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94章 最信任的人背叛了他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与此同时的市中心医院,把医院上上下下找了一遍后,没有发现梁浅,项立升立刻给梁帅打电话,在等待梁帅接通电话的时候项立升一直望着不远处和木兮交谈的夏明义。

    电话响了大概七八声才被接通,“少帅,我是项立升,我有事情要报告。”

    “什么事?”

    “梁浅小姐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了?”梁帅突然提高的音量,吓得正在倒茶的女人手轻轻抖了一下,茶水溢出杯子烫红了女人的手。

    “木小姐说刚刚在楼梯看到有人推走了梁浅小姐,我们找遍医院都没找到梁浅小姐,夏明义去找监控发现医院监控被删除了,没拍到是谁带走了梁浅小姐。”

    听到梁浅不见了,梁帅心中大概有了猜想谁最有可能在这个时候带走梁浅,梁帅压着声音一字一顿,“不用找了!”

    “是。”难道少帅知道梁浅小姐被谁带走了?

    电话挂断后,弯腰站在茶几旁的女人用木镊子夹着陶瓷杯放到梁帅面前,“少帅,请喝茶。”

    梁帅从沙发起身,茶几旁的女人看到沉着脸的梁帅要走立刻上前把人拦住,“少帅,请你冷静点,我替你去催人。”

    那种场面梁帅也不想过去,被拦下后冷静下来的梁帅转身坐回沙发。

    梁帅转身时,胳膊不经意碰到女人的手,女人瞬间僵硬住,此时此刻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下来了,而她那颗狂乱跳动勃然有力的心跳声一遍又一遍被无限放大,“砰砰……”

    “哗——”伸缩门被推开后,进来的人对上女人的眼神,女人立刻缓过神对着来人点头,“老帅。”

    “梓嫣啊,坐吧。”梁平抬头示意王梓嫣找位置坐下。

    “您坐。”王梓嫣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后又开始给梁平倒茶。

    梁平入座的时候瞥了眼对面脸色铁青一幅来兴师问罪的梁帅,坐下后,梁平说话的语气带着轻蔑和嘲讽,“梁大少帅找我这个老头子有什么事情?”

    梁帅不想和梁平搭那些阴阳怪气的腔直接开门见山,“今天一早,全城戒备,孙奇瑞出现过的地方恰巧就是高博文所在的地方……”

    梁平直接打断梁帅的话,反问一句“这与你有何关系?”他如今和高博文那边是和合作关系,孙奇瑞会出现在那儿很正常。

    那无所谓的语气令梁帅一股怒火蹭的冒起,无法掩盖的怒火化作掌心的力道,重重拍在桌上,“砰!”

    “你口口声声为了梁家,如今却背叛了元老派的人,你为了一己之私把梁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处境,你还对得起梁家的先辈?”如果不是梁栋刚刚给他打电话说了这些事,到现在梁帅还不知道他这个父亲胆子那么大,居然敢做出这种不忠不义的事情!

    梁平没想到梁帅会知道这件事,现在还当着外人的面让他下不来台,梁平僵着一张脸,大手一挥,“用不着你管!”

    看到自己父亲到了现在还坚持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看到他这副模样梁帅就忍不住觉得可悲,发出一声冷笑,“如果我死去的大哥知道,他父亲最信任的秘书,昨晚为了掩盖自己盗窃的罪行要灭他女儿的口,你说我大哥会做何感想?”

    梁帅的话让梁平听得云里雾里,什么叫做他最信任的秘书为了掩盖盗窃的罪行灭梁浅的口?“你说清楚!”

