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75章 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让开!”纪澌钧甩开费亦行后,握紧手里的棍冲向纪优阳。

    纪优阳没有再反击一路躲闪,挨了几棍后,被纪澌钧踹倒在墙。

    “砰!”纪澌钧将棍子丢了出去,拽住纪优阳的衣服,滚烫的怒火喷向纪优阳的脸,恨不得把纪优阳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你这个畜生!”

    满面鲜血的纪优阳后脑勺抵在墙壁,笑看纪澌钧。

    地上的血迹还有纪澌钧拳头的血吓得木兮浑身血管收缩,恢复体力后逐渐意识到刚刚发生什么事情的木兮快步跑向纪澌钧,没纪澌钧高,握不住他的拳头,木兮只能拽住纪澌钧的胳膊,“钧哥,你冷静点。”

    木兮的求情,纪优阳嘲讽的表情这两个结合在一起令纪澌钧心里萌生一种可笑,纪澌钧回头看着木兮,一字一字咬重,“你在替他求情?”

    “钧哥,你冷静下,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因为太着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切。

    不是他想的那样?踮起脚主动靠在纪优阳怀里,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这两个人是不是打算在资料室激烈的拥吻起来?一而再再而三相信她,可她却是这样糟蹋他的信任?纪澌钧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说话的语气特别讽刺人,“我信你,我怎么可能不信你。”

    他嘴里说信,但木兮却看到了嘲讽,木兮从未见过纪澌钧这个模样,知道这回他是真的生气了,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再信,木兮心里委屈眼神着急,不知道该用什么去证明自己和纪优阳之间是清白的,只有拽紧纪澌钧的胳膊不断重复,“钧哥,请你相信我,不是你看到的这样,请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他差点忘记了一件事,情报上的aug,全意的社长,说是纪优阳之前在纪家的佣人,可据跟踪的人反应跟在木兮身边的人是二十三四跟情报上的年龄有出入,所以他在想,这个早前跟木兮母子接触的aug会不会就是纪优阳!难怪木兮会为纪优阳求情,原来过去两个人交情那么好,还一块吃过饭,他怎么就忘记这件事了,如今想来多么可笑,纪澌钧压着愤怒的声音,通红的眼睛瞪着木兮充满委屈的眼神,一字一字从牙缝挤出,“撒手!”

    费亦行看到情况不对,赶紧上前抓住木兮的肩膀把人往后扯,“木小姐,快松手吧。”

    他的眼神岂止是要杀了纪优阳更像是要把她这个“背叛他的人”也宰了,他的眼神令人害怕,木兮心生畏惧但在看了眼那个后脑勺抵在墙壁,满脸是血不停眨动眼睛的纪优阳后,木兮用力拽紧纪澌钧的衣服,说话的语气尽量放软试图安抚纪澌钧的情绪,“钧哥,如果你打死他了,你也要坐牢,请你冷静点,听我慢慢给你解释好不好?”她不能撒手,她不能让纪澌钧因为这件事毁了自己。

    他现在已经无法分辨木兮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是真的担心他,还是怕纪优阳死了?“如果你和他是清白的,那就给我撒手!”

    “木小姐,快松手吧!”他不信木小姐会背叛纪总,其中一定是有误会,可现在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如果木小姐不松手事情肯定会变得更坏。

    木兮拽住纪澌钧胳膊的指尖颤抖几下缓缓松开。

    在木兮松开手后,男人的拳头对准纪优阳挥过去。

    纪优阳闭上眼,非但不畏惧死亡,脸上还洋溢着一抹胜利的喜悦。成功激起纪澌钧的怒火,只要纪澌钧这一拳下来,他保证纪澌钧会上新闻头条,在牢里待到过年,到时就看看这个天之骄子如何成为阶下囚沦为整个商界的笑柄。

    就在下一秒,原本站在纪澌钧旁边的女人提步冲过去。

    “木小姐!”伴随着一声惊恐的呼喊。

    “咚!”

    后背挨了一拳的女人失去重心撞到纪优阳怀里。

    胸口一沉,纪优阳睁开眼看着眉心紧皱表情痛苦的女人,她……她……她居然为了他挡了一拳?纪优阳不敢置信眼睛瞪大看着木兮,“……”

    在她奋不顾身扑向纪优阳那一刻,纪澌钧心里的怒火全部被苦涩吞没。

    行,刚刚嘴里还说着和纪优阳是清白的,现在却用命护着纪优阳,行啊!“费亦行,走!”失望自讽痛恨的眼神扫过木兮的后背,男人头也不回离开这个地方。

    “是。”木小姐啊木小姐,你好端端挡这一拳干什么?费亦行看到人走了,急着要跟上又想要伸手去拽木兮。

    “还不走!”门口那边传来男人暴怒的叱喝声。

    “是。”费亦行只能收回手转身快步追上纪澌钧。

    门外跟过来的方秦看到纪澌钧怒气冲冲出来,身上的西装和拳头还有血,立刻意识到出事了,提速冲进资料室,看见白色的墙壁被血染红,靠在墙壁满面是血的男人双手搀扶木兮,方秦吓得赶紧来到纪优阳旁边,“四少,四少,你没事吧?”

    纪优阳用力将嘴里甜腥的血液咽下,握住木兮的胳膊,忍住浑身的疼痛,让语气维持平静,“你为什么要救我?”

    木兮捂着胸口,后背挨了一拳,每呼吸一口气都感觉胸口在痛,压着声音尽量让每一个字都清晰传到纪优阳耳中,“我说过,如果你要对付他,我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护着他,你想动他,那就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她什么都没有,唯一能护着纪澌钧的便是拼上这条命也要保住他。

    原来是为了保护纪澌钧而不是保护他,一切都是他多想了,纪优阳嘴角勾起一抹自怜的笑,他是那种,哪怕是落魄潦倒也要带笑用浑身的骨气撑住自己的尊严,“可是我二哥好像误会了,值么?”

