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595章 原来是她干的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寻夏从江山一号离开后,立即赶往南昌荣那边,在去的路上还特地给南昌荣打电话,试探下口风,没想到南昌荣没接电话,坏拽着激动又担心的情绪,寻夏一路飙车,赶到停车场后,正准备下车,就注意到有几部警车停着。

    下车的时候,寻夏的眼睛看了眼那几部车。

    警车在这里,难道邓伟强没有骗她,真的把周德海和王寿强搞定了?

    心中暗喜的寻夏嘴上的笑容难以掩饰,就连步伐都变得轻快。

    此时,总统套房里,警察坐在沙发上,陪同的还有度假村的负责人。

    站在南昌荣身后的王寿强,表面风平浪静,但内心的情绪却波涛汹涌,害怕到瑟瑟发抖。

    “南董,根据排查,我们锁定了这一名嫌疑人,他是刚出狱没多久,身上有案底的邓伟强,我想了解下,您是否认识这位嫌疑人?”

    南昌荣捡起警察递来的相片,看了数秒后,轻轻摇头,“我不可能会认识他。”说着把相片递给身后的王寿强,“阿强你看看,你认不认识这个人。”

    “是。”王寿强弯腰伸手接过相片,在看到相片的第一眼,王寿强就认出来了,相片里的人确实就是当时自己看到那个把周德海拖入房间的凶手,只是他实在是记不起来自己除此之外有见过这个人,可能这个邓伟强是被那些人买通的杀手吧,“没见过。”

    生怕警察查案,牵扯出某些事情,王寿强开始转移话题,“海哥平时跟人无冤无仇会不会是谋财害命?”

    “从眼下来看,确实像这样,但具体的原因有待调查,接下来的调查当中,有可能还需要二位配合。”

    南昌荣满脸威严,言语中带着愤怒,“这件事,绝对要查清楚,我倒要看看这个邓伟强是吃了什么东西,居然敢动我的人。”

    “南董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查清楚。”说着警察从位置起身,好像要离开。

    看到人要走,南昌荣也起身,“麻烦大家了。”递了眼给王寿强,“阿强,送几位警官。”

    “是。”

    王寿强上前比了一个请的手势送人出去,把人送到电梯口的时候,几个警察就笑着点头说道“不用客气了,送到这里就可以,这位邓伟强是惯犯,如果有他的消息,或者是有什么线索,请及时拨打我们电话。”

    “好,我会留意的。”王寿强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把人送走后,在回房间的路上,王寿强双腿发软,当酒店的工作人员查房,察觉到不对劲报警后,他就知道事情瞒不住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当时他所在的那片区域刚好是监控四角,否则他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王寿强回到套房的时候,看到度假村的负责人带着几个下属正在跟南昌荣道歉,还被南昌荣训责了一顿,最后被赶了出去。

    人离开以后,南昌荣拿着手机走向阳台。

    刚刚为了配合调查录口供,占用了不少时间,有些尿意的王寿强和南昌荣打声招呼便去了洗手间。

    酒店发生了这种事情,南昌荣正要给寻夏打电话,通知寻夏不要过来以免有危险,电话还没打就有电话打进来,打电话来的人是南丰璇。

    “喂,老二。”

    “爸,我刚刚接到消息,说有警察和法医都过去了,出什么事情了?”

    虽然刚刚表现出很愤怒要为周德海讨回公道追查邓伟强,但现在南昌荣说话的语气却很平静,像是在处理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海哥被人捅死在房间,警察正在调查事故死因。”

    “知道了,幸好知道这个消息的记者是认识的人,已经把消息压下来了,我还有十分钟就到度假村。”南丰璇说话的语气和南昌荣一样,干练不拖泥带水。

    “其他的,见面再聊。”

    电话挂断后,南昌荣刚转身,就听到一阵急忙的脚步声“爷爷,爷爷……”

    眼前一道身影飞奔而过,从洗手间出来的王寿强嘀咕一句“那不是大小姐吗?”怎么那么慌张的样子?有些担心的王寿强提步跟过去看情况。

    “锦书啊,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南昌荣看到寻夏脸色着急,语气关怀询问一句。

    寻夏抓住南昌荣的胳膊,说话的时候眼睛看向四周,没有周德海和王寿强的身影,上来的路上酒店工作人员议论,说楼上的贵客死了,看来事情是真的,“爷爷,我听到了消息,德叔和强叔怎么就会出事了,到底是谁干的?”

    听到这话的王寿强猛地顿住脚步。

    什么叫做“德叔和强叔怎么就会出事了?”就算是有人说,也不可能乱传说死了两个人,怎么大小姐就会说他和海哥都一块出事了?隐约察觉到哪儿不对劲的王寿强心里思索着到底是哪儿不对。

    “你别担心,阿强没事,就是海哥死了。”

    什么!王寿强那老家伙没死?

