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556章 妈咪我会保护你的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董雅宁会找机会,她更会,况且,目前,她清楚的很,除了纪澌钧,根本没人能胜任和解决得了公司目前的状况,老夫人握住拐杖的手来回动了几下。

    差不得就得了,没必要真把纪澌钧逼走。

    看懂老夫人手势的骆知秋,安静了一晚终于开口说话“妈,您就看在雅宁姐的的面上原谅这一回吧,纪总他为了公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算了吧。”

    “嗯。”老夫人一副妥协的样子,回眸看了眼纪澌钧,“只要你能解决得了赖家的事情,你要娶谁我都没意见。”

    原本要去搀董雅宁的费亦行,看到纪优阳要走,一把抓住纪优阳的胳膊,说话的音量很高,“四少就是人证,四少能证明,我家纪总和赖小姐是清白的。”

    “谁说我是……”纪优阳话没说完,费亦行就看了过来,纪优阳立刻挤出一抹笑容,抬起胳膊搂住费亦行,整个人靠在费亦行身上,“是,你说我是,我就是咯。”

    看来,事情是无法逆转了,纪佳梦叹了口气,满脸不爽看了眼寻夏,“寻夏啊,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你妈搀起来。”一晚上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就坐在那里,看热闹?

    用得着她多嘴?寻夏在心里把纪佳梦骂了几句后,快步走去搀董雅宁。

    “虽然有老四作证,但是也不能不防着赖家那边,总之,这件事不能影响到项目,否则……”老夫人一副要拿纪澌钧算账的眼神。

    董雅宁趁机说道“网上的事情,传的满城皆知,澌钧你现在要娶木兮,我想不少人都会议论纷纷,我想为了大局着想,你们的婚事还是得等项目结束后再公开。”

    “我同意,澌钧哥,妈说的没错,等项目结束后,你们就向媒体公布婚事,赖家如果要追究,到时项目都结束后,赖家也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没有这件事发生,他会娶她吗?不会吧,如果会的话,他早就求婚了,又何必等到今天选择这种场合说要娶她。

    终究,她越来越看不清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从前,她幻想过,让全世界的女人都知道她是纪太太,可现在,她害怕,也不想让人知道她即将要嫁给纪澌钧,因为他们之间的婚姻始于平息风波,应付局势,她害怕,有一天,为了公司,他又来一出离婚,到时,她一定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吧,“阿姨说的没错,如果公布婚事,会影响到公司的事情,那就隐婚吧,其他的你决定就好了,我听你的。”木兮看着纪澌钧,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回过脸,看着大家,“不好意思,我要去下洗手间,失陪了。”

    她的笑容刺痛了他的心,也让他明白了一件事,本就有隔阂的两个人,因为这件事,他们之间已经悄然多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壑。

    “兮兮,我陪你去吧。”他必须得找个地方,跟她解释清楚。

    木兮忽视纪澌钧看着自己的眼神,侧过脸看着寻夏,“寻夏,你陪我去好吗?”

    当然好了!她巴不得木兮能和纪澌钧分开,而董雅宁也迫不及待推着寻夏,“快去吧。”

    寻夏快步走来,看到纪澌钧还紧紧抓着木兮的胳膊,一把拉开,“澌钧哥,这都要结婚了,还舍不得你媳妇呢,不会走的,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寻夏笑眯眯挽住木兮的胳膊,“嫂子,我们走吧。”

    “嗯。”

    纪澌钧看着木兮离去的背影,心里酸涩难受的时候,耳边传来纪优阳笑得特别开心的声音“大嫂,慢走……噢,不,对不起口误了,目前是我二嫂,目前。”

    纪优阳不断强调“目前”,似乎在提醒纪澌钧,对木兮的拥有权是暂时的,终究会失去。

    本就备受折磨和无奈的男人,听到纪优阳落井下石的嘲笑后,回头看向纪优阳的眼神多了一股怒火。

    坐在对面的骆知秋,听到纪优阳喊木兮做大嫂,哪怕是开玩笑,但也得提醒纪优阳,“老四,不能拿纪董开玩笑。”