    “值。”只要能保护纪澌钧,就算要她这条命也值。木兮用力挥开纪优阳抓住她胳膊的手,捂着胸口抿着唇瓣忍住每走一步所带来的剧烈疼痛。

    木兮离开后,撑不住的纪优阳顺着墙壁滑落,后脑勺滑下的时候在洁白的墙壁带出一道血痕。

    “四少,四少。”方秦赶紧搀扶住人。

    纪优阳一直看着木兮离去的背影,被血染红的眼眶被泪水反复冲刷,在一瞬间,他真的感觉自己输了,不是输给了纪澌钧,而是输给了她,因为她用命替纪澌钧挡下了一切……

    这个纪澌钧居然敢这样打东家,他一定要告诉沈先生和董事长夫人,绝饶不了纪澌钧!

    意识模糊,撑不住的纪优阳身体往旁边倒下。

    “东家?”

    “东家!”

    办公室里。

    董雅宁放下茶杯后,看了眼寻夏,语气疑惑,“你哥怎么那么久还没回来?你去看看他。”

    “好。”还用说,肯定又是跟那个贱人腻在一块。

    费亦行跟着纪澌钧下楼后,未免董雅宁派人来寻找安排一个保镖回去传话。

    寻夏刚起身,保镖就敲门进来了。

    “雅宁夫人,寻夏小姐,纪总临时有个重要的应酬中午不能陪二位用餐了。”

    “什么?澌钧哥可是答应过的,干嘛好端端的就反悔,真是的。”应酬?是真的应酬还是陪那个贱人出去吃二人餐?

    董雅宁并没有生气,而是特别大方理解纪澌钧的忙碌,和刚刚叮嘱纪澌钧无论如何都要一块去吃斋菜的态度截然不同,“那你跟纪总说一声,别太累了,既然忙那就改天再一块去寺庙还愿。”

    “是。”保镖离开后,寻夏拉着董雅宁的胳膊问了句“妈,不是说给我们祈平安吗,怎么又变成还愿了,你是不是瞒着我许了什么愿望?”

    董雅宁笑了笑,“行了,不说这些,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去找下木兮。”

    还故作神秘不告诉她,“知道了。”寻夏笑着从沙发起身出去找人。

    从资料室出来,木兮身上没带手机不能给纪澌钧打电话,按道理说纪澌钧现在不太可能留在公司,因为董雅宁她们都在办公室,那应该是出去了,木兮赶紧搭电梯去负一楼。

    木兮下到停车场的时候,正好纪澌钧的车队从面前经过,木兮快步追上去,追了几步被减速带绊倒的木兮摔在地上望着远去没有停下的车辆……

    坐在副驾驶的费亦行看到木兮摔了下去,那摔的叫一个厉害,摔的人都起不来了,抬眸看了眼后视镜,想要提醒纪总,但是坐在后排的男人沉着一张脸,浑身散发怒火谁敢说一句话,最后只能将那些话咽到肚子去。

    接到方秦电话的江别辞赶到停车场的时候看到木兮爬起身摇摇晃晃失魂落魄站在路中央,就在这个时候在木兮身后有一部车速度飞快朝木兮开过去。

    江别辞快步上前,一把抱住人把人带到安全的地带后,江别辞一直看着开远的车辆。

    缓过神来的木兮眼眸微微抬起看着江别辞,“江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木兮看似平静的脸,可说出的话却让人听着有些思维不清晰,江别辞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搀扶住木兮微微颤抖的胳膊,“先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我没事。”木兮脑子里一团空白,感觉浑身都在冒冷汗,不知道自己下一秒该做什么。

    “还没事,你这唇都白了。”江别辞拽着木兮的胳膊正要拉木兮走的时候,木兮的手突然用力反抓住江别辞的胳膊,木兮低沉的声音在颤抖,“江……江哥……”

    “哪儿不舒服了?”江别辞看到木兮满脸冒汗,身体在颤抖。

    “肚……”木兮话没说完人就倒在江别辞怀里。

    江别辞赶紧抱起晕过去的人上车,把人放到后座,江别辞到了驾驶室,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是红的,指尖上全是血……

    怎么会有血?

    江别辞来不及多想立刻开车送木兮去最近的医院。

    不知道木兮到底哪儿受伤了,江别辞是医生,但也不是什么病都能治,担心木兮出事在去医院的路上江别辞给私立医院的同学打电话,把所有医生都叫到急诊室去等。

    ……

    sy旅游集团。

    高博文坐在沙发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搭在沙发,一只手拿着手机,“相信我准没错,开发权都拿下来了,还怕什么,柳总都投了一千万。”

    “行行行,就这么说定了,你放心,你是最后一个,这项目我们沈董说了,赚不赚钱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能通过这个项目结实多几个生意伙伴。”

    “好,回见。”

    电话挂断后,举着两杯酒的女人来到高博文怀里,坐在高博文腿上,把酒杯递给高博文,“文哥,来。”

    高博文接过一杯酒以后搂着方朵的腰,正准备碰杯,杜东就快步进来了,“高社长,准备开会了。”

    方朵娇媚的眼神对上高博文的眼睛。

    高博文捏了捏方朵的腰,低头吻上方朵的唇瓣,不耐烦冲着还站在那里的杜东挥手。

    办公室门关上后,安静的办公室里只剩下男人和女人嬉戏的声音。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