    看来他这位自以为能将局势玩弄于股掌之中的父亲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和出卖了吧,梁帅走向梁平的时候,旁边的王梓嫣目光担忧看着他们父子。

    梁帅弯腰看着坐在沙发的梁平,他从来没试过有一刻能如此心寒到底,就连和自己父亲说话的语气都比陌生人还冷漠,“梁浅在医院被人带走了,如果梁浅出事了,我会替大哥,恨你到底!”说完后梁帅头也不回离去。

    王梓嫣看到梁平脸色都白了,快步追上梁帅,追到门口的时候因为心急王梓嫣一把抱住了梁帅的胳膊,“少帅。”

    “放手!”梁帅用力抽回胳膊。

    “少帅,有什么事用得着我帮忙的,请你尽管开口,梁浅不会有事的,你要相信老帅这么做都是有原因的。”

    “轮不到你在我面前指手画脚!”梁帅说完后提步离去。

    站在门口的杨鹏立刻后退让开给梁帅离开,望着瞬间红了眼眶的王梓嫣,杨鹏暗暗倒吸了一口气,往前探头压着声音说道“王小姐,我们少帅是因为担心梁浅小姐才那么生气,请见谅。”

    王梓嫣深呼吸一口气,压住眼泪,她不该哭,该笑,毕竟平时她在梁帅眼里就是个路人,如今终于能和他说上话,也算是有进步了,那是好事。

    “杨鹏!”包房里传来梁平气势十足的命令。

    “到!”杨鹏快步进包房。

    看到杨鹏进来了,梁平用手指着梁帅离去的方向质问“刚刚他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抱歉,老帅,我不……”

    “如实招来!”别当他是瞎子,杨鹏站在门口会什么都没听见!

    “是!”这件事告诉老帅也好,让老帅提防着孙奇瑞,别让孙奇瑞联合高博文给算计了。只是这件事非同小可,就算说杨鹏也不能站着汇报让别人听到,弯腰在梁平耳边轻声说道“昨晚,梁浅小姐发现孙秘书在书房偷偷摸摸拿了一份东西,梁浅小姐追了过去,后来被发现,还好木小姐替梁浅小姐引开了孙奇瑞,否则梁浅小姐就要被孙奇瑞灭口了,老帅,少帅真的很担心您和梁家否则也不会对您说这些气话,请您不要生少帅的气。”

    梁平冷着一张脸,像是杨鹏这些话就是些无关紧要的话,而梁帅的好意同样也是无关紧要,瞥了眼杨鹏,“可以了,你走吧!”

    梁平眼里的冷漠让杨鹏很伤心,难道老帅真的变了?变得为了利益连亲人都能牺牲?曾经那个一身铁骨铮铮,浑身正气,刚正不阿的老帅真的就像沙漠的海市蜃楼,曾经存在过,后来便随着岁月流逝,最后那令人震撼和敬佩的印象只能存在回忆里?

    杨鹏离开后,坐在沙发的梁平望着桌上那杯梁帅没有喝过的茶久久没动,而王梓嫣也跟着退下没有打扰梁平。

    王梓嫣从包房出来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掏出手机看到是陈磊打来的电话,王梓嫣直接把电话挂断,她知道陈磊喜欢她,正是因为这样,她不喜欢他,所以才要当机立断挂断电话。

    ……

    董佳期接到吴玲电话说董雅宁进了医院,立刻赶到医院去看董雅宁,正在陪董雅宁吃饭的纪澌钧看到董佳期进来了,便将饭碗放下。

    “姑姑,姑姑,你没事吧?”董佳期语气着急,进来后,走到床边紧紧握着董雅宁的手。

    纪澌钧擦干净嘴角从凳子起身,“你来的正好,好好陪陪我妈,我还有事先走了。”

    “既然有事要忙,那就快去忙吧。”董雅宁笑望着纪澌钧,还拉着董佳期的手说道“有佳琪陪着我,你别担心。”

    站在门口守了一上午的费亦行看到纪澌钧出来了,赶紧去开门。

    买饭回来的丁如意,看到费亦行走去门口,以为费亦行要进去,加开脚步走向费亦行,“费助理,我刚刚在楼下买……”

    话没说完,费亦行就鼻头发痒,听到丁如意和他说话,费亦行下意识望过去,结果直接对准丁如意的脸喷过去,“阿嚏……”

    被喷了一脸唾沫星子的丁如意眯着眼睛,气到眉头抽搐。

    费亦行赶紧拿出手绢擦鼻涕,“不好意思。”

    纪澌钧开门出来后,费亦行忙着跟上去,只能把手绢丢给丁如意,“抱歉,丁小姐,你自己擦擦脸吧,我要走了。”

    门口的保镖全部走了,丁如意低头看到这条还沾有费亦行鼻涕的手绢气的跺脚又咬牙,什么人这是,懂不懂什么叫做卫生!

