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12章 别装了

作者:闲鱼十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是。”

    江别辞离开后费亦行叫来保镖送木兮和木小宝走。

    “不用了,你们留在这里保护他吧。”说完后木兮牵着木小宝离开医院。

    话是这么说但费亦行不敢掉以轻心还是安排人跟在木兮和木小宝身后。

    一个小时后手术结束,护士从手术室后门送纪澌钧去病房,江别辞和医生出来后,纪家的人立刻围上来,看热闹的多过关心,“人怎么样了?”

    主治医生做汇报,“纪总身体无恙,并无大碍,只需要多加休息就会痊愈。”

    站在老夫人身后的纪佳梦嘀咕一句“除了身体无恙还能有别的?”这句嘲讽的话就像是在暗示医生不敢说真话,就算纪澌钧现在要死了,这些医生也会为了保住纪澌钧在纪家的位置说纪澌钧安然无恙。

    魏生津用力拽纪佳梦的衣服示意她少说两句,纪佳梦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瞟了眼旁边懦弱胆小怕事的魏生津。

    从小耳闻目染早就习惯这些心怀鬼胎心里恨不得对方死却装的一脸悲痛难过亲情感人的画面,“老夫人,纪总已经送去病房,手术刚结束他需要静养暂时还不方便探视,各位请回去休息吧。”

    “那就劳烦江律师你多加照顾,我们明天再来探视。”说完后老夫人带着大家离去。

    彻夜通宵泡妹刚从酒店醒来的魏胜勉听说纪澌钧出事了,赶紧赶来医院,步伐飞快冲向手术区,看到大家往这边走又没纪澌钧的身影而且个个低着头脸色很是沉重,魏胜勉以为纪澌钧死了,兴奋到差点就要开香槟庆祝,忍住欢腾喜悦的情绪极力装出悲伤的样子,哭的时候浓重的哭腔带着颤抖的嗓音,“钧表哥,你怎么就死了呢……”

    魏胜勉悲痛的哭声引起大家的注意,所有人纷纷抬起头,跟在老夫人后面的赵纯宇听到这句话直接在心里嘲讽一句,真是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蠢货。

    走在前面的老夫人看到魏胜勉哭的很伤心鼻涕都快下来了,收回打量魏胜勉的眼神语气平静说道“眼泪留着纪家祭祖的时候再哭吧。”

    “胜勉少爷,我们纪总还活的好好的,请你注意你的措辞。”刚进来费亦行就听到魏胜勉哭天喊地沉痛的哭声顿时恼火反驳一句。

    没死?

    魏胜勉收住眼泪面色尴尬回头看了眼费亦行,就算他说错了也轮不到一个小助理教训他,碍于计划魏胜勉只能忍住对费亦行的不满,“我就知道钧表哥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有钧表哥这种人才在咱们纪家才能繁荣昌盛。”

    费亦行直接漠视魏胜勉的拍马溜须抬步继续往里走。

    居然敢当众责备她宝贝儿子孔纪佳梦当场就恼了,瞟了眼费亦行,明知道费亦行没走远还故意加大声音嘲讽一句“现在一些畜生真把自己当人看,不过是底下一条看门狗也敢吠的那么大声。”

    魏生津用胳膊轻撞纪佳梦示意她住口不要和费亦行计较。

    而其他人则是当作没听见谁也不愿意为了一个小助理惹事上身。

    纪佳梦本来就恼现在看到魏生津唯唯诺诺的样子气的直接用胳膊撞开魏生津,“别人都踩到你头上来欺负你老婆儿子你还一个劲在忍让。”气到当着所有人的面不留情面训斥魏生津,手指用力戳魏生津的脑门,“你们这些上门女婿各个都像夹着尾巴的狐狸,平时就会狐假虎威遇到事情就怂,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身材健壮面相老实的魏生津顿时难堪到面红,面带窘迫躲闪的眼神正好和赵纯宇对视上,魏生津不是上门女婿但在所有人眼里住在老宅的魏生津和上门女婿没什么区别,两个人对视的时候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彼此惺惺惜惺惺的眼神互相点头。

    老夫人瞥了眼纪佳梦气急败坏的模样,当初是纪佳梦自己非要和魏生津结婚如今又来指责怨恨自己老公性格懦弱,这种事情若是让外人看见肯定沦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老夫人语气不悦,“自己选的老公,心里没点底?大庭广众之下和市井那些泼妇骂街有什么区别!”

