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16章 孕检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方秦站在aug能看得见的地方打手势,示意他有紧急情况。

    用手接住梁帅打过来的球,把球和球拍丢给杨鹏后走向方秦,“什么事?”

    梁帅也走了过来,捡起一块毛巾丢给aug,扭瓶盖的时候梁帅的目光一直注意aug和方秦的对话,只是方秦太过谨慎说话小声梁帅什么都没听到。

    aug听完方秦的话下意识看了眼梁帅随后收回眼神,把没擦的毛巾丢回给梁帅,“我有事先走了。”

    “嗯。”梁帅应了一声aug已经抬步带着方秦离开了。

    他们离开后杨鹏走到梁帅旁边询问一句“少帅,需不需要跟过去看看?”

    “宁走万里路不踏豪门争夺的游戏。”他没这个兴趣也不想知道结果,但对于这个aug,不得不说他很敬佩aug那种偏向险中行的精神,孤狼就需要有这种精神和胆魄的成员,只可惜,有时候人才是可遇不可求。

    “豪门争夺?”这个aug?

    豪门两个字像是提醒了杨鹏什么,两个关键字让杨鹏立刻联想到之前aug和少帅透露身份的聊天,他现在终于明白了那天晚上看似什么都没透露却句句都是真相的聊天内容,“少帅,你的意思是,他是……”

    在杨鹏即将道出aug身份的时候附近人群中有几个和身份举动不符合目光精明在寻找什么东西的人,梁帅立刻打断杨鹏的话“周知到景城了?“

    “是,少帅。”

    “去找他。”借口出差躲他,这样就有用?柳昌他势必要带回来!

    aug从体育馆出来接过方秦递来的人皮面具,低头戴上面具,重新抬起头换了一副面孔和纪澌钧安排伪装混入小区查找他行踪的保镖插肩而过。

    从小区出来,上车后,方秦接到电话,脸色瞬间变了。“社长,我们打款到tx的钱被拦截了,有人举报我们洗钱,相关部门已经上门取证正在搜查办公室。”

    “外婆一死,她们母子住在半山别墅纪澌钧见我手上没筹码就开始肆无忌惮对付我,这种被人宰割的滋味可真是无趣。”

    “董雅宁在景城,需不需要派人……”

    “董雅宁?”听到这个名字aug发出一声冷笑,没有再说话低头和木小宝聊微信。

    很快车子进了南山园,单手撑靠在车窗的男人,余光瞥了眼被超越甩在后面的车辆,只是一眼过后便垂落眼眸望着盖在腿上的披肩。

    坐在车里忽然感觉浑身发冷的纪佳梦抱住了胳膊,魏胜勉看到纪佳梦打哆嗦关心问了句“妈,你怎么了?”

    “我怎么感觉阴风阵阵,那么不舒服呢。”

    “妈,肯定是你亏心事做多了,大白天的哪来阴风。”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我告诉你,我一听到你外婆答应了董雅宁允许她去看纪澌钧,我就担心董雅宁会借机住到纪公馆来,一会你回去记得配合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董雅宁有机会住进纪公馆,听到没有?”

    “你放心好了,我有一个不错的计划,只要如期实施到时娶梁浅的人就会是我。”

    “别只会嘴上说,等你真正做好了那才叫厉害。”

    “妈,你就等着做纪家女主人吧。”一想到自己那个完美的计划魏胜勉就得意抖抖脚。

    ……

    方秦把车子停到别墅门口后,aug从车上下来快步进屋,方秦挥手示意保镖看好门。

    方秦赶超aug一步轻轻敲了敲别墅的大门,大门打开后站在门后的保镖对着aug点头随后关上门在前面带路。

    刚踏入屋内,一阵浓郁的血腥味从空气中传进呼吸道。

    在客厅地板上平躺着一个银色的锂合箱,保镖打开箱子后,一具浑身是血的尸体卷缩在箱子里。

    aug蹲下,伸手抬起尸体的脸,旁边的保镖把取出来的子弹递给aug,aug瞥了眼子弹后目光落在尸体额头的伤口,“纪澌钧亲自动手,一枪致命,真是够给面子。”

