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76章 她有了纪澌钧的骨肉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方朵的手指抵在高博文的胸口,“人家刚买了一套衣服,你想不想看?”

    “小,什么衣服?”高博文的嘴流连忘返在方朵的脖子扫荡。

    “一会你就知道了。”推开高博文,从高博文怀里下来后,方朵捂着胸口对高博文抛了一个飞吻,“不准进来噢,一会叫你,你才可以进来。”

    高博文举起酒杯,喝酒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方朵离去的背影,这个女人果然够骚,身材又火辣,正对他胃口,高博文猴急到等不及方朵叫,喝完用力放下酒杯起身就要跟进去。

    刚起身口袋的手机就响了。

    好事被打断,高博文一脸不耐烦,掏出手机看到是某人打来的电话,高博文顿时笑了,单手叉腰走到窗边接电话,“吹什么风,给我打电话?”

    “我在你公司楼下,派人来接我。”

    高博文回头看了眼房间的方向,眼神警惕,压着声音回了句“在这见面不方便。”

    “怎么不方便,养小妖精了怕我知道?”

    “不过就是一些解决需要的工具,怎么能和你比。”

    “行了,少给我灌糖衣炮弹,赶紧下来,车牌号发你了,别给我引来尾巴。”

    “我哪敢。”高博文笑着挂断电话后,低头看了眼信息,有正事要处理哪里还顾得了方朵,提步离开办公室。

    换完衣服站在门边,打开一条门缝,方朵靠在门框,“文哥?”

    “……”没反应。

    “文哥?”

    还是没反应。

    难道走了?这不太像高博文的作风,方朵立刻踏出房间去找人,找了一圈都没找到高博文,看来真的走了,方朵打开办公室的门时没想到门外站着两个保镖。

    这两个保镖看到方朵一身性感的蕾丝打扮顿时咽了口唾液,但很快就恢复平静,“社长有事出去了,你先回去吧。”

    “知道了。”这个高博文,到底去哪儿了?还不带她去,真是够防着她的,不行,她得想个办法取得高博文信任才行,否则一直这样下去岂不是白费时间。

    为了安全起见高博文改了见面地点,叫杜东送他出门,在高博文抵达郊区度假村停车场的时候,比高博文快十分钟到的女人车子直接开进度假村独栋别墅的地下停车场,坐在房车里的女人全副武装包裹的严严实实像个当红的女星生怕被狗仔拍到。

    十分钟后,车库的房门被敲响,开车的女司机下车后透过猫眼确认来人身份无误才打开门。“高社长,里面请。”

    在男人上了房车后,开车的女司机离开地下车库站在别墅里守着,以防万一有人过来。

    没一分钟,房车里就传来男人和女人粗重的喘息声。

    五分钟后两个大汗淋漓的人坐在房车里举杯共饮。

    高博文看着对面脸色不悦的女人问了句“谁敢给我们大小姐气受?”

    “除了那个姓木的还能有谁!”提起那个女人心里就一窝火。

    “既然她让你不顺眼,直接找个人做掉她就好了。”高博文昂头喝酒的时候看着对面咬牙切齿的女人。

    “说的倒是轻巧,你以为在国外,想弄死谁直接就一句话,你是不知道,董雅宁可是很喜欢她,我试探过口风了,董雅宁并不排斥那个女人嫁给纪澌钧怀上纪澌钧的孩子。”叹了口气,用手撑着额头,“我现在什么都不担心,唯一担心的就是那个女人怀上了纪澌钧的孩子。”

    坐在高博文对面目光忧愁不断叹气的女人正是寻夏,没找到木兮,董雅宁又说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休息晚点再去看房子,所以她索性就趁这个时间出来接人顺便来和高博文见个面。

    “那还不容易,直接在她食物里下药,总有办法把孩子弄走。”

    “这个太明显了,我一开始是以为董雅宁还是老样子没变,知道木兮和纪澌钧交往,会在暗中给木兮下药以防万一木兮怀上纪澌钧的孩子,可谁知道,她居然变了,实在是失策!”

