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43章 连蛋都没生过的正宫夫人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纪优阳望着数百米远那扇漆黑的窗户,纪澌钧进了那个房间,到现在还没出来,纪澌钧呆在那个房间的每一秒每一刻都让纪优阳煎熬在心如刀割的疼痛之中。

    木姐姐,是因为你爱纪澌钧,所以纪澌钧进去以后,你也不把纪澌钧赶走,明明要和纪澌钧分开,却仍旧默许纪澌钧留在房间?

    为什么,那么多人,你爱的那个人偏偏就是纪澌钧,哪怕是纪泽深或者是梁帅也好,为什么就要是纪澌钧。

    “沓沓沓……”一个熟悉的脚步声让纪优阳紧皱的眉心缓缓舒展开,脸上的悲伤全部被没心没肺的笑容取代。

    在纪优阳起身的时候,身后走来的人坐在纪优阳刚刚坐过的位置,拿起他喝过的酒,“恭喜纪四少回归纪家,听说今天这一仗打的所有人措手不及,就连老夫人和梁家为了你,都发布澄婚消息,看来你的影响力不小。”

    纪优阳没有理会梁帅的冷嘲热讽,“附近都是纪澌钧的人,你小心点吧。”

    纪优阳这是在提醒他?还是表明身份回到纪家后,拉拢他对抗纪澌钧?“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在等纪优阳的方秦听到梁帅不领情还说些难听的话顿时心里不舒服,“梁少帅,我们社长没欠你的,更无求与你,你何必特地过来挖苦我们社长。”

    纪优阳竖起手打断方秦的话,提步离去。

    “小兮想要把纪心雨弄回纪家。”

    纪优阳听到这句话顿住脚步回头看着梁帅,“为什么要告诉我?”梁帅知道纪澌钧心仪的女人是木兮,难道不该利用此机会得到木兮的信任,用木兮来遏制纪澌钧?

    “因为,你是古兰看中的孙女婿。”

    “可我觉得你是想通过我控制纪家,保你梁家?”梁帅就算再刚正不阿,面对梁家的生死,纪优阳就不信梁帅能够继续保持那份初心。

    “随你怎么想,我只是看不惯纪澌钧只手遮天,况且,我觉得比起纪澌钧,你更适合木兮。”也许是提起这些事情令人心头发苦,梁帅开始转移话题,“纪心雨被赵纯宇囚禁了,要把纪心雨救出来最好想个万全之策。”

    他么?

    算了吧,一个没有未来不知道何时会死的人,何必要给人幸福的希望最后又毁了别人希望,纪优阳舔了舔唇角,说话的时候咬着唇瓣忍住把心爱之物推出去的愁苦,深呼吸藏住自己的心思语气尽量平静,“维和可以不去,你也可以退伍,把剩下的时间用来经营幸福,反正你爸也不差你一颗棋子,不是吗?”

    从来没想过退伍的梁帅听到这段话,不知道为什么心动了。

    原来,他也有得选。

    杨鹏听到这句话认为纪优阳是在煽动梁帅,在纪优阳离开后,杨鹏立刻开口反驳,“少帅,他是故意说这些话想让你退出元老派,一旦你离开,必定会给梁家带来重创,到时纪优阳和纪澌钧争斗就少了一股敌对的力量,你千万别听信他的话。”

    方秦特别不满杨鹏的话,即使社长真的利用少帅,但是方秦也由不得别人说纪优阳一句不是,如果不是纪优阳走得快,方秦早就回去把杨鹏揍一顿。

    ……

    从公寓离开,坐着车子去商务机场,到了机场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

    商务停机坪停着一部私人飞机,四周守卫森严,从机门延伸到地的舷梯保镖两排而站。

    在舷梯门口站着一个一米七三左右身材魁梧面相白净的男人,只是这个男人和其他保镖不一样,是双手插在裤兜,看到一部黑色轿车开过来,也只是慢慢悠悠从裤兜抽回手。

    车子停住后,按道理是来接人的人开车门,但这个男人却没有,就站在旁边等着保镖开车门。

    看到人下车了,周围的保镖都恭恭敬敬喊一句“社长。”

