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39章 和她是互取所需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夏明义送木兮去搭电梯,在木兮进电梯的时候,夏明义再次提醒木兮,“木小姐,跟紧纪总的人,千万别单独一个人,以防万一……”

    没说完的话被转身的木兮打断,如果不是夏明义提起,她差点就忘记了,木兮压低声音说话的时候谨慎的目光观察四周,“今晚,我和纪总没有回来之前,千万不能让任何人接走小宝。”

    “木小姐,放心吧,那边都交待过。”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木兮的安危,从李助理那边得来的消息,很显然那群人是冲着木兮来的,只可惜少帅不在,不然一定能保护木小姐。

    能让夏明义说的那么隐晦,木兮就猜到李泓霖他们应该都把在海域发生的事情告诉夏明义了。

    夏明义看到电梯上来了,递了眼木兮身后的方向,“电梯到了,注意安全。”

    “嗯。”木兮点了点头提步进电梯。

    电梯门关上后夏明义才转身回去。

    ……

    圣母罗二院。

    贵宾病房的门打开后,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从门外进来,站在床尾,眼睛盯着江别辞病床四周留意动静的保镖听到脚步声目光看向进来的人。

    进来的保镖来到值班保镖面前,停下脚步,两个人抬起手,将西装袖口往上推一些,露出智能手表,两个人的手表触碰的时候,发出一声“滴。”交班时间上传到系统。

    刚交完班,病房里就响起一声“砰刺!”

    还没走到门口的保镖猛地顿住脚步回头看向浴室门口的方向,另外一个保镖已经提步往浴室走去。

    站在浴室门口,失手掉落东西的女佣脸色紧张,看到两个保镖一脸严肃走过来把她当做可疑人物一样看待,女佣吓到手脚慌乱,连忙点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赶紧蹲下捡起碎成一地的玻璃片。

    走过来的保镖低头看了眼地上的东西,并未察觉到有哪儿不对劲,回头对着要走听到声音停下脚步看着这边的保镖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随后低头看着脚下在捡玻璃的女佣,压着声音提醒一句“下回注意点。”

    “是。”

    碎片四周的皮鞋离开后,女佣暗暗松了一口气,看到破碎对半开的花瓶,忍不住叹了口气,那么漂亮的花瓶就这样浪费了,还好不是纪公馆那些收藏品,不然真是可惜加赔不起昏死过去。

    捡起半边玻璃的时候,女佣摸到花瓶有些滑,低声念叨一句“明明擦干净了,为什么像涂了一层蜡那么滑?”真是见鬼了。

    转身往回走的保镖看到另外一个女佣站在病床旁在那里摆弄江别辞的被子,语气疑惑质问一句“你在干什么?”

    一声质问让高个子女佣手上的动作变得慌乱,赶忙将一只手握成拳,加大整理被子的力道,“刚刚江律师做完检查,我看江律师的被子有点乱,所以替他整理一下被子。”

    话音落下的时候,保镖已经来到床边,虽然没有再追问,但是一双眼眼睛紧紧盯着高个子女佣手上的动作。

    高个子女佣被保镖看到后背发紧,赶紧整理好被子,然后转身离开。

    刚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一声“站住!”

    高个子女佣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紧张到快喘不过气,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心里在责备自己的同时,手掌缓缓握成拳,手指刚碰到袖口,一块白色的抹布出现在她面前。

    “你忘了这个。”

    高个子女佣顿时松了一口气,犹如逃过一劫,笑着伸手接过东西,“谢谢。”拿了东西就赶紧走,以免待久出问题。

    捧着碎片去找垃圾桶路过高个子女佣的女人被叫住,“别丢这里的垃圾桶,万一桶倒了割到人就不好了,给我吧,我顺便去吃饭,一会换你。”

    “没问题。”把掌心的碎片交到高个子女佣手里后接过抹布去浴室。

    高个子女佣捧着玻璃碎片踏出病房后,整个人轻松多了,走路的步伐变快,朝最近的垃圾桶走去。

    “叮咚。”在高个子女佣进了休息区时,另外一边的电梯门打开。

    挽着包包的骆知秋踏出电梯走了几步后看到人没跟上来,转身望着后面一直低着头在看手机的纪优阳,骆知秋深呼吸一口气,眼神有些无奈,也不说话就等着纪优阳过来。

    纪优阳一直低头看手机没看路,往前走的时候,突然撞到一个东西,抬头就看到盯着他看的骆知秋,纪优阳笑着伸手揽住骆知秋的肩膀,“三妈,别生气,我这不是跟上了嘛。”

    “你啊你,别光顾着看手机,要是让记者拍到你这吊儿郎当来医院的模样,等新闻一登,你奶奶准跟你生气。”

    那些记者爱怎么写就怎么写,纪优阳懒得管他们,把手机屏幕递给骆知秋看,“三妈,你觉得哪个款式好看?”

    骆知秋看到纪优阳在看玉佩的款式,手机递过来,在看到某一款玉佩项链的时候,骆知秋的眼睛一亮,眼里有激动和怀念,自从进入纪家以后,她已经没有和过去的东西有过半点接触,如今再看到心里五味陈杂,收敛住真实的情绪后抬头看着纪优阳,“送给什么年龄段的人,性格怎么样,你都要说出来,我才好替你挑。”

    纪优阳笑而不答,将手机装进裤兜。

    “神神秘秘。”骆知秋看到纪优阳光顾着笑不说话,骆知秋脸上带笑目光刚要挪开的时候,一个只有纪优阳巴掌一半大小的锦盒放在她面前,骆知秋目光疑惑看着纪优阳,关心的不是这个东西是什么,而是另外一个问题,“你从哪儿掏出来的?”

