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541章 已经不属于她一人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无所谓么?

    原来在别人眼里,她是个那么宽容的女人啊。

    木兮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事到如今,她能怎么办?

    从外婆的死,再到江哥,二宝,小宝,那么多的仇恨在里面,为了给他们报仇,追查真相,揪出真相,就算是有所谓,她也要当做无所谓,毕竟,她的人生,早已经不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

    当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时,无法控制住内心情绪的祁任兴转身冲向木兮。

    寻夏从洗手间出来后,看到icu病房门口没有人。

    人呢,都去哪儿了?

    寻夏四处张望都没看到有人,找不到人的寻夏在心里嘀咕骂了几句。

    寻夏看了眼窗户里躺着,浑身插满仪器的木小宝。

    这个臭小子,真是够命大的,这都死不了。

    寻夏转身正要走,忽然想到什么,停下步伐,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转身后,寻夏立刻提步走向病房门口,当她准备打开icu的病房门时,耳边传来脚步声,做贼心虚的寻夏立刻抽回手。

    回头就看到推着东西走过来的护士和医生。

    寻夏立刻后退几步。

    算那个臭小子走运。

    寻夏掏出手机给董雅宁打电话时,和迎面走来的医生护士点头打招呼,“麻烦你们照顾好他。”

    “应该的,不客气。”戴着口罩的医生和寻夏点头后便继续往前走。

    寻夏走了几步就看到坐在休息区角落,让夏明义给她揉脚的董雅宁。

    正要过去,寻夏就停下步伐。

    算了,还是别过去,既然来过就算了,她还是回去纪公馆看看,那个老家伙什么情况。

    寻夏故意装没看见董雅宁在那里,给董雅宁打电话。

    注意到寻夏路过身影的董雅宁,没一会就接到寻夏打来的电话。

    “喂?”

    “妈,你们怎么都不在病房门口的?”口气关怀的寻夏,正在打量自己的指甲。

    是真的没看见,还是故意装看不见?“噢,我有些不舒服,明义搀扶我过去休息区休息会,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想回去洗个澡,顺便看看老夫人怎么样了,妈你没事吧,我一会洗完澡就过来照顾你。”

    “你还是留在纪公馆照顾老夫人,顺便帮帮知秋的忙,我这边没事。”

    “好吧,那我听妈的留在纪公馆,那边就麻烦你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给我电话。”

    “嗯,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你哥要是回来了,就给妈打个电话。”

    “好。”回来?呵呵,别说了,她给纪澌钧打电话,手机到现在还关机,也不知道那个姓赖的老姑婆是不是把纪澌钧藏起来了。

    电话挂断后,寻夏越想越来气。

    她比姓赖的老姑婆年轻貌美,怎么纪澌钧就会看上那个老姑婆,真是瞎了眼了!

    骂骂咧咧的寻夏出来后,去停车场开车,从医院大门出来只能右拐,要去对面马路,还得在前面调头,寻夏开到前面,找地方调头后,前面车太多,只能排着等红灯。

    百般无聊的寻夏,四处张望,无意间看到公交车站牌和广告牌的中间间隔缝隙有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不就是木兮?

    她怎么一直往后退,好像跟谁发生争执一样。

    就在寻夏看得入神时,木兮退出寻夏的视线范围,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后,把她吓了一跳。

    寻夏立刻捂嘴,“那个不就是祁氏的小祁总?”

    天啊!

    “抱在一起了!”寻夏激动到叫出声。

    此时公交车站牌后面。

    祁任兴抱住木兮后,把木兮摁压在广告led屏幕上,那滚动切换的光线照射在祁任兴那双含情脉脉的眼里,“我爱你木兮,纪澌钧能给你的,我一样可以,结婚后,我名下的财产都转移到你名下,我不介意你跟纪澌钧的事情,我会把小宝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照料,我会给你想要的幸福生活。”

    木兮伸手抵在祁任兴的肩膀上,把人往外推,“小祁总,我想你想错了,我要的,不是这些,如果我要荣华富贵,我早就拥有了。”嫁入豪门?做一个阔太太?如果她要的是这些,她大可以踩过那条界限,抓住深哥的心,给深哥生个孩子,到时她要什么样的荣华富贵没有?说到底,祁任兴就是不懂她想要的是什么。

    不懂木兮这句话真正意思的祁任兴,以为木兮说的荣华富贵,指的是现在纪澌钧给她的一切,祁任兴用力握住木兮的肩膀,“那你告诉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跟我走,离开这里。”他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一个女人,爱的不管不顾,幼稚的像个孩子一样冲动,恨不得把一切都给她,只要她愿意跟他走。

    木兮抬起手挥开祁任兴握住自己肩膀的一只手,“还是那句话,谢谢你的欣赏,只可惜,你不是我想要的那个。”

    在木兮转身离开的时候,祁任兴一个快步上前,从后面将木兮揽入怀中,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己留不住她的心,但是他想告诉她,他和纪澌钧不同,“他不会娶你的,跟着他,你注定是个牺牲品,考虑清楚,我等你,哪怕一辈子,我都等你,木兮。”

    “木小姐,木小姐?”

