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396章 偶尔会暴躁

作者:雪净心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沿着狭窄的街道前行,途中没有再看到两位倒手族的身影,他们也不是铁打的,更不是蠢货。

    被暴风侠利用相同的方式,轻而易举的卷飞,而且第二次的威力明显增加了不少,哪怕是以他们相对出色的体质,也有些承受不起。

    少了问题人物的阻扰,路途还算顺利。

    沿途间,林泽四处打量街边,发现街边游动的人并不算少,且很多是以三五成群的团体行动。

    对此,新机的解释是:“如果不想参与到那些特殊场所的项目中去,就只能采取抱团取暖的方式游离于街边,否则单独行动的话,很容易遭人攻击。”

    至于新机自己,他单独行动的原因在于作为鱼人族的他,在亚特兰蒂斯却并未如想象中那般发挥出120的力量,依旧是弱鸡一枚,苟活至今的秘诀只有一个跑得快!

    正因为如此,他这样的弱鸡,就算想和他人为伍,也没什么人愿意接收。

    更何况,即使是团队,分崩离析也只是取决于一次贪念。

    眼下,倒是暂时没什么人过来主动找麻烦,街区虽然混乱,但更多人还是选择针对落单的目标或是尚未来得及找寻团队的新人下手。

    否则的话,如果因为过于激烈的战斗出现损伤,反而容易为别人做嫁衣。

    林泽这边,左边跟着新机,右肩漂浮着的是羽翼栗子球,身后则跟随着相对沉默的暴风侠。

    而很快,一道蓝白色光芒涌动,纽扣长袖白衬衫搭配褐色百褶裙,眼神澄澈如宝石星河,蓝发翩然的少女显现而出。

    那是闷在御卡盘中许久,征求到林泽的同意后出现的蓝白。

    看到蓝白出现,新机愕然了片刻,随后很自觉的让开位置,蓝白也很自然的走了过去和林泽并肩而行。

    “林泽,这里是哪里?”

    蓝白目光缓慢的朝四周移动着,然后轻声发出这样的疑问。

    “据说是亚特兰蒂斯,那个超有名的传说之都,蓝白知道吗?”

    林泽转头看向少女的侧脸笑着问道。

    蓝白轻轻摇头,目光忽然落在前方,漂亮澄澈的蓝色眼眸中出现轻微的戒备波动。

    “这里会有危险,林泽要小心。”

    轻灵的声音卖力的提高一个分贝后仍旧有些轻微,但看得出她在竭力地向林泽传达危险的信息。

    “克里克里”

    小家伙表情微囧,蓝白所警惕的,他当然早就看到了,可那只是两伙人普通的街边斗殴,战斗的水准相当一般,堪称菜鸡互啄。

    林泽也看出这个问题,不过他能读懂蓝白的心意,笑道:“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放心吧,我还没有那么脆弱。”