    魏生津主动上前认错,“妈,都是我不好,请你别生气。”

    骆知秋见状搂住老夫人胳膊,“妈,你不是还要试礼服吗?再不走一会就要迟到了。”

    赵纯宇上前两步趁机表孝心,“奶奶,我送你们过去吧。”

    老夫人带着赵纯宇和骆知秋离开后,一脸不痛快的纪佳梦瞪了眼魏生津,“没用的东西!”骂完后抬步离去。

    魏胜勉早就见惯不怪母亲的强势,也没安慰魏生津,注意力全部都在赵纯宇身上,舌尖舔着嘴角做出一抹阴险的笑容,“你逍遥不了多久。”,他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精心布置的计划让赵纯宇栽个大跟斗。

    ……

    费亦行在病房里巡查保护纪澌钧,走到窗户的时候习惯性留意窗外的动静却看到在楼下有一大一小的身影。

    母子站在路边,大的牵着小的,小的手里还拎着一个保温饭盒,看到这幅画面费亦行莫名感到心酸。

    姜轶洋带着人进来,费亦行正好可以抽空出去。姜轶洋双手插在裤兜,瞥了眼旁边路过的费亦行,“去哪儿?”

    “木小姐和宝少爷还在楼下,我接他们过来。”纪总昏迷后他要替纪总保护好木小姐母子不能让她们受委屈。

    “纪总还在昏迷中,禁止一切外人干扰。”姜轶洋向费亦行表明除了近身的人和医生外禁止其他人接近纪澌钧以防纪澌钧真实身体情况外泄。

    “木小姐和宝少爷不是外人,有她们母子在纪总会醒的更快。”说完后费亦行抬步离开房间。

    姜轶洋望着费亦行离去的背影,旁边跟进来的许卫问了句“要不要拦住他?”

    仔细一想,费亦行说的也没错,“不用。”现在最重要的是纪总尽快苏醒以免纪家某些有心之人在背后利用纪总受伤大作文章。

    很快费亦行就接木兮母子上来,进来后,木兮在床边照顾纪澌钧,给纪澌钧擦手擦脸,木小宝背着手站在床尾看着姜轶洋和费亦行,“我家老纪怎么会受伤了?”

    “宝少爷这些事情恕我……”姜轶洋话没说完就被木小宝硬冷的声音打断“别跟我整这一套,我告诉你小羊羊,我是老纪唯一的儿子,在他受伤的时候我有义务知道这一切。”瞟了眼姜轶洋后眼神挪到旁边的费亦行身上,“小狒狒你说。”

    “回宝少爷话,纪总是在距离半山别墅三百米的道路发生车祸的。”

    木小宝背手绕着姜轶洋和费亦行走了一圈,说话时声音压低,眼眸半眯盯着费亦行,“出车祸肢体没大面积损伤就胳膊包扎纱布,你们当我是三岁小孩糊弄我?”老纪受伤他担心又着急,结果得到的还不是准确的答案木小宝当场就生气。

    不愧是纪总的儿子,小小年纪就如此聪明洞察力强,宝少爷是纪总的儿子,儿子想要知道老子身体状况这很正常,费亦行没有隐瞒如实汇报,“两车相撞无人员身故,只有几个手下和纪总受了枪伤。”

    姜轶洋警告一句费亦行,“闭嘴!”

    木小宝瞟了眼姜轶洋,“现在宝少爷我命令你出去查凶手。”老纪对他那么好,现在老纪出事了,他得保护老纪。

    “抱歉宝少爷,我只听从纪总的命令。”姜轶洋说话的时候眼神扫过旁边的费亦行,好像在讽刺旁边的费亦行为了讨好木小宝连规矩都忘了。

    费亦行不但没有因为姜轶洋的嘲讽而生气反而还在替姜轶洋这硬汉忠心的模样捏把汗,就是缺少宝少爷的管教。

    木小宝递了眼病床的方向,“是不是要我把老纪推起来,让他看着你,你才肯出去找真凶?”

