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612章 请你对我尊重一点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时在郊区别墅的书房里。

    纪泽深坐在办公椅,桌上摆着几部电脑,办公桌上堆放着高高的文件,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李泓霖和李一川熬了一夜的通宵在审核这四年来的所有公司各部门的档案复印件。

    花了一晚的时间,连半年的份都没看完,累的直打哈欠的李泓霖看了眼一旁还剩三车的半年份文件。

    “叮铃铃……”放在桌上的铃声响起,让严谨又紧绷的气氛稍微有了一些放松。

    看到来电显示人,李泓霖拿起手机立刻走向纪泽深,坐了一晚,腿麻,起来的李泓霖不小心撞到茶几。

    李一川手快扶住桌上高高叠起的文件,目光平静继续看着文件。

    绕过办公桌,将手机递给纪泽深,“纪董,我想是木小姐打来的电话。”

    听到这话,脸色疲倦的纪泽深,眼里多了一些精神。

    在纪泽深接电话时,李泓霖看时候不早了,就让人去准备早餐,吩咐完又回到沙发继续审核文件。

    “小兮,早,听说钧子在那边陪你,昨晚睡得还好吗?”

    纪泽深的语气听起来特别精神和开心,让木兮无法透过语气察觉纪泽深的内心想法,“挺好的,对了,深哥,监护权的事情……”

    哪怕熬了一夜的通宵,劳心伤神,但他的判断力并没有被疲倦吞噬,至少他能听出来,木兮的语气已经出现的动摇,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木兮可能会……

    “我会尽快拿回那份协议。”

    真正该反思的人应该是他,如果不是他太大意,以为签了协议这件事就肯定能成,又岂会让钧子把东西拿走,导致现在事情有变化,哪怕心里再想得到她们母子,也不能在她面前操之过急,“监护权的事情慢慢来,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钧子在那边,深哥不方便过去,你要照顾好自己。”

    “嗯,我会的,对了,深哥,阿浅最近怎么样了,她怎么都没跟我联系,我很担心她。”

    提起梁浅,纪泽深心里就特别不满,只是,他没想到梁浅会没跟木兮联系,“对不起小兮,其实梁小姐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她去哪儿了?”梁浅性情高傲,又很顾家,怎么会愿意一直呆在外面,其实她早该料到会有这一天。

    “应该是回梁家了,我听说她母亲跟高博文有来往,前些天,梁浅还和她母亲一块去过高尔夫球场像是见什么人。”

    “这就麻烦了。”木兮语气担心,“深哥,我先给阿浅打电话。”

    “好。”

    电话挂断后,那个看似平静的男人,却硬生生将手里的铅笔掰断。

    见纪泽深挂了电话,李泓霖起身走来。

    余光掠过走来的身影,纪泽深动作自然将手里的东西丢进垃圾桶。

    来到纪泽深面前的李泓霖,并未看见纪泽深刚刚手里的动作,见纪泽深脸色不错,以为纪泽深和木兮谈的还可以,“纪董,木小姐怎么说?”

    “监护权的事情,暂时不用管,对了,你也不用派人过去,让所有人都撤回,就让钧子陪着她,毕竟,她和钧子都结婚了,如果钧子真的能给她幸福,我是祝福她们的。”

    之前纪董可不是这种反应,听到木小姐和纪总结婚,纪董是喝酒买醉,怎么现在表现得如此平静,还愿意祝福木小姐和纪总?

    纪泽深见李泓霖还站在自己办公桌前,语气疑问“怎么,还有事?”

    “噢,我让厨房准备了一些早餐,纪董吃过早餐以后,休息一下吧。”

    “我不饿,你和李一川去吃早餐,晚饭以后接着继续。”

    “是。”

    纪泽深发话以后,李泓霖和李一川都离开了书房,独留纪泽深一人在书房。

    男人疲倦的面色上,还有一双挂满血丝通红的眼睛,路过书架,走到酒柜,取了一瓶酒,几杯下肚后,纪泽深端着酒杯走向自己书房里,挂着画的那一面墙壁。

    望着画中的女子,那双泛着血丝的眼睛逐渐被深情占据。

    见相片上沾了一些灰尘,男人抬起手轻轻擦拭画框上的玻璃。

    “你可是深哥的宝贝,深哥绝不允许你沾上一丝的灰尘。”指尖来到画上女人的脸颊上面,流连忘返隔着玻璃抚摸着女人的容貌。

    画上的女人,依偎在男人怀里,那满天的星野,让气氛美得不像话,此时这幅画,已经变成了一副活生生的画面出现在男人眼前。

    明明是摸着冰凉的玻璃,可他却感觉自己抚摸的是女子的容颜,就连空无一物的怀里,也像是多了一个人。

    那美好的气氛不言而喻,让人浑身放松,就在他准备吻上女子的唇瓣时一张脸出现,让他瞬间回到现实。

    “砰……”

    伴随着一声玻璃被掐碎的声音,男人也看清了,在自己面前的只是一副画而已。

    在书房门口没有离去,等着早餐过来的李泓霖,听到书房里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吓的立刻推门,“纪董,出什么事情了?”

