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13章 纪澌钧心有所属的女人是谁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梁浅特别肯定的三个字让木兮很是自责,木兮想要和梁浅解释,“啊浅你听我说……”

    梁浅伸手打断木兮,“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是为了让我好受才安慰我,但是这都不能掩盖真相,老娘就是被纪澌钧甩了又怎么样!”

    “你说的是这个?”木兮眼瞳微微睁大。

    “还有比这个更糟糕的?”梁浅上半身倒向木兮,额头抵在木兮肩膀上,“呜呜呜,啊兮,纪澌钧那混蛋居然当着我面直接拒绝我,他妈的,如果不是他长得帅还有钱,老娘会看上他?真他妈把自己当回事,我以为他风度翩翩,绅士浪漫,却没想到是个傲慢无礼,不懂温柔的男人。”那日的纪澌钧简直就是颠覆了她的想象。

    木兮搂住梁浅轻轻拍了拍梁浅的背,“啊浅,他怎么会拒绝你,你们都要结婚了,不可能吧。”本以为听到纪澌钧亲口否决婚事她会很开心,却没想到看见梁浅这么难过痛苦她半分喜悦都没有反而更自责。

    “你也觉得不可能对吧,可他妈的纪澌钧偏偏就是拒绝了我,还当着我的面说对我的关心是出于什么绅士风度,与我梁家只是各取所需,还说他心有所属不会娶我。”梁浅越说越气愤抓住木兮胳膊不停摇晃,“啊兮,我妒忌啊,我妒忌他心有所属,我梁浅那么好哪里比不过他心里那个女人,他凭什么就不喜欢我。”

    “他真的这么说?”纪澌钧心有所属?他有喜欢的人了?

    “嗯嗯,他亲口对我说的,说心有所属,再腾不出半分位置容纳其她女人,啊兮我是个女人,我还喜欢他,他怎么能半分情面都不给我裸在打我的脸,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无情的男人!”恼羞成怒的梁浅抄起手上的空酒瓶对准床边不停敲打。

    木兮抓住梁浅的胳膊,把酒瓶从梁浅手上取走,“啊浅你条件那好,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

    “你说的没错,老娘我虽然不甘心但是不代表我贱,他都不喜欢我,我为什么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世界上男人千千万万不是只有他一个,有钱长得帅的多了去了。”梁浅拍着胸口一脸洒脱说完后又拿起酒继续喝。

    木兮劝不住梁浅只能任由她喝醉。

    坐在地板上的木兮望着梁浅眼眸中的哀伤她的心也跟着惆怅闷疼起来。

    纪澌钧心有所属了……

    他的那个所属是谁?

    那她又算什么?

    ……

    董雅宁收到消息说纪澌钧出事了立刻给老夫人打电话,得到批准后董雅宁搭乘专机飞到景城去看纪澌钧,因为董雅宁来的突然,把门口的费亦行吓了一跳。

    想起宝少爷还在病房里费亦行为了提醒里面的人提高打招呼的音量,“雅宁夫人好。”

    病房里的木小宝听到有人来了赶紧爬下床,跑了两步又掉头回去把床头柜的保温盒一块拿走,门口有人木小宝只能在病房里找地方躲。

    门突然被推开,木小宝情急之下钻进了电视柜以最快的速度关上电视柜的柜门。

    电视柜的门刚挂上董雅宁就踏入房间,费亦行跟在董雅宁身后进到病房目光紧张留意四周寻找木小宝的身影。

    “澌钧……”董雅宁进来后看到儿子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快步走到床边,握住纪澌钧的手轻唤纪澌钧的名字。

    “纪总怎么会伤那么严重?”董雅宁追问一声身后的费亦行。

    “车祸受了些轻伤,只需多加休息就会康复,雅宁夫人请放心。”对于纪总受伤的真正原因不能随意透露就连雅宁夫人也得保密。

    “你先下去吧。”

    “是。”没找到宝少爷的身影费亦行松了一口气,他就知道宝少爷聪明肯定会听到躲起来。

    费亦行刚离开纪澌钧就醒了。

    纪澌钧睁开眼看见坐在床边的董雅宁,沙哑发干的嗓子说话的时候还有几分像火灼烧不舒服,“妈,你怎么来了?”

