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613章 老夫人说四少还是个孩子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四,不准没礼貌。”骆知秋做样斥责一句。

    这个纪优阳,摆明就是在针对她,懒得跟纪优阳浪费时间,赖太看着老夫人,“老夫人,说吧,这事您怎么给我们一个交代。”

    赖太声音落下,坐在老夫人扶手上的纪优阳忽然起身,像是看到什么劲爆的玩意,身子越过老夫人,伸手去拿桌上的手机,“哟哟哟,我说奶奶,该不会是你那么没公德心,去偷拍别人的艳照,让人找上门来了吧?”

    “不……”纪优阳拿着手机,仔细打量相片上的人,说话的时候挥着手反驳,“不不不,我奶奶那么有品格的一个女士,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不用问,绝对是魏胜勉那个小子干的。”

    看到纪优阳拿着手机,还仔细在看手机里的相片,赖毓媛觉得面子挂不住,上前拿回手机,“四少,这事与你无关。”

    “瞧你说的,什么叫做与我没关系,我是谁,我是纪家四少……”没等赖毓媛来拿,纪优阳就将手机丢回给赖毓媛,回到扶手坐着,搂着老夫人,说话的时候,身体往老夫人靠,“我可是长辈最宠爱的天子骄子,纪家唯一继承人,家里的大小事,哪件和我没关系。”

    “够了,老四,别跟个市井无赖之徒一样胡搅蛮缠。”老夫人虽然是斥责纪优阳,但是话里却一份怒气都没有。

    在赖太和赖毓媛看来,老夫人虽然是责备纪优阳,可却更像是做样子说说。

    本来不想理会纪优阳这些故意在羞辱她们母女的话,可老夫人的举动却激怒了赖太,赖太气的抱着胳膊换了一下交叠的双腿,“老夫人,看来这件事今天是谈不出一个结果了……”说到这里,赖太故意停顿了数秒给老夫人求饶她的机会,结果,老夫人却一句话都没说,就连一旁的骆知秋也不说话在喝茶,感觉颜面无存的赖太,蹭的一身从沙发起身。

    赖毓媛是看懂了,这纪家的人玩的是心理战术,人家在难题面前,淡定到就像是身外人,偏偏她的母亲就是受不住这种战术,三两下就激动起来,已经失去胜算了,赖毓媛担心母亲大吵大闹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快步来到母亲身旁,“妈。”

    赖太不顾赖毓媛的劝住,眼神凶狠看着老夫人,“纪老夫人,既然你不能还我们一个公道,那就别怪我们……”

    老夫人微微撅起唇瓣,特别无辜,“这事情才刚开始谈,你就无法冷静坐下来好好谈,我看,还是等你冷静下来,我们改天约个时间再谈?”

    好啊,这倒打一耙用的好!

    要谈是吧!

    行!

    赖太拉着赖毓媛坐回沙发,“既然这样,那就请老夫人给我们一个准确的答复。”肯定以为她们母女会就这样离开是吧?呵呵,她怎么会如这些人所愿。

    老夫人伸手拍了一下纪优阳乱扒她衣服布料的手,教训完人以后,老夫人看回赖太,“实在是不好意思赖太,对于这种负面新闻,可能是遇到太多了,大家都默认为是商业行为的炒作……”

    不等老夫人说完,赖太就激动到质问一句“那按照你的说法就是,是我故意编造了一出戏来敲诈你们纪家?”

    “不排除有这个可能对吧奶奶,电视上都是那么演的。”纪优阳点头同意。

    纪优阳的一句话,让心虚的赖太脸瞬间僵硬,为了证明自己是清白的,赖太怒气冲冲说道“老夫人,恐怕四少在这里,我们不好谈话,能否请四少回避一下?”

    纪优阳开始耍赖,昂头四处打量天花板,还和后头的罗拉聊天,假装刚刚说话的人根本不是他。

    “老四只是个孩子,童言无忌,如有失礼之处,还请赖太原谅。”老夫人回了句接着说道“言归正传,虽然澌钧这孩子,为人端正,沉稳,知轻重不会做出这种荒唐的事情,也无需做出这种事情,但我出于知情权考虑,还是问过澌钧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得知那晚,澌钧是在半山别墅过夜的,所以我更相信部分记者为了利益捕风捉影,胡乱捏造事情真相恶意挑唆我们两家关系。”

    孩子?

    都二十好几能做爹的人了还是个孩子?

    真是笑死人了!

    呵呵!倒是小瞧老夫人装傻充楞的本事了,推卸责任玩的够溜的!“记者拍到和纪总在房间的女人就是我家媛媛,怎么就成了木兮了?”

    “啊,是赖小姐吗?不可能吧。”老夫人看了眼骆知秋,又望了眼纪优阳,不敢相信这才是真的,“怎么就是赖小姐,不是说是木兮吗?”

    这回无可辩解了吧!赖太一脸得意看着老夫人,她倒要看看,证据摆在眼前,老夫人还怎么编下去!