    “当然是口袋,打开看看。”抬了抬手里的盒子。

    骆知秋皱着眉表情好奇,纪优阳这是干什么,骆知秋把包包挽进胳膊,接过锦盒,打开后里面躺着一条玉佩项链,就是刚刚那枚令她倍感怀念和激动的项链,骆知秋有些惊愕回过脸看着纪优阳。

    “生日快乐。”说完后纪优阳低头亲吻骆知秋的脸颊。

    听到这四个字,再加上这条项链,骆知秋心里有少许的感动,“还没那么快呢。”没想到纪优阳居然知道她喜欢这条项链,看来为了讨好她,可是做了不少功课。

    纪优阳侧过脸,靠近骆知秋耳边压着声音小声说道“如果有人再借这条项链做文章,你就推到我身上来,反正我在纪家惹的事也不差这一笔。”

    纪家这种豪门百年家族,向来看不上她们这些娱乐圈出身的女人,坚持的是门当户对,所以自从她嫁入纪家后,没少受到纪佳梦的嘲讽和佣人们的看不起,在刚来到纪家的时候为了纪家的脸面她要和过去的一切做切割,包括这枚她人生第一次拍戏用第一桶金买下的项链都要拿去做慈善拍卖,没想到,那么多年以后,纪优阳会把这条项链找回来还送给她做生日礼物。

    不管是不是别有用心,她都该和纪优阳真心说声,“谢谢。”

    “谢什么,母子间无需说谢谢。”为了拿回这条项链,他可是损失了一个集团,不过,只要能拿下骆知秋,就算是花掉半个as也值得。

    “……”母子间这三个字让骆知秋热泪满盈,如果当初自己的孩子能活下来,也许,她就真的能拥有“母子间”这三个字,可现在……

    提起过去的事情,便是骆知秋心里一块揭不得的伤疤。

    纪优阳看到骆知秋一脸失落,搂住骆知秋肩膀的手轻轻拍了拍骆知秋的肩膀,“三妈,你是有智慧的人,应该听过一个故事,当上帝将你门关上的时候,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户,而那扇窗户便是我,以后在纪家,我们便是母子间,我会孝敬你,给你养老送终。”

    纪优阳这个人亦邪亦正,说他好吧,也好不到哪儿去,说他坏吧,但他为了讨好她,确实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让她为之感动,哪怕是利用,可在纪优阳揭开她心里那道伤疤后,听到母子间三个字的时候,她心里没有排斥反而感觉特别温暖,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坠入一望无际寒冷的谷底后,突然漆黑的四周亮起一盏散发温暖的灯,哪怕灯的位置有可能是地狱,也会为之动摇决心,不能说这个人太傻,只能说,谷底太冷了,绝望太久的人都渴望回到记忆中的温暖。

    骆知秋湿润的眼眶一点点被笑意取代,笑望纪优阳没有说话,把东西装进包包后继续往前走。

    她是没说话,但是纪优阳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

    别看现在的骆知秋一手掌握家族内务大权威风的样子,除去那些来自不易的光环后可是个经历了丧子之痛的女人,没有儿子,老公又死了,在纪家处处被纪佳梦针对,而老夫人虽然对骆知秋很好,但是也不能弥补丧子之痛,正是看中这点,所以纪优阳决定加以利用,骆知秋要的是一个儿子弥补丧子之痛圆做母亲的心愿,而他要的是骆知秋在家族内的影响力。

    骆知秋是个聪明的人,知道他的意思,如果能成,他们便是互取所需,愉快合作。

    廊道右边有一个休息区,纪优阳看到一个女人背对着他们这边面向窗户,不认得这个身影,没穿护士服又能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纪家的女佣?

    就在纪优阳好奇的时候,旁边传来骆知秋的声音“那是你奶奶让我安排照顾江律师的佣人,一共两个,这个点应该是交班去吃饭。”

    “噢。”

    “有什么问题吗?”看到纪优阳盯着那个女佣看,骆知秋好奇问了句。

    “没。”只是知道江别辞没死成有人会继续下毒手,多心留意罢了。

    快到病房门口的时候,纪优阳口袋的手机响了,纪优阳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立刻将手机挂断,“三妈,我去接个电话,你先进去。”

    “好,别耽误那么久,看完江律师还得回去吃饭,别迟到让你奶奶等。”

    “嗯。”纪优阳握着手机提步往前走的时候看见那个站在垃圾桶旁的女佣离开去搭电梯,在纪优阳拐弯进入开放式休息区的时候,女佣才进了电梯。

    有些口渴的纪优阳,用手机扫描二维码买了一瓶矿泉水,走向垃圾桶的时候纪优阳拨通电话。

    拧开矿泉水瓶盖子后手里的电话发出震动,电话接通了,纪优阳昂头喝了一口矿泉水将矿泉水瓶放在垃圾桶盖上面才将手机贴在耳边,“什么事?”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