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205章 棺材里的身影

作者:雪净心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环顾四周,林泽确认,自己听到那道缥缈歌声后,便被强制脱离外界,而出现在眼下这处还算宽敞,但幽暗异常的隧道。35

    置身这处隧道后,那道“哟嚯嚯嚯嚯嚯”的歌声反而止歇。

    林泽目光望向前路的阴影处,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也被带到这里。

    或者说,还有更多的隧道,他们都被分散在不同,或是复数的隧道中。

    面对当前的环境,林泽没有丝毫怠慢,御魔力驱动,闪电侠闪身而出。

    滋滋。

    闪电侠现身后,手掌微抬,青蓝色的电流在他的指尖开始跳跃,照亮着隧道周围的环境。

    隧道侧壁是粗糙不平的岩石,这意味着这条隧道可能出自山体。

    甚至于,这条隧道就是某种始源兽所化身的。

    林泽并非没有遭遇过类似的始源兽,譬如无限地魔。

    不过,羽翼栗子球却是没能在侧壁感知到任何异常状况。

    这里似乎真的是一条正常的隧道。

    既然是隧道,那么就一定会有尽头。

    如此想的林泽连忙加快脚步,能否找到其他人是一回事,能否出去又是另一回事。

    林泽想看看,这条隧道的出口究竟通往哪里。

    御魔力驱使下,林泽倍道而进,速度很快,闪电侠和羽翼栗子球则是紧紧地跟随在他身后。

    这样的赶路,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林泽却是发现,隧道的尽头距离他仍旧遥遥无期,或许这里真的永无尽头。

    林泽也知道,不能在这里一直耗着,思索片刻后,决定再往前看看,实在不行,那就来硬的。

    置身这样的环境,林泽倒是没有半点害怕,只是略微觉得烦躁,尤其是在其他人也都被这股神秘的力量拉走的情况下。

    就这么被暗算了,却还找不到对手是谁,的确有些憋屈。

    压下心中的躁动,林泽正打算继续往前探寻,但忽然间,他的眼前大亮,转而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周围。

    羽翼栗子球同样如此!

    那道轻灵缥缈的歌声,就在此刻,再度于林泽耳畔响起!

    “哟嚯嚯嚯,哟嚯嚯嚯嚯,哟嚯嚯嚯,哟嚯嚯嚯……”

    洗脑的声音如同恶灵的咒念,一遍又一遍在林泽脑海中洗涤而过,他当即驱动御魔力,往外逐渐渗透着,阻止歌声的深度侵蚀。

    如果过多听到那样的歌声,林泽可能会眩晕过去,这点从他现在略显昏沉的状态就能推测出。

    借由着御魔力外渗,林泽维持着清醒的状态,羽翼栗子球忽地抬起小短爪,指了指前方。闪舞

    林泽一咬舌尖,迅速提神醒脑,然后只瞧见隧道像是尽头的地方,一道面目全非,被各种伤痕遍布的悚然面孔映入眼帘。

    那道身影骨瘦如柴,身材却是异常高挑,一双非人类的钢爪上迸射着森冷寒芒。

    脚步声在这静谧的环境下显得格外清晰,随着不断的迈进,瘦柴般的身影挥舞着手中的钢爪,在本就创伤累累的面孔上留下全新的划痕。

    他似乎完全不知道何为疼痛,但也并非享受于这种痛楚,更像是于他而言很平常的举动。

    “你就是始作俑者?”

    林泽并不能确定对方是始源卡或是隔离板图的原住民,但他的话没能让对方停下分毫的脚步,仍旧往前逼近着。

    越是逼近,那张可怖的面孔就给人带来越大的心理压力。

    然而,林泽却是耸了耸肩,奉劝道“哥们,不是人越丑力量就越强,应该反过来,就像这样。”

    话音落下,闪电侠迅速抬起左手,青蓝色电光急速酝酿,然后嗖然间形成一道笔直的闪电,正面落在缓步走来的伤疤男身上!

    电光一闪!

    滋滋。

    青蓝色电光在伤疤男身上迅速游离作用,没有发出任何喊叫,持续游离两秒过后,伤疤男当场破碎!

    一股始源之力涌入林泽体内,这让他确认,伤疤男的身份是存在于一张隔离板图的始源卡。

    遗憾的是,他的破碎并没有遗留下任何东西,所的始源之力对于现在的林泽而言,连开胃菜都算不上。

    林泽不由得凝眉,这么弱的卡牌,却具备这种强制拉人的效果?

    难道是因为没有防备的缘故?

    又或者说,现阶段的他们,本身的力量还是不足,尽管驱使卡牌的情况下很强大,但光凭自身,无法隔绝这种力量的强制性。

    没有纠结这个问题,摆在眼下更麻烦的问题是,尽管伤疤男已经破碎,可是这处貌似无边无际的隧道却并没有消失。

    “看来只能选择强拆。”

    林泽做出决定,御魔力驱动,黏土侠的身形闪现而出。

    发动黏土侠,是为了避免隧道的突然崩塌,黏土侠的身形和高固守,能够帮助林泽避免这样的危险。

    就在林泽这边解决掉伤疤男,思考着逃离的方式时,却是没想到,此时不止是他,高原、苏浅澜、胡一凡等人同样置身于隧道当中。

    但并非是同一条隧道,而他们,和林泽一样,也遭遇了伤疤男。

    不过,以江城众人的实力,化解这样的危机还是很容易的。

    但化解归化解,在那种幽暗的环境,又是独自一人的情况下,遭遇那张突如其来的可怖面孔,丁文和马继超还有胡一凡,好几个人都是被吓的够呛。

    事实上,不止是他们,还有更多的人,正置身于不同的隧道当中。

    那道神秘歌声的影响力与辐射面,比所有人想象中的都要更大!

    而就在这时,一处连绵不绝的山脉,某处经过极深的地下水深度侵蚀而形成的天坑当中。

    厚厚地青苔覆盖遮掩中,一抹青苔忽地被震碎,某个东西正从下方升起。

    周围的青苔被波及到,也开始相继破碎,留出一个宽长的空间。

    惊人的一幕就此上演,一个宛若古埃及出品,棺材般的东西缓缓升出表面,圆形的中部上镶嵌着仅有时针和分针的古朴钟表。

    咔哒。

    伴随着钟表的一声定格,古老棺材的棺盖忽地从侧面打开,一颗带着绿色电子面罩,裸露出赤红色脑颅的恐怖脑部显露而出。

    紧接着,这颗恐怖脑袋的主人走出棺材,棺材当即破碎。

    这道身影显得异常瘦长,静静地凝视着前方,片刻后,忽然露出可怕的笑容“游戏总算开始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