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539章 有时候无辜的牺牲是注定的。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听到这句话,周围的三个人以为纪澌钧真的出事了,一时间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姜轶洋更是气得来回踱步,最后一拳打在墙壁上,“这个费亦行,怎么办事的,怎么能让纪总出事!”

    “老吕,现在该怎么办?”

    “有什么医治方案?”

    冯少启和许卫追问道。

    吕锃凉回头看了眼他们二人,一脸疑惑反问道“什么什么方案?这是睡醒就能解决的事情,需要什么方案?”

    看到吕锃凉这表情,意识到被捉弄的冯少启和许卫,脸上是开心又生气。

    特别是姜轶洋,听到纪澌钧没事了,原来只是吕锃凉的恶作剧,气得要冲到吕锃凉面前。

    “纪总体内没有中毒反应,因为没有来源,以至于无法查到是什么引起,不过按照诊断来看,身体各项指标一切正常,等待纪总醒来,才能做进一步调查。”

    吕锃凉回头就看到气势汹汹冲来的人,直接伸手挡住过来的人,手搭在姜轶洋的肩膀上,将姜轶洋和他隔开一些距离后,轻轻拍了拍姜轶洋的肩膀,“老姜啊,你这脾气得改改,不能一直这样暴躁,小心哪天,被脾气控制了理智。”

    姜轶洋用力挥开吕锃凉的手,“你还是照顾好纪总,其他事不劳烦你费心。”

    吕锃凉挥了挥被打痛的手后,一把勾住冯少启的脖子,“老冯,我好怕怕,看来咱们搞后勤的就是不受欢迎,还是走吧。”

    冯少启瞥了眼吕锃凉那讨打的模样,明知道现在是特殊时期,还开玩笑,不怪姜轶洋变脸,“照顾好纪总,有事再给电话。”

    许卫看到姜轶洋情绪不太好,便替姜轶洋应了一声“嗯。”

    吕锃凉勾着冯少启的脖子,走远了还回头看主卧那边,压着声音小声说道“老姜这脾气,怎么越来越怪了?”

    “还不是你起的头,现在什么情况,还嘻嘻哈哈。”冯少启推开吕锃凉的手,他和吕锃凉,没有纪总的传召,或者是特殊情况,一般是不会过来,平时和他们接触少,自然不比费亦行和姜轶洋,许卫他们之间的感情好,再加上上回,许卫犯了事,在他这里领了罚,姜轶洋自然连带着对老吕也没耐性,这很正常。

    吕锃凉一脸无辜,虽然也意识到是自己的错,但脸上一点愧疚都没有,因为他更清楚,姜轶洋不是气他,是气老冯,因为许卫是姜轶洋一手带出来的人,在老冯那里受了罚,心里怎么会好受,自然变着法子不给老冯脸色,哎,他们这些搞后勤的,一般没什么特殊情况,也不会和他们接触,接触少,感情浅,偶尔闹闹矛盾,给个脸色,很正常,吕锃凉瞥了瞥唇,随后仍旧保持一脸笑容和冯少启下楼。

    人走了以后,廊道恢复安静,姜轶洋兜里的手机响了,掏出手机看到是匿名的座机来电,姜轶洋接通电话后,那边传来耳熟的声音“姜助理,我是费哥的手下,协同保护纪总安危的其中一个保镖。”

    绷着脸,表情难看的姜轶洋,猛地抬起眼看着对面的许卫,“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们没接电话?费助理呢?”

    之前,他照着名单打过电话,全部都是关机,看来现在是有人回电话了,许卫上前一步,也想第一时间听到些消息。

    “我们负责开车的五个人在等纪总,等了很久都没看到人,后来看到新闻知道出事了,立刻去找纪总,去到的时候,房间没人,纪总和费助理,还有其他保镖下落不明。”

    “不用找纪总了,他在这里,你叫两个人去找其他人,剩下的原地等候,我这边立刻安排人过去协助你们。”

    “是。”保镖也没敢多问,纪总是怎么回去的,毕竟姜助理和他们费哥不同,对手下要求办事严格,凡事少问,不问,只要记住,拼了命去执行任务这条宗旨。

    电话挂断后,姜轶洋立刻吩咐许卫,“你带二十个人去山海湖,务必要找到所有人,一个都不能少。”

    “是。”

    许卫转身离开后,站在主卧门口的姜轶洋,把前前后后联想个遍,更加确定,这就是一桩经过精心设计的局,姜轶洋立刻给许卫打电话。

    刚准备下楼梯的许卫就接到姜轶洋的电话,“姜哥,还有什么吩咐?”

