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18章 木兮被大老板看上了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听到木兮跟着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享福而她还在过苦日子木桂香心里不平衡,忍住要骂出口泄恨的话开始装可怜,“木兮过得好我就替她开心,在我们那儿老一辈常说,拿人东西容易被人轻贱,我也不想木兮为了我们在这个男人面前抬不起头,别墅这种东西都是身外之物,我们不在乎这些东西。”

    看木桂香那张典型尖酸刻薄面相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周宁兴捡起手机后主动挽住木桂香的手,“阿姨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木桂香叹了口气,“我们刚从镇上过来,在招待所落脚,等我找到工作有钱了,我们就能租个地方住了。”

    “哪还用租。”周宁兴用手指着面前这座别墅错落的山,“这里是我们景城顶级豪宅之一,这可是木兮男人的产业。”

    “全部?”木桂香震惊到眼睛睁大。

    “这只是九牛一毛,你在景城看见,凡是高级豪华的场所,大部分都是木兮男人开的,够有钱吧。”

    “这房子,真是够气派,在我们县城都要一万块一平方了。”

    周宁兴一脸嫌弃瞥了眼对面没见过大世面的老土炮,“一万块连个洗手间地板都买不到,这个一平方得要上百万。”

    百万!

    “我干几辈子都赚不到百万,这里一平方就要百万太离谱了吧。”木桂香嘴巴大到可以塞下鸡蛋,手指颤抖指着那些别墅,“随随便便一个房子就二三百平方岂不是要上亿。”

    “这里的别墅没有几百平方,都是上千,有独立游泳池,草坪,花园,就连停车场都是在别墅里面,能住的起这里的都是顶级大富豪。”

    “真是太有钱了。”她不是做梦吧,木兮的男人居然那么有钱。

    “阿姨,我跟你说,我们老板可喜欢木兮母子了,他要是知道你来了说不定看在木兮的份上会送一栋给你做见面礼,到时你可就是身价上亿的富豪了。”

    木桂香已经开始做起白日梦,如果用以前的事情威胁木兮搞一栋房子到手那就发财了。

    成功激起木桂香贪欲,周宁兴开始施展热情体贴,“阿姨,招待所环境太差了,我带你们去酒店住吧。”

    “酒店啊,我没那么多钱。”木桂香脸色窘迫。

    “你是木兮的阿姨,在酒店一切消费挂到木兮身上就可以了,我带你们去吧。”

    既然有人买单为什么不去?“好,谢谢。”木桂香轻轻拽了拽周宁兴的手小声问了句“我们难得来一趟想要和木兮的男人见个面表示感谢他照顾我们木兮不知道怎么样可以和他见个面?”

    看到木桂香这个蠢货完全信任自己周宁兴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我们纪总平时很忙,不过这周五他有空,如果你想去见他,我会把地址给你。”

    “好,那就先谢谢你了。”木桂香就像遇见贵人一样一路上和周宁兴不停聊天,周宁兴开车陪她回去接人又送到酒店还带她们去吃饭买新衣服木桂香对周宁兴更加信任把赵纯宇和木兮的事情都全盘托出告诉周宁兴。

    周宁兴趁木桂香不注意用蓝牙传送了木桂香手机里所有木兮跟纪澌钧的合影,从总统套房出来关上房门后得意摇晃手中的手机,“木兮啊木兮,张张都是正面照,要是梁浅看到这些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恐怕你的好日子真的到头了。”

    事不宜迟马上就发给梁浅,如果这招失误她还有后招,总之这次绝对不会让木兮侥幸逃脱。

    ……

    郊区度假村。

    视察工作完毕后,秘书送周知回客房,随同的还有两个景城有名的企业老总。

    “周先生是北方人,难得有机会来一次南方,一定要尝尝我们景城的粽子。”

    旁边另外一位女老总附和道“周先生,这可是地地道道的景城粽子,是香菇陷的特别好吃。”说着把手上一篮粽子递给周知的秘书。

    “无功不受禄啊。”周知单手背在身后右手轻轻挥了挥坚决表示不收礼。

    “闲暇时间不谈公事,我们只是朋友仅此而已,这外地的朋友来我们这儿,我们身为东道主礼应尽地主之谊,周大哥就不要跟我们客气了。”极力在分清楚公私找个合情合理的借口让周知收下这份粽子,就连称呼都从周先生变成大哥。

