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77章 她死了都不关我事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昨晚他特地叫了医生过来给木兮做检查,确定没有身孕,之前她一直说自己没怀孕,现在却说怀孕了?这让纪澌钧有种感觉,她为了得到他的原谅让江别辞对他撒谎,纪澌钧最恨别人骗他,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木兮,她接二连三的欺骗让纪澌钧怒的直接回了句“她死了都不关我事!”

    听到这句话,江别辞的脸瞬间白了,纪澌钧怎么能说出那么不负责任绝情的话!

    跑到远处去接电话的费亦行听到纪澌钧这句话心里想的和纪澌钧是一样的,木小姐没有怀孕现在却又说怀孕了,是不是为了和纪总和好故意这样做?难怪纪总会气的说出这些气话,这些气话费亦行是不会直接告诉江别辞,毕竟他还是相信木小姐这么做都是为了跟纪总和好,他还是很支持纪总跟木小姐的,所以费亦行自己编了一句回江别辞,“纪总很担心木小姐,只是纪总现在正在……”

    不用再替纪澌钧说好话了,他耳朵没聋,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江别辞直接打断费亦行的好意,“你告诉纪澌钧,既然他如此无情无义,不想对她和孩子负责,那从今往后就别再来找她。”说完后江别辞气得直接挂断电话。

    站在商陆旁边的护士,语气着急喊了句“商医生。”

    商陆快步来到江别辞面前,催促江别辞,“没时间了。”

    纪澌钧可以无情无义,在生死关头置身事外抛弃她和孩子,但是他不能!江别辞抿着唇拿起笔快速在手术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保住木兮的性命。

    在动手术的时候,江别辞换了衣服一块进入手术室,握着木兮的手。

    他不知道做这场手术木兮有没有感觉,但是他看见了昏迷中木兮眼角滑落的泪水,一滴接一滴……

    江别辞弯腰给木兮擦眼泪,紧紧握着她的手,轻声安慰她,“小木头,别怕,江哥陪着你,不会有事的。”此时他有多心疼这个妹妹,就有多恨纪澌钧的绝情。

    当看着那个血肉模糊的胚胎从木兮身体取出来的时候,江别辞眼眶瞬间红了,他能感觉到木兮的手下意识用力握住他,那个紧拽的力道就如同在挽留什么,可一切都迟了……

    小木头,你说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可现在,那个连你和孩子死活都不管的男人真的值得你爱么?

    这些残酷的现实,江别辞不想也不敢告诉木兮,怕木兮受不了刺激,手术结束后,木兮被推到病房。

    商陆给木兮挂点滴,看到坐在床边的男人低着头不停抹眼泪,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个同学眼眶红红在哭,走过去轻轻拍了拍江别辞的肩膀,安慰了一句“她还年轻,身体调理好了,以后还能怀上孩子。”

    “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我给她检查过,可把脉的结果是没有身孕,怎么就会……”

    “以你的医术,不可能检查不出这些,我听一个护士说她是纪澌钧的女朋友,和那种权贵家族扯上关系还未婚怀孕出了什么波折很正常,我会仔细检查给你出个结果。”这种现象也算是首例。

    “这件事,到病房止步,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她。”她那么爱纪澌钧,如果她知道了这些事情,那会多心寒,多难受,那些难过,心寒,痛恨就让他一个人守着替她承受就好了,这也是他这个做哥哥的,唯一能替她这个妹妹承担的一些事情。

    刚刚听江别辞打电话,看来是纪澌钧不要孩子了,纪澌钧在商界可是很有名,听护士说,纪澌钧曾经接受采访的时候,还说自己很爱自己的女朋友,这才距离为了维护自己的女朋友发了起诉媒体声明多久?女朋友流产,居然不闻不问,商陆实在是无法想象原来这个商界新贵好男友人设的集团总裁原来背后是如此冷漠无情不负责玩弄女人感情的渣男。

    这些他还是懂的,毕竟木兮的处境真的很可怜,他没见过哪个昏迷动手术的女人会从开始就哭到现在,他真的很同情木兮,“你放心,这个秘密到此为止,事后血也不多,到时你跟她说来月事,说是她生一胎没坐好月子留下了一些毛病需要静养一个月,我相信应该能糊弄过去,我开几道调理身体的药给她,不会有什么事,别担心。”

    江别辞擦干净眼泪后,吸了吸鼻子抬头看着商陆,“把东西给我。”

    “装好了,一会让人拿给你。”

    “手术室的护士,还有那些医生……”

    他这老同学的声音哽咽的让人同情,商陆没等江别辞说完直接比了一个手势,“来的时候,她本来就受了一些伤,对那些医生统一口径,外伤。我负责的妇科是一胎月子没坐好出了一些小毛病,手术室里的知情人是自己人,会保密的,你放心,我保证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那就好,你先去拿东西吧。”他相信商陆会保密。