    “让他们去找,到了山海湖,你亲自去调查这件事,看看能否查到是谁对纪总下药,还有确认一下,是不是赖小姐送纪总去房间的,赖小姐是什么时候离开房间,期间有谁进出过房间。”

    “是。”他能明白,这是姜轶洋对他的信任,否则这件事,不会交给他去查。

    ……

    码头。

    高博文打了一个哈欠,低头看到时候不早了,将手里的鱼竿递给杜东,从凳子起身,走向乔隐,“乔先生,今晚可真是大丰收啊。”看了眼乔隐桶里的鱼。

    乔隐看得出来,高博文有要走的意思,想起自己刚刚收到的那条信息,他就不能让高博文离开。

    乔隐也将鱼竿递给自己身后的人,“我订好位置,我们一块去吃个夜宵,庆祝一下?”

    本不想去的高博文,又不好拒绝,只能点头,“当然要贺一贺。”不止这一波,马上又会掀起另外一番风云,可谓是喜上加喜。

    “坐我车?”

    “没问题。”正好,在路上,还能多和乔隐谈谈海域项目的事情。

    高博文跟着乔隐上车,杜东和dan一块把渔具收好。

    上车后,车门关上,大部份空气无法流通出去,此时高博文嗅到了空气中有一股熟悉的香水味,目光挪向前排,好像在看,车里是不是放了香水。

    “高社长,这是?”乔隐笑着问了句。

    “我闻到一阵熟悉的味道。”

    听到高博文这么说,乔隐非但没有避讳,反而还把身体微微往高博文那边挪。

    没看到有香水的高博文,却嗅到香味更近,当他回头时,看到离自己很近的乔隐,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发现,那阵味道是从乔隐身上散发出来的,“你的香水味,很特别。”

    “香水味?”乔隐嘀咕一句后,低头嗅了嗅自己衣服,笑着解释道“在来的路上,车子差点追尾前车,我下车去看情况时,前车的女车主也下来了,可能是有过肢体接触,所以才沾到对方身上的香味吧。”

    “是吗。”乔隐的解释,听起来没有一点破绽,高博文自然也没有怀疑。

    dan上车后,车子发动时,乔隐看了眼高博文,瞧见高博文表情很平静,看来他的话,高博文是相信了。

    两部车一前一后往前开,抵达了距离这里很近的老城区街道后,因为前面交通堵塞,车子进不去,只能徒步进入。

    在车上和乔隐谈的不错的高博文满脸笑容,“乔先生真是会吃,这种地方都能找过来。”

    “朋友介绍。”

    高博文看到乔隐口中那家老式茶楼的招牌,递了眼前面,“是不是这个门上去?”

    “嗯。”

    dan走在前面,领着他们上楼,狭窄的楼道里,客人来回穿梭,上上下下,很是热闹。

    许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的高博文,除了有些排斥,觉得脏乱差以外,还有一种熟悉感。

    到了二楼门口,有个身穿茶楼制服的女人在迎接他们。

    “乔先生,高社长晚上好,欢迎你们。”

    “位置准备好了?”乔隐问了句。

    “是的,二位贵宾这边请。”

    刚走了没几步高博文就听到有人叫乔隐。

    “老乔?”

    在吵杂中,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声音过后,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从茶楼门口出来直奔这边,一把握住乔隐的手,“好久不见,你怎么会在这里?”

