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36章 他只要她一个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没喝就不能算账?真是会钻空子,不去法律部都可惜了。

    摔入纪澌钧怀抱的木兮,抬头就对上男人兴师问罪的表情,凭什么,他欺负她冤枉她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而她却要道歉,木兮昂头无所畏惧看着纪澌钧,“纪总,现在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您还是尽快处理完公事别耽误了晚上吃饭。”

    小东西,做错事也不认错,还一副她最有理,理直气壮的表情,纪澌钧抬起手掌要落下的时候,他能感觉到怀里的女人有一瞬间的害怕,往后缩了一下身体。

    看到她害怕的样子,纪澌钧突然明白当初她还小的时候,他大哥为什么说,姑娘最难教育,手一下,那躲的劲就让人心疼,接下去,除了心疼,哪里还下得去手。

    木兮看到纪澌钧冷着一张脸,在他手下来那一刻,木兮下意识闭上眼睛。

    久久没等到落下来的手,木兮一点点睁开眼睛的时候对上男人正打量她的眼神,他严肃的眼神,让木兮想起了出狱不久后,小周姐酒店开业,她被纪心雨刁难取笑,是他替她解围,还说要替深哥照顾她,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场多美的相遇。

    “宁可担惊受怕,也不肯认错?”

    男人的一句话就像一根尖锐的冰柱划过木兮的心底,又凉又疼,木兮努力挤出一抹笑容望着纪澌钧的眼睛,“是啊,认错有那么难吗?”孩子的离去毕竟不是纪澌钧亲手造成的,他错的只是在生死关头不理她死活,其实,她不是一个那么计较的人,只要他肯抱着她,跟他解释,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会听,可他为什么提都不提那件事。

    他问她,为何她却反问回他?他不记得自己有哪儿错了。

    木兮看到纪澌钧一直皱着眉头,似乎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如果他真的在乎她,就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二宝没了,可是他却从来不关心,甚至是不去问这些事情,想起他曾经口口声声说要生个孩子,现在一想多讽刺,或许人家只是哄哄她罢了。

    那些事情一涌上心头,木兮的心就痛到无法呼吸,为了让自己喘过一口气,木兮撑起身要离开,刚从男人怀抱起来,膝盖一软整个人摔了下去。

    顺着桌子滑落在地的时候,因为办公桌下是空的,失去依靠,重心不稳的木兮往后摔。

    就在她倒在地上前一刻,胳膊被拽住,“咚……”她听到了一声撞击,抬头就看见单膝跪在地上,紧紧拽着她胳膊,一手搭在桌沿的男人。

    木兮的目光顺着男人头上看去,他刚刚为了她撞到脑袋了?木兮伸手想要去摸他脑袋的时候,办公室响起敲门声。

    “有人来了,快起来。”

    光明正大的关系,担心什么?纪澌钧心有不爽,故意不起来,“迟了。”纪澌钧递了眼另外一边。

    “噔噔……”高跟鞋摩擦地板发出响亮的声音。

    如果让人看到她和纪澌钧在桌底下很快公司里就会乱传八卦,各种版本层出不穷,出去是来不及了,木兮反抓住纪澌钧的胳膊,让他进来一些。

    纪澌钧撑起身往里面挪了一些位置,手摸到地板很冰凉,纪澌钧看了眼旁边眼神担忧的女人,手绕过她纤细的腰把人揽入怀中。

    往前一扑的木兮坐在纪澌钧腿上,双手及时搭在纪澌钧肩膀才免遭撞头,头顶是没撞到,但是额头撞到男人的额头,痛到木兮眼泪都快出来了。

    看到木兮痛到皱眉在吸气,明明疼的是她,可纪澌钧的心比她更疼,“还知道疼?”当他赶去医院的路上,他差点急疯了。

    “你放心,不给你惹麻烦。”木兮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左边留意着进来的人走到哪儿了。

    纪澌钧的脸庞往前,掌心扣住木兮的后脑勺,往自己这边带,“那你的意思是,给我大哥惹?”

    脚步声越来越近,木兮将声音压低,“我没说过。”

    想起她受伤,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的人全是大哥的人,纪澌钧心里就一阵醋意,从小,他都没有和大哥争的意思,可今天,为了这个女人,他吃醋了,甚至是有了强烈的占有感,他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这丫头,他要,不管大哥拿什么来换,他都不会还给大哥,因为她只能是他纪澌钧的。

    木兮正看着外面的时候,脸庞突然被人转过去,一个吻压了下来,木兮想要推开,就被男人死死搂在怀里。

    两个人的脸很近,她根本看不清他的眼睛和脸,只能勉强看到男人身后的柜子。

    而此时,从外面进来的女秘书来到纪澌钧办公桌没看见有人,转身看了眼四周,“奇怪了,纪总和木秘书呢?”

