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14章 他的话刺痛了她的心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真的有那么牛逼吗?”听到有爹地零食也不吃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圆溜溜盯着aug看。

    手指轻轻挑了挑木小宝的下巴,说话时唇角带笑,“我敢跟你说假话,不怕你用除名威胁我?”

    木小宝的小短手戳着aug的鼻尖,“我就知道你想做我爸,坏蛋。”

    想,怎么不想,只是他知道,他对木姐姐是可遇不可求,今生今世,他只想默默在背后守护他的木姐姐,开口说爱的资格就留给更适合她的人吧。

    aug冲着木小宝眨眼间,笑而不答继续给木小宝处理伤口。

    “说吧,有什么条件?”木小宝丢了一片薯片进嘴。

    “没条件。”

    “真的那么好?”

    “为兄弟幸福,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好兄弟,我干了,你随意。”木小宝用拳头比作酒杯敬aug。

    aug笑着用拳头比酒杯碰撞木小宝的小拳头,“感情深,兄弟我一口闷。”

    以前他查过aug,就是一个普通人,后来aug给了他很多钱,他的这个举动让木小宝觉得自己之前查的肯定不是aug的真实身份,所以他相信aug有不说空话的本事,知道自己不会失去老纪这个爹地,木小宝就安心吃饱以后躺在沙发上睡觉。

    伤口处理完后aug放下棉花棒,拿起一件衣服盖在木小宝身上,指腹轻轻摸着木小宝那双像足木兮的眼眸。

    如果纪澌钧真的娶了梁浅,恐怕不止木小宝会哭吧,一想到他那位木姐姐要以泪洗面,伤心欲绝,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就莫名发疼。

    原来,爱上一个人真的会变成优柔寡断,大概,这就是爱情赋予的魔咒,一个无法逃脱的魔咒。

    ……

    木兮担心纪澌钧的身体,在酒店照顾梁浅到下午后就给梁帅打电话,梁帅过来把人接走木兮就去医院找纪澌钧,刚走到医院门口就接到aug发来的短信,木兮低着头看短信没注意前面有人。

    “砰——”

    胳膊被迎面走来的人撞到,导致手上的咖啡全部倒在衣服上,看见自己心爱的衣服被洗不掉的奶茶毁掉了气到头顶冒烟,“你走路有没有带眼睛的,有人也撞上来!”

    “对不起,对……”木兮抬起头就看见衣服沾满咖啡迹的董佳琪。

    “是你?”两个人异口同声说出两个字。

    “佳期,发生什么事情了?”传来一声询问。

    木兮的视线越过董佳期肩膀,望见一位身穿白色刺绣裙气质高贵中透露着几分精明的女人朝着这边走来。

    董佳琪怒瞪木兮,语气激动,“道歉如果管用,我杀了你也不用坐牢了!”拉起自己胸口位置的衣服,眼神讥讽,“我这件衣服可是最新上市的款,一万块,回去凑钱赔偿吧。”

    “好了佳期,不就是一件衣服,更何况对方都道歉了没必为了一件衣服生气。”贵妇从包包掏出纸巾给董佳期擦衣服,嘴角带笑对木兮说了句“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怎么能就这样算了,姑姑!”董佳期气到跺脚还伸手要拽木兮,女人赶紧把董佳期的手拉回来,还小声喊了句示意董佳期就此作罢,“佳琪。”

    木兮没想到董佳期的姑姑是个气质如此高贵又有宽容心的女人。木兮对女人点头致谢,“谢谢。”看了眼董佳琪,“麻烦你一会把衣服的型号和牌子发给我,明天上午我会送到你办公室去。”这件事确实是她有错在先,董佳期要赔偿也合情合理。

    “我警告你,别给我耍花招,如果你敢给我买假货,我不会放过你。”说完后搂住旁边贵妇的手,“姑姑,我们走吧。”

    贵妇离开的时候还对着木兮微微一笑点头。

    木兮也回了对方一抹笑容。

    虽然她没见过这个女人,但是总感觉这个女人有点面熟,像是在哪儿见过。

    ……

    上车后,看了眼旁边气鼓鼓用力擦拭衣服的董佳琪,“你何必为了一件衣服在公共场合和别人吵起来,有失大家闺秀的风范。”