    高博文看了眼走来的人。

    乔隐侧过身压着声音小声说道“不好意思,我跟老朋友说几句话就进去。”

    那是最好,如果多了一个人加入这餐夜宵,恐怕就不方便谈话了。

    高博文点了点头后,带着杜东先进去。

    女人在前面引路,把他们带到一个包房后,笑着将菜单递给高博文,“高社长,第一次来吗?”

    “嗯。”高博文接过菜单后,翻了翻看有什么吃的。

    在高博文翻看菜单的时候,女人给高博文倒茶,“高社长,这是乔先生点的陈年普洱茶,今天刚让人送过来,您尝尝味道如何。”

    “嗯。”高博文正要接茶的时候,一股尿意来袭,将手上的菜单放下,“你先下去吧,有什么再叫你。”

    “好的,我在门口,有什么吩咐,请随时叫我。”

    女人离开后,高博文从位置起身走向房内的洗手间。

    推开洗手间厚重的木门后,高博文解开裤链,刚准备小解,突然耳边传来一声“砰!”

    那一声巨响,伴随着屋子地板的摇动,吓得高博文整个人颤抖一下。

    看到裤子湿了一边,高博文骂了句粗口“妈的,搞什么?”裤子脏了,也顾不得小解,先找水洗裤子。

    听到响声的杜东,立刻往外走,刚推开包房门,犹如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吵杂的声音扑面而来,看到外面乱糟糟,尖叫声,奔跑的脚步声,踩踏声不断,犹如到了灾难现场。

    看着天空弥漫的黑烟滚滚,杜东已经猜到了,有可能是起火了。

    刚刚说要在门口守着的女人,已经帮着在疏导人群。“小心点,请有秩序的撤离。”

    杜东快步走向那个女人,问了句“出什么事情了?”

    “厨房爆炸,前面起火,请快点离开这里。”

    杜东确认完后,立刻回包房找人。

    高博文正在洗裤子,就嗅到一阵浓烈的烟味,那阵味道特别呛鼻,好像是着火了?

    水也停了,高博文立刻擦干净手往外走,看到跑回来的杜东。

    “高社长,不好了,起火了。”

    “还愣着干什么,走。”

    杜东赶紧护着高博文出去。

    在出来的时候,因为楼道过小,人又多,在楼道里,被人左右推搡,高博文的衣服都被扯烂了。

    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楼上又发生第二次爆炸。

    “砰!”玻璃被震碎,火苗冲出窗户,上空不断飘下被震落的物品。

    街道上,行人尖叫奔跑,满地都是玻璃渣子和广告牌。

    杜东扯着高博文,被人群推搡到天桥后,过了天桥就听到警笛声响。

    丢了一只鞋的高博文,光着一只脚,浑身狼狈。

    妈的,喝个茶,也会遇到这种事情。

    撤退到安全地方后,四周聚集满人,想走都走不了,周围吵吵嚷嚷,高博文这个时候才想起乔隐,赶紧找手机打电话。

    手机找到后,还没打电话过去,那边就打电话过来了。

    “喂?”高博文用手拍了拍杜东,示意杜东把鞋给他穿。

    四周围都是人,杜东无法弯腰脱鞋,只能站着把鞋子脱了,用脚推到高博文脚下。

    “高社长,酒楼发生爆炸,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呢?”电话那头人很多,也有警笛声,看样子是在附近。

    “我也没事,实在是不好意思,本想约你吃夜宵,却搞成这样。”

    “事发突然,也不是我们能预料的,改天再约了。”

    “好,那你也先回去,改天我们再见面。”

    “嗯。”

    电话挂断后,高博文才发现,鞋子穿不进去,小了一码,但是又不能光着脚,要是让记者拍到,岂不是丢大脸面了。

    高博文硬是把脚塞进鞋里,痛到他皱着脸,一脸难受,回头看了眼旁边的杜东,“马上离开这里。”

    “知道了。”光着脚的杜东,在前面开路,硬生生从人群中挤出一条路带着高博文离开。

    此时在对面马路的乔隐,带着dan撤离。

    dan看着起火的大楼,皱着眉。

    乔隐知道他顾虑什么,但是,有时候无辜的牺牲是注定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