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644章 让人心疼的四少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纪优阳语气平静,点了点头,“丁如意会去处理,你啊就好好顾着自己的身体,别管那么多。”

    “不行,我得回……”

    纪优阳的唇角下拉,一脸严肃看着骆知秋。

    想回去的骆知秋,看到纪优阳脸色不好看,这才没继续接着说下去,“好,我知道了。”

    纪优阳把水递给骆知秋,“库房的损失能用钱解决,但是你的身体出毛病了,那用再多的钱也无法解决,知道了吗?”纪优阳双手握住骆知秋打针的手,说话的时候,双肘抵在膝盖上,昂头看着骆知秋,“我就你一个妈了,你要出事了,我怎么办?”

    纪优阳的肢体语言让人降低戒备,说话的语气也是温和中带着那种出自内心的无助,一时间让骆知秋特别感动,也感觉到了自己以一个母亲的身份被孩子需要。不管这些话是真是假,至少纪优阳弥补了她心中所需要的东西,骆知秋笑着摸了摸纪优阳的脑袋,“少在我面前卖乖,你不是常跟在你小妈面前打转。”

    看到骆知秋笑了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有点像是吃醋,纪优阳低头,脸贴在握住骆知秋手背的手上,望着骆知秋的时候,纪优阳嘴甜喊了句“她是小妈,但你是我亲妈,我这辈子,只认你是我妈,也只做你一个人的儿子。”

    被纪优阳哄得心花怒放的骆知秋笑出了一脸皱纹,明知道纪优阳不简单,这一切有可能只是假象,但她仍旧无法抗拒想要做母亲的,骆知秋一脸满足摸着纪优阳的脑袋。

    这是她的儿子。

    真的会是她的儿子么?

    在纪优阳的陪伴下,打完针水的骆知秋,被纪优阳搀着离开诊所。

    往门口走的时候,迎面走来的男人和纪优阳对视上目光。

    骆知秋看到纪优阳顿了一下,顺着纪优阳的目光看向前望,望见一个身高和纪优阳差不多高大,面容俊帅三十来岁左右的男人,“老四,你认识他?”

    纪优阳笑了笑,目光直接扫过对面停下脚步的身影,“不认识,三妈,我送你回去吧。”

    “好。”虽然纪优阳说不认识,但是骆知秋却觉得对方看纪优阳的眼神有点奇怪,那种眼神看起来不像是不认识,反而像是关系匪浅。

    这个老四,交往广,男男女女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都认识,所以,骆知秋怀疑纪优阳和这个男人是认识的,或许是出于某些原因所以才假装不认识吧。

    在纪优阳说出“不认识”三个字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会莫名烦躁不舒服。【!abc小说网  …免费阅读】

    看着离去的背影,愣在原地的男人,直到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才缓过神来。

    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人,接电话的人语气特别冷淡,“哪位?”收回一直盯着纪优阳离去背影的视线,转身继续往里走。

    “沈先生你好,我是梁浅,我想约你出来吃个午饭,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把地址给我吧。”

    “好,那我们一会见。”没想到沈呈答应的那么爽快,和上回见面的态度截然不同,听这口气,难不成,这位沈先生跟心爱的人闹掰了,正在赌气,所以才愿意来见她?

    电话挂断的梁浅,握紧手里的东西。

    这一次,她一定要向纪泽深证明自己,她就算是不靠纪泽深,也能靠自己的能力保住梁家。

    ……

    景城汤家大宅。

    牌桌上,有放假在家陪女儿被叫回来的商陆,还有刚到公司就被call回来的汤家乐,坐在东边的汤家老太太一脸傲娇,左手拿着瓜子,右手打牌,“三筒。”

    “吃。”还没碰到牌,就被对面的人叫住,“杠。”

    好不容易做好牌,被截牌只能重新做牌了,老夫人深呼吸一口气盯着自己的牌看。

    “你们两个人,一点都不懂得尊敬长辈,和长辈打牌就得让着长辈。”说完后看了眼对面的被她们三个人压得死死的老夫人,“不好意思,我这两个孙子忒不懂规矩了一些,让你来了一上午,也没胡几回。”

    这个绍清圆,不就是在跟她较劲上回在医院打牌输了的事吗,还真像个小孩子,居然约了两个孙子来围攻她,老夫人叹了口气,没理会继续摸牌。

    哎哟,不敢说话了是吧,哼!

