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37章 误以为她在逼婚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忘记自己是坐在桌下,男人一起身,脑袋撞到桌底那一刻,纪澌钧就发现木兮的手替他挡了一部分的疼痛。

    她悄无声息护着他的样子,让纪澌钧幸福之余更多的是心疼,“傻么你。”

    “确实挺傻的。”木兮缓缓收回手,整个手背都红了。

    纪澌钧将手盖在木兮头顶,把人护在怀里,半蹲着慢慢起身,从桌底起来后,纪澌钧怀里的人作势要下去,被纪澌钧用力往上搂紧在怀,“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有事处理,你先过去。”

    他的温柔就像一杯酒,让她暂时忘记了痛苦,还以为一切都还是从前,木兮抬起手轻轻擦掉男人唇角余留的口红。

    纪澌钧本想放下木兮去接电话,但是看到她额头的伤就想起了她膝盖还有伤,纪澌钧转身抱着木兮走向电梯。

    “收拾好东西,今晚开始回半山别墅住。”

    现实是残酷的,只会让人变得更加消极痛苦,有时候温柔也是一种疗伤的工具,木兮缓缓将脸靠在男人肩膀,“不了,住在公寓方便些。”

    她说话的语气带着一股淡淡的忧伤,或许是这件事让纪澌钧想起了刚刚木兮反问他的那句话,纪澌钧低头,将脸贴在她的鼻息前,也该解释清楚了,“我没让人赶你们母子走,是许卫自作主张。”

    纪澌钧的话令木兮沉闷的心有了几分安慰,原来,他没那样做过。

    她想回去,可是她害怕极了,害怕那种被赶出去的落魄感,一个地方住久了,难免有感情,她怕要走那天自己会舍不得,说好要学会离开,怎么能再回去呢,“你姑姑说的没错,咱们没结婚住在一起,难免招人闲话,这事你不也清楚么?”那天在纪公馆,他不也同意纪佳梦这句话。

    纪澌钧的表情变得沉重,抿着唇别过脸,深邃的眼睛一直望着木兮的唇瓣没说话。

    他不说话,气氛一下变得尴尬起来,木兮别过脸,脸颊埋在男人肩膀,她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他该不会是误以为她在逼婚吧。

    费亦行打完电话回来,没在办公室看到人,等了差不多十分钟,才看到他家纪总从电梯出来,应该是送木小姐下去,费亦行快步过去,将手机递给纪澌钧。

    纪澌钧接过手机后往休息室走,休息室的门没关,费亦行看懂后便跟上进去,进到休息室才将房门跟上。

    电话拨通那边过了三秒才接通,“喂,澌钧啊?”

    “是,教授。”进到更衣室的纪澌钧,递了眼其中一件西装,费亦行立刻将西装取下。

    “我这边接到消息,听说不少人对海域开发那个项目有兴趣,赶在大批投资进去之前,你无论如何都要阻止。”

    “请放心,这件事我自有计划。”

    “你办事我和你老师都放心,这次这件事关系到你老师,还请你多费费心。”

    “嗯。”他当然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否则也不会亲自出面。

    “你老师为海域的事情烦心,已经好几晚没休息好,相信有你这句话他今晚能多睡几个小时了。”

    “请教授替我转告老师,无需担心这件事。”

    “会的,那我不打扰你了,我这边还有个会。”

    “您忙。”

    跟在纪澌钧身后的费亦行,看到纪澌钧的表情有些沉重,安慰一句“纪总,我相信您能处理好这件事,无需担心。”

    纪澌钧把手机丢给费亦行,说话的语气是一贯的冷淡,“一会你去商场替我挑件礼物,明天中午约赖毓媛吃午饭。”

    “是。”看来,是余先生这通电话起到作用了,否则纪总也不会亲自和赖毓媛见面,有纪总和赖毓媛见面,这事就成了一半了。

    提起礼物,费亦行就想起那个戒指,含沙射影故意来一句“纪总,要不要给木小姐买个礼物?”

    为什么给他家兮兮送礼物,要让费亦行去买?纪澌钧一脸疑惑看着费亦行,“?”

    他家纪总,该不会是装傻充愣,名字都刻到婚戒上,还不求婚,再放就生锈了。费亦行变着法子提醒,“女人都喜欢收到礼物,因为那是一种惊喜,例如戒指啊……”说到戒指的时候,费亦行特地逐字咬重。

    纪澌钧听懂了,扫了眼费亦行,“守住你的嘴!”