    “社长,我查过了这个人不是我们的人,就是一些拿命换钱的亡命之徒,身份无法查阅但是通过监控查到,这个人在五个小时之前曾经出现在纪澌钧车祸现场,是弃车逃跑被人追捕的肇事者。”

    aug从地上起身,接过保镖递来的手帕擦干净手上的脏东西,“他这是在暗示我,血债血还。”

    “社长,我们根本没人动手,纪澌钧却送了一个人过来,很明显他这是在借题发挥向我们示威。”

    “不,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是个一个闲着无聊浪费子弹的人,极有可能是有人在暗中挑唆让纪澌钧误以为是我狠下杀手所以才把这个人送过来。”aug走到旁边的沙发坐下后翘起二郎腿,手指交叉放在小腹盯着那具血淋林的尸体打量。

    有人挑唆?谁还知道他们在景城?“社长,如果是挑唆,那这个幕后黑手得知道我们的下落才能进行计划否则说不通。”

    “幕后黑手知不知道不重要,关键是他知道纪澌钧知道我们在哪儿就ok。”

    能知道纪澌钧在寻找他们的人一定是纪澌钧身边的人,“社长,是纪家的人?”

    “你觉得现在谁更想我死?”

    毫无质疑,“董雅宁!”

    有时候真相就是那么简单,好猜。

    “把东西打包送到董雅宁那里去。”

    “社长,我觉得不妥,本来就是诬陷,一旦你送过去就等于坐实谋杀,只会加深纪澌钧对你的仇恨。”

    “我跟他只能活一个,多一恨少一恨有区别?”他从来不在乎纪澌钧是否恨他,他在乎的是什么时候能亲手把董雅宁这个蛇蝎心肠的恶妇宰了!

    “是,我马上去办。”社长就是这样,总在承担一些不属于他的罪名,久而久之这些背负的黑锅已经分不清是真是假。

    ……

    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豆腐刘儿子床上的木桂香恼怒之下打破了豆腐刘儿子的脑袋结果豆腐刘的儿子进了医院,赔不起钱的木桂香只能和老公带着植物人女儿躲到景城来。

    从招待所出来去买饭的木桂香居然在一所小区门口看到木小宝的身影。

    加快脚步跑上去,远远望见木小宝上了一部特别气派的小车还有人专门开车门察觉到事情有古怪的木桂香赶紧打了一部摩的追木小宝,一路追到医院。

    因为摩的开得太快木桂香的头发全部炸起来,到了医院门口木桂香连头发都来不及弄匆忙给了车钱后追进医院却在门口被保安拦下来,“也不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就随便闯。”

    “我……”不行,不能打草惊蛇,木桂香立刻装肚子疼,“我是来看急诊的,肚子疼。”

    “我们医院今天接待贵宾清场不接待其他病人,你去别处看吧。”

    “我真的很急,求你行行好放我进去吧。”

    保安把木桂香从头打量到脚,“就你这身份也进不去,还是去别的地方看吧。”

    要身份?木小宝那小子有什么身份?木桂香继续套话,“我有钱,我有很多钱,你就让我进去吧。”

    “能进得了这大门的病人除了有钱还得有身份,我告诉你没地位有钱你也甭想进,走不走,再不走我叫人了。”

    “好,我走,好,好好……”木桂香往后退了几步,看到那保安凶巴巴的样子未免暴露身份还是等比较稳妥,木桂香在医院附近找地方蹲着等,她就不信了木小宝能一年不出来。

    木小宝来到医院后背着手一脸不痛快,小脚踩地板的时候故意发出响亮的碰撞声以表示自己对纪澌钧的不满。守在医院各个角落的保镖看到木小宝都毕恭毕敬点头哈腰,“宝少爷。”

    醒来后的木小宝越想越气看到木兮发来的短信说她在医院照顾纪澌钧,木小宝立刻赶来医院,他要把妈咪带走。看到一脸笑嘻嘻朝自己走来的费亦行木小宝冲着他吼了句“我妈呢?”