    孙婶寻人的声音响起,越来越近。

    木兮抓住祁任兴的手,一点点掰开,“时候不早了,早点回去吧。”

    他能理解,她的狠心和不留情,毕竟她的身心早已属于纪澌钧一人,是他出现的太晚,可纪澌钧对她的不公平,和负心,让他不服气,总有一天,他会让木兮明白,他才是最好的选择。

    被木兮挥开双手的祁任兴木楞在原地看着木兮远去的身影,看着她越走越远,他的心就像是被抽走了一样,那种被遗弃的孤寂感围绕在四周,最后无力到整个人靠在led广告牌上。

    路过的行人,看到祁任兴好像不舒服的样子,问了句“没事吧,先生?”

    祁任兴挥了挥手,“没事,谢谢。”

    在木兮飞奔跑过斑马线的时候,寻夏嘀咕了几句“这个木兮,怎么跟祁任兴抱在一起,而且还是大晚上的。”

    想到什么的寻夏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木兮啊木兮,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好,很好,有了这条把柄在,就不用搞其他小动作都能把你赶走。”

    哎呀!

    怎么光顾着看,忘记拍起来了?

    寻夏用力拍打自己的脑袋。

    真是够蠢的。

    ……

    半个小时前,还没等到许卫带人过去,保镖就在餐厅找到人了。

    保镖赶到餐厅的时候,是度假村的副总先找上他们,副总满脸着急,生怕这件事会影响到他的职业生涯,“烤鸭做好后,我们的厨师叫费助理,怎么叫都叫不醒。”

    “人呢?”

    “我们没敢动,还在厨房呢。”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后,立刻看着副总,“带路!”

    “这边请。”今晚真是一波三折,先是纪总和赖小姐在园子里传出那种新闻,接着又是费助理趴在这里没醒来,也不知道明天的会议上,他会被上头怎么处置。

    两个保镖跟着副总赶到厨房的时候,看到费亦行趴在操作台上,在操作台上,还有一个包装好的手提袋,里面放着烤好的烤鸭。

    保镖快步跑向费亦行后不停拍打费亦行的肩膀,“费哥,费哥?”

    还是没反应。

    副总立刻解释,生怕他们会把责任归咎到他身上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累,还是生病了,趴下睡到现在,你们还是赶紧把他送去医院吧。”

    两个保镖都听出来了,副总这是怕有事发生牵连到他身上,两个保镖来不及多管其他的,赶紧搀起费亦行离开。

    副总看到人走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又看到烤鸭放在那里,赶紧拿着烤鸭追上他们。

    许卫刚到门口,就接到电话,说找到费亦行了,许卫让一个保镖送费亦行回半山别墅,留一个保镖在园区协助调查。

    半山别墅。

    姜轶洋坐在办公桌的对面,桌上的文件堆积如山,姜轶洋正忙着替纪澌钧处理一些紧急文件。

    送水进来的保镖,把水放下后,顺便汇报情况,“老冯回去了,凉爷在楼下熬药,说是给纪总调理身体用的。”

    “嗯,还有什么情况?”姜轶洋端起桌上的水喝了几口。

    “纪公馆那边老样子,外界的情况,就是老城区那边发生一起爆炸案,据新闻报道,死了15个人,伤了38人。”

    “嗯。”姜轶洋的表情很冷淡,好像这些死伤与他无关,不过就是一个数据。

    保镖已经习惯了姜轶洋冷淡无情的样子,见姜轶洋没有再问,就准备离开,刚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声音“费助理找到了?”

    “还……”话没说完,书房的门就被敲响。

    姜轶洋回头看了眼身后,保镖快步进来,脸上带着一丝的欣喜,“姜哥,费助理回来了。”

    听到费亦行回来了,姜轶洋立刻将手上的茶杯放下,“在哪儿?”

    “刚搀下车。”

    搀着下车?“他出什么事情了?”姜轶洋说话的时候起身往外走。

    “听说是昏迷不醒。”

    “马上叫老吕过去看看。”

    “是。”

    正在厨房给纪澌钧熬药的吕锃凉听到一阵焦急的脚步声。

    还没回头,就听到声音“凉爷,费助理回来了,姜哥让您过去看看。”

    想起姜轶洋对他的态度,吕锃凉就一脸不爽,将手中扇火的小扇子用力丢在桌上,“不去,姓费的要死要活与我何关,我是纪总的医生,不是阿猫阿狗的医生。”

    现在知道叫他过去了?

    刚刚还赶他走?

    真是想想都不爽。

    虽说,被称“爷”,但终究这个“爷”并非那个“爷”,还不如前线的一个助理有威信。

    谁不知道,姜哥和费哥那点事,这要是吕锃凉不去,他就要凉了,保镖快步走到吕锃凉身后,好说歹说劝着,就差跪下了,“凉爷,您就当发发慈悲去一趟吧,费助理要出事了,纪总醒来也不会饶了我们啊。”

    姜轶洋的面子,他可不想给,不过费亦行嘛,还行,毕竟人长得帅,也热情,比谁都会做人,哪怕不熟,也会给足面子他们,“行了,你在这里帮我看火,炉里的柴烧没了就不用再加了,在我没回来之前,哪儿都不能去,给我死盯住。”

    “是,您就放心吧,绝对不走。”

    吕锃凉来到费亦行的房间时,姜轶洋已经到了,抱着胳膊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昏迷未醒的费亦行。

    经过一番检查,吕锃凉发现,费亦行的情况和纪总一样,将手中的医疗工具放进箱子里,“情况和纪总一样。”

    情况跟纪总一样?

    那就是说,结合实际情况得出的结论是,今晚是一场精心设计的局?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