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540章 就算是这样你也无所谓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城区的酒楼爆炸案很快就上了新闻,吃过东西后,躺在床上,始终睡不着的梁浅,正捧着手机刷新闻。

    其实,看新闻是其次,主要是想看看那个人会不会给她发信息。

    可等了一晚,都没结果。

    梁浅心烦意乱将手机用力丢在床上后,掀开被子起身,想要去喝杯水冷静下。

    路过聂晓云的房间,看到房间门没关,梁浅伸手想将房门带上,正要关门,手顿了一下。

    再次将门推开,提步进去。

    看到房间亮着灯,梁浅小声问了句“妈,你睡了吗?”

    “……”没有传来应答,看来是睡着了。

    梁浅四处张望找灯的开关。

    就在她寻找开关的时候,脚下不小心踢到一个东西,下意识低头去看,发现是一个白色的小盖子。

    梁浅弯下腰捡起瓶盖,“怎么会乱丢呢?”

    想把东西放好再关灯,可当她快走到床边的时候,看到聂晓云趴在床边,手从床边垂落至地板,在地板上散落着几颗药丸,还有一个倒下的药瓶。

    “妈……”

    “妈!”冲向聂晓云。

    冲到床边后,不管她怎么拍打,聂晓云就是没反应,还没看清药瓶写什么字的梁浅,以为聂晓云出什么事情了吓得赶紧拨打120

    很快救护车就来了,穿着睡衣的梁浅,拿了手机和钱包跟着上了救护车一块去最近的市中心医院。

    在梁浅乘坐的救护车抵达医院门口时,祁任兴也抵达了市中心医院门口。

    站在董雅宁旁边的寻夏,一直看着窗内的木小宝,见过了那么久木兮还没回来,孙婶嘀咕的时候,寻夏也跟着附和,“木兮怎么那么久还没过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抓住董雅宁的胳膊,“妈,要不我过去看看?”

    这个寻夏,那么殷勤要过去看木兮,又想耍什么阴谋诡计?

    也好,如果能弄死木兮最好,省得她烦心,“去吧。”

    “好。”寻夏满脸笑容,提步去找人,根据她的推测,木兮极有可能被夏明义带去洗手间了。

    在她快走到洗手间的时候,从洗手间出来的人和她撞个正着,做贼心虚的寻夏愣了一下,“你怎么会在这里?”木兮不是昏迷了吗?

    “我不在这里,要在哪儿呢?”木兮笑了笑。

    此时从对面的男士专用洗手间出来的夏明义,看了眼寻夏,“寻夏小姐,晚上好。”

    “晚上好。”寻夏一脸僵硬的笑容,真是奇了怪了,刚刚看到木兮像是昏迷状态,怎么醒来那么快,而且还不是和夏明义在一处,一个在男,一个在女,难道洗手间有互通的暗门?

    “木小姐,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先出去照顾宝少爷了。”

    “嗯。”

    夏明义离开后,木兮看到寻夏还站在自己面前,不知道在想什么,想的很入迷。“还有事吗?”

    “洗手间,我来上洗手间。”寻夏笑了笑,然后快步进了木兮身后的洗手间,在身后的脚步声响起时,寻夏立刻回头去看木兮。

    看走路的步伐,正常的很,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

    幸好,她没冲动到跑到董雅宁面前,把事情抖出来,否则真要是被倒打一耙不止,还让木兮对她竖起戒备之心。

    不死心的寻夏,进到洗手间后,在洗手间找了一圈,看看哪儿有暗门。

    从洗手间出来后,木兮和夏明义一前一后回到icu病房门口。

    董雅宁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走来的两个人,和夏明义点头打招呼后,董雅宁上前两步,握住木兮的手,“你脸色不太好看,没事吧?”

    “我没事。”

    董雅宁一脸心疼看着木兮,此时在别人眼里,董雅宁犹如把木兮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照顾和疼爱,一手握住木兮,一手不停替木兮整理头发。“木兮啊,我想吃些葡萄,要不你下去帮我买点?”

    董雅宁说话的时候,看着她的眼里,看起来是关怀的眼神,其实背地里却带着精明,木兮本想拒绝,却又怕董雅宁察觉到她的防备,木兮轻轻点了点头,“好。”

    董雅宁牵着木兮转身时轻轻拍了拍木兮的肩膀,“别担心,我和孙婶在这里,会照顾好小宝的。”

    她可不放心把孙婶留在这里,孙婶岂是董雅宁的对手,有些事情又怎么好让孙婶知道,木兮看了眼孙婶,“孙婶,你和我一块下去吧,让明义在这里照顾小宝就行了。”

    “也好,我知道哪里有好吃的葡萄,要是让明义去了,不会挑说不定还会让人给骗了。”孙婶快步上前。

    木兮抽回被董雅宁握住的手,别过脸看了眼一旁的夏明义,说话的语气很平静,“麻烦你,照顾好小宝。”

    “请放心。”

    董雅宁一直在留意木兮,看到木兮并未多加交待,有防范她的举动,董雅宁的眼神才多了几分淡定。

    木兮提步要走的时候,一副记起什么要紧的事情,再次回头,“明义,我手机好像快没电了,能借下你手机吗?”

    “可以。”夏明义接过木兮的手机,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木兮,还问了句“需要现金吗?”

    “我带了,谢谢。”

    接过手机后,木兮便和孙婶一块下楼。

    夏明义背着手站在窗边,董雅宁见时机成熟,不想再夜长梦多,微微俯身,用手捂着膝盖,“丝……”倒吸了一口气。

    “雅宁夫人,您没事吧?”