    “姑姑,你是不知道这个木兮有多讨厌,我努力了很久眼看着就要做海城线的op,结果她把我的岗位抢走了,我的所有努力都付之东流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情,不就是一个海城线op也值得你如此生气,你觉得自己比那个木兮更有能力胜任这个位置那就去找费助理,如果他觉得你能力比木兮好,自然会给你调岗位。”

    董佳期自嘲自讽笑着说道“我这个表亲戚和那个表亲戚不是一个表亲戚,哪有资格跟魏胜勉一样,说来直接就管理层,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姑姑在纪家不容易所以我更不能为了一己之私给姑姑和表哥带来麻烦,我要什么我就靠自己努力去争取,调岗位这种事情呢,还是等日后由姑姑做主。”

    董佳琪这句“日后由姑姑做主“暗示的是董雅宁接管纪家成为纪家女主人。

    听明白董佳琪意思的董雅宁笑着说了句“古灵精怪。”

    董雅宁离开后,费亦行回到病房就看到沉着一张脸坐在床边和姜轶洋交谈的纪澌钧。

    “开枪的人抓到了,对方供出是四少指使的。”

    “把人带过来。”

    “是。”

    木兮从电梯出来,看到针孔没有流血就撕下纱布丢进垃圾桶,刚丢完垃圾抬眸就看到两个眼熟的保镖拖着一个血肉模糊的男人进了病房,木兮以为出事了加快脚步追过去,跟到病房的时候,木兮直接推门进去。

    身穿蓝白横条病服满脸杀气的纪澌钧手握一把枪,枪口抵在一个跪在地上浑身是血的男人额头上。

    看到这个画面,木兮就想起外婆的死状,下意识张嘴喊出两个字,“不要……”

    木兮的声音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但纪澌钧手中的枪却没有中断的意思。

    “砰——”

    一声枪响过后,跪在地上的男人身体直直往后倒。

    纪澌钧寒厉的眼神和掩盖不住的杀气在木兮眼里就像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被这个血腥画面吓到面色苍白的木兮往后连连退了几步。

    男人躺在地上后脑勺溢出一滩血那双像是死不瞑目的双眼瞪大一直望着木兮,木兮双腿发软后退的时候手肘撞到身后的门发出响亮的碰撞声“咚……”

    站在门口的费亦行看到木兮被吓到魂不守舍赶紧上前搀扶人,“木小姐,你没事吧。”

    “没……没事。”木兮的眼睛不受控制看向死在纪澌钧手下被拖走的男人,看到那些鲜红色的血木兮的指尖发疼脑袋发晕。

    保镖迅速处理干净病房的血迹,窗户打开,风很快就吹散了房里浓郁的血腥味,一切又恢复平静。

    纪澌钧洗干净手从洗手间出来看到木兮坐在床边凳子剥提子皮,很显然她还未从刚刚受到的惊吓缓过神来,剥皮的手指微微在颤抖。

    纪澌钧绕过木兮坐在床边,望着木兮头低低的脸,语气平静问了句“刚刚来过?”

    “嗯。”

    “为什么又走了,去哪儿?”看到那小子纪澌钧就知道木兮肯定也来过,知道自己在昏迷的时候她来过,纪澌钧的心莫名踏实。

    提起这件事木兮就想起梁浅说的那句话,纪澌钧心有所属,忍住不断泛酸的心回了句“梁浅找我。”

    “哦。”纪澌钧语气冷淡应了一声。

    随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他坐在旁边看着她,而她继续在剥提子皮。

    手里的提子一滑掉进了垃圾桶,木兮撇了撇嘴,重新拿起一颗继续剥,剥完皮提子递到纪澌钧嘴边,结果提子连手一块被男人咬住,痛到木兮眉头紧皱,“纪澌钧,你属狗是不是?”

    知道她痛男人非但没有松口反而牙齿用力。

    “痛啊纪澌钧,松口!”她感觉自己的手指都快被纪澌钧咬断了。

    终于说话了?

    他还以为木兮哑巴了,纪澌钧张嘴望着那个痛到不停在挥手的女人,语气不悦问了句“怎么,是打算用沉默来替你闺蜜打抱不平?”木兮去见梁浅,想必已经知道什么。

    其实根本不是因为这件事,她是被刚刚血腥的场面吓到所以还没定过神来,既然纪澌钧提前梁浅的事情了木兮就顺道接了一句嘴,“明知道她那么喜欢你,你还对她说那些话,拒绝就拒绝你就不能婉转一点留点情面?”

