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557章 姜轶洋为什么不告诉纪总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电话挂断后,保镖就接到纪泽深打来的电话,要给木小宝办转院手续。

    夏明义进来的时候,看到保镖正在收拾东西,问了句“发生什么事情了?”

    “给宝少爷转院,转到圣母罗二院。”

    “可是,宝少爷才刚醒,身体很虚弱,转院的话恐怕……”

    “小夏夏,我没事,能坚持。”既然risun深叔叔要保镖给他转院,应该是考虑到这个医院不方便见面。

    他当然知道宝少爷很坚强,从醒来到现在都没哭过一声,“那我去办理转院手续。”

    “麻烦你了小夏夏,我和妈咪说转院的事情。”

    “知道了。”

    夏明义离开后,保镖开始收拾东西。

    坐在床边的木小宝,拿出手机给木兮发信息,又给老夫人发信息问候老夫人。

    纪公馆。

    和寻夏从客厅离开后,那阵不适的感觉再次浮现。

    搂着木兮胳膊的寻夏,看到木兮一直用手去捂嘴,看到木兮不寻常的反应,寻夏想起在楼梯间看到木兮和夏明义秘密的那次。

    难不成,这是要发作了?

    “你不舒服吗?”询问的时候,寻夏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木兮打量,不放过任何一点可疑的迹象。

    “可能是没睡好,有点不太舒服,我去下洗手间,洗把脸就好了。”

    赶紧去,赶紧去,这样她就能跟上去看看木兮是不是在打针,“那你先去吧,我去楼上换套衣服。”

    “好。”

    木兮抽回手,步伐飞快朝公共洗手间走去,本来想去次卧,但是现在她贸然进入次卧的话,说不定会被当做小偷栽赃陷害,木兮快步下楼梯,身体那阵不适感越来越强烈,导致她走路时,搀着栏杆的手都是颤抖的。

    一楼客厅。

    莱恩总管拿着本子,在记录骆知秋的吩咐。

    “安排在后花园做采访,另外让保镖守住每一个角落,绝对不能某些记者擅自闯入其他不开放的地方。”

    “知道了,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了,去安排吧。”

    “是。”

    莱恩总管对着骆知秋点头后退。

    把记者安排好了,她还得去厨房看看,接待记者用的茶点准备的怎么样,骆知秋转身走了几步,就看到木兮跌跌撞撞的身影。

    这是怎么了?

    出于担心,骆知秋眼睛一直看着木兮。

    木兮从楼上下来后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在骆知秋提步要过去看看究竟的时候,就看到寻夏鬼鬼祟祟跟在木兮后头,看到这个画面,骆知秋更是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感到好奇。

    木兮冲进洗手间后,把洗手间的隔间门关上,刚关上门,体内就犹如翻江倒海一般难受,甜腥的味道开始从喉咙涌上,蔓延在唇腔,引起她反胃,“呕——”

    “呕——”干呕了半天,什么东西都没吐出来,在木兮伸手去擦嘴边的时候,摸到嘴角有湿热热的东西,木兮愣了一下。

    缓缓将刚刚擦过嘴边的手挪到眼前,手背上那鲜红色的血液令她指尖微微颤抖。

    木兮立刻抬起头,从镜中看到自己的嘴角已经被鲜血染红。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的木兮,被吓得眼睛瞪大。

    “寻夏,你在这里做什么?”

    门外响起骆知秋的声音,木兮赶紧低头,用水洗干净自己嘴上和手背的血。

    “哗啦啦……”洗手间隔间里,是水龙头流出的水冲刷的声音,也间接导致了,门外的交谈声听不清。

    站在门口听动静的寻夏,听到里面传来呕吐声,猜想木兮有可能是发作,要进去抓把柄,没想到刚要掏手机,就被身后的声音吓一跳。

    举着手机的寻夏,笑的很僵硬,“夫人,您怎么会在这里?”

    “噢,我来上洗手间,怎么不进去,满人了吗?”

    “没啊,我这正要进去,手机就有信息。”赶紧侧过身让开一条路,“夫人,您先请。”

    “好。”骆知秋笑着点头,然后提步往前走,推门进去。

    跟在骆知秋身后的寻夏,直接翻了一个白眼,恨不得把骆知秋宰了。

    要不是这个碍事的老妇女突然跑出来坏了她的大事,她这会早就抓到木兮的把柄了。

    纪澌钧从客厅出来,一路往前走,去找木兮,想着木兮刚走没多久,应该不会走的很远,纪澌钧提速追上去,可是并没有在二楼找到人。

    难道,是在次卧?

    除了次卧,纪澌钧想不到在纪公馆,木兮还能去什么地方,纪澌钧快步走向次卧,正要推门进去,不远处的主卧房门打开,穿着纪公馆佣人衣服的孙婶从里面出来。

    看到纪澌钧的时候,孙婶特别激动,“纪总?”