    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她可不想露面,“一会见记者,澌钧和木兮去就最有说服力了,我就不去了,我先回房换衣服,一会还得出门。”纪佳梦说完后,抱着胳膊离开。

    “妈,等等我。”刚刚以为纪澌钧要娶赖毓媛,把木兮嘲讽了一番的魏胜勉也赶紧跟着起身离开。

    戏演完了,老夫人也累得慌,从沙发起身,瞥了眼旁边还站着的纪澌钧,“既然这样,那你就准备一下,和木兮一块……”想起什么,用拐杖指着纪优阳,“你也去,别给我调皮捣蛋,要是坏了事,下个月的零花钱就别想要了。”

    靠在费亦行身上的纪优阳,冲着老夫人飞礼,“放心吧奶奶,我一定会协助好二哥,洗脱冤屈,我们兄弟联手,这个宇宙还有谁是我们的对手。”

    老夫人冷哼一声后,在罗拉的搀扶下离开客厅。

    骆知秋看了眼纪澌钧,点点头,“那我也去安排一下记者采访的地方。”说完后,便跟着老夫人离开。

    点头送老夫人离开的董雅宁,抬头就看到纪优阳走向纪澌钧,明知道纪优阳有可能会说什么话嘲笑纪澌钧,但董雅宁并未上前去保护纪澌钧。

    纪优阳嘴角带笑来到纪澌钧面前,插在裤兜的手抬起,伸手替纪澌钧整理胸口的领带,说话时,声音压低,“二哥,终于要娶心爱的女人了,感觉如何,开心吗?”

    纪澌钧挥开纪优阳的手,一把揪住纪优阳的衣领,“这一切,都是你干得!”余光注意到走来想要阻止他的费亦行,被纪优阳挑衅到,差点被怒火吞噬理智的纪澌钧,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冤枉啊二哥,我可是很爱你的,又崇拜你,怎么舍得亲手把你推入地狱,这次要不是我拉你一把,我想,你可就要出大事了。”纪优阳嘴角带笑,看着纪澌钧紧绷的脸,目光逐渐往下挪,发现纪澌钧的手在颤抖,他就说,纪澌钧怎么能那么冷静,看来也是憋得很辛苦。

    看到纪优阳又在变着法子,用眼神刺激他,纪澌钧一把推开纪优阳。

    哟,没上当呢,看来还算是冷静,可他怎么甘心,让纪澌钧保持理智,被推开的纪优阳,歪着脑袋看着纪澌钧,抬起手拍了拍被纪澌钧碰过的衣服,好像嫌弃纪澌钧脏,“二哥,失去的滋味好受吗?噢,一定会很有意思对吧,从无到有,再一点点失去拥有的一切,这个过程可是很令人难忘的,这次是她,下一次,可能就是那个小的。”纪优阳笑着转身。

    提步离开的男人,猛地停下步伐,“纪——优——阳——”

    听到纪澌钧叫他,纪优阳唇角带笑转身,“你弟我在……”话没说完,一阵风袭击而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胸口被踹了一脚,整个人往后飞。

    “咚!”纪优阳的身体重重砸到茶几上。

    茶几上的东西,被纪优阳的身体扫出桌面。

    “砰刺——”

    满地都是陶瓷杯的碎片,还有数不清掉落地面的食物。

    纪优阳捂着胸口,在茶几上打转,扯着嗓子大喊“奶奶,二哥要杀我……”

    “奶奶,救命啊。”

    董雅宁和费亦行上前拦住纪澌钧,“澌钧,你这是干什么,你要打死你弟弟是不是!”训完纪澌钧后,董雅宁快步走向纪优阳,“老四啊,没事吧,你二哥不是有意的。”

    “纪总,息怒,四少一会还得……”费亦行话没说完,就被竖起手指指着纪优阳的男人打断,“你他妈就是欠打!”

