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死亡的照面

作者:雪净心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哒哒。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在林泽的视线注视下

    竟是有一株移动着的四叶草闯入视线。

    仔细打量片刻,林泽发现这株四叶草竟然连接着一个圆球般的身体,并且还拥有一双短小的几乎难以发现的腿脚。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注视,四叶草仰起头来,脸上的笑容映入林泽眼帘。

    这到底是

    困惑和不详的预感此刻并存于林泽的心中。

    就在他狐疑着眼前这株分明是卡牌召唤的四叶草究竟想干什么时。

    羽翼栗子球忽然间发出提醒的叫喊,同时抓住林泽的衣领,将他猛地拉到一旁。

    林泽脚下接连几个踉跄,最后勉强稳住身形。

    按照羽翼栗子球的提醒声,林泽匆忙抬头,泛着黑芒的刀影映入眼帘。

    御魔力驱动,林泽脚下急退,勉强避开那迎面斩过来的一刀。

    啪啪。

    “反应不错。”

    轻轻拍掌的声音从社区转角的地方响起,一名青年男子嘴角挂着轻笑紧接着现身,那名手持着长刀的身影则退到男人身前。

    **着的爆炸肌肉,黑色而散乱的长发,凌厉凶悍的长刀。

    最引人胆颤的是,如同烈焰燃烧般的深邃黑紫色光芒,正笼罩着那道身影,连同长刀也不例外。

    不断有黑紫色的气息往外渗透着。

    毫无疑问,这是一张斗战卡牌。

    而刚走出来的那位则是他的主人。

    跟踪过来的四叶草卡牌,突然现身的斗战卡牌和青年男子。

    这其中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分明就是冲着我来的啊”

    林泽心头微沉,眉头也是紧皱。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面前的青年男子似乎有些面熟,但是却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面。

    林泽摇了摇头,为了避免这是对方施展的精神干扰之类的手段,他不能胡思乱想。

    要冷静。

    林泽这么告诉自己。

    “你想做什么?”

    林泽深吸口气,开门见山的问道。

    问这话时,心里却盘算着自己能否在有限的时间原路返回,跑出这个社区小道。

    这里说是社区小道,但并没有什么居民楼,仅有一个偶尔开放的资讯平楼。

    此时平楼是紧闭的,显然今天并没有开放。

    而如果选择回逃。

    需要面临的就是那株四叶等等,那是?!

    林泽利用眼角余光打量后方时,却发现那里不知何时多出一个面部布满刀疤的小丑。

    又是一张斗战卡!

    算上四叶草和那个手握长刀的肌肉男。

    那个青年男子已经是在同时操控三张斗战卡了!

    而且这三张卡,抛开四叶草看起来比较软,剩下的两张每一个简单的。

    能做到这一点,眼前的青年男子,分明达到了御卡师的水准!

    “呵呵,我知道你在想写什么,不过放心好了,这个社区两侧的道路已经被我统统封死了,你没有机会离开。”

    青年男子脸上浮现出一抹优雅的笑意,但却掩盖不住他眼中不时掠过的疯狂。

    林泽的大脑开始光速转动,同时思考着对方的目的,敌我的实力差。

    林泽很清楚,尽管现在的他也算是完成了御魔力激活的第一阶段。

    但光是这种程度,还远远谈不上御卡师的水准,甚至连半只脚踏入御卡师领域都是在过誉。

    这样的他,哪怕在几张能量卡的帮助下,体内的御魔力已经今非昔比。

    但是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神经完全紧绷的林泽紧紧地盯着面前的青年男子,他有留意到,青年男子也是带着一只御卡手套。

    那只手套却是深黑色的,隐约还刻印着某个黑紫色的图案。

    “很简单,释放你的始源卡牌。”

    青年男子淡淡一笑,提出要求。

    林泽心底却是微愣,释放始源卡牌?

    也就是羽翼栗子球。

    林泽犹豫着是否要告诉对方这件事,他总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可眼下形式所逼,没有办法了。

    “如你所见,这就是我的始源卡牌。”

    林泽用眼神示意对方,同时时刻注意着青年男子的后续反应。

    “无聊的拖延时间的伎俩,至少半个小时以内,这里不会再出现任何人。”

    青年男子的面色冷淡下来,御魔力驱动。

    他身前的长刀战士立刻动身,身形闪动,剑锋直指林泽咽喉。

    完全不明白青年男子为何突然发难的林泽只觉得死亡的脚步正在向他迈进。

    以那张卡牌的速度,林泽根本没办法凭借自己的力量闪开。

    近乎本能的。

    林泽疯狂驱动体内的御魔力,卡牌翻转,召唤的流光闪现。

    覆盖着一层青色羽毛,带着利爪的一只右臂空手招架住闪袭而来的长刀!

    羽翼侠!

    锋利的长刀大力下压着,羽翼侠握刀的手臂却毫不退让,殷红带青的血迹从手臂表层浮现。

    羽翼侠的皮肤骨骼层的确坚硬,那高达1000点的固守力不是摆设。

    但是,招架对方的斩击,却依旧显得勉强!

    “呵,终于舍得让你的始源卡牌出战了吗?不得不说,这真是一张完美的始源卡牌啊!”

    青年男子忽然间状若癫狂的狂笑起来,脸上刻意伪装的优雅尽数褪去。

    眼底的贪婪和**强烈而深刻!

    听着他这样的话语,看着他这副渴望的模样。

    不知为何,林泽脑海中恍然间浮现出一道假装平躺在长椅上,实则却暗中观察着自己训练的青年身影。

    是那个家伙吗?

    林泽咬了咬牙,完全没想到竟然会因为这种荒唐的事情被人盯上,而且是御卡师!

    更麻烦的是,对方看起来似乎是把羽翼侠视作他的始源卡牌了!

    难不成这家伙是个嫉妒天才的柠檬精吗?!

    这危机关头,林泽脑海却闪现出这么一道不着调的想法。

    但很快,一股仿若是死亡的气息弥漫鼻间,强行将林泽拉回这个惊悚的现实。

    林泽瞳孔紧缩的侧脸望去,看到的是一张近乎脸对脸贴过来的遍布疤痕,带着狰狞嬉笑的小丑面孔。

    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被小丑把玩着。

    刺眼的光亮霎时间刮向林泽的眼珠。

    随之同来的,还有那位青年男子恶魔般放轻的低语。

    “请你去死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