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45章 纪澌钧恐怕还不知道吧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一直在关心董雅宁,却忽视了她们母子的安危,如果不是寻夏突然提到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他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她们出事了,纪澌钧心里很是愧疚,费亦行让他不要冲动,一时间,他觉得自己有些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纪总整个人很焦急,脸上写满不知所措,费亦行上前一步来到纪澌钧旁边,“纪总,您放心,我已经发散所有人去找了,一定会搜出一点蛛丝马迹的,请您相信我们。”没想到,平时遇到遇到大事都能冷静处理的纪总,今天却因为木小姐和宝少爷不见了,慌得六神无主,看来爱情的力量确实能改变一个人。

    “无论如何都要找回她们母子。”

    “是。”

    而此时,哪怕是整个人很不安,但纪澌钧的动作还是很淡定,想要找手机,可是摸遍全身,才想起手机在董雅宁那里,纪澌钧伸手跟费亦行要手机。“手机给我。”

    “是。”纪总的手机呢?费亦行带着疑惑的时候,掏出一部手机递给纪澌钧。

    先是给木兮打电话,“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那机械性的声音,让纪澌钧握住手机的手指有些颤抖。

    纪澌钧拿下手机后,给木小宝打电话,同样是关机没人接,纪澌钧便给夏明义打电话,没想到夏明义的手机也关机了。

    等着纪澌钧打完电话,费亦行还想问纪澌钧要不要过去公寓那边等人,没想到纪澌钧不停在重复拨打木兮和木小宝的电话。

    表面看起来情绪波动不大的纪总,其实不断重拨号码的举动已经泄露了纪总焦急不安的内心情绪。

    “纪总,我也是刚收到消息,说宝少爷不见了,听说失踪前,和梁栋,汤嘿嘿一起在游乐场玩,我现在就给梁栋打个电话问……”

    费亦行话没说完,纪澌钧已经挂断拨打的号码,立刻给梁栋打电话。

    犹如见到一丝希望的纪澌钧,在等待电话接通的时候,不耐烦来回踱步,走了两三步以后,纪澌钧立刻往外走。

    “喂?”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梁栋稚嫩的声音。

    “我是小宝的爹地,你知道小宝去哪儿了吗?”

    “噢,是小宝家的老纪纪叔叔啊,我知道啊。”

    “在哪儿?”纪澌钧猛地顿住脚步,眼里写满欣喜。只希望,兮兮跟小宝在一起,这样,他就能找回她们。

    听到纪澌钧问在哪儿,费亦行眼里多了几分开心,总算是有好消息,费亦行目不转睛盯着纪澌钧看。

    “被一个长得跟你好像的人带走了,好像是,噢对,是另外一个纪叔叔,小宝弟跟他走了,老纪叔叔,你为什么要这样问,小宝弟不见……”

    “谢谢,如果他给你打电话,麻烦你告诉我一声。”

    “嘟嘟嘟……”

    电话那头吃着饭跑过来接电话的梁栋,一脸懵逼。

    还没说完话,怎么就挂了?

    盯着这个电话号码,梁栋眨了眨眼睛,“我现在是知道小宝弟像谁了,打电话都喜欢没讲完话就挂电话,这不光长得像,这脾气也像,说不是亲生的都让人难以置信。”

    看到纪澌钧的表情变得严峻,费亦行立刻追问“纪总,宝少爷呢?”

    “……”纪澌钧挂断电话后,没有回答费亦行的问题,重新提步往前走。

    纪总这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看纪总的表情,应该是知道宝少爷去哪儿了,费亦行赶紧跟上。

    刚从休息区出来,纪澌钧就看到不远处和骆知秋有说有笑迎面走来的纪优阳。

    纪澌钧的脸瞬间冷若冰霜,盯着前方的眼神多了一份凌厉。

    费亦行看到纪澌钧突然加速往前,以为出什么事情了,“纪总,怎么了?”

    聊着天的两个人,听到声音,抬起头,就看到冷着脸的纪澌钧快步冲来,好像要找谁算账。

    骆知秋第一反应就是纪澌钧是要找纪优阳,骆知秋立刻做了一个手势把纪优阳拉到身后,只是她的手刚碰到纪优阳的胳膊,纪澌钧就冲了过来,一把揪住纪优阳的衣领,直接把人推到墙壁上。

    身体向右倾斜的骆知秋,差点没站稳摔了下去,后面提着东西的方秦及时用身体搀扶住骆知秋,“夫人,您没事吧?”

    “咚!”纪优阳被纪澌钧揪住衣领摁到墙壁上。

    “二哥,你怎么突然那么热情,真让人受不了。”后脑勺撞到墙壁的纪优阳,脑袋一阵疼痛,但是脸上仍旧保持微笑。

    “你把人带去哪儿了?”纪澌钧一字一顿从牙缝挤出,恨不得把纪优阳碎尸万段。

    “二哥,我不明白你说什么,你是不是找错人了?”纪优阳垂落的手抬起搭在纪澌钧拽紧自己衣领的手背上,说着要把纪澌钧的手推开。

    骆知秋站稳后,赶紧上来劝解,“纪总,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医院到处都是记者,这要是传了出去,对你们影响都不好。”