    听到她那么多顾虑高博文忍不住笑了,手握着高脚杯身轻轻转动,“这么优柔寡断可不像你的作风,随便拉个人做替死鬼就是了。”

    “我这不是优柔寡断,我的目标是纪澌钧,现在纪澌钧对那个女人很是喜欢,没多久之前还为了一些小事把我训了一顿让我给那个女人道歉,可想而知那个女人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想要取得成功必须得再三谨慎小心行事。”

    高博文撅着唇轻轻点了点头认同,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你有没有在纪家听到一些风声说有人要暗杀纪优阳?”

    暗杀?寻夏眼眸一转,嘴角带着一抹笑容反问一句“你说的是台风那晚?”

    “嗯?”没说详细她就知道了,难不成是她派人……

    “不用再想了,因为要除掉他的人就是我。”之前跟高博文的计划是她翻船下水,纪澌钧救她,当她得知纪优阳和木兮一块被送上岛后,她就想着趁机除掉纪优阳最好的结果是顺手把木兮也做了,这样就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果然真是她干的!“……”当时他想着把他们送上岛,他再派人去跟踪想要知道纪优阳奋不顾身去救木兮是不是对木兮有意思,可是天气实在是太恶劣了,派去的人都贪生怕死回来了就没搞成,可谁知道,寻夏居然派人去暗杀纪优阳!

    看见高博文的眼神浮现担忧,不知道纪优阳和沈东明关系的寻夏不以为然笑了笑,“他和纪澌钧一向不和,也是目前纪澌钧最大的竞争对手,本以为能除掉他却没想到我派去的人一个都没回来,看来是我小瞧他的能力了,这一次算他幸运让他逃了,下一回就没那么好运。”除掉纪优阳,那剩下那些没有继承权的虾兵蟹将就好搞了,把这些人都搞掉到时财产非纪澌钧莫属,最后她只需要应付纪澌钧一个人,这就是她的计划。

    高博文抿着唇,手指来回在沙发背上起落,寻夏要除掉纪优阳,如果能借此机会顺势干掉纪优阳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可是一旦他们之间的交易传了出去,纪优阳可能不会放过他,但是沈东明那儿他可以说成是为了大局才和寻夏合作,可动了纪优阳那就难说了,这确实让高博文有些苦恼。

    “对了,网上爆料的事情是你干的?”不然高博文为什么叫人把木兮和纪优阳送到岛上去?

    “嗯?”高博文愣了一下回想了几秒后摇了摇头,“不是你干的?”

    “那晚我是去杀他,可不是去拍照,不是你也不是我,还能是谁?”

    “会不会是董雅宁?”他记得纪优阳和苏岚聊天的时候,提到董雅宁是他回去要对付的其中一个人。

    “她?”寻夏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后目光疑惑,“不可能是她吧,以我现在的接触来说,我感觉她真是变了一个人,这吃斋念佛的像个大善人一样和以前不一样了,会不会是纪佳梦或者是老夫人想要他们兄弟间起斗争坐收渔翁之利,所以才制造这种事情出来?”

    “……”在寻夏嘀咕的时候,高博文想的是关于暗杀一事怎么给纪优阳和沈东明一个交待,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高博文便暂时把事情抛到脑后,瞥了眼对面低头寻思的女人,“那事进展的怎么样?”

    “……”

    没反应。

    高博文舔着唇抬脚去碰侧坐在沙发的女人。

    打了一个激灵的女人抬眸望着对面的男人,被他一个动作弄得心痒痒,放下酒杯,爬到高博文面前后,直接吻住高博文的唇瓣,把人压在沙发下。

    高博文抱着人转身,把寻夏压在身下,吻她的脖子,重复一句“那件事进展的怎么样?”

    “你以为纪澌钧像你,饥不择食,是女人就上?”这些年见过形形色色的男人,而如今再见纪澌钧才发现,外面那些男人根本没法跟纪澌钧比,论样貌,论能力哪个比得上纪澌钧,当初如果不是纪澌钧一无所有只是个不被接受的私生子,她早就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可谁又知道,纪澌钧居然翻身了。

    “他上那个女人,总有留下些什么,这也拿不到?”