    跑远的费亦行在拐弯的时候看到丁如意发怒又翻白眼的模样嘴角勾起,小样的,敢勾引他,费哥可是鉴婊专业户,再不打消这些念头,费哥就上大招,让你痛不欲生,后悔对他动念头。

    纪澌钧离开后,吴玲就走到刚刚纪澌钧的位置开始煽风点火,“董小姐,你可算来了,你要是迟来一步,夫人就要给人害死了。”

    “吴姐,你说,是谁把我姑姑害成这样的!”

    “还能有谁,就是那个木秘书,她刚住进纪公馆就换了夫人的药,让夫人吃错药昏迷,如果不是及时发现送到医院洗胃,董小姐你现在就看不到夫人了。”

    “她怎么会住进纪公馆的?”

    “吴姐,去给佳期洗个杯子喝水。”董雅宁打断吴玲和董佳期的交谈,好像找些事给吴玲干,让她不要再议论这件事。

    吴玲点着头,“是。”虽然没有再说下去,但是吴玲脸上写满了替董雅宁打抱不平的愤怒。

    董佳期回头看着走去洗手间的吴玲后从床边起身,“姑姑,我去洗个手一会陪你吃饭。”

    “快去吧。”董雅宁笑着说道。

    董佳期进了洗手间后,洗手间的门关上了,董雅宁回头看了眼洗手间后目光平静回到面前的饭菜,拿起勺子开始吃饭。

    正在洗杯子的吴玲看到董佳期过来了,笑着点了点头,以为董佳期要上洗手间就打算出去。

    一把拉住吴玲的手,“吴姐,你快跟我说,到底那个木兮为什么会出现在纪公馆?”

    吴玲止住脚步后叹了口气,“这件事说来话长,那个木兮夜里陪着老夫人去公园,结果受伤了,老夫人过意不去为了补偿就让她住在纪公馆养伤,谁知道住进去的第二天早上,夫人就出事了,我现在是真的很怀疑她就是受谁指使来害夫人的。”

    “不用是真的,简直就是了,哪有这么巧!”董佳期气得脸都扭曲了。

    “那个女人可聪明了,知道老夫人喜欢小孩子,就让她儿子去讨好老夫人,董小姐,你是不知道,现在在纪公馆吃饭,老夫人旁边那个位置,原本是纪总坐的都成了那个女人和她儿子的位置,老夫人居然对她这么好,真不知道她给老夫人下了什么药。”

    吴玲越说,董佳期越气,牙关咬的咯咯响。“那个贱人,不过就是仗着那点本事就在搞风搞雨,看我怎么收拾她!”

    看到董佳期发怒恨不得把木兮手撕的表情,吴玲嘴角微微勾起。

    ……

    从项立升的话里,木兮也猜到梁帅有可能知道梁浅在哪儿,既然梁帅说不用再找,那木兮便没有再找下去,询问完许卫和夏明义的身体状况后便带木小宝去儿科再检查一遍,从医院出来准备去吃饭的时候就接到公司的电话,说有事情要处理,木兮只能带着木小宝去公司。

    木兮处理完事情,路过餐厅的时候顺便去打饭,tx食堂的饭菜和外边的星级餐厅有的一比,除了美味最关键是员工包餐不花钱。

    得知木兮在公司的纪澌钧立刻赶去公司,从停车场搭乘专梯到了办公室后,纪澌钧望见办公室空无一人,一边解开西装纽扣一边掏手机给木兮打电话,刚准备掏手机就望见一个小身影从休息室的方向走过来。

    望见他以后,那张布满淤青,横七竖八贴着几块止血贴的小脸蛋悄然红了,很是腼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