    蓝白点了点头,但目光依旧落在那群斗殴中的人身上。

    那伙人正采取着原始的肉搏方式,也有人手持着小刀,拼斗的看似激烈,拳拳到肉,刀刀见血,但事实上只是暴风侠抬指间就能料理透彻的货色。

    不少人在旁边以或看戏或等着捡漏的心态等待着两伙人之间的战斗做出分晓,新机则是下意识的龟缩到林泽身后,有些本能的忧虑。

    所幸的是,暂时没人理会路过的林泽等人,由于这片区域已经称得上是d区的主街,宽敞度可谓是数倍于刚才。

    新机口中的赌场,穿过这条主街,再通过一条弯曲的小巷,就能顺利抵达,那里算是捷径。

    很快,林泽几人便是穿过主街,并走进新机口中的弯曲小巷,说是弯曲,事实上就是一条带着些许弧度的巷子,巷子中摆置着好几个蓝色的垃圾桶,堆满的桶边残留着鱼骨头的残片。

    想象中拦截于必经路的团伙并未出现,这也正常,这种环境下,胆敢走捷径去往赌场的,很可能就是一块铁板。

    主动去踢这样的铁板,往往只会踢疼自己伸出去的脚掌,没必要承担这样的风险。

    混迹在宽恕d区苟延残喘的人们,也是逐渐摸索出适合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则。

    穿过小巷,眼前的视野再度开阔起来,或哭或笑、或悲欢喜活跃的人流,色彩绚丽,成群结队游过珊瑚礁的鱼类,不明阳光照耀下,呈现出美丽蔚蓝流动着的海水。

    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屹立于“世界”的中央,那只身躯超过百米的怪物。

    凸显于身体前段,三角球体的深黄色头部下是深陷的巨大眼窝,眼窝深处藏着暗黄色的眼眸,无声地凝视着远方。

    取代身体作用的头部之下,连接着十数只巨大的足腕,足腕上附带着密密麻麻的窝状吸盘,紧贴着海底。

    整体看上去,俨然像是一只庞大的乌贼,能够看见,其中两只格外粗壮的足腕,竟是开辟出两条阶梯般的入口,不时有人走入其中,亦或是从中走出。

    “这就是亚特兰蒂斯的赌场?”

    林泽算是开了眼界,同时也越发期待进去看看。

    到了这里,新机像是又有些迟疑,忍不住小声提醒道:“朋友,如果决定去赌场,不兑换指定的灵魂点数是没办法退出的,你初来乍到,保险的灵魂点数真的要赌在这里吗?”

    “既然已经来了,就别再说些没意义的劝说了,享受就好了。”

    林泽拍了拍新机的肩膀,示意他放轻松。

    新机面色挣扎,他在思考自己是否要跟着林泽一起进入赌场,林泽其实也并没有强求他进去,只是让他带路而已,现在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可这一路下来,新机发现林泽不仅实力强大,姑且还算好相处,只是偶尔流露出的“和善”笑容让他有些心慌慌。

    但总体来说,林泽仍旧是一条难得的大腿,错过这个机会,就凭他剩下的灵魂点数,可没办法在这片残酷的宽恕区存活多久。

    挣扎持续了一瞬,不自觉间,几人已经走到那根用以通行的足腕,近距离观看才发现,原来是有一股无形的吸力,让置入其中的人犹如坐电梯般快速升往高处。

    下定决心前往赌场的人不算少,但也不太多,很快就轮到林泽几人,而此时,新机已经咬牙决定拼这一把。

    走进足腕,林泽感觉到脚下变得轻快,说是吸力,却有种奇妙的上浮感。

    直线上浮,大概十秒钟后,林泽等人上浮至离地数十米的位置,并被推送至一处富丽堂皇,以喜闻乐见的金黄色调为主旋律,大概数百平方米的大厅当中。

    大厅内摆置着大量的,不同规格的沙发,每一座沙发都是由细密璀璨的黄金打造,显得异常耀眼且价值不菲。

    这些沙发上大都坐着人,而且是源自不同的种族,有和新机类似的鱼人族,还有虎头人、牛头人这样的兽人族,以及骷髅状的亡灵族或是吸血鬼之类的不死族。

    除此之外,也能见到身穿法袍,看似是纯粹人类,实则为魔法师族的存在。

    对于这样一处浓缩着各大种族,形成种族大杂烩的大厅,林泽觉得很是神奇。

    他在想,这些人究竟算不算始源兽亦或是始源卡?

    他可不相信,抛开这层身份之外,各大种族还能够像是人类那样独立存在。

    说到底,这里还是隔离板图的范畴。

    新机所说的鱼人族,应该只是一个特例,又或者,根本是他自以为的事情。

    林泽很快放弃思考这个问题,转而看向那些虽然无不透露着暴躁脾性,但仍旧在数个办理台前有序排着长队的人们。

    这倒是有意思,分明是混乱无序,时常充斥着争斗的地带,却在这些特定场合不得不安分下来。

    想来,应该是那个所谓的灵魂之书的功劳。

    正想着这些,一个笑容中透着些许惊讶,但更多的是嘲弄的声音尖锐的响起:“哟,这不是鱼人族的败类,胆小鬼新机吗?怎么,要让你这种废物下定这么大的决心过来这种地方,是灵魂点在街边被人抢了个大概?”

