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223章 难以置信的情报

作者:遍地沧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一个鞍子里面,倪二也搜出来一张纸。

    令人遗憾的是,这也是一张白纸,上面什么都没有。

    “郑指挥使……。”

    “不要着急,再仔细搜搜。”

    郑天伦不相信两人什么都没带,一定是藏在什么地方,没搜查出来。

    再说了,情报也可以记在心里,不一定都写在纸上。

    白三儿抱回了草喂马,就到路边等候援兵,免得错过。

    “高明堂,实话告诉你,昨天从东四牌楼开始,我们就跟踪你们。”

    “你们到了什么地方,一路上记录,晚上到夏半山那里,我们都知道。”

    “我们也知道,你们是鞑靼人。说吧,到这里来,到底想做什么?都搜集了什么情报?”

    高明堂蔑视地看着郑天伦。

    “做生意到处走走不行啊?我们跟夏半山在生意上有来往,去他家谈谈生意,有什么不行的?”

    “我们到草料场外面,又没进去,有何不可?到处走走,又犯了哪一条王法?”

    “路引上明明写着是汉人,你非说我们是鞑靼人,就是要陷害我们。”

    “你不是说夏半山么,就把他找来,当面对质,看看我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家伙一开口,就是连连发问。

    “既然如此,你的路引为何是这样的?你作何解释?”

    “衙门给发的路引,又不是我自己做的,我哪里知道。”

    高明堂一顿质问,倒是叫郑天伦无话可说了。

    “倪二,把他腿上伤口先包扎一下。”

    “快放了我们,五城兵马司就能随便抓人么?有胆子就杀了我们。”

    一阵声响,白三儿带着贾瑞和周总甲的一队火甲过来。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么?’

    “目前还没有。”

    郑天伦把贾瑞引到一边儿,介绍了事情经过。

    “他们一定携带了什么东西,只是隐藏非常巧妙。不要着急,咱们慢慢寻找。”

    贾瑞过去,拿起路引,仔细看着掀开的那一面。

    突然间,想起了当初在金陵乡试的时候,陈文祥联系自己科考作弊的事情。

    当时陈文祥在一件褂子上写字,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在地上沾一些泥土,就显示出字迹来。

    难道这个也是密写术?

    否则的话,这个特殊的路引,就没法解释。

    “倪二,把你的水囊拿来。”

    倪二从马上拿来了水囊。

    “往这上面浇水。”

    “你们不能浇水,毁了我的路引,我怎么回家?你们陪得起吗?”

    这回高明堂可着急了,挣扎着想要起来。

    “浇水。”

    贾瑞见他着急,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倪二把水往路引上倒,众人虽然不明白贾瑞什么意思,但也都小心的盯着。

    路引被浸湿,但是上面没有什么变化。

    众人看看贾瑞,满脸的失望。

    “不要着急,等等再说。”

    “变黑了。”

    倪二突然喊了起来。

    就见那张白纸中间,出现了一个个黑点儿。黑点渐渐扩大、增多,变成了文字。

    “鞑靼文字!”

    郑天伦脱口而出。

    还能这样写字?

    “上面写的什么?”

    众人七嘴八舌的,但是没人认得鞑靼文字。

    “瑞大爷,这个也浇水么?”

    倪二把那张白纸递给了贾瑞。

    “先不要浇水,把他们带回去。倪二,你跟我先走,找一个有笔墨的地方,把这个抄写下来。”

    贾瑞跟倪二牵马到路上,上马就往回走。

    过了盏茶功夫,见到路边一家饭馆儿,就下马进去。

    “客观想吃些什么?”

    “待会再说,五城兵马司办案,把你的笔墨拿来。”

    “这……。”

    不吃饭,你要笔墨干什么?

    “快点儿。”

    “哦。”

    见贾瑞动怒,老板赶紧拿来了笔墨纸张。

    贾瑞拿出路引,就抄写起来。

    他也不懂鞑靼文字,写起来非常费劲儿。但这些文字一定事关机密,他也不敢怠慢,只好照葫芦画瓢。

    没多久,郑天伦押着高明堂两人赶到,就在一边等候。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贾瑞终于抄完了。

    “早晨都没吃饭,就在这里吃饭吧。给他两个也弄点饭菜吃。”

    贾瑞对郑天伦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饿了。倪二,点菜。对了,有路引不就行了么,为何还要着急抄写下来?”

    “我怕路引上的文字,过些时候就消失。”

    “还能这样?天祥,你怎么会知道路引上有文字的?”

    想起了陈文祥,贾瑞不禁有些伤感。

    如果这个鞑靼文字是重要的情报,应该归功于陈文祥给自己提供的信息。

    这个老家伙,作弊一辈子,做出了这个贡献,也对得起皇上赏他那个翰林院编修的职衔。

    “我在金陵的时候,听一个朋友说过,有这样一种密写术。没想到,鞑靼人也会这一招。”

    贾瑞不太相信这种密写术是鞑靼人的原创。

    以鞑靼人的科技水平,不大可能会这一招。应该是汉人的原创。

    夏半山本身就是江南人,密写术很可能来自于夏半山那里。

    至于文字内容,可能是高明堂写的,也可能是他的同伙儿写的。鞑靼在京城里潜伏一些间谍,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匆匆吃了饭,就赶回城内。

    “郑指挥使,你先把他们押回去,小心看守,不要走漏风声。顺便到徐大人那里去一趟,叫他到咱们那里等候。”

    “我去鸿胪寺找个通译,把这封信翻译出来。等我回去再审问他们。”

    两人分手,贾瑞就到鸿胪寺找了会鞑靼文的通译肖铎。

    上次贾瑞和郑天伦给刘大力伪造通敌文书的时候,就是找肖铎翻译的。

    贾瑞把路引递给了肖铎,顺便递过去二两银票。

    “又来麻烦肖大哥,还请把上面的文字翻译一下。”

    “贾指挥使,这么好意思?”

    “一点儿心意,肖大哥收下了,我心里安宁一些,否则总会觉得欠人家什么东西。”

    “好吧,我就不客气了。”

    肖铎收起了银票,就开始看那个路引,看了一伙儿,突然脸色一变。

    “贾指挥使,你从哪里的来这个路引?”

    “从两个商人身上搜到的,我怀疑他们是即鞑靼人的细作。上面可有重要情报?”

    “何止重要,简直是天大的事情,待我仔细看看。”

    肖铎看了一遍,神情愈加严肃,拿起笔就写了起来。

    写完之后,又仔细检查一遍,改了两个字,才把译文交给贾瑞。

    贾瑞看了一下,也是神色一变,抬头看着肖铎。

    “贾指挥使不用怀疑,我翻译的没错,就是这个意思。鞑靼人准备绕过山水关,直接进攻神京城。”

    “此事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文字上就是这么写的。绝对没错。你换个人翻译,也是这个意思。”

    “不是我不相信肖大哥,实在是此事令人难以置信。”

    “是啊,任是谁见了,都难以相信。就连我都不相信,鞑靼人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直接来进攻京城,确实是个令人震撼的消息。

    难道鞑靼人疯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