    “我打听过了,主卧的区域,每天他回去都有人把守,卫生也是他叫人过来搞的,我进去那天,房间里干净的就像新房子,连根头发都没有,这事看来还得多费心思,我就不信了,还搞不定!”

    看到她那么想怀上纪澌钧的孩子,高博文带着嘲讽问了句“愁什么,想怀孕还不简单,我现在就给你搞个,到时你把纪澌钧灌醉,就说你怀上他孩子,那还不简单。”

    高博文的孩子?开玩笑,她是什么身份,高博文又是什么身份?两个人在一条船上她还没傻到当面奚落高博文刺激他,“你以为纪家的人好糊弄?这刚出生的孩子进纪家都得做几道亲子鉴定,保得了一二道,四五六谁敢保证结果是你想要的?”不想跟高博文废话浪费时间,见一面不容易,寻夏赶紧抱住高博文主动亲上去。

    能把这个豪门出身的千金小姐压在身下,高博文有一种成就感,浑身愉悦,那种感觉就像是征服了一个权贵,就连他自己都为自己的能力感到骄傲。

    ……

    排除各种原因后,木兮被推进了手术室。

    江别辞在手术室门口来回踱步两分钟后,手术室的门打开,江别辞快步上前追问一句“人怎么样了?

    “弟妹小产,孩子是保不住了。”

    被这句话吓到的江别辞来不及解释他和木兮的关系,“小产,怎么可能小产,她没怀孕啊。”他给木兮把过脉,如果怀孕了不可能检查不出来。

    “确实怀孕了,情况不乐观,赶紧签手术单吧。”

    “商陆!”江别辞用力握住他的手,“这个孩子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我相信你的医术,可以的,没问题。”现在江别辞终于体会到为了挽留一条生命,心里那种感觉是怎么样的,他现在能理解到,为什么会有家属痛哭还向医生下跪苦苦哀求医生一定要保住孩子。

    “不是我保不住,是一早就有流产迹象,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别说了,再拖下去大人都有危险,赶紧签,小的保不住,大的总不能跟着出事,还年轻孩子以后会有的。”

    江别辞拿着笔的手在颤抖,商陆在妇科方面很有权威,商陆的话便是真相,可是,江别辞根本无法想象木兮醒来后,该怎么跟木兮交待,怎么跟纪澌钧交待,因为焦急江别辞满头大汗,掌心溢出了无数的冷汗,孩子是纪澌钧的,这种情况得通知纪澌钧过来,他做不了主。

    江别辞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第一个电话被挂断,第二个电话接通后,江别辞语气着急,“钧子,你听我说,木兮她……”

    “嘟嘟嘟……”直接挂断。

    当江别辞第三次拨过去的时候接电话的人是费亦行,“江律师,纪总在忙,有什么您跟我说一声我转告给纪总。”

    纪澌钧这是什么意思,听到他提木兮就挂断电话,从小看着木兮长大的江别辞看到纪澌钧这种态度顿时心里一阵恼火,“马上让他来接电话!”

    “江律师,我也不瞒你说,纪总和木小姐发生了一些误会,纪总这会正气在头上,我建议还是让纪总冷静……”

    冷静?

    他有时间冷静,可木兮和孩子没时间也等不了了!

    “告诉他!木兮怀孕了,他是孩子的父亲,现在她们娘俩出事了,他管不管!”

    费亦行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位斯斯文文的江律师如此大火气,看来真是出了什么事,费亦行赶紧去请示纪澌钧。

    满手是血的护士急匆匆出来,想要开口说话就被商陆挥手打断,商陆目光担忧看着江别辞那边,看来孩子的父亲不是江别辞。

    听筒那边传来费亦行和纪澌钧交谈的内容。

    木小姐怀孕了吗?他记得昨晚半夜,纪总趁着木小姐睡着了就叫了医生过来给木小姐把脉,当时纪总送医生出来的时候眼神还有些失落,如果木小姐怀孕了纪总应该是开心不可能是失落,可是江律师是这么说,费亦行也只能照原话说给纪总听,“纪总,江律师说木小姐怀孕了,您是孩子的父亲,他们娘俩出事了,您管不管?”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