    “嗯。”

    ……

    挂断电话后的费亦行目光看向坐在玻璃窗旁高脚凳上低头喝酒的男人。

    四周站着保镖守卫森严,在买醉消愁的男人四周丝毫没有消愁感,反而还弥漫着一股因为守卫所带来的严峻感,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条界限在那里,就算这个界限的主人情绪再糟糕也不能像个普通人一样痛快宣泄情绪,得顾着自己的身份,任何时候都不能由着性子来。

    一个身材高挑打扮优雅的女人出现在费亦行面前,费亦行一直看着女人。

    “沓沓沓……”安静的咖啡厅里突然响起脚步声,费亦行回头看向进来的姜轶洋。

    姜轶洋皱着眉头进来,而原本路过的女人也改变方向往费亦行这边走来,姜轶洋和女人是同一时间来到费亦行面前。

    “纪总,怎么了?”听到手下来报说纪澌钧从公司出来后脸色就不对劲,脸色不对劲姜轶洋并不感到奇怪以为是公事,可听到纪总大白天的喝酒,而且是一杯接一杯这就有点不对劲了,担心是出了什么事姜轶洋立刻赶过来。

    费亦行还没来得及说话,怀里抱着一只猫的女人,手轻轻拂过猫洁白的毛发,瞥了眼费亦行和姜轶洋,说话的时候语气带着厌烦,“我这里是咖啡厅,不是酒馆,把这里喝得臭气熏天,我还怎么做生意?”垂落的眼眸重新抬起落在姜轶洋身上。

    “涂小姐,今天这里就当我们包场了,费用会支付三倍。”姜轶洋说完后看向纪澌钧的眼神带着担忧。

    既然姜轶洋已经解决了,那费亦行也没多说什么。

    “包场?”涂静好的笑声带着嫌弃,“不好意思,我这里不招待酒鬼,把他带走吧。”

    听到有人这样形容纪澌钧,姜轶洋心里顿时不悦,看向涂静好的眼神带着警告,压着声音,“涂小姐,请你对我们纪总客气点。”

    涂静好怀里的猫抬头看向姜轶洋还发出特别有攻击性的,“呜呜呜。”声。涂静好的手轻轻在猫背上抚动好像在安抚怀里的猫,“我没找人把你们轰出去,算给你面子了……”顿了一下,逐字咬重,“姜助理。”

    费亦行突然感觉,这个涂静好不是对纪总不满而是对姜轶洋有敌意,费亦行上前一步把姜轶洋护在身后看着涂静好,这个涂小姐也真是太奇怪了吧,按道理是他跟纪总来的,这个涂小姐为什么直接越过他就对姜轶洋说这些?难不成姜轶洋得罪这个涂小姐,被人趁机借着纪总的名义教训?

    原本坐在窗边喝酒的男人好像听到了这边低声的争论,从高脚凳起来后便拿起搭在一边的西装离开。

    费亦行看到纪澌钧离开了,立刻提步跟上,“纪总。”

    没了费亦行在前面护着,姜轶洋和涂静好面对面而站,涂静好怀里的猫俨然把姜轶洋当做要伤害涂静好的敌人,突然把爪子挥向姜轶洋,姜轶洋下意识抬手去挡,手背顿时一阵火辣。

    被抓伤后,姜轶洋没时间跟一只猫计较什么,转身就离开。

    涂静好看到姜轶洋手背的血痕,抬手拍了一下猫的背,压着声音责备一句,完全没有刚刚那种嫌弃姜轶洋的语气,“谁让你伤他的。”责备完以后,涂静好抬头看到人都下楼了便往窗边走,站在窗边看似目送他们离去的眼神其实全部都落在一个人身上,而且在那紧皱的眉心下的双眼还带着一丝丝的担心。

    站在车门旁的姜轶洋感觉到有人看过来,抬头就望见涂静好站在二楼看着这边,他刚看过去,涂静好就转身走了,因为纪澌钧已经上车了,姜轶洋便收回注意跟着上车。

    在车子开走后,抱着猫的女人并没有离开窗边,而是站在能看得到楼下,楼下却看不见她的角落一直目送着某人离开。

    从咖啡厅离开后,纪澌钧没说去哪儿,司机就按着主干道开。

    坐在后座沉着脸的男人,眉心突然跳的厉害,心也是乱糟糟,那种乱不是因为难过而是突然就乱的很,是很不安那种,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眼前的路,纪澌钧想起木小宝的学校就在附近,担心木小宝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纪澌钧立刻吩咐一句“去幼儿园。”

    “是。”下了高架桥后,司机绕回刚刚上高架桥前那个分岔路口去幼儿园。

    坐在纪澌钧旁边的姜轶洋低头和副驾驶的费亦行用微信了解情况,得知是因为木兮和纪优阳的事情,不管真相怎么样,姜轶洋已经把发生的事情当做真相认定是木兮脚踏两条船对不起纪澌钧,所以第一反应是对木兮感到不满。