    别以为只有楚云依有孙子,她也有,不止有孙子,还有曾孙!

    一脸过瘾的汤老太太回眸看了眼坐在远处摇摇椅上抱着曾孙女正在看书的老头子,用力咳嗽一声“咳咳!”

    正给曾孙女讲故事的汤老爷子,听到咳嗽声立即起身,倒了一杯奶茶走向汤老太太,“小圆圆,来,喝奶茶。”

    旁边几个人,听到这个称呼顿时起鸡皮疙瘩。

    汤家老太太一脸矫情,接过奶茶,小口嘬了几口后把茶杯递回去,冲着一旁的人眨眼,撒娇的表情不输年轻的小姑娘,“人家突然想吃松子子。”

    汤老爷子笑着点头,“是,马上给你剥剥。”

    老夫人实在是受不了对面那个一把年纪脖子以下都埋进黄土爱作还有人陪着作的绍清圆,正好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起了,老夫人借接电话转移气氛,“喂?”

    在老夫人接电话的时候,接到丁如意电话得知纪公馆起火的管平正要赶去通知老夫人,就看到老夫人在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莱恩总管说话时语气有些着急,“老夫人,罗拉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身体大面积烧伤,正在圣母罗二院抢救。”

    听到罗拉出事了,老夫人的脸色有瞬间的焦急,但因为是在外面,老夫人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情绪,故作一脸平静,“知道了,我现在过去。”

    听到老夫人说话的语气,管平猜想老夫人应该知道了纪公馆的事情。

    电话挂断后,老夫人将眼前的牌直接往下盖,“我临时有点事情要忙,今天就先这样。”

    刚刚老夫人接电话的时候,大家都看出来老夫人着急的样子,只是汤老太太实在是咽不下那天被欺负的那口气,故意刁难老夫人,“你该不会是输了就想跑吧。”

    “我又不是你。”老夫人瞥了眼对面得瑟的汤老太太。

    什么意思?

    噢,她明白了,这个该死的楚云依在暗讽她牌品不好,顿时气炸的汤老太太用力拍击牌桌,“楚云依!你什么意思你。”

    这种场面商陆已经见惯不怪,从凳子起身后,商陆走向跑来的汤嘿嘿。

    “粑粑,老祖母的样子好可怕哦。”汤嘿嘿投入商陆的怀抱,抱着商陆的脸蛋蹭了蹭。

    “你有没有想要去的地方,粑粑今天放假陪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嗯。”汤嘿嘿想了好久,“我们去北城看外公外婆吧,好久没有去看过他们了,今天早上外婆还给我打电话,说想我了。”

    “好,那咱们回家接麻麻,一块去北城看外公外婆。”

    “嗯嗯。”汤嘿嘿一脸开心。

    汤家乐望着抱着女儿离开的商陆,又看了眼气急败坏的奶奶,左右不是,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汤家乐看了眼商陆,“那个,大哥……”想跟着走,又怕奶奶一个受不住,被气进医院,汤家乐只能拉住汤老太太的手,“奶奶,你别激动,小心身体。”

    汤老太太用手指着带着管平离开的老夫人,“楚云依,你别走,年轻的时候,你就比不过我,老了,你也不是我对手,你这个牌品不好,脾气又硬过牛皮的老太婆。”

    实在是搞不定奶奶这脾气,汤家乐赶紧求救,“爷爷。”

    正在剥松子的汤家老爷子直接装聋,看到场面不对劲,赶紧捧着东西离开,留下不知道怎么办的汤家乐。

    “这个楚云依,简直就是气死人了!不就是有个有本事的孙子纪澌钧,就眼睛长天上去了,一直在我面前炫耀,家乐,你也要努力,给我争口气。”想起每回聚会,提到js集团,听到别人称赞纪澌钧,这个楚云依那谦虚的样子,简直就是让人受不了!

