他早就习惯了,不过,她为自己掉眼泪的样子,让对这点疼痛麻木的男人,想开口喊疼。

    “你还贫嘴,我警告你,下一回你再这样,我就……”

    “就什么?”背靠着沙发的男人,半条胳膊被血染红还一副闲情逸致的样子哄着小娇妻。

    “就不让小宝喊你做爹地。”纪澌钧要出事了,她怎么跟小宝交待。

    那小子,已经喊他做爹地了,不过速度快到他没缓过神来而已,纪澌钧笑了笑,“好了,下回要发生这种事情,我顶多不告诉你我伤哪儿了,好不好?”

    “你!”木兮气的拍打纪澌钧的胸口。

    “哎……”

    纪澌钧一声吃痛吓到了木兮跟一旁给纪澌钧处理伤口的保镖。

    当保镖正要跟纪澌钧道歉时,他就看到一旁的太太捂着纪他家纪总的脸正在关心他家纪总,“怎么了,是不是还有哪儿受伤了?”

    “可能流的血有点多,身体有点冷。”

    “我去给你拿被子和热水。”

    “那些不管用,治标不治本。”

    “那要怎么做,你告诉我?”木兮眼里除了担心以外毫无半点防备。

    男人那看似平静的眼里,背后藏着一些小心思,“丫头,你吻我试试看,身体说不定就热了。”

    一旁的保镖听到这话,不知道为什么,脸莫名其妙就红了,就连手上的动作都有点僵硬。

    可能是他家纪总有点不要脸,他被震惊到了。

    不好了,他发现纪总另外一副面孔,会不会因为知道太多,回去就被灭口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