    “我的脚,好像有点抽筋。”

    “是这只脚吗?”夏明义半蹲在地,伸手去碰董雅宁的脚。

    “哎呦,好痛……”

    “我先搀扶您去那边休息吧。”

    “好。”

    木兮和孙婶走向电梯时,孙婶不断和木兮扯家常,试图以此转移木兮的心情,木兮低着头给李泓霖发信息,让他安排人过来保护木小宝。

    收到李泓霖的回信后,木兮的心瞬间安定下来。

    搭着电梯下到一楼时,孙婶带木兮去外面买水果。

    从住院部出来,穿过门诊部的廊道来到大堂。

    这里是景城的市中心医院,即使到了晚上,也一样多人,正常步行的木兮,被一个拎着东西快步进来的中年男人撞到。

    “对不起,对不起。”

    对方道歉后,又快步离开。

    木兮看了眼自己被撞痛的肩膀,在她轻柔肩膀时,和追着移动病床的梁浅擦肩而过。

    跟在木兮旁边的孙婶,好像看到梁浅,眼睛一直盯着梁浅离去的方向看,但是没过一会那个身影就不见了。

    木兮回过头看到孙婶边走边回头,“孙婶,怎么了?”

    “我好像看到梁家那个梁浅小姐。”

    听到孙婶提到梁浅,木兮也跟着回头,但是没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看到有梁浅的身影,“不可能吧。”阿浅这个时候应该是在深哥那里,不可能会出现在医院。

    “可能是吧。”再说了,梁家可不是普通人家,出事了怎么会来这种普通医院治病。

    将车停放好后,从停车场出来的祁任兴,正要进大堂就看到远处从大堂出来的木兮。

    “木兮?”祁任兴喊了一声,很显然人太多了,门口又吵,木兮没听见,祁任兴立刻跟上木兮。

    从医院出来后,木兮跟着孙婶过了对面马路,一路两条道,挨着医院那边的马路人来人往,对面的却是冷冷清清,孙婶带着木兮沿着马路走到前面拐弯的一家水果店挑葡萄。

    店里放着音乐,要是换做平日肯定是别有一番滋味,说不定她还会跟着哼几句,可是现在的她,实在是没有心情,反而还觉得这些歌声很吵,让人心烦,“孙婶,我在外面等你。”

    “好。”本来带木小姐出来的目的就是让木小姐放松一下心情,让她一个人安静一下也好。

    木兮从水果店出来,沿着道路往回走,走到能看到湖面的地方站着,迎面吹来的晚风,大概是先吹过湖面上的水,因为这阵风有种属于湖水的腥味。

    用大理石雕琢的护栏上,有一个小石狮子柱子,木兮抱着胳膊,将脑袋靠在上面,从石头上传来的冰凉感,让木兮紧绷担忧的心有一瞬间的喘过气来,也是在这片刻之间,她想起了刚刚发生过的事情,也意识到,自己的记忆力好像越来越差劲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忘记一些事情。

    就好比刚刚,她在楼道里看到新闻后,整个人情绪奔溃了,接着发生什么事情她就不记得了,能记住的只有她和夏明义一起出现在女厕里,她问夏明义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夏明义说她太累,刚刚在楼道里差点昏倒了,想把她搀回去,说她说怕董雅宁看到会担心,让他把她搀到女厕。

    明明一切听起来好像没发生过,可是夏明义不会骗她,再加上,因为小宝和纪澌钧的双层打击之下,她真得能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处于奔溃状态,甚至是有些焦虑,无法平静下来,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她相信夏明义说的是真的。

    或许是开始回忆刚刚的事情,网上那些事情又再一次浮现在她脑海里,她甚至是出现了幻觉,耳边开始响起报道上那些字眼。

    脑袋开始疼痛的木兮,用手捂着脑袋时,落在她肩膀的手,把她吓了一跳,也在瞬间将她拉回了现实之中,被吓到的木兮,转身用手捂着胸口。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祁任兴说话的时候,提步走近木兮,看到木兮被他吓到脸都白了,祁任兴伸手去摸木兮的脸。

    木兮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拉开和祁任兴的距离。

    看到木兮避着自己,祁任兴心里更是不好受,那一次她的拒绝,虽然当时并未让他感到有多难受,可事后却让他越想心里越难受,以至于一晚都没睡好,“小宝的事情,我刚知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请尽管开口。”

    “嗯,谢谢你的好意。”木兮本想平静去面对这件事,可是当她看向祁任兴时,祁任兴那一脸深情,含情脉脉的样子,实在是让她无法直视,但是,她担心,自己如果不直视这件事,会给祁任兴造成更大的误解,她不想让事情节外生枝。

    “那他呢。”

    祁任兴的三个字,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冷到极点。

    木兮抱着垂落的胳膊,深呼吸一口气,努力挤出一抹笑容,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毕竟事情还没完,就算是她在某方面输了,她也不能露出败落的落魄表情,“小祁总,我和他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谢谢你的关心,如果没别的,我先走了。”

    木兮对着祁任兴点头致谢,随后提步往前走,越过祁任兴离开。

    “如果,我告诉你,网上那些事情,并非谣言呢。”

    木兮的步伐猛地顿住。

    很显然,就算是她做好了被再次戏弄,抛弃,背叛的准备,可当祁任兴说出这番话时,她的心不是隐隐作痛,而是被撕裂开一道口子,那种痛,让她浑身血液的流动好像都变慢了,难受到呼吸不过来。

    “……”

    脚步声再次响起,身后的人,并未作出回答,好像根本不在乎。

    他实在是看不下去木兮对纪澌钧的执着,就算是出轨都能当做不知道的态度,“就算是这样,你也无所谓?”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