    秘书“入乡随俗”笑着喊了句“周先生,既然这是一番美意,那就尝尝当地特色。”

    “我这手下就是嘴馋见到好吃眼睛都放光。”周知用手指着秘书,“给你,全给你,小心吃撑今晚吃不下晚饭。”

    “哈哈哈……”随着周知一句话旁边的人开始笑起来气氛一下变得轻松愉悦,两个企业的老总对视一眼,像是达成某种共识,找了一个借口离开,“周大哥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们先走了。”

    “小柳送送二位。”

    “不用了,周大哥,你们一路上奔波劳累还是多加休息,我们就先回去了。”二位老总冲着周知点头随后转身离去。

    周知带着秘书回到客房后,一进门周知就解开西装纽扣,“今天真是够累的,一会还有会议要开。”

    女秘书绕到周知身前,放下粽子给周知解领带,刚刚还身份有别走路都跟周知保持三米距离的女秘书这会直接半个身子贴在周知胸口,说话的时候还带着撒娇,“我那些姐妹哪个不是吃香喝辣,就我,都怀了你周家的男丁了,每天还得朝九晚五上班,你不心疼我就算了,也不心疼心疼你儿子。”

    周知搂住女秘书的腰,说话的时候还不停摸着女秘书的屁股,“我家那只母老虎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还指望靠她姨丈高升,宝贝,你就先委屈一阵时间,等我……”周知话没说完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吓得立刻推开女秘书。

    “老周,你干嘛,弄疼……”女秘书揉着被推疼的肩膀,说话的时候身体跟着转动,一双严厉的眼神吓到女秘书脸色都白了,“少,少帅……”

    梁帅瞥了眼女秘书随后递了眼门口,“出去守着,没我允许不准任何人踏入这个房间。”

    女秘书想要开口求情可是一张开口看到梁帅那张严肃的面孔就不敢说话只能点头转身出去。

    虽说他是梁平的门生,但遇上这个刚正不阿纪律严明的梁少帅周知也胆战心惊,快步走向梁帅,侧着身坐下,“少帅来了,怎么也不通知一声我好安排人去接你?”说话的时候周知拿起桌上的茶壶倒水。

    “柳昌在哪儿?”

    倒茶的动作顿了一下,接着恢复自然,双手把茶杯放到梁帅面前,知道是谁却不能说周知为难的很,“少帅,你就看在你父亲的份上饶我一次吧。”

    他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不是来听周知婉拒,从沙发起身,梁帅路过周知的时候弯腰,手搭在周知的肩膀,“粽子味道不错,多尝尝,以后说不定就没机会尝了。”说完后梁帅抽回手抬步离开。

    梁帅的手抬起后周知的额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周知摘下眼镜用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汗水浸湿眼睛刺辣辣在痛,周知在桌上找纸巾却打翻了桌上的茶杯。

    梁帅离开后,女秘书快步进来,看到周知像丢了魂一样心神不宁手脚发抖,桌上还撒了一桌子水,女秘书赶紧抽了几块纸巾擦干净桌上的水迹,“老周,少帅该不会是要举报我们吧?”

    “他跟我要柳昌的下落。”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不就是一个犯人的事情,那就给呗。”女秘书松了一口气,看来少帅是看在老帅的份上对他们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以为那么简单?这件事要是说出来。”周知用手指着脑袋,“我这里就别想要了。”

    “那你怎么办,说了得罪那边的人,不说那就是得罪少帅,你现在是进退命都不保。”女秘书叹了口气。

    “哎。”周知的脸埋在掌心,发愁到不停在叹气。

    女秘书用手轻轻抚顺周知的后背,温声细语安慰周知,“老周,别担心,肯定能找到办法的。”

    梁帅从度假村出来,杨鹏开车送梁帅回去,到了市区准备变道拐弯的时候后排丢来一句“直走去江边”。

    沉闷了一路,在梁帅说了一句话后杨鹏抬头看了眼后视镜,“少帅,周知是老帅的门生,如果为了一个柳昌和周知撕破脸恐怕老帅知道会不开心。”

    “……”梁帅听见却没有回答,不管任何人出面阻拦都不会动摇他要把柳昌带回来的念头。

    在梁帅沉默杨鹏担忧的气氛中很快车子到了江边,夜幕降临,对岸那片摩登大楼的灯光倒照在江面形成一道独特的霓虹灯夜景,江边还有不少游客在和对岸的金融cbd地带拍照,车子停在路边规划的露天停车位,下车后杨鹏跟着梁帅下阶梯,一路往江边护栏走。

    少帅来这里见谁?