    “纪总,我是守得住自己的嘴,可是未必看得住追求木小姐的人啊,你想想少帅那么优秀的男人都会喜欢木小姐,万一在你求婚之前有其他男人先跟木小姐求婚,那你就错过机会了,纪总,您不小了,咱们那儿叫三十五,可人家景城这叫三十六,还有四年您就四十了,这男人过了四十身体机能就开始倒退了,很快就……”

    纪澌钧眯着眼睛盯着费亦行,好像在说继续,别停。

    费亦行立刻在嘴巴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指了指前面,然后拔腿就往浴室跑。

    ……

    木兮回到公寓,洗完澡出来就听到客厅有热闹的声音,看了眼时间应该是小宝放学回来了。

    出到客厅,就看到木小宝和梁栋坐在餐凳写作业,两个人指着作业本大声议论。

    梁栋用手指着本子,“这个字的发音就是,仁,仁,仁,仁,仁。”

    “才不是,是银,银,银,银类的银。”木小宝大声反驳。

    旁边的孙婶端着薯条过来,笑着凑过去,“让孙婶看看,噢,这个字啊,普通话念人。”

    知道自己念错互相都不认错,还开始嘲笑对方的普通话。

    木小宝冷哼一声,嫌弃扫了眼梁栋,“你的普通话烂透了,连咸鱼和嫌疑都分不清。”

    梁栋噘嘴反驳,“你才是,你连结婚都能念成节分,没资格说我。”

    “哼!”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吵到口渴梁栋冲着孙婶说道“孙婶,我要喝挤挤鸡。”

    木小宝抱着胳膊,发出一声冷笑,“蠢货,是桔几汁”

    “才不是,就是挤挤鸡,我以我妈的体重发誓,就是挤挤鸡。”

    一脸嫌弃梁栋,“还需要跟你发誓?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连桔几汁都不会念。”

    “……”

    被吵到忘记到底怎么念的孙婶,抬头看着天花板,到底是挤只汁,还是桔只汁。

    听到理直气壮吵得脸红脖子粗的两个人木兮忍不住笑了,木兮准备过去的时候,从洗手间出来的夏明义兜里的手机响了,看到来电显示人的同时,夏明义也看到了不远处的木兮。

    既然是找木兮的,夏明义干脆把手机递给木兮,“木小姐,李助理的来电。”

    听到夏明义的声音,木兮停下脚步,转身接过手机,“谢谢。”

    担心孙婶听到什么,木兮拿了手机就往阳台走。

    夏明义知道孙婶是纪澌钧的人,为了安全起见,夏明义没有守着木兮,而是站在客厅留意孙婶。

    木兮走到阳台接电话的时候转身看着客厅,“李助理,有什么事?”

    “木小姐,是你啊,请等一下。”电话那头的李泓霖立刻把手机递给纪泽深。

    而在郊区别墅坐在纪泽深旁边的梁浅,把削好的苹果递给纪泽深,“喂,纪泽深。”

    “我不姓喂。”纪泽深翻了一页文件。

    真是的,削好了送到面前都不接,真是够了,“苹果。”直接递到纪泽深嘴边。

    忙着看文件的纪泽深,腾不出手接,张嘴去咬的时候,旁边的梁浅看见纪泽深这动作脸瞬间红了。

    李泓霖快步过来,绕到纪泽深身后,“纪董,是木小姐接电话。”

    “……”纪泽深听到是木兮,一秒别过脸。

    就是这突然转身的动作不小心碰掉梁浅手里的苹果,梁浅的指尖瞬间僵硬,随着纪泽深起身,挥掉落在膝盖上的苹果那一刻,梁浅的心闷闷发疼。

    削了那么久的苹果,被纪泽深像扫垃圾一样扫掉,可真是够打脸的。

    梁浅瞥了瞥嘴角,用无所谓的表情掩盖自己失落的情绪,低头捡起掉在地上的苹果。

    纪泽深接过电话后去旁边接电话,梁浅继续像个没事人一样削苹果,装的有多不在乎,心里就有多不开心,一不小心手指就见红了。

    望着指尖滑破的伤口,梁浅心底发凉,放下刀和水果,自己去找医药箱,她不是木兮,受伤了有那个不顾危险立刻冲过去的纪泽深。

    纪泽深走向阳台的时候将手机贴在耳边,“听老岳说钧子接你出院了,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好多了,啊浅呢,她怎么样了?”

    “恢复的七七八八,很快就能走路。”

    “对了,李助理给明义打电话是有什么事?”

    “想问问你的情况,顺便提醒你这段时间,尽量别和董雅宁单独见面,以免她找到机会伤害你。”

    木兮深呼吸一口气,“迟了,我刚回到公司没多久她就给我信息约我晚上吃饭,不过纪澌钧也会去,你别担心。”

    “以后,她约你出去,你尽可能把钧子带过去,钧子不在,就在有监控的地方和她见面,一切小心。”

    “我知道了,那个伊贝莎呢有下落吗?”

    “正在找。”

    还没找到伊贝莎的下落,木兮忍不住担心,“深哥,拜托了,一定要找到她。”

    “放心,只要找到她,深哥就会把人交给你。”听到电话那边传来木小宝的声音,纪泽深借机转移话题,“小宝怎么了,那么开心?”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