    “知秋给我打电话说你出事了,我就立刻请示老夫人过来看你,你不要说话,多多休息。”

    “嗯。”纪澌钧应了一声后目光浏览四周,像是在寻找什么。

    “澌钧,你在找什么?”

    平稳的语气有几分冷淡,“没什么。”

    纪澌钧眼眸望着天花板,出事后醒来第一件事纪澌钧没有急着叫费亦行进来追问真凶是否抓到,而是在看她们母子是否有来过,没发现她们来过的踪迹,心里莫名落空不舒服。

    “我刚刚进来看到梁家的人送了些礼品,东西都放在外面,我听知秋说,今天上午梁家的人去了纪公馆谈婚期,定了周五订婚。”董雅宁一脸心疼儿子,“澌钧,委屈你了,不管怎么样,梁浅是个好姑娘如果你娶了她,那就好好对人家,能看到你成家立室妈真的很开心,妈身体也好多了,等你们生了孩子,照顾不过来妈替你们照顾。”

    老纪不是说不会娶梁浅阿姨吗?怎么上午又去谈婚事了?而且他马上要有自己的宝宝了那就不会再要他这个别人生的宝宝了,那种即将被遗弃的恐慌不安感瞬间红了木小宝的眼眶。

    柜子外面传来董雅宁的声音“妈给你倒水洗个苹果。”董雅宁从床边起身,没在桌上看到有篮子就走到电视柜下面找。

    逐个柜子打开寻找篮子放水果。

    木小宝听到旁边传来柜门挨个被拉开的声音吓得小身板不停卷缩进柜子里。

    接到木兮电话熬了粥送过来的孙婶跟着费亦行进病房,刚走进病房就看到有个妇人打开柜子在寻找东西,准备开口问她是谁就听到旁边帮她开门一块进来的费亦行问了句“雅宁夫人,你要找什么?”

    雅宁夫人?

    纪总的母亲雅宁夫人?

    董雅宁打开柜子,看着费亦行面带笑容,“不用了,我自己拿就……”手摸到一个冰凉的东西,董雅宁吓到立刻收回手,“啊……”

    纪澌钧听到董雅宁惊慌的尖叫声问了句“妈,怎么了?”

    费亦行赶紧上前去查看。

    董雅宁俯身低头望向柜子里,发现里面卷缩着一个抱着保温盒的小男孩,董雅宁看到这幅画面吓到捂嘴,“这里面怎么会有一个孩子?”

    孩子?

    完了!

    费亦行快步绕过董雅宁就望见猫在柜子里的宝少爷,“雅宁夫人这是……”

    在费亦行着急解释的时候,撑起身的纪澌钧正好和柜子里眼眶灌满泪水可怜巴巴的木小宝对视上。

    木小宝怎么会在这里?

    正好孙婶提着吃的进来,董雅宁看到孙婶联想到什么问了句“这是你的孙子?”

    孙婶不敢回答只能向费亦行求助。

    费亦行高声应了一句“不是,是公司同事的儿子,她回公司拿文件,我暂时替她照顾儿子。”

    董雅宁半蹲下,伸手进去搀扶木小宝出来,“小家伙真可爱,怎么跑到里面来玩了?”

    木小宝没有让董雅宁搀扶自己,而是自己从里面爬出来,先身体爬出来,日后再伸手去拿保温盒。

    “我来帮你拿吧。”董雅宁伸出手去帮木小宝拿保温盒。

    “这是我的,不准你碰。”与其说他伸手抢回保温盒倒不如说因为董雅宁说纪澌钧生孩子得知自己要被人取代后想要抢回自己的爹地。

    董雅宁被木小宝突然的大声吼叫吓到手抖,不小心碰撞到保温盒,保温盒倒下从柜子滚落到地上。

    保温盒掉在地上盖子打开,里面的水饺洒了一地,木小宝气到双手去推董雅宁,“你是坏人!”

    一声斥责响起在耳旁,“木小宝!”

    木小宝被纪澌钧的斥责吓到浑身哆嗦,眼眶里挤满的泪汪汪泪珠,一哆嗦全部顺着眼角滑落下来,撅起嘴气恨瞪着纪澌钧。

    没礼貌,犯错还比谁都有理了,“什么态度,道歉!”