    男人动作自然,将被鲜血和红酒染红的手挪到身后,“没事,我不用早餐,要回房间休息,你也回去吧,不用再守着。”

    “是。”虽然纪泽深说没事,但李泓霖还是嗅到空气中传来的酒味。

    也许,他刚刚并不该推门而入,似乎,他的出现撞破了纪董内心的秘密,让纪董有些尴尬。

    看来,纪董的平静只是为了应付别人,内心还是很在乎这件事,哪怕他用工作的事情去麻痹纪董的情绪,但是只要纪董闲下来,还是会借酒消愁。

    也许,真的该给纪董大醉一次,彻底发泄出来才行。

    李泓霖没有再守着,吩咐所有人退出二楼,给纪泽深留一份空间。

    ……

    寻夏借着回纪公馆住,要整理房间为由,一直待到中午,快到中午的时候,寻夏就看到楼下忙碌装饰纪公馆的佣人已经停下手上的工作,没一会就看到在花园的老夫人也回来了,莱恩总管跟老夫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匆匆往外走。

    “骆知秋呢?”

    正在寻找骆知秋身影的寻夏,没一会就看到骆知秋一脸笑容招呼赖太和赖毓媛进来,后面跟着进来的莱恩总管还带着几个提着东西进来的佣人。

    在骆知秋的带领下,赖太进到客厅,望见坐在单人沙发,衣着华丽的老夫人,赖太没等骆知秋招呼,就自己上去,“老夫人,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怎么样?”

    老夫人将放在膝盖上的书合上,“庆幸我心态好,所以过得比别人预想的好。”

    没想到老夫人说话会那么直接,赖太面色有些尴尬。

    后面过来的赖毓媛笑着圆场,“老夫人,您也在看四大名著吗?”

    老夫人笑着拿起手里这本色调严谨的史书,“四大名著那些大戏我已经看腻了,现在在看这本……”老夫人动了动镜框。

    站在老夫人身后的罗拉,提醒一句“是清代后妃宫廷生活。”

    “噢,对,我现在在看这些,别人是怎么琢磨别人心思过日子的书。”老夫人把手里的书递给罗拉。

    为什么,她觉得这个老夫人说话总是像在含沙射影些什么呢,赖太假装自己根本没在意有这回事,笑着坐下,“老夫人,还真是好学,简直就是年轻人的楷模,活生生的演示出,什么叫做活到老学到老。”

    “是啊。”老夫人深呼吸一口气,说话的时候语重心长,“我都一把年纪了,电视上那些情情爱爱看了不下百场,看腻了,这娱乐新闻吧,有些又写的太离谱,不想看那么多人心险恶的事情,只能从书里寻找一份平静。”

    看来,她猜的果然没错,老夫人从进门第一句话就是在暗指什么,既然老夫人都敞开说了,那她就无需顾忌什么,赖太一改入门前时的客气,一副把纪公馆当作自己的家,坐姿自然,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霸气,“老夫人,我们母女今日前来,为的是前些天在山海湖的事情。”

    赖毓媛对着端茶上来的女佣点头道谢后没有表态,继续静观其变。

    为了照顾宾客,骆知秋一般是选择坐在前来宾客地位较高的人旁边,骆知秋看了眼沉不住气的赖太。

    “嗯。”老夫人语气平静说话,伸手端起桌上的咖啡。

    见老夫人如此淡定的样子,赖太更是沉不住气,“老夫人,我对你们接受采访的行为感到很不满,纪总毁了我们媛媛的清白,如今却让木兮代包,这件事要是搁在你身上,你受得了?”

    老夫人听到这话,微微皱起眉心,认真想了几秒后,特别无奈回了句“身为母亲的我,至今还没遇过这种事情,以后也不会遇到,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的问题。”

    本以为,仗着海域项目的事情,老夫人多少会有所忌惮,没想到,老夫人居然一点情面都不给她,和初次见面时,皆然态度不同,觉得自己受到不重视的赖太,为了挽回胜算,说话的音量一度提到最高,“外面的人不知道事情真相,但我是知道的,因为我是目击证人,我亲眼所见事情的真相,我是绝对不允许,有人占了我女儿便宜,又不认账,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老夫人,这件事怎么给我们赖家一个交代。”

    赖太的声讨落下,点开相册的手机丢到桌上。

    老夫人瞥了眼相片上,赖毓媛抱着被子狼狈不堪坐在地上,床上还有血迹的相片。

    一旁的骆知秋同样也看到了这个相片。

    相片看起来不像是作假,而且赖太如果没有十足把握,也绝不敢登门亮出这些所谓的证据,难道说,这一切都是真的。

    就在气氛陷入僵局的时候,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

    “搞什么,哪个大嗓门,在嚷嚷个不停,我进门就听到了,能不能有点觉悟,顾及下形象,不……”来到莱恩总管身后的人,揽住莱恩总管的胳膊,“这不是形象,这是教养的问题。”

    被人羞辱一通的赖太瞬间尴尬,气的瞪了眼走来的男人,“我说四少,请你对我尊重一点。”

    “哟,原来是赖大姐她妈……”纪优阳丝毫没有收敛身上的脾气,绕过所有人来到老夫人身后的沙发,“赖大姐也来了?”坐到老夫人沙发扶手的时候,纪优阳搂着老夫人的肩膀,“奶奶,都怪你,没说家里来客人了,我还以为哪个精神失常的疯子跑到咱们纪家来大喊大叫,影响咱们纪家的形象。”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