    到了幼儿园刚好是中午放学,幼儿园里特别安静,躲在滑滑梯里偷吃鸡腿的木小宝听到有脚步声,以为老师来了,哆嗦一声就把鸡腿藏在身后,谨慎的目光看向外面。

    探出滑梯的脑袋看到走来的人群,木小宝一脸兴奋赶紧从滑道滑下来,跑向纪澌钧。

    情绪低落的男人,看到满面笑容跑来的儿子,心里顿时有了一丝的安慰,也因为他平安无事,男人唇角有了一丝丝的笑容。半蹲在沙地,接住跑过来的人,看到木小宝满嘴是油,纪澌钧拿出手绢替木小宝擦嘴,“午饭点不在食堂吃饭,跑这儿来吃零食?”

    木小宝用力摇头,“我吃饭了,可是……”水灵灵的大眼睛顿时可怜巴巴,说话的时候声音很低,“老师说,我们吃饭要按照营养师制定的餐单和份量进食,可是那一点点饭都吃不饱,所以胖子梁把他的鸡腿给我吃了,我没有吃零食。”木小宝把手里的鸡腿递给纪澌钧看。

    因为工作忙碌,学校的事情都是费亦行他们去打理,这些细节的东西纪澌钧一直都没有去了解,现在听到儿子在学校吃不饱,连个鸡腿都要吃同学的,纪澌钧顿时心里一阵愧疚,用手轻轻摸了摸木小宝的脑袋,“以后幼儿园里有什么稀缺需要改善的都要跟小狒狒说,不能饿肚子知道吗?”

    妈咪跟他说了老纪和纪家的事情,还告诉他,老纪很不容易,不要什么都麻烦老纪,能自己解决的就解决,不能解决无关紧要的就忍着,老纪很爱她们,她们能为老纪做的不多,那就拼劲全力对老纪好,维护好老纪,不能让别人挑刺为难诋毁老纪给老纪带来不好的影响。

    他记住了那些话,但是不会告诉老纪,因为那是他和妈咪约定好的秘密,找了一个借口回纪澌钧,“我不想搞特殊,大家都一样,没关系,胖子梁说他要减肥,所以以后他都会把鸡腿给我吃,我吃了这个鸡腿就饱了。”木小宝笑的一脸开心,他的开心不是因为有鸡腿吃,而是纪澌钧过来了,还主动关心他。

    听到儿子小小年纪就懂得这些,纪澌钧倍感欣慰的同时,大概是从儿子的脸上看到了一些相似木兮的痕迹,他的情绪又恢复沉重,抱起人走到滑滑梯那里。

    费亦行知道纪澌钧没吃饭,来的路上就让人打饭送过来,把饭送到纪澌钧那里后,纪澌钧站在滑滑梯旁边,把饭菜放在滑滑梯上面,用勺子勺起饭菜递到木小宝嘴里。

    木小宝吃一口,第二口就递到纪澌钧嘴边,“你也吃。”

    “爹地不饿,你吃。”发生那些事情后,他没有倾诉的对象,唯有用酒精麻醉自己减轻心里的痛苦,可涂静好的出现却让他想起了背后一些责任感,背后那些事情让他无法继续借酒消愁可是一安静下来,他就会想起那些事情,为了让自己好受些,只能找点事情干,便来幼儿园看木小宝,本以为心情会好些,可看到木小宝以后,他的心更难受,那种遭受背叛后心如刀割的感觉更强烈。

    木小宝一直在留意纪澌钧的情绪,发现他心情不是很好,吃完饭以后,木小宝和纪澌钧排排坐,第一次和老纪这样坐着不说话,木小宝显得有些拘束不好意思,膝盖下的小腿交叉,抬头看着纪澌钧,“老纪,你不开心吗?”老纪工作那么忙,平时都不来找他,现在来找他却拉着一张脸,也不吃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没事。”纪澌钧低头看到木小宝的鞋带松了,拉起木小宝的脚系鞋带。

    这可是老纪第一次给他系鞋带,木小宝开心到靠在纪澌钧怀里,能靠在亲亲爹地的肩膀真好,老纪快娶妈咪吧,这样他就能叫你做爹地了。

    不远处的费亦行看到木小宝还满脸笑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心里忍不住心疼。

    戒指找回来以后,纪总也没有跟木小姐求婚,他担心因为这些事情动摇纪总跟木小姐结婚的心,随着动摇之后是分离,毕竟,纪总最憎恨他人的背叛,而这一次还是亲眼目睹木小姐跟四少……

    靠在纪澌钧胳膊的木小宝明明很开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很不舒服,总感觉哪儿不妥,木小宝眉心紧紧皱着,应该不会是妈咪出事了吧,如果妈咪出事了,老纪早就过去了,也许是他多想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