    “嗯。”

    纪澌钧应了一声,推开次卧的房门,刚提步要踏入次卧,背后就响起孙婶的声音“纪总,我一会要去医院,您要一块去吗?”既然纪总回来了,雅宁夫人应该也用不着她,那她一会还是陪木小姐回医院照顾宝少爷。

    纪澌钧并未停下步伐,而是继续往前走找人,见孙婶跟了进来,好像在等他答复,纪澌钧不知道孙婶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去医院干什么?”况且,他就算是身体哪儿不舒服,也不会去医院,以前是江别辞负责,现在是老吕。

    啊,纪总怎么会这么问,难道纪总不知道宝少爷住院了,不可能吧,医院门口那两个保镖不是姜轶洋派来的吗,姜轶洋没道理不告诉纪总宝少爷住院的事情,孙婶急的跟着纪澌钧去更衣室,“就是……”

    “澌钧,你怎么在楼上,该下去了,记者都到了。”

    董雅宁的声音突然响起在房间,孙婶没说完的话被董雅宁打断。

    找了一圈,都没在房间找到人,纪澌钧的眼里有藏不住的失落,回头看着走来的董雅宁,“知道了,你有看到兮兮吗?”

    “应该是下楼去了吧,别担心。”董雅宁嘴角带笑来到纪澌钧面前,伸手替纪澌钧整理衣服,“你们两个那么久没见,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吧,一会发布会结束后,好好聊聊。”

    “嗯。”纪澌钧看到董雅宁虽然是脸上带笑,但脸上仍旧有无法掩盖的哀愁,纪澌钧抬起手搭在董雅宁的肩膀上,“妈,对不起,让你替我承担了那么多的委屈。”

    “说什么对不起的,母子之间,无需说这些,保护你,本来就是妈妈的责任,傻孩子。”眼前这个儿子,是她引以为傲,精心栽培出来的,本来,这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按照她的计划在进行,可自从那个女人出现后,这一切都毁了,她要的是一个不折手段,以报仇和事业为目标的儿子,不是一个为了爱情能放下一切的儿子,她绝对不允许那个狐狸精毁了她韬光养晦忍了几十年才有一点成果的计划。

    总有一天,她要让那个狐狸精死在她手上!

    纪澌钧的余光看到孙婶还站在那里,纪澌钧抬眸看了眼孙婶,“你刚刚要说什么?”

    “我……”

    孙婶的话再一次被董雅宁打断。

    “澌钧啊,先下去吧,有什么等发布会结束再说。”还好,她来得快,否则就要让这个孙婶坏事了。

    见孙婶没说话,纪澌钧以为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便没有再问,“嗯。”应了一声后,便揽着董雅宁往外走,“妈,兮兮还年轻,没见过那么大的场面,一会在发布会上,我希望你能多帮帮她。”

    董雅宁笑了笑,轻轻捏了捏纪澌钧的脸,故作生气,“这都没结婚呢,就帮着,这要是结婚了,你这心里岂不是只有她没了我啊。”

    “妈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是无人能取代的,以后,我和兮兮一块孝顺你。”苦心经营三十多年,从未在纪澌钧面前泄露过一丁点破绽的董雅宁,在纪澌钧心目中是一位慈祥和蔼,吃斋念佛善良的母亲,完全不懂这是董雅宁试探的话,只当做是玩笑话回答。

    无人能取代?结婚前,都为了那个女人放弃一切,恐怕这结婚后,在她儿子心里,她这个母亲就没一丁点位置可站了,说到底,这个女人就不该存在祸害她儿子。

    孙婶看着纪澌钧离去的背影,暗暗叹了口气。

    看来,纪总是真的不知道宝少爷在医院。

    姜轶洋怎么就不告诉纪总呢?

    难道,是有隐情在里面?

    那她到底该说还是不该说呢?

    不过,看网上的新闻,貌似纪总和木小姐之间,应该不会长久,那她还是不说了,以免闯祸。

    骆知秋进到洗手间,洗完手出来,正好看到木兮也从洗手间出来,见木兮脸色苍白的很,问了句“没事吧?”

    “没事。”木兮说话的时候,身体微微在颤抖。

    怎么会没事,脸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恐怕一会接受采访的时候,在那些高清摄像头之下,被拍到这种相片又会传出不少话题吧,骆知秋上前挽住木兮的胳膊,“你在医院照顾了小宝一晚,没休息好,脸色有些差,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让人替你上点妆?”

    “好。”她也不想让人拍到她这副惨白的脸色,让电视机前,那些担心她的人看到以后更担心她。

    坐在马桶盖上面的寻夏,听到外面的人走了,这才推开门。

    咬牙切齿,压低声音骂了句“装给谁看,脸色不好,是照顾那个死野种?”发出冷笑,“绝对不是,是因为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才脸色发白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就在寻夏,念念叨叨时,放在一旁的手机传来信息。

    发信息来的人,既然是高博文。

    看到高博文发信息来,寻夏一脸开心,捧着手机,脸上带着少许的矫情,“真是的,大白天的给我发信息,还真是够大胆。”

    转身,屁股对着洗手台,开锁后,点进信息,脸上灿烂的笑容,瞬间变成嫌弃。“真是个现实的男人。”不过,爷爷来了景城,怎么不告诉她,要不是高博文通风报信,她还蒙在鼓里呢。

    不会的,爷爷要来,肯定会告诉她,难不成,是爷爷叫那个老姑婆通知她,那个老姑婆不说?

    绝对是!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