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24章 衣裳上的秘密

作者:遍地沧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绕过山水关,进攻京城,鞑靼人疯了么?”

    东城兵马司衙门,贾瑞办事房内,巡城御史徐道忠看完肖铎的译文,啪地摔倒桌子上。

    “鞑靼人最近的地方,距离京城一千二百多里。一路上,有多少道关卡,多少守军,你告诉我,他们怎么过来?”

    “这种情报,你叫我交上去,别人怎么看我?我不成了别人的笑话么?”

    徐道忠打死也不相信,会有这种可笑的事情发生。

    “大人息怒,我也不愿意相信这种情况,但是这封信怎么解释?”

    “这不只是提议么?便是鞑靼人真的想进攻,也未必会按着这个法子来做。”

    “多少年了,鞑靼人进攻,都是攻打山水关。进了关,就一马平川。鞑靼人的铁骑就能直逼京城。”

    “他们绕道,就只能走崇山峻岭,他的骑兵和粮草怎么过?”

    “若是他们从莫古草原借道呢?”

    “那不可能,一是路途太远。二是鞑靼人跟莫古人是世仇。莫古人不会借道给他们。”

    “世仇也可能化解的。”

    “好吧,天祥,我知道你办事稳妥,但是这件事情实在太荒唐,除非你能拿出别的证据来。”

    “陈也俊和王吏目正在审讯两人,我们可以过去看看。或许我能从他们身上找出别的证据来。”

    “好,那就过去看看。”

    贾瑞和徐道忠到了询问室门口,倪二已经等候在这里,手里端着一个大盆,盆里面装着泥土。

    几个人进去,陈也俊和王吏目站了起来。

    “招了么?”

    贾瑞问道。

    “还没有,他说路引上的文字,是咱们伪造的,嫁祸给他们。”

    贾瑞转向了高明堂。

    “高明堂,你确实挺高明。你的密写术也很高明。你知道,过一些时候,那些文字就会自动消失,所以才一口咬定,路引上的文字是我们伪造的,对不对?”

    “文字消失了,就没有证据,对不对?”

    “你说什么,我不懂。”

    “好,你就装吧。来人,把他们两人全身的衣服都扒下来。”

    众人不明所以,都疑惑地看着贾瑞。

    “倪二,没听明白我的话么?把他们的衣服扒下来。”

    “是。”

    倪二一挥手,带着几个人就上去扒两个家伙的衣衫。

    “你们不能侮辱人,我要告你们。”

    “天祥,你这是干什么?”

    “徐大人,他们的衣裳可能隐藏这重大秘密。一会儿就知道了。当然,也可能只是我的猜测。”

    很快,两人的衣服都拿了过来。

    贾瑞拿起一件衣服,就在盆里的泥土里滚来滚去,让衣服全沾上泥土。

    第一件处理完,摊在地上,然后就处理第二件,也摊在地上。

    很快,八件内外衣全都摊在地上。

    “天祥,这是什么意思?”

    徐道忠还是不明白。

    “难道这也是密写术,不会……。我的天啊,衣服上出现字迹啦。”

    郑天伦喊了起来。

    就见两件衣服上,颜色开始变化,渐渐地出现了线条和圈点。

    逐渐扩大,扩大,一件衣服上是一幅地图,另一件衣服上是文字。

    地图,正是从京城到平安州的路线。还有一路上的关卡,山峰,河流,驻军,道路等情况。

    另一件衣服上的字迹,则是整个直隶的地图,外加京城周边的驻军和州县情况。

    “真的有这种密写术?”

    直到现在,徐道忠也不愿意相信,这一切就是真的。

    但是自己亲眼目睹,又不得不相信。

    “高明堂,你还有什么话可说?陈指挥使,他们再不招供,就大刑伺候。”

    “饶命啊,我招,我招,我全都招。”

    高明堂本来就已经到了极限,此时心理防线终于崩溃。

    “徐大人,我们上去喝茶吧。”

    “好,你们快点儿审。”

    半个时辰后,陈也俊进来,把口供交给了徐道忠。

    “全都招供了,夏半山就是他们的接头人。至于夏半山后面是否有人,他们也不知道。”

    这个高明堂是化名,小个子的这是名字叫巴特勒,大个子叫图格。两人都是鞑靼人。

    他们在鞑靼的上线是万夫长青不林。在大德这边的接头人,就是夏半山。

    贾瑞相信巴特勒的口供是真实的,以他们的层级,单线联系,似乎也只能接触到夏半山。

    至于他们的路引和衣服,都是夏半山给他们提供的。

    上面密写的文字内容,他们也不知道。

    夏半山给他们的指令,就是回去之后,把所有的衣服和路引交给青不林。

    “徐大人,时间久了,密写术就会失效,还请大人速做决断。此事事关重大,我们无能为力,全靠大人了。”

    贾瑞觉得,东城兵马司做到这一步,已经足够了。剩下的事情,就是上面那些大人物的。自己管不了那么多。

    “此事确实事关重大,我也做不了主。必须回去跟杨大人禀告之后,再做定夺。你们跟我走,把人证、物证移交都察院。”

    徐道忠所说的杨大人,就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杨木生,他是都察院的最高长官。

    事不宜迟,贾瑞就带着人,给巴特勒和图格换上衣裳,蒙上头,跟随徐道忠,押到了都察院大牢。

    办理移交手续之后,一行人出来。

    这边徐道忠则去见左都御史杨木生。

    杨木生听了徐道忠的汇报,又看了口供、路引和衣服。冷笑起来。

    “徐大人,你知道夏半山的靠山是谁么?”

    “知道,夏太监。”

    “知道你还跟着他们胡闹?你是想胡说,夏太监私通鞑靼?这话说出去,谁能相信?”

    “贾瑞说,夏太监不一定知情,可能是夏半山自作主张。”

    “哼,又是贾瑞。仗着自己是新科进士,贾家人,动不动就自作主张,莽撞行事。”

    “他才来几天,你说说他得罪了多少人?锦衣军,东平王府,国子监、巡捕营、顺天府、尚宝司。”

    “京营节度使王子腾,跟他还是亲戚,如今他又打夏太监的主意,他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啦?”

    “可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万一鞑靼人真的来进攻……。”

    “哼,这种鬼话你也相信,鞑靼人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他们怎么攻到京城来?一路上重重关卡……。”

    不外乎就是徐道忠说的那一套。

    这也不怪徐道忠和杨木生,因为兵部尚书和侍郎们,平常也是这一套论调。

    “可是人已经抓来了,还有口供、人证、物证……。”

    唉,杨木生叹了口气,沉思一会儿。

    “这样吧,这是军机大事,咱们都察院也分不清真假。交给兵部吧。”

    “可是……。”

    “去办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好吧,卑职这就去办。”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