    “奶奶,请放心,我一定努力。”他就是再努力几十年,也比不过纪澌钧,不过为了哄奶奶,只能捂着良心,说违心话,幸好只是比能力,不是比儿子,还好这个纪总还没结婚,万一纪总结婚还有了孩子,他真是要惨了,奶奶肯定会让他结婚生儿子把纪总比下去。

    在老夫人赶去医院的时候,快到纪公馆的骆知秋也接到了莱恩总管的电话立即让司机掉头去医院。

    骆知秋带着纪优阳赶到医院的时候,罗拉的手术已经结束了,大家只能透过窗户看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罗拉。

    老夫人语气严肃吩咐道“这件事一定要封锁住消息,不能让一些不良媒体大作文章。”

    “是,妈。”骆知秋一脸心痛望着窗里浑身上下包裹白色纱布的罗拉。

    老夫人看了眼一旁的莱恩总管,疾言厉色道“这件事,必须要查清楚真相。”

    “是。”他和罗拉共事数十年,就算是没老夫人的吩咐,他也会竭尽全力查清楚真相还罗拉一个公道。

    “妈,这边,我会安排个佣人过来照顾罗拉。”

    “嗯。”

    “来的路上,已经了解过库房受损情况,吩咐如意核查损失,尽快维修库……”

    老夫人脸色疲倦,像是没精力再去听别的话,挥了挥手让骆知秋别说。

    骆知秋能理解老夫人现在的心情,毕竟罗拉跟了老夫人数十年,两个人的关系早已超越普通的主仆关系,罗拉出事了,老夫人心情不好是正常,骆知秋深呼吸一口气看了眼管平,对着管平点点头,像是在告诉管平要照顾好老夫人。

    “夫人,我送您回纪公馆吧。”莱恩总管走到骆知秋面前比了一个手势。

    骆知秋的目光越过莱恩总管看向站在窗户旁边双手插在裤兜一直没说话的纪优阳。

    看着受伤的罗拉在发呆的纪优阳,注意到什么,回过脸就对上骆知秋看过来的目光,见骆知秋的眼神像是在叫他过去,纪优阳提步走向骆知秋。

    罗拉受伤全身被烧伤,如今生死未卜,想起这件事,骆知秋就后背发凉,伸手拍了拍纪优阳的胳膊,“老四,我先回去了,你也快去公司工作吧。”

    骆知秋对他的照顾越来越明目张胆,看来距离拿下骆知秋只剩下一小步了,“嗯。”

    莱恩总管临走的时候对着纪优阳点头,“四少,我们先走了。”

    “嗯。”

    骆知秋和莱恩总管离开后,纪优阳看到老夫人目不转睛盯着罗拉看,那微微颤动的眼神里好似还有泪花。

    那么一个心狠手辣,不顾念血肉亲情的人,此时却为了一个外人在掉眼泪,这样的画面,让恨老夫人的纪优阳心里产生了一丝丝的柔软还有羡慕。

    纪优阳从兜里拿出手绢,平时能言善道的他,此时却不知为何张口无话,手绢递过去的时候,见老夫人没接,纪优阳的手指用力夹紧手绢,手背碰了碰老夫人的胳膊。

    站在老夫人另外一边的管平,看不清纪优阳在干什么,但是看到一些动作,管平以为纪优阳又跟平时那样吊儿郎当招惹老夫人,老夫人这会心情不好,管平想制止纪优阳,在他刚走到老夫人身后时,就听到身前传来一声呵斥,“还处在这里讨什么嫌,还不滚。”

    看来真是他多管闲事了。

    不管平时关系有多好,毕竟,那只是“演戏。”是他入戏太深,忘记了在现实生活中,他到底有多讨人厌恶。

    纪优阳收回手里的东西转身离开。

    老夫人的呵斥声让纪优阳离开,也让停下步伐的管平看到纪优阳收回的手和手里的东西,管平眼神复杂看着纪优阳离去的背影。

    这个让人无论如何都喜欢不上来的的四少,此时却不知为何,让人有些心疼。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