    “……”站姿笔直的费亦行目光平视前方没有说话。

    木小宝上前一步,当着姜轶洋的面拉下裤子一边,抬起手对准自己屁股用力一抽,拿出杀手锏,他就不信驯服不了这只小羊羊,“等老纪醒来,我就告诉老纪说你揍我屁股,还摸我妈咪的手。”

    “宝少爷,我没做过,这里有监控。”姜轶洋软硬不吃,木小宝的招数在他这里没用。

    洋哥啊洋哥,有时候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需要听宝少爷的话去查案就对了。

    遇到油盐不进的姜轶洋木小宝受了大挫折,无奈看了眼费亦行,“小狒狒,既然这样那就委屈你去查案,等老纪,也就是我爹地……”说到爹地的时候特意看着姜轶洋,“醒来了,我会告诉他现在发生的一切,让他好好嘉奖你。”

    小羊羊你等着,总有一天,宝少爷会把你征服,让你变成听话的小羊羊。

    “是,宝少爷。”哎,洋哥啊洋哥你真是食古不化,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宝少爷,以后有你苦日子受了。

    打从心底嫌弃鄙视费亦行一脸巴结讨好木小宝没有节操和下线的姜轶洋完全没意识到,他得罪了纪总的宝贝儿子即将要迎来人生第一场表演秀,海草,海草,喜羊羊美羊羊我就是一只羊。

    ……

    被纪澌钧亲口拒绝后的梁浅坐在酒店包房的地上,地上是横七竖八的酒瓶。

    “我等待,有一个人长的像你……”手机来电铃声响起,梁浅伸手摸过手机,“喂?”

    “啊浅,纪总出车祸人在医院,这可是你展现温柔的好机会。”电话那边是聂晓云略带着急的语气恨不得梁浅立刻飞过去。

    “妈,我很忙不去。”说完后直接挂断电话,对着充满酒味的空气说了句“去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用手不停拍着胸口,“我梁浅没那么贱!”越说越委屈,梁浅抱住酒瓶给木兮打电话。

    电话打通后,梁浅开始哭“啊兮,呜呜呜……”

    “啊浅,你怎么了?”

    听到木兮关心自己,装不住委屈的梁浅哭的更伤心,“啊兮,你快来,我在凯斯酒店9820总统套房。”

    电话里梁浅是哭着报房号木兮以为梁浅出事了立刻放下手上的杯子交待一句床边的木小宝,“你照顾好老纪,梁浅啊姨出事了妈咪得过去找她。”

    “妈咪,你去吧,我会照顾好老纪的。”

    木兮离开后,病房只剩下木小宝和昏迷的纪澌钧,木小宝蹬掉鞋子,掀开被子抱住纪澌钧的腰身,紧紧搂着昏迷未醒的纪澌钧,半张脸藏在被窝里偷偷哭,“老纪你不可以出事,你答应要做我爹地的,如果你出事了我就没有爹地了。”

    “虽然你很让人讨厌,但我已经喜欢你了,我答应自己要你做我爹地了,你不可以毁约,你还没陪我组建超人,你要是骗我,我就不理你了,呜呜呜……”

    小手捏着被单偷偷擦掉自己害怕纪澌钧出事的眼泪。

    ……

    木兮赶到酒店的时候,差点就报警了,还好看到梁浅没事木兮才松了一口气。

    梁浅看到木兮紧张她,进门后拉着她全身上下打量,梁浅就笑了,笑得特别大声“啊兮,你以为我被人qb了是不是?”

    “你怎么喝了那么多酒?”看起来还很伤心的样子,难道今天的梁浅不是应该满脸幸福拉着她的手说要和纪澌钧结婚还邀请她做伴娘之类的话吗?

    “啊兮,我谈了七八个男朋友,从来都是我甩别人,还没有人敢甩我梁浅,可你知道吗?”梁浅双手搭在木兮肩膀上说话的时候喷到木兮满脸酒味,“居然还有人敢甩我,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自作多情的女人!”

    木兮听到这句话猜到的居然是纪澌钧对梁浅说的,仔细一想没可能,纪澌钧是个顾大局办事有分寸的人,怎么会做这种破坏联婚有损两家利益的事情。

    梁浅捕抓到木兮疑虑的表情立刻用手指着木兮的脸,“你……”

    心虚的木兮被梁浅这么一指心里咯噔一响,笑容僵硬,“啊浅,你说什么呢?”

    “别装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