    这个邓伟强居然敢骗她!意识到自己被人戏弄的寻夏暗暗咬牙恨不得把邓伟强宰了。

    看到寻夏不说话,南昌荣摸了摸寻夏的脑袋,“乖孙女,怎么脸色那么差,是不是被吓到了,别怕,有爷爷在没人敢伤害你的。”

    反应过来的寻夏装的一脸害怕投入南昌荣的怀抱,“有爷爷在,人家才不害怕,只不过是担心爷爷的安危。”

    “爷爷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怕这个区区的毛贼?这种屡教不改,放出来又闹事的人,爷爷绝对不会放过他。”

    哼!当时她就是想着让邓伟强把这两个人宰了,然后被监控拍到被抓,最后绳之以法,虽然邓伟强那家伙跟她耍心眼没杀成王寿强,至少已经暴露了身份,成了过街老鼠,这就是跟她耍心眼的下场!“爷爷,你可千万别放过这个邓伟强,一定要为德叔讨回公道。”

    南昌荣顿时疑惑了,反问一句“你怎么知道杀海哥的人就是邓伟强?”

    寻夏的笑容瞬间僵硬,完了,她是不是不小心泄露了什么?急得寻夏掌心都出汗了,“因为,因为我刚刚在楼下遇到警察了,我听他们说的。”还好,她上来的时候,真的有遇到那群警察。

    南昌荣望着寻夏僵硬的笑容,勾起一抹笑容,“不说这事了,陪爷爷一块喝下午茶,一会你姑姑也来。”

    还好南昌荣没有追问下去,看样子也没有怀疑什么,犹如逃过一劫的寻夏松了一口气,“是,爷爷。”真是够讨厌的那个南丰璇,哪儿哪儿都有她。

    也对,老公没了,一个人带着儿子,为了母子日后的打算,不讨好南昌荣等着瓜分南家的财产还能做什么?

    真是够不要脸的,把儿子带回来沾着南家的光活着。

    在南昌荣揽着寻夏肩膀去喝下午茶的时候,站在某个角落的王寿强,后背的衬衫被冷汗浸湿。

    那双充满恐惧的眼神望着前方,眼神里的焦急让王寿强无法站立只能靠着墙根。

    没想到,当初他担心的问题真的成真了。

    因为那件事,海哥死了,下一个就是他。

    他得想个办法逃过这一劫才行。

    王寿强颤抖的手掏出手机,打电话的时候因为紧张不断吞咽唾液。

    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他母亲年迈的声音“阿强啊,你不是说在开会,忘记带文件了,不方便接电话,让淑芬直接过去找你吗?”

    什么?居然有人冒充他打电话。看来已经有人对他的家人动手了,王寿强反复暗示自己要冷静,“妈,出事了,你马上给淑芬打电话,告诉她离开景城,我这边办完事立刻过去。”

    王寿强的母亲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表现出比王寿强还镇定的态度,王寿强坐在那个位置得罪了不少人,她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会来得那么突然,“阿强,你放心,这边我会打点好,你自己注意安全,我带着淑芬去国外投靠老大,我们在那边见。”

    “知道了妈,家里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

    电话挂断后,王寿强双腿在发抖,弯着腰,手搀着膝盖,反复提醒自己要冷静,绝对不能自乱步伐。

    “强叔,你这是怎么了?”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吓的王寿强眼睛瞪大,听着那接近的脚步声,王寿强害怕到满头大汗,头脑发乱的王寿强急中生智,用手捂着胸口,加重喘息的声音“我这,我这,我这身体一到换季老毛病就发作,让我歇歇就好了。”

    “强叔,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寻夏走近王寿强,准备伸手去搀扶王寿强。

    王寿强摆了摆手,“不用了,要是让其他人看到我身体不行,我担心会有人议论纷纷,我不想给南董添麻烦。”起身后,望着眼前一脸笑容特别天真善良的寻夏,“大小姐,你怎么来了?需要我通知南董吗?”

    刚刚找了借口来上洗手间的寻夏,看到王寿强靠着墙壁在角落,还以为王寿强偷听到什么,看王寿强的眼神,不像是知道什么,是她多虑了,“不用了,我和爷爷已经见过面了,强叔啊,这身体是最重要的,你可要保重身体,爷爷身边剩下的得力帮手不多,你可是老臣子,别太拼命了,该休息就好好休息,如果你不好说,那就由我跟爷爷说,放你一个月假期让你休养生息。”

    “大小姐,真的很谢谢你那么多年以来一直对我们的关照,我真的很感动。”说着王寿强的老泪都出来了。

    这王寿强,可是只老狐狸,别看他感动到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说不定就是为了讨好她故意演出来的戏,“强叔,从我回到南家,对我最照顾的就是你了,我可是把你当作我亲叔叔看,我也不想你有事,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跟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谢谢,大小姐。”王寿强深呼吸一口气,顺了顺气,“我现在好多了,没别的我就先过去工作了,我身体还行暂时不需要休息,如果我撑不住的话,再跟您说吧。”

    “好,那您保重。”寻夏点了点头。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