    起身走到对面沙发坐下的骆知秋,听到这话心,之前怀疑纪澌钧和赖毓媛真有关系的假设就变得更加真实,如果真是这样……

    骆知秋抬眸看了眼对面的母女,心里开始忍不住担心起来,她心里假设的事情如果成真了,让这个赖毓媛进了纪家,以赖家人的个性,恐怕纪家的财产争夺大战会全面爆发,想要说话的骆知秋,更知道,此时自己说什么都不合适,搞不好会适得其反,无奈的骆知秋看了眼纪优阳。

    接收到骆知秋眼神的求救,纪优阳等了大约几秒,让赖太得瑟个够才开始说话“不对吧,我二嫂可是去过山海湖,怎么就不是她了,这相片也没拍到正面,你又怎么敢如此肯定就不是我二嫂?”

    听到纪优阳这话,赖太忍不住笑了,“有不下十个人能证明我们媛媛和纪总一块进入酒店,而且纪总接受采访的时候,也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他和我家媛媛一块回客房换衣服,我们可是有人证,不知道四少说得那么肯定,可否也有人证?”她就不信有!当天晚上,她可是买通了工作人员,完全没听说木兮去过,所以她敢肯定绝对是纪澌钧为了开脱编造的剧本。

    听到这话,骆知秋和老夫人都看着纪优阳。

    “是啊老四,你有证据吗?”老夫人询问道。

    纪优阳抖着右腿,含笑的眼神看了眼在静观其变的赖毓媛随后挪到赖太身上,“当然有,而且不止一个呢,前前后后加起来不少人吧,少说不下十一个,比你口中的十个还多一个,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前往山海湖调查。”看望完木兮从医院出来后,他就暗中调查过这件事,心中有把握,对付一个赖太绰绰有余。

    “你胡说!”木兮根本就没去过,肯定是纪优阳收买了人想要提供假口供,制造假现场。

    “你又没调查,怎么知道我胡说?难不成,你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纪优阳深呼吸一口气,右手搭在膝盖上,轻轻拍了拍,“我说赖太,现在是法治社会,凡事讲究证据,假的就是假的,不管演的再好,策划的再精密,那就是假的,这事,我二哥真是被冤枉了,搞不好,还替人背黑锅了。”

    心虚的赖太,听到这话,总感觉纪优阳暗指这件事是她策划的,还好,她聪明,有留证据,否则今天难堪下不了台面的就是她们母女了,赖太抢过赖毓媛拿在手上的手机,举起手机,这就是证据!“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到医院验明正身,看看到底是谁说谎!”

    虽说已经有心理准备,可是当母亲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赖毓媛还是有些难堪,伸手拉了一下赖太,“妈。”

    “媛媛,你别怕,妈绝对不会让人欺负你的!”纪澌钧想娶木兮,没门!

    “我可是跟我二哥一块离开的,至于你女儿和谁干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啊,一张照片就想让我二哥背黑锅,这随便拍张照片都能做证据的话,呵呵……”纪优阳挥手,语速自然,眼神嘲讽,“传出去,我担心那些要成纪家四少奶奶的女人,明天就能拿着照片把我们js集团的总部大楼绕三百六十八圈。”

    老夫人是有一句没一句,骆知秋更是从头到尾不吭声,说话最多的就是纪优阳,现在,她怀疑,老夫人明知道纪优阳对她不敬,还留纪优阳在这里,很有可能是故意纵容纪优阳搅局想要赖账,赖太勾起一抹冷笑,“好啊,好,很好!”

    赖毓媛一脸担心看着母亲,生怕母亲一怒之下会把木兮和纪澌钧结婚的事情说出来,到时让董雅宁难做。

    掌声鼓得特别响亮,“啪啪啪!还真是团结的一家人啊。”挽着包包的赖太绕着茶几,走到老夫人对面那头时忽然停下步伐,眼神凌厉扫视在座的人,“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给你们情面,我们法庭上见!”

    “妈,妈!”赖毓媛并不想和纪家撕破脸皮,她可是还要靠着纪澌钧稳住自己的位置,赖毓媛赶紧起身劝赖太不要冲动。

    一直不做声的骆知秋也跟着起身劝人,“赖太,有什么咱们好好说,老夫人也没说不给您一个答复,咱们现在不是正在了解事情。”

    “少给我惺惺作态你这个戏子!”想起赖广海那家伙每次看到骆知秋就笑意意,赖太心里憋不住那股气,一把甩开骆知秋的手。

    被羞辱的骆知秋,并未生气,而是继续上前劝赖太。

    赖太用手指着上来的骆知秋,“这里没你的事!”脾气火爆,目中无人的赖太,并不怕骆知秋这个空壳子,骂了以后,一把拉住赖毓媛的胳膊,“媛媛,咱们走。”

    “等等。”

    刚迈出二三步,就听到身后传来老夫人的声音,赖太在心里勾起一抹笑容。

    看来,老夫人还是怕了,担心没了赖家的支持,拿不下海域项目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