    这里人群流动大,只有他一个人跟着,杨鹏不得不提高警惕随时留意附近是否有可疑人物接近。

    梁帅一眼就看见在江边看风景的江别辞。

    刚摁下手机快门,余光就注意到旁边的位置被人占了。

    “小兮呢?”如果不是江别辞约了木兮一块出来见他,他根本不想和纪澌钧手下的人有接触。

    “我想知道,如果是雅宁夫人杀了木兮的外婆,那动机是什么?”江别辞说话的时候低头在翻阅自己刚刚拍摄的照片。

    原来是借木兮约他出来,梁帅望着江面上大楼灯光倒影呈现的五彩斑斓的波纹,想了大概有两三秒后才开口说话“因为木兮不是古兰的外孙女,木兮身世扑朔迷离,古兰惨遭逼供被灭口,刚好董雅宁又和杀手进了同一个地方,再加上那颗子弹,根据各种巧合和证据推理,除了董雅宁没有第二个怀疑对象。”

    “你怎么知道木兮不是木家的人?”

    “因为当年是我救了她把她送给古兰收养的,木兮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因为年代久远尸体无法寻回,现在已经无从考证,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从枪杀古兰那枚子弹入手。”

    面对这些信息江别辞震惊了几秒后很快面色恢复平静,“这颗子弹的持有者已经去世了,不管是不是雅宁夫人做的,这件事就不麻烦少帅了,我会协助木兮调查清楚背后的真相。”

    什么叫做不麻烦他?听这口气,是要把他踢出局?“她的命是我救的,我有权利知道关于她的一切,你愿意帮忙我非常感谢。”

    江别辞听出来了,梁帅是在向他宣誓主权,他当然比不过梁帅的救命之恩,所以也不屑于和梁帅争辩这些,估计上午见面后梁帅已经着手调查他和木兮的事情了,以梁帅的能力要知道他们的事情不难,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隐瞒,“梁少帅,我也实话跟你说,你是救了木兮,但木兮从初中起读书的学费都是我们老板以各种名义和方式赞助可以说她是我们老板养大的,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替我老板保护好木兮,所以也请梁少帅明白这个道理。”江别辞说完后对着梁帅点了点头,“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如果案件有进展希望双方能配合给予对方新消息,早日查清楚这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

    木兮和江别辞的事情正在查,但却先一步从江别辞口中得到答案,原来如此,难怪木兮会信任江别辞。

    江别辞离开后杨鹏担心问了句“少帅,你为什么把木小姐的事情告诉他,如果他告诉纪澌钧,纪澌钧肯定以为你在挑拨离间。”

    何止认为他在挑拨离间,如果知道他和aug住在对门还一起打球喝醉恐怕会认为他和aug是一伙联手策反江别辞。“他不会告诉纪澌钧,因为我相信木兮看人的眼光。”木兮能把江别辞带过来,那说明木兮足够有把握相信江别辞,“据我所知,江别辞是纪澌钧大哥纪泽深的心腹,江别辞口中的老板指的应该就是纪泽深,冲着这层关系江别辞知道真相等于多了一个保护木兮的力量,而且江别辞在纪澌钧身边查案起来会更方便。”

    自从少帅知道木小姐的身世后,这无形中肩膀上就多了一份责任,处处为木小姐着想,还亲力亲为调查古兰被灭口的真相,他总觉得少帅关心木小姐超出正常,准确来说是过度关心。

    难道少帅喜欢木小姐?可是看着也不像,真的只是因为救了木小姐一命就好人做到底?

    那这个好人未免太好了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