    唯独距离车门三米远的男人用着一种熟络的态度,上前后单手插在裤兜,这种场合就连方秦都不敢和纪优阳走在一块,唯独这个叫高博文的男人和纪优阳肩并肩一块走,就连说话都是带着亲密的称呼,“aug,老板在里面等着你。”

    纪优阳目光看向四周像是在寻找有无可疑人物,先确认安全后才敷衍瞄了眼高博文,“当季最新款,这一身名牌要不少钱吧,看来最近混得不错,老板越来越重视你,看来不用多久,少东家那个位置就会换成你。”

    高博文脸色僵硬三秒后,笑容都变得勉强,对纪优阳的称呼都变得恭敬,“社长说笑了,请。”

    方秦不喜欢这个高博文,典型一个穿着西服披着人皮狼子野心的笑面虎。

    进到飞机后,里面在谈事,纪优阳站在和书房隔开的帘子外等候。

    跟在纪优阳身后的方秦忍不住替纪优阳捏把汗,总觉得里面是暴风雨的漩涡,纪优阳进去后不死都掉层皮。

    “哗啦——”帘子被拉开,保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纪优阳抬步进去,方秦想要跟进去被高博文拦住,只能满面担心看着纪优阳进去的背影。

    站在过道等候的方秦和高博文没一会隔着帘子听到里面传来甩耳光的声音。

    “啪……”

    方秦忍不住上前一步,用手指轻勾帘子,想要看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高博文当做没看到方秦这个举动,回过头望着回廊。

    帘子拉开一些后,方秦看到纪优阳双膝跪在地上,老板站在纪优阳面前,愤怒责备纪优阳。

    “aug你给我听清楚了,你的命是我救的,别以为你翅膀硬了就可以不听从我的命令,如果你再敢违抗我的命令,那就休怪我无情。”

    “我不会忘记我这条命是爸救的,更不会忘记要替爸铲除js集团和纪澌钧,这次我会这么做事出有因,如果我不出现阻止,一旦纪澌钧和梁浅订婚,有了梁家的支持,迫于梁家压力,家族只能认同纪澌钧是继承人的位置,到时想要铲除纪澌钧就需要花费更多的人力物力。”

    听到纪优阳的解释,男人气愤的脸色才有了几分缓和,“以后,没我命令不准随意私自行动。”

    “是。”

    “起来吧,你现在继续拉拢梁帅,我再给你布置一个新任务。”

    “爸,请说。”纪优阳从地上起来,擦干净嘴角的血。

    “进到js集团工作,我已经为你打点好部分股东,只要你在集团表现好,开董事会的时候自然会有人捧你,但是……”男人凌厉的眼神扫过纪优阳的脸,“如果你让我失望,你知道后果怎么样。”

    “爸请放心。”

    “没别的事情,你可以走了。”

    还有些话,纪优阳想问,但却忍住没问出口,只能回一个字,“是。”

    看到纪优阳出来,方秦立刻把勾帘子的手抽回,回到原来的位置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帘子拉开后,嘴角挂着血丝的男人脸上仍旧带着一抹无所谓的笑容,好像刚刚进去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高博文抬起手轻轻拍了拍纪优阳肩膀,安慰纪优阳,“aug,老板这样做都是为你好,正所谓慈母手下多败儿,严父手下皆能儿,老板这么做也是希望你能有所作为,你要理解老板的一片苦心。”

    “……”纪优阳脸上只有一抹不以为然的笑容,接过方秦递来的手绢擦干净嘴角的血。

    社长就是这样,受了伤也不会跟人说,永远只会打碎门牙把委屈和血吞下,方秦心疼纪优阳,逃出纪家那个人间地狱又掉进了另外一个人间地狱,纪家那些人心狠手辣,可这边何尝不也是,只要社长没办好事,就会受到处罚。

    听到脚步声,高博文抬头望着向他走来的人,“什么事?”