    “嘘,纪总和江律师在说话。”费亦行蹲下手竖在嘴边示意木小宝小声说话还朝旁边半掩的门递眼色。

    老纪的病房不在这儿吧,怎么到这儿来了?说话?是在谈什么秘密?木小宝背着手走过去,半掩的宽度正好和木小宝的小脸蛋一样大,木小宝撅着屁股望着里面相对而坐在谈话的人。

    老纪居然能下床了,看来虚弱是暂时的,老纪还是无敌的老纪,看到他没事莫名松了一口气的木小宝立刻抬起手拍打自己的屁股。

    以后不准再关心这个臭屁老纪,人家都凶你了还自作多情关心他,哼!

    说不定是在谈什么秘密,他要把这些拍起来威胁老纪放了他和妈咪,木小宝掏出手机录影。

    纪澌钧靠在沙发上,右手夹着一根燃了一半的烟。

    “钧子,你身体不是铁打的,就不能好好爱护身体?”真是够百无禁忌了。

    “没那么脆。”拇指轻拨烟头,低头望着沙发上的纹路,“一会替她做个检查。”

    “谁?”

    “木兮。”

    “什么检查?”

    “孕检。”

    “没有。”每次和木兮有肢体接触的时候他都会趁机替木兮把脉,时刻留意着木兮身体动静。

    男人语气冷淡,听不出什么情绪,“噢。”他摸过几次木兮的小腹,那种微凸感让他以为是怀上了,原来是错觉。

    提起木兮,江别辞想起了梁帅的话,漫不经意玩弄手上的杯子好像是没有话题聊在找一些话“你去北城出差雅宁夫人去看你了?”

    “怎么,这也归你管?”纪澌钧掏出手机低头翻阅那小子的微信,看看有没有什么动静。

    纪澌钧没有否认让江别辞忍不住担心,难道真如梁帅所说,木兮外婆的死因和董雅宁有关?可是董雅宁没有杀木兮外婆的理由,梁帅如此认定是董雅宁肯定有依据,梁帅隐瞒了他什么?

    宇宙无敌帅小宝大金刚受伤了,不能保护宇宙。

    宇宙无敌帅小宝臭屁金刚,踩扁你,诅咒你生儿子像哥斯拉一样丑。

    纪澌钧专注看手机就连烟烫手都没发现,等纪澌钧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被烟头烫红,纪澌钧把烟搓灭后从沙发起身,“跟老夫人说,我身体不太好,需要静养,最好让那群人别来半山别墅打扰我。”

    “知道了。”他得去找梁帅,问清楚事情,不能让木兮独自一个人面对危险。

    看到纪澌钧出来,木小宝立刻抬腿跑,结果因为跑的太快没看路,直接撞到墙壁上,嘴角磕肿疼到木小宝眼眶都红了,趴在地上正想起身的时候胳膊被人拉住,接着整个人被提起来。

    还没看到是谁拉他,就先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让爹地看看,磕哪儿了?”

    “不用你管我!”用力推开纪澌钧,却不小心推到纪澌钧的伤口。

    纪澌钧疼到皱起眉,“木小宝,你什么态度?”

    “你又不是我老子,要你管!”他讨厌老纪,讨厌他不分青红皂白就教训他叱喝他。

    纪澌钧抓起木小宝胳膊把人拖到旁边的一间病房,打开门把木小宝丢进去,“给我好好反省哪儿错了,没想清楚别出来!”

    木小宝摔在地上,门一关就趴在地上捂着摔痛的屁屁大哭“呜呜呜,果然不是亲生的,有了亲儿子就对我凶巴巴,呜呜呜……”

    费亦行赶紧上前求情,“纪总,宝少爷他其实……”

    “不准求情!”这小子脾气还挺大的,不管管以后长大还得了。

    纪澌钧离开后,费亦行听到门后传来木小宝可怜的哭声,赶紧打开门进去搀扶木小宝,“宝少爷,别哭了。”

    “不准碰我,我要我妈咪,呜呜呜,妈咪……”嗓子有点干,木小宝自己爬起身走到茶几倒水,喝一口哭三声。“呜呜呜,妈咪……”

    费亦行看到这幅画面嘴角抽搐两下,宝少爷,您这演技都能称帝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