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603章 太殷勤就是动机不纯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丛韬翻开文件,看到文件上有些需要巡查的项目内容,大概就是类似以前仓库盘货做记录,不过,要在下班前完成这几个卖场巡查,恐怕光靠他一个人有些难,“还有谁跟我一块去?”

    对方一脸不耐烦,好像丛韬问多一句都回耽误他宝贵的时间,“没有提醒,就是没有,不要一直问,我很忙。”说完后就拿着文件离开。

    从他来到这个运营部以后,他就感觉自己像个外来人口与这些人格格不入,除了运营部的负责人在管理层的时候,因为经常开会和私下聚会会碰面算老相识以外,运营部的其他人似乎都不欢迎他的到来,几乎每个人都是一边走路一边说话,恨不得少说一句是一句。

    这巨大的工作环境反差让丛韬脸色特别难看,坐在位置上多叹一口气,都担心自己会耽误时间无法完成工作,丛韬翻出出差单,在手速飞快填写出差单时,丛韬忽然笑了。

    他连自己手上的事情都没时间做完,居然还想帮纪总解决问题?

    再说了,他现在就是一个谁都能差遣的小职员,又有什么资格跟对方的负责人谈这件事,谁会买账?

    越想越觉得自己刚刚给纪总打电话时特别像个小丑,丛韬摇头叹气脸上是对自己看不清状况的嘲笑。

    纪澌钧电话挂断后,立刻给南丰璇打电话。

    看到纪澌钧挂断电话,再次想提醒纪澌钧的费亦行看到纪澌钧在打电话,又再一次收声看回前方,仔细听着后头的谈话内容。

    南丰璇开着车回市区的路上接到纪澌钧打来的电话,一头雾水,“什么?亚维和sy合作?”

    身为这次项目合作的主要负责人的南丰璇居然不知道这件事,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如此重要的事情南丰璇居然不清楚,那就是对工作有疏忽,“南总,请尽快确认这件事给我一个答复。”

    “抱歉,是我这边的疏忽,马上就处理。”电话挂断后,南丰璇立刻给南清和打电话了解这件事。

    沈佳楼正门人多,一般都是在后门进入,车子靠边停下后,费亦行来到后排,看到纪澌钧下车后,语气关心问了句“纪总,需要我去跟进这件事?”

    “了解清楚是怎么回事,负面新闻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看到有什么新闻出来动摇集团股价。”

    “是。”不清楚前因后果的费亦行在跟着纪澌钧进去时给卓翰危打电话了解这件事。

    老夫人说想听戏,可是外面实在是太多人了,又担心这两天的负面新闻会让她们现身引起轰动,骆知秋便点了包房唱戏,安排了一男一女进来房间唱戏。

    大家在听戏,坐在一旁骆知秋看到包房门开了条小缝隙,坐在老夫人旁边的罗拉要起身过去处理就被骆知秋挥手打断,骆知秋还没起身,一旁的丁如意就眼疾手快,“舅妈,您坐着吧,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骆知秋要去那很正常,可丁如意抢着要去,未免就管过头了,毕竟这才刚结婚,想要表现那很正常,可这事事抢着干,太殷勤就容易成了动机不纯,罗拉有意提点一二句,只是话没出口就被骆知秋打断,“也好。”

    既然骆知秋同意了,那丁如意便起身出去。

    远处的纪佳梦正抱着胳膊在听戏,看到对面那几个窃窃私语不知道说什么的人,总觉得她们背地里在说自己坏话,当看到丁如意走去的方向,门口开了一条小缝隙,门口的保镖站在那里等着,纪佳梦就大概知道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处理,因为这样的画面,时常都能看到,只不过一直都是骆知秋去应付,现在居然让丁如意去了,本就对丁如意出身不满的纪佳梦,更是鸡蛋里挑骨头,嘀咕一句“什么玩意。”

    保镖看到丁如意出来,将门推开,后退两步。

    出来后,丁如意顺手将门带上,问了句“什么事?”