    “高助理,老板让你带社长去见夫人。”

    听到那个称呼,心头瞬间紧绷的纪优阳很快就恢复平静,头也没抬低着头用手绢轻轻点了点嘴角,似乎要见的那个人见不见都无所谓。

    “知道了。”高博文应了一声后,对纪优阳说道“这边。”

    绕过飞机的餐厅,到了后面的休息区,进去之前,纪优阳动作自然整理衣服。

    高博文轻轻敲了敲房门后,对纪优阳说道“夫人身体不太好,十分钟后飞机要起飞,长话短说。”

    “嗯。”

    高博文推开门,纪优阳进去,房门重新关上,在机窗旁的单人沙发坐着一个身穿睡衣像是刚醒来百般无聊只能翻阅书籍打发时间的女人。

    听到脚步声,女人抬起头望见纪优阳的时候眼眶瞬间被泪水浸湿。

    纪优阳抿着唇捡起放在床上的披肩走到女人面前,俯身把披肩盖在女人身上后单膝跪在椅子旁边,说话的时候拉拢女人身上的披肩,“妈,很晚了,怎么还不睡?”

    苏岚看到纪优阳脸颊上的巴掌印,还有嘴角破口出溢出的血丝,心疼到嗓门酸胀难受,弯腰把纪优阳揽入怀中,轻轻摸着纪优阳的脑袋,“孩子,好好听你继父的话,不要辜负他的希望……”

    “嗯。”纪优阳深呼吸一口气,抬起手掐掉眼角的泪水,轻轻拍着苏岚的背。

    在这个全方位监控和录音无死角的房间,母子俩没有过多的交流,紧紧拥在一起,用彼此收紧的胳膊无声的肢体语言告诉对方要坚持下去。

    泪眼模糊对视的母子俩,相视而笑,像是达成某种协议。

    苏岚把手镯摘下,递到纪优阳手上,“你又不回来,咱们母子俩见面的时间更少,很多时候都不能陪着你经历一些事情,你也不小了,如果遇到喜欢的人,就大胆去追求,把这个给她,当做妈的一片心意。”

    纪优阳拉着苏岚的手,把手镯戴回苏岚手上,说话的时候语气特别自讽,“妈,我是过一天赚一天,这辈子,我只想做两件事,报仇,给你讨个公道。”爱情,此生注定无缘,等来生吧,来生……

    “傻儿子,别那么灰心,总会找到适合你的骨髓,你继父一直都在找,相信很快就会有下落,你不会有事的,那么多年咱们母子都一起走过来了,眼看着大仇得报,你要是出事了,让妈怎么办?”

    “叩叩叩——”身后传来提醒的敲门声,纪优阳笑着握住苏岚的手,没有接过她的东西,“妈,别担心我,大仇没报,我不会死的。”他就是耗也要跟纪澌钧耗下去,不把董雅宁送入地狱,他死不瞑目。

    也许是觉得气氛太沉闷,苏岚想让儿子开心起来,神秘问了句“有心仪的人了?”

    想起他的木姐姐,纪优阳笑了,笑的特别幸福,“没有。”纪优阳从地上起身,亲吻苏岚的脸颊,他看到了苏岚衣服后面有个窃听器,纪优阳垂下眼眸,“妈,你快点养好身体伺候好我爸,不然他就夜夜夜宿在他老情人姜姨那里,你这个连蛋都没生过的正宫夫人就得坐冷板凳了。”

    “臭小子,说你怎么就扯到我身上来了,好了,再不走一会飞机起飞,你就跟妈回瑞士,到时你姜姨看到你又要给你介绍女朋友了。”

    “姜姨儿子死了,遇到我这个帅气乖巧惹人爱的aug,那母爱就像洪水冲闸口关都关不住就爱关心我,回去替我向我姜二妈问句好,晚安,母亲大人。”

    “晚安。”苏岚搂紧纪优阳,垂落的眼眸将眼底的锋芒收敛的干干净净。

    总有一日,她要这些折磨过她们母子的人付出代价,拿回他们应得的一切。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