    “孩子还小,别吓着他了。”董雅宁搀扶住木小宝的肩膀,看到木小宝的模样像极了纪澌钧小时候的模样董雅宁笑着说道“哟,费助理啊,你那同事的孩子和澌钧小时候简直就是一个模板刻出来,这脸长的可是一模一样。”

    “是啊,人人都说我同事和纪总长的……”费亦行救场的话还没说完木小宝就一把推开董雅宁,冲着董雅宁歇斯底里大喊“我爹地早就死了。”说完后拔腿就跑。

    纪澌钧听到这句话气到咬牙切齿喊了句“木小宝!”

    “不好意思雅宁夫人,这孩子脾气就是这样,我先去看看我同事回来没有。”

    “去吧。”董雅宁不失礼貌笑了笑,起身后接过孙婶手里的粥示意孙婶把地板打扫干净。

    孙婶还是头一回见到纪总这样斥责宝少爷,心里很替宝少爷难过,孙婶低着头赶紧把地打扫干净。

    木小宝跑出医院一群保镖在后面追着木小宝。

    在下楼梯的时候木小宝脚踩空从楼梯上滚下去。

    “宝少爷,宝少爷……”费亦行加快脚步冲过去。

    木小宝爬起身后,冲到公交车站牌,在公交车关门前一刻爬上车。

    费亦行示意保镖,“赶紧把人追回来!”

    上了公交车的木小宝瘫坐在台阶上抹眼泪,车里人少,司机也没发现后面有人上车,木小宝给aug打电话,让他来接自己。

    aug把人接回公寓后,给木小宝拿了他最喜欢吃的零食,但木小宝仍旧哭个不停对喜欢吃的零食也不看一眼。

    “告诉aug,怎么了?”aug坐在地上,拿遥控器关掉电视机。

    木小宝摊开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哭一边扯着衣服擦眼泪,“老纪要生孩子了,呜呜呜,他生了孩子就不要我这个孩子,他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就成了没人要的孩子。”

    aug拿起棉花棒给木小宝处理膝盖和胳膊上的伤口,“哭什么,这是好事,那位帅叔叔可比纪澌钧优秀多了,长得又帅人也温柔,关键是比纪澌钧看得顺眼。”

    木小宝抬起沾满泪水的手不停拍打aug的肩膀,“不准你说我家老纪的坏话,我家老纪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最优秀的!”

    口是心非的小家伙,为了维护纪澌钧都打他了,aug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递了眼旁边一直在响个不停的手机,“还不接电话,一会小狒狒找不到你,你的老纪就担心了。”

    “他才不会担心我,老纪他从来没有这样凶过我,我听班上的小朋友说,爹地有了新宝宝就会不喜欢旧宝宝,老纪一定是有了新宝宝所以才不喜欢我这个旧宝宝,呜呜呜,我明明那么可爱又聪明,为什么老纪不喜欢我要生新宝宝,等新宝宝生出来我就没有爹地了,呜呜呜……”木小宝委屈到用胳膊盖住眼睛继续哭。

    木小宝慌乱不安难过的模样让aug想起年幼的自己,父亲因为听信他是灾星转世就不喜欢他,在很小很小的时候还不知道父亲厌恶他的原因,他曾经也坐在沙发上哭过要父亲,后来因为太想念自己的父亲就偷偷跑到家族聚会去,看见兄长与姐姐和父亲一块玩还被父亲抱在怀里的画面他当时特别羡慕,之后的某一天无意间打坏了父亲的花瓶就遭来父亲的叱喝,那是他第一次和父亲近距离接触,从那以后为了引起父亲注意他就一直在搞破坏渐渐的他就成了家族人口中那个,无恶不作的败家子。

    “不哭了,有大兄弟在,你一定会有爹地的。”

    “你不要安慰我了,老纪才不会听你话。”哭过一场后木小宝感觉自己心里舒服多了,擦干净泪水拿起零食。

    “我从来不许空白承诺。”aug神秘兮兮举起棉花棒对木小宝眨眼间。

    “就算你真的有本事说动老纪,那纪家那些人呢,有很多很多的人,他们比老纪坏多了,不一定会听你的话。”

    手里的棉花棒一个旋转棉花头朝着掌心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长而纤细的手指挑起木小宝胖嘟嘟的小下巴,轻薄的唇瓣微微上下张合,修长的眼眸压出一道玩味,“只要我出现,他们都得对我俯首称臣,包括你那位老纪。”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