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暗猎人与执法官

作者:雪净心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噗嗤。

    手术刀破体的声音响起。

    挡在林泽面前的羽翼栗子球瞬间破碎。

    “羽翼侠!”

    林泽大吼出声。

    听到吼声的羽翼侠瞬间做出反应,松开手臂卸去力量。

    然后反身一步上前,后手拳狠狠地轰在收刀途中退让不及的小丑面庞上!

    那张原本就很可怖的面庞在这强硬力量的灌注下立刻变得有些扭曲。

    小丑的身体被轰飞出去,在地上几次弹跳后撞在社区小道的一颗观景树上。

    树木一阵摇晃,叶子落了一地。

    就在羽翼侠一拳打飞小丑的同时,那位提着长刀的肌肉男也已经一刀斩在林泽身上。

    正如同那位青年御卡师所说,他是打算下死手!

    林泽来不及多想,挨上一刀后,御魔力驱动,头也不回的往社区外跑。

    青年男子一怔,想不通为什么林泽被自己的野性战士一剑斩中,却跟没事人一样。

    野性战士一剑失效,步伐不停,再度提剑追了上来。

    林泽的速度在御魔力的驱动下尽管很快,但却没办法快过野性战士。

    长刀再度袭来的瞬间

    林泽体内的御魔力

    羽翼侠伸展双翼,白色羽刃纷飞而出!

    羽刃强行拦截住野性战士的长刀,然后就如同雪花落在熔岩中,在长刀表面渗透的黑紫色气息下泯灭消失。

    大量的羽刃在野性战士不断的挥斩中泯灭。

    可却也成功拖延了野性战士逼近的脚步。

    御魔力持续支出。

    轻盈的风元素能量酝酿,羽翼侠张动双翼,一把抓过林泽,身形升至半空中!

    林泽只觉得体内的御魔力就要枯竭。

    先是召唤羽翼侠战斗许久。

    然后是发动羽刃风暴的绝招。

    现在又催发羽翼侠体内的风元素能量,支撑这次升空。

    哪怕林泽如今的御魔力总量已经相当可观,如果只单单是支撑羽翼侠正常战斗,至少能达到两分钟。

    可现在过度的挥霍,让这个时间大大缩减。

    林泽只能期盼着这次飞行能够顺利,努力的稳定着御魔力的支出。

    风元素能量的加护下,羽翼侠快速伸展羽翼,升空后第一时间往社区外飞行出去。

    可还不等羽翼侠多挥几下羽翼,林泽就注意到,一把外散着黑紫色气息的长刀就从地面回旋着直逼而来。

    那是野性战士手中的长刀!

    回旋的速度过快,御魔力匮乏下,羽翼侠根本无法加速。

    噗嗤!

    长刀贯体,嵌入羽翼侠结实的胸膛。

    鲜血染红长刀,但很快又被那股黑紫色的气息渲染回原本的样子。

    羽翼侠捂住胸口,身形不受控制的往下跌落。

    眼看着就要坠落到底,羽翼侠奋力将手里抓着的林泽丢向社区小道的出口。

    林泽以蹲姿落地,手掌撑地稳住身体的前倾。

    短促间调整过来后,没有丝毫犹豫,全力往外奔跑。

    但遗憾的是,提前洞察出羽翼侠意图的青年御卡师,已经让野性战士堵住了那边的社区出口。

    挡在前路的野性战士宣告着此路不通的同时,仿佛也掐断了林泽最后的希望。

    御魔力接近枯竭。

    羽翼侠,羽翼栗子球双双破碎。

    这就是御卡师的实力吗?

    林泽深刻的认知到这一切,体会着自己与御卡师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

    但还没有结束。

    林泽咬了咬牙,调动身体里最后一缕御魔力集中在右拳之上。

    思绪完全放空,拳头攥紧,猛力挥向野性战士的脑门。

    野性战士面无表情,无视他挥来的拳头,长刀狠狠地斩向林泽!

    “不自量力。”

    青年御卡师饶有兴致的欣赏着林泽最后的挣扎,等待着长刀划开身体的血腥场面的到来。

    砰!

    林泽那裹挟着御魔力的拳头砸在野性战士的面门上,野性战士却是纹丝不动,依旧保持着挥刀的姿势。

    “怎么回事?!”

    青年御卡师大惊失色,眼看着林泽就要这么跑了,连忙驱使着那株四叶草,起跳着一头撞向林泽。

    这回林泽却是实打实的被撞了个正着。

    力道不算大,但依旧撞得林泽胸口一阵生疼。

    林泽接连着退后好几步,最后还是没能稳住下盘,一屁股坐到地上。

    林泽心中一阵臭骂,就差一点啊!

    尽管这下子林泽没能逃出社区,可不知为何,那名青年御卡师脸色反而是变得阴沉如水。

    他的目光甚至没有再去看林泽,而是紧紧盯着自己的野性战士。

    此时的野性战士依旧定格在原地,身上隐约间却是有着十多道奇异符号,以环形萦绕于他的周围。

    “法师咒令,魔法师族的斗战卡牌!”

    青年御卡师近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现在无法动弹的其实不止是野性战士,就连他也是一样,身体被某种魔法束缚着,没办法挪步!

    “哦?该说不愧是过街老鼠一样的暗猎人吗,对这种事情总是很敏感。”

    语带慵懒的声音忽然间从高处响起,林泽和青年御卡师同时望向那栋平楼的高处。

    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一名仿佛是刚从沙滩度假回来,还穿着海滩休闲花衣花裤,留着胡茬的青年男子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打着哈欠站到平楼边缘。

    在他身旁

    带帽子的藏蓝色紧身法袍,浅色的魔法权杖,沉默着的法师横握着手中的法杖。

    一层接一层音波般的回旋咒令持续通过空气传播着,传播的终点正是野性战士那里。

    “该死的联盟执法官。”

    看到这人,那名青年御卡师眼里掠过一丝绝望,但很快就开始疯狂驱动体内的御魔力,试图不顾一切的突破眼前的限制。

    那株四叶草偷偷摸摸地接近御卡师,打算尝试用外力来冲破青年御卡师当前的限制。

    可还没等它走出几步。

    “没有意义的鱼死网破。”

    那名神色慵懒的度假青年就已经抬起手指,玩心未眠似的做出一个“砰”的动作,还自带配音。

    四叶草体内忽然间生出一股肆虐的能量,在那股能量的冲撞下,四叶草当即爆裂。

    林泽心中惊讶。

    通常来说,御卡师的战斗力主要是依托于卡牌。

    而平楼上的那位度假青年能够凭借自己的御魔力就击垮一张卡牌。

    哪怕那张卡牌算不上多强,但度假青年的御魔力强度之可怕,却已经彰显无疑!

    联盟执法官。

    林泽心中回味着这几个字。

    正想着,林泽却忽然发现,那位联盟执法官的目光骤然间转向了自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