    男人靠在床边,修长的双腿任意交叠望着木兮,看到她因为梁浅生他气,纪澌钧的胳膊伸向木兮,勾住木兮的腰把人拽入怀中,说话的时候纪澌钧的手轻轻在抚摸木兮的脑袋像是在安慰她的情绪,“除了我妈,我不习惯对我女人以外的女人留情,如果你因为这个为你闺蜜打抱不平,很抱歉,这就是无法改变的结果。”

    梁浅说的没错,纪澌钧确实是个冷血无情的男人,不过在她认识他以后,就发现,他虽然对别人无情对她们母子是柔情似水,这样的纪先生,让木兮又喜欢又害怕。

    听梁浅的意思就是纪澌钧不会娶梁浅,但木兮还是忍不住好奇,到底是因为双方得到该有的利益没必要联婚还是真的因为纪澌钧心有所属才拒绝梁浅,木兮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很自然没有带试探的成分,“你,真的不娶她吗?”

    一个阅历丰富的男人怎么会看不懂女人的小心思听不懂她的话里有话。

    “怎么,她说的还不够清楚?”以梁浅个性应该会把他的话原封不动告诉木兮吧。

    “什么?”木兮装傻充愣,他居然还敢当她面提他对梁浅说过的话,是不在乎她的感受还是在提醒她,他心有所属?

    看到她吃醋闷闷不乐的样子,男人的心莫名有种满足感,掌心温柔轻抚女人长发,望向她的眼眸是数不尽的喜欢和宠溺,“我怎敢娶她人,不然兮兮不让我上床了。”

    纪澌钧这句话让木兮想起了许久以前纪澌钧曾经对她说过的那句“结婚了,兮兮不让我上床,这卖卖划不来”当时木兮还以为是玩笑话,可如今听起来有那么几分真实在里面,但因为他迟迟没有对她认真表白,木兮始终不敢高估自己的地位,故意装听不懂这句话别过脸,脸颊靠在纪澌钧胸口,“纪先生,爱娶谁就娶谁,别拉我做挡箭牌。”

    他怎么敢娶别人,娶了别人,就失去她,不划算。

    男人的胳膊圈在木兮腰后,低头亲吻木兮的脑袋,“兮兮,我兑现了承诺,是不是有奖励?”

    “什么承诺?”木兮握住纪澌钧受伤的胳膊心不在焉问了句。

    “我说过我不会娶梁浅,我给了你承诺,你该给我什么?”

    她把身心都给了纪澌钧,还有什么可给的?木兮还在想着纪澌钧心有所属的事情,脸上半分喜悦都没有,纪澌钧不娶梁浅,不代表纪澌钧爱她,一想到这个不代表木兮心里就跟扎针一样不舒服,从纪澌钧怀里抬起头,亲吻纪澌钧的脸颊,“谢谢纪先生遵守承诺,这是给你的奖励。”

    在她亲完纪澌钧准备离开纪澌钧怀抱的时候腰身被男人搂住,再一次把她压向他的怀抱,“兮兮,我不要这个。”

    “那你要什么?”木兮望着纪澌钧的下颚。

    男人脸庞垂下,认真的眼神对上木兮有几分晃神的眼眸,“我要……”修长的手指轻轻在女人心房上打转,“你爱我。”

    “呃?”木兮没想到纪澌钧会说这句话,眼瞳瞬间睁大,很快光泽就变得暗淡,故意嘲讽一句“为什么要爱你,爱了你,等哪一天你又要联婚把我抛弃了,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他弃过她?

    为何他不知?

    男人说话的唇瓣在女人唇角辗转,“兮兮,我何时弃过你,为何要污蔑我薄情寡义?”

    “我……”还真的找不到任何有力的证据,木兮只能随便找几句凑用,“老夫人让你联婚你都不反驳,还跟别人吃饭……”木兮越说越委屈一时间控制不住一些难堪到会让自己无地自容的话都说出来了,“所有人都知道,我不过就是你一个见不得光的情妇。”

    在木兮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房间足足安静了十几秒,气氛一度僵硬到让人无法呼吸。

    男人唇瓣离开女人红肿的唇角,眉心微微皱起盯着木兮又气又急的小脸,“那么抬举你自己?”

    纪澌钧这句特别打脸的话深深刺痛了木兮的心,也让木兮难堪到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躲开和纪澌钧对视的眼神,伸手去推纪澌钧的胸口,语气洒脱,“怎么会呢,咱两有什么关系,充其量不过就是上下属,欠债还钱的关系。”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