    “纪总,注意礼貌,别跟他计较。”

    “……”纪澌钧一把推开费亦行。

    以为纪澌钧还要冲过去揍纪优阳,费亦行赶紧拦住。

    当他看到纪澌钧在前面掉头离开时,顿时松了一口气,想要跟上纪澌钧,又怕纪优阳一会耍赖不去,只能先去安抚纪优阳,“雅宁夫人,您还是去看看纪总,这里有我。”

    “好。”

    董雅宁看了眼在耍赖的纪优阳,“老四啊,我先过去了,你不要生你二哥的气,我一会就替你教训他。”

    “哎哟,我要死了,我不会放过他的。”纪优阳不断揉着胸口。

    董雅宁懒得理纪优阳,快步跟上纪澌钧。

    董雅宁离开后,费亦行来到茶几旁,“四少你没事吧?”

    “你挨一脚试试看,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给你四少我揉胸口。”刚刚还嫌弃纪澌钧脏,一副洁癖的纪优阳,这会直接一个大字,丝毫不介意旁边打翻的咖啡和粘在自己头发的蛋糕。

    想要掐死纪优阳的费亦行,这回也只能为了大局着想,先讨好纪优阳,伸手给纪优阳揉胸口,“四少,舒服吗?”

    “不怎么舒服。”

    还不舒服?

    他堂堂费亦行,给谁揉过胸口?

    就连他尊为祖宗的宝少爷,也没这个殊荣,“四少,那要不要我换别的招式伺候你啊?”

    “也行,不赶时间的话,到我房间的床上,咱们慢慢来。”纪优阳冲着费亦行抛眼色。

    实在是受不了,外加感到人身威胁的费亦行,打了一个寒颤,这位四少,该不会是真的是好那种吧,赶紧抽回自己的手。

    抽到一半的手,被纪优阳拉到嘴边。

    纪优阳低头亲吻一口费亦行的手背,“嗯,真香,小狼狗,你平时用什么洗澡,怎么那么香呢?”

    他现在明白了纪总的心情,别说纪总了,如果不是为了一会的采访,他分分钟能将纪优阳打死!费亦行笑眯眯,继续给纪优阳揉胸口,“英镑啊,四少。”

    纪优阳看到费亦行笑得那么谄媚,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费亦行的脸,“我知道你想弄死我,正巧,我也想,等我解决完我二哥,我就送你下去见他。”

    “四少,你不是喜欢我吗,怎么说那么血腥的话,吓到人家了。”费亦行双手握拳,轻轻捶打纪优阳的胸口。他妈的,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真想锤死这位四少。

    “还行。”纪优阳脑袋枕在手臂上面,瞥了眼费亦行,“就是味大了点,其他都合我口味。”

    什么!

    纪优阳居然嫌弃他味大!

    他每天用无数的香奈儿浸泡出来的柔嫩肌肤,既然让人嫌弃味大!

    费亦行气的噘嘴,五官扭曲,眼睛往上瞪,脸憋到通红,就差头顶冒烟。

    他要杀了纪优阳!

    ……

    此时医院。

    坐在床边手捧着手机,想了许久,终于拨通纪泽深的电话。

    当他接电话的时候,眼前的新闻正好在播放纪澌钧和赖毓媛昨晚的事情。

    “喂,小宝,身体好些……”

    “risun深叔叔,我想跟你做一个交易。”

    “噢,是什么样的交易?”很显然,能从木小宝口中听到这句话,纪泽深觉得很新鲜。

    “我现在想见你,我们见面谈可以吗?”

    “好,我马上让人安排。”

    “嗯。”

    水灵灵的大眼睛网上抬,看着电视上的新闻。

    妈咪,你别怕,小宝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人欺负你。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