    “不对,虽然你这种胆小鬼几乎是一无是处,但至少吓得屁滚尿流时,逃跑的功夫还是一流的,所以说,是灵魂点快要自然的磨损干净了,这才不得已而为之?”

    尖锐的声音打断了林泽的思绪,尤其是捕捉到对方话里的一些信息,林泽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和新机有着如出一辙蓝色皮肤的鱼人族。

    只是,相比瘦弱的新机,这位鱼人族相对强壮一圈,身材也更为高挑几分,眼里则充斥着肆无忌惮的嘲弄。

    这份肆无忌惮,大概率源于鱼人族身后那只摆动着锋锐大螯,身形庞大的独眼巨虾以及一个吞吐着舌头的巨大贝壳。

    那两个怪物,貌似有着不俗的战力。

    “怎么,你朋友?”

    林泽侧头看了眼脸色难看的新机,调侃道。

    新机差点没被这话呛死,很是尴尬,但谈及面前的鱼人族,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无奈与愤恨的说道:“他是和我抱着不同想法,有着同样目标的鱼人族的阿葬,说来话长,但他可不是我的朋友,他只是一个贪图享受,自私自利的人渣。”

    “哦?可真敢说,那种话,我可不认为会是你这种胆小鬼口中能吐露的,看来是找到了自认为罩得住的你的靠山?”

    鱼人阿葬不以为然的视线转移至林泽身上,却是在打量的途中锁定在他身旁的蓝白身上,不由得笑着评价道:“不错,的确是靠得住的靠山,只要让那漂亮的女人去天国侍,我想不愁卖不出好价钱。”

    嘲弄的说出这话的同时,还想追加些什么的阿葬却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白光及人影,喉咙间忽然传来被紧紧束缚的感觉,窒息感逐渐涌现。

    阿葬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升高,瞳孔收缩,带着难以置信,挣扎着看向下方单手锁住自己的咽喉,面带笑容的林泽。

    那笑容,莫名透出一种黑色的质感。

    “林泽,这里不能随便出手的,快点放开他!”

    新机脸色大变,他当然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林泽是为了他而出手,可不管是为了谁,在这种特定场合动手,必然会遭到海神的诅咒!

    这样的案例,曾经不是没有过。

    就算林泽再强,在海神的诅咒下,不出五秒钟就会连带着灵魂一齐被噬灭殆尽!

    阿葬虽然是在挣扎,眼中却从最初的惶恐更替为讥讽,脸上也艰难的渗透出冷笑。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你死定了,而且会饱尝灵魂噬灭之痛!”

    与此同时,阿葬身后的独眼巨虾和巨大贝壳已经分别挥动极具气势的大螯和吞吐出鲜红的大舌。

    他们似乎是遭到了某种控制,哪怕有灵魂之书的制约,仍旧听从了阿葬的意志。

    阿葬也不会放任自己处于这种险境之下,哪怕需要一些牺牲,但那牺牲并非由他来承担。

    灵魂之书的反噬需要一定时间,要是在那之前自己就死掉了,就算同归于尽,也将毫无意义。

    咻呼!砰!砰!

    巨虾以及贝壳出手的瞬间,暴风侠已经往前探出手掌,强烈的风元素凝聚,并瞬间轰击而出。

    两道看似庞大且强悍的身影还未来得及将威胁带给林泽,就面色扭曲的破碎于卷席的狂风当中!

    什么?!

    阿葬心头大骇,他费尽心力所操控的两头始源兽,竟然就这样被秒杀当场了?

    这样的想法还未持续多久,他的意识截然而至,眼球猛然凸出。

    咔嚓。

    尚未等来预想中的灵魂之书的惩戒,脖颈就已经于此断裂,连带着生命被就此剥夺。

    砰!

    林泽缓缓松开手,不去看砸落在地死透的新机,也没理会周围那些源自不同种族或看好戏、或惊讶、或愕然或感兴趣的眼神。

    拍了拍手,回头看了眼愣在原地的新机,耸了耸肩道:“抱歉,我们人类,就是这种偶尔会因为一时的暴躁而情绪失控的存在,不小心杀死你的同类,不要见怪。”

    </scriptchaptererr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