    “纪总来了。”

    “知道了。”想起之前跟着出来,骆知秋知道纪澌钧要来,都会叫人安排纪澌钧要吃的东西,为了表现出自己并不比骆知秋差能面面俱到,丁如意转身看了眼守在不远处的服务员。

    接收到丁如意视线的服务员提步上前笑着询问一句“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菜单给我一下。”

    “好的。”服务员从口袋掏出一张陈列数十种菜品的菜单以及一只铅笔递给丁如意。

    虽然认识纪澌钧那么多年,可她和纪澌钧相处的时间并不多,纪澌钧喜欢吃什么,她总觉得自己知道,但是当真的要点菜才意识到,自己压根连一道菜都说不出来。

    努力回想之前餐桌上的东西,才东凑西凑选了几样,最后一样是她特别有信心的,“再准备一杯……”算了,现在要也未必能在这种地方短时间找到那么高级的咖啡,“随便一种,只要是手磨咖啡就行了。”反正纪澌钧会不一定会喝。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咖啡。”随便那种手磨咖啡也没有。

    听到这话丁如意忍不住笑了,“没有,那就去准备,为客人服务,不是你们酒楼的宗旨吗?”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服务员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年轻的男人声音插了进来,“没问题,马上安排。”

    丁如意这才满意离开。

    服务员一脸担心看着身旁的男人,“主管,我们这里不提供咖啡,这样做是有违规定。”

    “你去外面买一杯速溶咖啡,我自有办法应对。”

    “啊,速溶咖啡?可是她说要手磨咖啡,我看她的样子,当时可能还有别的要求没说。”

    “按我说的去做就行,其他的你不用操心,总之今天,这间包房也会是ok状态结束服务。”

    “那就万事拜托你了主管。”

    男人点了点头,看到有人过来,催促服务员快去买咖啡。

    服务员刚离开,男人就看到过来的人,双手放在身后跟对方点头打招呼,“下午好,欢迎光临。”上前为纪澌钧开门。

    低头看手机的纪澌钧,听到开门声,余光掠过开门的人,“谢谢。”

    因为有人过来,哪怕眼前这个人是沈佳楼的工作人员,但费亦行看对方的眼神仍旧保持警惕,当他看过去的时候,对方的长相让费亦行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心。

    怎么觉得,眼前这个人好眼熟,像是在哪儿见过,但是一下又想不起来?

    “不客气,祝您愉快。”纪澌钧进去后,男人看到费亦行还盯着他看,露出标准的服务笑容,“客人,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谢谢。”确定自己没看过对方,或许是大众脸长得像谁罢了。

    男人笑着将包房门关上后回到他该站的位置继续站着。

    纪澌钧踏入包房时,包房里正唱着戏大家都听得入迷,冷着脸的纪澌钧一进来,整个包房的气氛都变得严肃让人无法放松。

    骆知秋看到纪澌钧进来,是那种习惯性的从位置起身。

    骆知秋一起身,除了老夫人以外,纪佳梦和丁如意也跟着起身,只不过起身后,纪佳梦就立即拉着一张不情愿的脸坐下,而丁如意则是和骆知秋一样规矩站着。

    纪澌钧来到老夫人对面,直接挡住了老夫人看戏的视线,老夫人瞥了眼纪澌钧,“自个找位置坐着,别挡着我看戏。”

    他可不是来陪老夫人听戏,也不想在外人面前演戏,目光看向一旁的骆知秋,“叫她们散了。”

    “雅宁姐还没来,要不,等她来了再叫她们散……”骆知秋的话音落下时,包房门就传来敲门声,接着包房门被推开,董雅宁拎着包包进来。

    “雅宁姐。”骆知秋一脸笑容跟董雅宁点头打招呼。

    没想到纪澌钧居然也在这里,看来骆知秋没有骗她,是有要紧事商量,董雅宁跟在座的点头打招呼后就来到纪澌钧身旁和老夫人打招呼,“老夫人。”

    人到齐了,那就是一出戏,也无需再听别人唱戏,老夫人挥手示意戏台上的人可以走了。

    丁如意来到董雅宁旁边,双手搭在董雅宁胳膊上,“快坐吧。”

    “好。”董雅宁跟着丁如意走的时候,还伸手碰了碰纪澌钧的胳膊,“你也找地方坐下吧。”

    “嗯。”纪澌钧应了一声。

    一个年迈拉二胡的长者和一个二十一二出头的年轻女人从台上下来时,路过纪澌钧身后,年长的走在前面,后头那个女人的手绢掉了,正好飘到纪澌钧的皮鞋旁边。

    女人一脸歉意快步来到纪澌钧面前,“对不起纪总。”

    纪澌钧看了眼那个女人。

    对方的脸瞬间红了,还羞答答愣在那里看着纪澌钧,好像等着纪澌钧帮她捡手帕。

    包房里的其她人也看着这边。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纪澌钧会捡起手帕的时候,纪澌钧修长的大腿直接迈过地上的手绢,走向老夫人旁边那个没人坐的位置。

    没想到纪澌钧居然直接就走了,看到那个女人脸上尴尬的脸色,纪佳梦顿时觉得心里特别痛快,面对这种女人就该用举动狠狠打脸她们贪慕虚荣的脸。

    女人脸色难堪,捡起地上的手帕后赶紧离开。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