    四处看看,找不到人,女秘书就把文件放下转身离开办公室。

    听到关门声,木兮立刻松了一口气,伸手去推纪澌钧。

    他对她永远都有种患得患失,他时常从梦中惊醒,没有人知道,看似无所畏惧的他,其实有多害怕,害怕有一天,大哥醒来了,他的兮兮不要了他,回到他大哥身边。她推他肩膀的手,还有想要离开的举动令男人心里慌乱和不满,满肚子怒气的男人脾气一上来抬脚对着旁边的真皮座椅用力踹过去。

    椅子撞到书架上,发出响亮的撞击声“咚!”

    在他用力踹凳子的同时,他身上散发出一股震慑人心的戾气,吓得木兮忘记挣扎木楞在他怀里,当那一声“咚!”响起的时候,被男人紧搂在怀的木兮吓得浑身哆嗦。

    她知道纪澌钧脾气很大,但却很少从这个理性成熟的男人身上看到那一面,今天这一脚,让木兮心有余悸的同时也清醒过来,她不能和他发生争执,有时候生气冷战是最愚蠢的办法,木兮搭在纪澌钧肩膀的手缓缓往前,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回应他的吻。

    她的一个动作,令男人充满忧伤的眼底泛起丝丝的安慰,浑身的戾气瞬间消退成温柔,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个脾气好的男人,可遇到她之前他一直都能控制得很好,让自己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可遇到她之后一切都变了,他的情绪随着和她的交集而改变,除了她这世界上再无第二人能让他瞬间息怒,从她能控制他情绪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这丫头是抓住他命门了,“兮兮,总有一天,我怕是会死在你手上。”就算有那一天,他也心甘情愿。

    “纪先生,你比我狠心,就算是死,也是我死在你手里。”

    他如果狠心,现在就不会像个没事人一样明知她欺骗他,他还不甘寂寞往她面前靠,这个世界上,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有权利动他的兮兮,“你也只能死在我手里。”

    “确实。”她学会保护自己,学会敌人一剑过来的时候,自己也拔剑还击,可唯独学不会反抗他,她就是那种傻到,和爱人拿枪相对,对方枪口对着她,她却把枪口对着自己握手处对着爱人的女人。

    他自以为能掌握一切,可却预算不到,有一天,她走了,他连挽留开口道歉的机会都没有,哪怕寻遍宇宙,也找不回他的兮兮了。

    “叮铃铃……”头顶传来手机来电铃声。

    木兮怕纪澌钧耽误正事,手抬起越过桌沿摸到手机,另外一只手勉强挤进两个人紧贴的脸,将他的下颚推开一些,“接电话。”

    “回来!”男人微微喘气的唇瓣带着不悦吐出两个字。

    既然他都不担心,她也无需跟着瞎操心,木兮直接将手机关机,重新吻上纪澌钧的唇瓣。

    就在两个人吻的火热忘情的时候,头顶传来座机的声音。

    沉溺在女人温柔之中的男人,只想在这不长的时间里好好享受幸福的时光,面对外界的打扰男人显得不耐烦,直接拽掉座机的线路。

    纪澌钧手机没接,座机也嘟嘟声好像故障了,就连打木兮的座机和手机都没人接,正在开会的费亦行担心纪澌钧和木兮是不是出事了,立刻挥手让秘书长代替他开会,费亦行拿着手机去办公室找人。

    步伐匆忙赶到办公室的费亦行,顾不上敲门,闯入办公室后,刚踏进还没张嘴喊人就听见一些声音。

    看来,不是出事,而是不方便。

    费亦行立刻退出回到办公室的门口,在等候的时候费亦行兜里的手机响了。

    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人,费亦行用手盖着嘴巴讲电话,电话接通时,费亦行语气毕恭毕敬,“你好,余先生。”

    “澌钧是出什么事情了,手机一直关机?”

    费亦行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玻璃门,脸色着急,语气努力维持平静,“纪总正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

    “噢,那什么时候能结束?”

    这种事情,没预计时间,费亦行用手揉着眉心,“请稍等,半个小时后会议就结束了。”

    “好,到时你让澌钧给我回个电话。”

    “是,很抱歉余先生。”挂断电话后,费亦行暗暗压了一口气,余先生平时不打电话过来,现在一直在找纪总,看来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费亦行抿着唇,重新开门进去。

    把门关上后,费亦行没走近,隔着老远,小心翼翼说道“纪总,余先生找您,来过几次电话了,我跟他说您在开会,半个小时后会结束。”

    “安排车送木小姐回去。”

    听到回应,费亦行好奇的目光四处看,他家纪总和木小姐在哪儿恩爱呢?

    “还愣着干什么!”

    还没找到他们,他家纪总就知道他在干什么,看来他家纪总是生了一双智能眼吧,“是。”

    费亦行离开办公室以后,办公室恢复安静。

    坐在地上的男人,一手搂着女人,撑起身要从桌下出来时,女人的手先一步盖在男人头顶。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