    纪澌钧没有理会骆知秋,况且有些事情也不能让骆知秋知道,纪澌钧揪住纪优阳的衣领,直接把人拖到旁边。

    看到纪优阳被纪澌钧拖着走,骆知秋心疼的想要追上去就被方秦拦住,“纪总,纪总。”

    “夫人,您还是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怎么回事。”按道理说,纪澌钧不可能勃然大怒找上门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快去看看。”骆知秋一脸担心,接过方秦手里的东西。

    纪澌钧把纪优阳揪到离骆知秋差不多十来米左右才停下脚步,再一次把纪优阳摁到墙壁上,这一次,没有局外人在,纪澌钧丝毫不掩饰自己恨不得杀了纪优阳的心,一只手拽住纪优阳的衣领,一只手掐住纪优阳的脖子,“纪优阳,你要是敢动我儿子一根手指,我杀了你!”

    听到这句话,纪优阳发出冷笑,无谓直视纪澌钧布满怒火的脸,“二哥,你找错人了吧,没有你的允许,我怎么敢带我宝贝侄子乱跑,那可是你的独苗,宝贝的很。”

    “有人亲眼看见你把人带走了,说,我儿子在哪儿?”

    望着一直在笑的纪优阳,纪澌钧恨不得掐断纪优阳的脖子。

    快被纪澌钧掐到窒息的纪优阳,脸上仍旧保持微笑,好像一丝痛苦都没有,说话的声音因为嗓子被掐住有些沙哑,“未必是我,我们三兄弟都长得那么像,或许是另外一个姓纪的呢?”

    另外一个,指的就是他大哥纪泽深,大哥怎么可能苏醒了!“你他妈纯属放屁,纪优阳,我警告你别跟我耍花招,你有什么事冲我来,你动我儿子算什么东西!”

    “呵呵呵……”难得听到纪澌钧飙粗口,这简直就像他击败纪澌钧理智的胜利之声,“二哥,看在咱们是兄弟的份上,我偷偷告诉你一句,你与其在这里担心我把人带走了,倒不如担心,咱们大哥舍不得他的心肝宝贝被你糟蹋,把人带走了,她又不爱我,就算我带走她,她也是想方设法逃跑回来,可咱们大哥那不同,她回到咱们大哥身边,有那么疼爱她的一个男人,你觉得她还会回来被你欺负?”

    “……”纪优阳字字珠玑,戳中纪澌钧心里最敏感和为之恐惧的事情,恼羞成怒的纪澌钧,手往后掀起西装下摆,摸向后腰拔出抢抵在纪优阳额头,“像你这种夺走人一切的畜生,就不该活在这里!”

    枪口抵在额头,纪澌钧已经失去理智,以纪澌钧对他的恨意,随时都有可能会开枪。

    纪优阳知道,而方秦,骆知秋,费亦行也知道。

    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骆知秋捂着嘴,“不要……”骆知秋想要冲过去拦住纪澌钧,方秦想拦住骆知秋又怕纪澌钧会下手杀了纪优阳,两头为难,最后还是选择去保护纪优阳。

    方秦跑过去的时候,费亦行赶超方秦,丢了一句话过去“看好夫人,别让他过来。”

    “给你们机会杀了四少?”

    “要杀他,也不差今天。”费亦行回了一句,没有时间再跟方秦说话赶紧跑过去。

    听到这句话的方秦最后做了一个赌注,选择相信费亦行,因为除此之外他也没有其他办法,方秦停下步伐后拦住冲过来的骆知秋。

    右边是争先恐后冲过来的人,而比起那些人心里的恐惧,纪优阳更多的是平静,一个注定会死的人,又怎么会畏惧死亡。

    纪优阳嘴角含笑,但是眼里却是对纪澌钧的可怜和同情,“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母亲,你是第一次学会去爱别人吧,我是该说你有自信,自己能拥有想要的一切,还是说你根本不在乎失去,纪澌钧,你要明白,她们母子从一开始不是属于你的,如果你不懂得去守护和珍惜,总有一天,她们就不再属于你。”纪优阳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so,你真该庆幸,你拥有一个会替你着想的弟弟。”

    他恨纪澌钧,所以他想看着素来自以为是的纪澌钧,是怎么一步步被感情瓦解,最后奔溃变成落魄的人,不过出于人道主义,他是该提醒一下纪澌钧,别太自以为是。

    “用不着你来教训我,我最后问你一遍,她们母子在哪儿!”纪优阳肯定是把他家兮兮也带走了,否则不会在这个时候提到她。

    他这个人就是喜欢搞点八卦,所以在遇到李泓霖上楼的时候,他走了是走了,就是闲不住,叫人去看看,结果就让他发现了一个秘密,纪澌钧恐怕还不知道吧,人家已经被接走了,呵呵呵……

    “二哥,我以前就好奇,你说咱们大哥一个以纪家和集团为重的人,应该知道婚姻也是一个重要的筹码,那么多豪门想要和咱们联婚,为何大哥都是无动于衷,我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了,他估计是在等咱们大嫂长大,谁知道,这花刚含苞待放,人家连味都没来得及尝一口,就被你摘了,啧啧,二哥,你给咱们大哥戴绿帽了晓得不,等大哥回来把大嫂娶了,以后你要和大嫂在纪家见面,你这该喊她做大嫂呢,还是喊床笫之间的小名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